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章 杨光出手

半个小时后,靳成锐动了下手,把资料放沙发上就讲:“你慢慢看,我先去睡觉。”

杨光:!

明明才半个小时!

这是很重要的资料,不是小说!

长官你看仔细一点!

靳成锐瞧了眼一脸震惊的女孩,起身上楼。

“我那份是王成要猎杀的目标的资料,资料是从地狱天使那里发出的。”靳成锐走到楼上时,看着下面仰头望着自己的女孩讲:“现在你可以选择睡觉,等中情局那边传来信息,或者你把那些看完再来睡。”

杨光看看他,又看看手里还剩十几页的东西,再三权衡后,她唰的扔下资料,在白纸纷飞下冲上楼。“长官,我要先洗澡!”

**

杨光和靳成锐原本以为,这次中情局也能很快回传信息,可是他们等了一天都没等到。

已经把资料全部看完的杨光,盯着地狱天使那四个字发呆。

靳成锐在用电脑和朗睿联系,问基地里的一些情况。

他们结婚那天,来了一支小分队和一位副指挥官,朗睿则留在基本主持大局。

朗睿跟他报备了一切如常的消息,还有沈炎又带队出任务胜利回来等事情。

杨光听着长官打字噼里啪啦的声音,转头看过去时脑袋里面有什么一闪而过。

她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

地狱天使。

在哪里,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杨光紧闭着眼睛,咬牙努力回想。

可是她这个不灵光的脑袋,想了半天还是没想起来,她焦燥的大吼:“别打了,吵死了!”

靳成锐转过椅子,面无表情的望着她。

抓狂的杨光看到长官的脸,哗的一下,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

“地狱天使!我在谢尔盖·亚当的密室里看到过这个名字!”杨光唰的站起来,在房里走来走去,仔细回想那个时候自己匆匆看过的资料,闭着眼睛讲:“那些信是地狱天使寄来的,好像是他们在做什么生意?不对,有可能是交易。”

“HellsAngels,地狱天使,英文字母缩写是HAs。”靳成锐平静的讲:“这个军火商不叫阿尔法,是一个叫地狱天使的集团,并且还兼顾杀人生意。”

“对!原来一直都是我们搞错了,怪不得中情局现在还没信息,估计是他们弄错了方向。”杨光有些激动,手舞足蹈的。“长官,我们去把那个王成抓来,让他告诉我们这个集团的位置,然后我们去把他们一锅端了。”

靳成锐看因兴奋而脸蛋通红的女孩,对她勾了勾手指。

杨光疑惑的凑过去。“长官?”他们现在应该马上去抓人!

靳成锐勾住她下巴,对视着她纯澈的眼睛,在她安静下来分析的讲:“王成收到的信件是从俄国发出的,你觉得地狱天使集团会在哪里?”

“俄?”

“不全对。”“他至少有好几个大型的根据点,王成连俄国都在通辑他,这说明本部并没有‘照顾’他,由此可以断定,他也不知道本部在哪里。”

“那线索全断了?”

靳成锐松开手,转过椅子看着电脑,修长的手指飞舞了几下。“不一定,至少国内还有一条线索。”

杨光看到屏幕里的内容,不抱很大希望。“就算我们找到阿尔法,也不一定能知道本部位置。”

“能不能知道,总要试过才知道。”

“那我们现在就只能等消息?”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靳成锐决定的讲:“让中情局全力跟进阿尔法的案子。”

“是!”

杨光他们没有等到中情局进一步的消息,到是被朗睿给召唤去了。

接到信息的这天,杨光正躺在长官身上看书,晒着太阳吹着海风,好不悠闲。

靳成锐揉着她头,望着远处的大海,隔三差五的问她。“要不要去海上玩。”

“不去。”自那次事件后,她是能不下海就不下海。

“去西藏?”

“去过了。”

“这次是去玩。”

“那次也是去玩。”

靳成锐:……

“一定要出国?”

杨光从书里抬头看他,然后亲了他下。“不用,我觉得这样很好。”平静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太奢侈了,她喜欢现在这样的时刻。

“嗯。”靳成锐不再说话,随意扫了眼她手里的书,微微挑眉。“怎么看这种书?”

这是本房中术,在这样明晃晃的太阳下看得这么严肃,实在很不和谐。

杨光说的一本正经。“学习。”说完后没听到动静,她抬头看他,疑惑的问:“长官,你好像深谙此道,是不是拥有无数前科?”

靳成锐看她别扭明显吃醋的样子,一把抱起她往房里走。“我也是学的。看书有限,我们来做些无限的事。”

“滚,我还没看完!”

“做完就行了。”

杨光:……

杨光实在不知道,为何好端端的就滚到床上去了。

等一轮结束后,她往外爬,又被长官给拖回去,正在他们较量间,地上的手机“叮”的一声响了。

杨光和靳成锐都望向地上的散乱衣服。

被长官抱着的杨光手臂一勾,将衣服拿起来,掏出里面的手机,异常兴奋的讲:“长官,我们有事干了。”

靳成锐看到短信内容,没什么特别反应。

两人迅速洗了个澡,穿好衣服就下楼。

正当杨光把门锁好,就听到直升机嗡嗡的声音。

她站在院子里,抬头望着天上越来越大的直升机,想他们来的可真及时。

直升机停在院子里,这让杨光觉得院子大还是有非常多好处的,直接上门来接,他们连大门都不用出。

全副武装的韩冬跑下来,对靳成锐敬礼。“长官。”

靳成锐点头,没有问什么,径直走向还没有熄灭的直升机。

杨光跟在后面,最后韩冬上来,“砰”的关上机门,直升机便起飞了。

看着越来越小的房子,杨光有些不舍。她和长官在这里住了半个月,现在离开,真像是初次离家。

她还会再回来,没什么好挂念的。直到看不见,杨光收回视线看向机舱里的队友。

这次参加任务的,还是自己所在的这支小分队,小分队成员:韩冬、厉剑、徐骅、刘猛虎、陈航,还有自己。不知道又是什么任务。

在杨光换上装备的时候,靳成锐在看韩冬递上来的信息,大体扫了眼便把资料给他,平静的说了句。“这次你指挥。”

“是!”韩冬应下,俊美的脸上面色未改,似乎对这样的事已经习惯了。他把资料传给副队厉剑,跟战友们解析这次任务的内务。“据情报显示,珠三角最近来了一批贩毒团伙,携带大量毒品入境,我们要做的事,便是协助当地警方将其抓铺归案。”

“抓铺归案?”杨光和陈航都疑惑的问出来。

两人视线交汇后,由杨光来发问。“队长,这些大毒枭不是普通市民,不是警察一喊投降他们就不反抗的。”

韩冬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是任务内容就是这样,他做为队长不能表现出一丝对命令的怀疑。“可能是他们还有用处。不论怎么样,我们按照上面的指令来执行任务就是,是否明确?!”

“明确!”

韩冬补充了句:“他们用的是阿尔法所提供的武器,我们这次最主要的是武器来源,毒品会由专案组处理。”

珠三角是国内毒品走私贩卖的重灾区,一直是当地警察为之头疼的大事,战狼这次便是前去配合当地警察,完成这次的抓铺任务。本来像这样的事,他们当地有的是武警特警,根本用不着出动战狼,这次之所以战狼会参与其中,是朗睿为他们争取来的,因为这事与阿尔法有关,而所有与本案件有关的事,都将与战狼有关。现在战狼有个未定的任务,就是摧毁掉这个军火走私团伙。

他们到达珠三角警察局时,是下午的五点。

是负责这个案件的组长出来接的他们。

杨光跟着他们进去,看到里面忙碌的警员们,想这才是她心目中的警察局,像公务员一样看着大批资料,忙得团团转。

在她瞎想的时候,组长路荣已经带他们走进情报分析室,向他们讲解这次行动的计划,及那些毒枭的详细信息。

路荣是个三十多岁的老警察,面容和善,不讲案情的时候总让人以为他是在笑,而且他脾气当相好,几乎从不冲人大吼大叫,跟那些年青的警察比起来,他要显得相当的成熟稳重。

“小何,去倒几杯水进来。”路荣进情报分析室后,又探出头叫人倒水。

小何刚进警察局没多久,所以一般这些杂事大家都喜欢差遣他,他也知道自己还什么都不懂,做这些事他欣然接受。

没多久,在杨光和战友们都坐下时,这位小何就眉开眼笑的端着几杯水进来,看样子很讨喜。

杨光接过水向他道谢,想这样的人就算是放在办公室里调剂枯燥的工作,也是非常不错的。

“同志们慢用,老大,我先出去了。”二十二三岁的小何,阳光灿烂的说完,就愉快的出去了。

杨光看他欢快的背影想:这不是警察,分明是开心果。

路荣看他们反应,呵呵的笑。“你们别介意,这个小何刚来,性子还大大咧咧的,我们都不敢让他参与案子,不过他动作还是挺利索的。”

“嗯,这样办公室才有生气。”韩冬应着,看着前面的黑板讲:“路组长,我们来谈谈案情吧。”

“嗯哦,好的。”路荣一看到黑板上的字,脸上就严肃起来,他不容乐观的讲了初步的行动计划。“我们在他们那里安排了卧底,根据他的情报,这个犯罪团伙会在今晚的凌晨一点在无人码头上岸,我们已经在那里安排了人手,随时监控着四周的动静,一但发现接应人,我们会率先把他们抓铺,然后再由我们的人伪装成接应人。”

韩冬听了点头,没有置疑他的计划,只是问了句:“有码头四周的照片吗?”

路荣一顿,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他们行动都是去了再说,从没有拍四周的地理情况。

韩冬看他这反应就知道他们没有。“我们需要这些照片,路组长能帮我们解决吗?不然我们得亲自去趟。”

“韩队长我们可以提供,我马上让他们拍摄。”路荣又把小何叫进来。“你去通知尤队长,叫他们在码头周围拍几张照片回来。”

“是老大!”小何应下,接着一阵烟似的跑出去。

吩咐完后路荣歉意的讲:“照片很快就回来,韩队长,不然你带着人暂时稍作休息,有进一步消息我再通知你们。”

“麻烦路组长了。”韩冬起身,礼貌的向他伸手。

路荣跟他握手,觉得他们这些特种部队,也没传说中的那么拽,只是他们这个小队颜值稍微有点高。

而负责送他们去旁边酒店的小何,那眼睛不时的乱转,想看又不敢看的打量他们,想这些看起来威风凛凛的特种兵,不知道是不是瞎唬人的,里面怎么还有个女孩?看她弱不禁风的样,自己肯定比她强。

杨光和韩冬他们几个,瞧着一脸心事的小何,没说话,在到酒店房间韩冬就讲:“小何你回去吧,有什么事记得马上来通知我们。”

“好的。”小何有些依依不舍的看他们进去,在他们把门关起来才走。

这个酒店就在警察局的对面,现在他们是在第八层,从窗户里往外看,能俯视整个警察局,可以将里面的动向看得一清二楚。

杨光看到像兔子似的跑进警察局的小何,感到疑惑。“队长,这边这一排的房间,都能够轻而易举的监视警察局,为什么这个酒店还能营业?”一般的政府大楼,都要求周边的建筑不得超过多少层,现在这栋大楼明显违反了规定。

“可能是酒店的后台够硬,警察局没办法。”韩冬也走到窗户边。“确实是,如果那些毒枭想要知道警察的动向,都不用派卧底,直接在这要间房就能轻松得到情报。”

韩冬和杨光的话引起了大家的警惕。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今晚的抓捕行动能否成功?

大家都为这事深深担忧。

靳成锐看他们的反应,没有说什么,也漠不在意。行动交给韩冬指挥,他就不会插手,除非事情发展到他不可控制的时候。

韩冬也明白这个问题,所以他必须要没有依赖,将长官当做不存在,他做为这个队长必须掌控全局,从多种角度想事情,已免让战友们陷入困镜。

他思考会儿后乐观的讲:“我想他们既然知道这个隐患,就一定有应对措施,这个团伙被珠三角盯了这么多年,最后案件能交给路组长接手,相信一定是路组长有他的过人之处。”

“嗯,现在也只有这么想了。”杨光转身往回走,看到坐地上的坐地上、坐椅上的坐椅上的战友,想了想就直接躺床上。“现在距离行动还有六个小时,先休息一下吧。”

韩冬点头,让他们都休息。

有了队长的话,陈航和刘猛虎合衣躺床上,抱着枪就睡了。

看到他们乱七八糟的睡像,韩冬和厉剑各自找地方窝着。他们没有睡,因为要留两个人值班。

房里一下安静了下去。

靳成锐听到床上三个平稳的呼吸声,看了他们下就开门出去。

韩冬和厉剑都看着他出去,两人眼神交会一下便望向大床。

床上的三个都是横着睡的,脚在床外边,没有弄脏床,毕竟谁也不喜欢睡脏的地方,尽管他们连垃圾堆都睡过,但不代表他们就喜欢那样。

杨光是第一个躺下的,她躺在中间,陈航和她是一边,刘猛虎在另一边,他们两个男的形成一左一右夹着杨光,而刘猛虎因为身材高大的原因,脑袋快要挨着杨光的头了。

以前他们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是现在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吧?他们可是前不久才参加过长官和军医的婚礼。

不过他们想多了,靳成锐出去并不是因为老婆被人“睡”了,他是去确认些事。

靠在走廊尽头的窗户边上,靳成锐能看到警察后院的道路。那条路的旁边有许多商铺,人比较多,路況复杂,如果那些警察想要躲过这栋大楼可能存在的问题,那么那条路是最好的选择。

看了会儿,靳成锐看时间。

现在是晚上七点,情报上的行动时间是凌晨一点。

凝视着警察局的靳成锐,看到路灯下穿过马路向酒店跑来的小何,转身离开那个位置。

小何敲门进来就大声讲:“韩队长,这是尤队长发回来的照片,你们看看。”

可能是跑得快的原因,他说得很大声,充满朝气的脸庞满是兴奋。

杨光和刘猛虎、陈航三人被他吵醒,严格来说,是吵得他们没法再睡,因为他们在开门的时候就醒了。

韩冬接过照片,粗略看了遍对他讲:“辛苦你们了,请问尤队长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接应的人还没来吗?”

“还没有,一切如常,不过他们在码头的后头,发现多了几个工人。”

“工人?”

“对!那里有栋楼盘在搞装修,好像是过年前要完工,正在加班加点的赶。”

“嗯,我们知道了,你回去吧。”韩冬点头没有再问。

小何笑呵呵的离开房间,在关上门后脸上的笑容瞬间不见,他再次看了眼房门,在进电梯的时候发了条短信。

靳成锐望着小何出去,在他们看照片的时候讲:“把照片拿过来。”

韩冬把照片递给他。

靳成锐接过照片,看到都是些树草和矮房,根本没有他刚才所说的楼盘。

看到长官变了脸色,韩冬让陈航查查无人码头的资料。

陈航用电脑很快查出来,对他们说:“无人码头是在灾难后新建的码头之一,但是听说那里怪异事情比较多,不是渔夫不见就是房间自燃,渐渐的那个码头就被荒废了,有了无人码头的说法。”

“渔夫不见是因为阻碍到他们发财,房子自燃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让房子着火的方法倒是有很多。”杨光分析的讲完后脸色大变。“不好,尤队长他们有危险!”

靳成锐见她反应,没再说什么,把照片还给韩冬。

杨光着急的看向韩冬。“队长,我们快去码头吧,反正都是要去的。”

路组长想让他们行动前三十分钟才去,一个是因为那里离这里并不远,二个是怕这么多人去那里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不过以战狼的潜伏技能,似乎不存在暴露这个可能。

韩冬没多想,对他们五个讲:“一分钟准备,我们提前行动。”

“是!”

杨光他们怕警察局有那些毒枭的人,因此他们走的是不寻常路。

从安全通道跑到楼顶,刘猛虎拿出速降绳绑在石柱上,然后将绳子扔下去。

这栋大楼总共九层,后面是一座山,能很好的为他们提供隐蔽。

刘猛虎绑好速降绳,收到队长的批准,他扣好安全环,握着绳子身轻如燕的滑降下去。

从楼顶滑降,对战狼的成员来说不惧挑战,他们轻松落到地面,在战友到齐后就往无人码头奔去。

而警察局里的小何还在门口闲晃,看酒店大门进出的人。

杨光他们没有走大路,拥有夜视装备的他们直接从山林穿越,大约十来分钟就看到远处的大海。

韩冬握拳,拿出珠三角的详细地图,找到无人码头的位置。

确定位置后,杨光他们直奔那里。

这个码头在初建时,还是备受政府关注的,周边建了一个公园和鼓楼,想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而建。

杨光跟着队长他们跑过公园,远远看到那个孤零零的码头,萧瑟的只有冷风从那里经过。

现在那里还很安静,周边连人毛都没看到根,估计是尤队长带着手下隐藏在周边什么地方。

战狼不认识他们,也没法联系,只能在一边干等着。

杨光抱着枪坐在地上,瞧着小声拍打岸边的海浪,想她刚才分析的不知道对不对,她完全没有任何数据做支撑,这样单靠分析推断,还是有些太过鲁莽和草率。

就在杨光以为自己的判断失误时,一个人骑着量自行车来到马头上。

杨光和韩冬他们都坐起来,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的盯着他。

那个人把单车停在码头上,就拿出一个包坐在地上,借着月光在弄什么。

不一会儿后,杨光看到他手里的东西越来越长,一脸黑线。钓鱼?大晚上的跑这里钓鱼?不怕撞鬼吗?

而在另外边蹲守的尤队长也是一样,他们知道这个人有问题,可不能冒然行动,万一他真的只是来钓鱼的,那他们就有事干了。

尤队长尤英铭,向身边的部下挥了挥手,示意他去看看。

尤英铭是特警大队的队长,现在埋伏这里的都是他的精英小分队。

收到他指令的特警没有迟疑,他握着枪绕了个弯以防暴露队长的潜伏点,便径直朝码头走去。

看到尤队长派人过去,杨光在韩冬的警戒命令下,移到一颗树下,将枪架在左手臂上,注意着那名特警的周围。

在战狼为那名特警提供保护的同时,尤英铭也让他的部下掩护,一但那位垂钓者有什么不合事宜的动作,便立即将他击毙。

出去查看的特警叫金丁,他手扣着枪,尽量让自己显得友善一点。他走过单车就讲:“我是中国特警,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钓鱼的转头看他,然后啊的一声大叫跳进水里。

在水花四溅的时候枪声也响了起来。

金丁感觉背部一疼,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他血肉里,他想迅速趴下,却无法稳住脚的往后退,接着往后栽倒,重重的摔倒在码头上。

“丁子!”“丁子!”

隐蔽的特警看到金丁倒下,都杀红了眼,和后面突然出来的人猛烈交火。

他们的位置距离战狼相隔不远,可是中间有树草阻着。

韩冬兵分三路,自己和徐骅、陈航前去支援尤队长,杨光和刘猛虎去码头救人,而厉剑负则掩护杨光他们。

几人迅速行动。

杨光和刘猛虎走最近的道,从公园穿过去,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跑上码头,无视身后飞射的子弹。

厉剑则跑上后面的鼓楼,趴在石台上架好枪。

韩冬和徐骅、陈航三人穿过没有路的灌木丛,在夜视仪的帮助下,他们如扑入羊圈的狼,枪枪弹无虚发。

营救伤员,必须分秒必争,他们这三路人马就像三个环,只有扣在一起才能完美的完成任务。

杨光在厉剑和刘猛虎的掩护、队长那边猛烈的攻击下,安全冲到码头,她拖着金丁往回跑,同样安全的跑到障碍物后面。

金丁只感到背后越来越冷,他听到队长及战友的喊叫,听到激烈的枪声,他想爬起来再战斗,但是他爬不起来,他挣扎的试了许多次,在他要放弃的时候看到两个人影跑向他,还以为是队长他们,结果却是两个不认识的。

“你们是什么人?!”金丁看着他们,怕自己落入毒枭的手中,如果是那样他宁愿立刻就死掉。

杨光把他翻过来按在地上,用牙齿咬开止血贴的包装,冷静的告诉他情况。“我们是联合作战的特种部队,你现在最好别动,子弹有可能打中了你的肺叶,止血贴的作用不大,如果三分钟结束战斗,你就还能送去医院,不然就是烈士园。”

旁边保护杨光安全的刘猛虎听到这话,扭头看了她下,想:小阳光嘴真毒,这个时候应该说些鼓励的话。

“三分钟没可能的,希望队长能给我盖国旗。”金丁感觉越来越冷,力气从他身上一点点流失。

杨光没有再说,她只是又拿出一个止血贴。

而韩冬那边,由于对方武器先进,且枪法都不错,他们费了点时间才解决完毕。

将最后一个武装分子击毙,韩冬看向走来的人。

“你好,我是特警队的大队长尤英铭。”尤英铭向他伸手。

韩冬跟他握手,说了句:“联合作战的特种部队,韩。”在听到无线电里的话后,对他讲:“尤队长,你的人需要尽快就医,在码头左侧的树后。”

“谢谢!”听到丁子还有救,尤英铭带着部下冲了过去。

看到跑来的特警们,杨光对快要晕过去的金丁讲:“两分二十三秒,你现在可以去医院了。”

金丁听到她的话,唰的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在被战友抬走时还在想这不可能!

尤英铭安排两个部下送金丁去医院,便带着其他人清理现场,在搬走一具具尸体时想:这些他娘的都是特种部队杀的,太他妈恐怖了!

杨光见他们都把尸体搬到一个灌木丛背后,跑过去想检查看还有没有活口。

这些武装分子有二十一个人,有两个是被刘猛虎打死的,他的巴雷特重狙强大的冲击力把其中一个人的肚子打破,肠子流了一地,刚才那个特警把他拖过来的时候,那肠子就拖了一路,看起来惨不忍睹。

杨光走上去,帮他把肠子塞回肚子里。

这时两个特警把最后一具尸体搬来,看到她动作不解的讲:“又不是友军,没必要。”

“不是友军,他们是我们的同胞。”

两个特警不再说了,帮着把尸体摆好。

杨光都看了一遍,没有一个活的,回到队伍里问韩冬。“队长,没有活口,你们当时下手怎么就没留点情呢?”

“当时没注意这么多。”韩冬也一脸为难。

他们都习惯直接击毙,只要把敌人打死就行了,像这样的行动还是鲜少有的。

尤英铭走来跟他们商量对策。“现在距离他们上岸还有三个小时,如果岸上没给信号,他们是不会上来的。”

“没有三个小时,最多一个小时,不然更早。”杨光咬牙,思考到底要怎么办。

尤英铭不解的看着他们。

杨光见状跟他们解释。“他们早就知道你们会在这里设伏,所以想提前把你们干掉,然后他们上岸缷货,两个小时足够他们跑路了。”

她脸上抹着迷彩,戴着四个镜头的头盔和作战服,在夜里像个狂野热血的战士,这时在月光下看起来,却让人觉得相当的平静,她镇定无比的声音成功征服特警队的人,让他们不自觉相信她的话。

杨光想到什么的看尤英铭。“尤队长,那个小何你们认识吗?”

尤英铭点头。“见过几次,但不熟。”

“他来警察局多久了?”

“三个月前进来的,非常阳光的一个毕业生。”

“是吗?”杨光眺望四周,求证的问。“这附近有正在兴建的楼盘吗?”

尤英够摇头。想了想后他指着后方。“那边是有一个楼盘,但离这里很远。”

“你们会去那里巡查吗?”

“不会,那里离码头还有两公里左右。”尤英铭好奇的问。“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杨光看韩冬,韩冬点头。

得到队长的同意,杨光才讲:“你现在可以跟路组长联系吗?要绝对安全的。”

尤英铭虽然不知道她想搞什么鬼,但是看他们的成员都不说话,显然是认同她的做法,便摘下耳机给她。“这是最安全的,行动中的所以指令只有我和他知道。”

“谢谢。”杨光把耳麦戴上,和那个鹿茸取得联系后就讲:“我是红狼,刚才一不小心把敌人都打死了,先别惊讶怎么会有敌人,现在我们要从卧底口中知道接头暗号是什么。”

像这种卧底和反卧底,是警察与罪犯之间常有的奸情,怎么也阻绝不了。

杨光把奸细的特征告诉他,没有直接说名字。

路荣感到相当吃惊,他以来行务还没开始,却已经结束了一轮。在听到卧底这个词后,他第一反应是糟糕了。

如果警察局存在卧底,这就表示,对方很有可能知道警察派出的卧底谁,小何虽然没有接触过这个案件,但保不准他暗中看过资料。他立即叫人把小何叫进来,同时让几个部下机灵点。

“老大,你找我什么事?是不是要出动了?”小何激动的讲:“好想去看看,那场面一定很壮观!”

“小何啊,你告诉我,你是真的想去看吗?”路荣和蔼的问他,像是问小孩要不要去游乐园玩一样。

“当然是真的!”小何重重点头,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路荣向门外的几个同事挥手。“把他带上。”

“谢谢……”刚想说谢谢老大的小何看到手上的手铐,惊讶的瞪大眼,紧张得结巴。“老、老大,这是怎么回事?!”

“小何,他们的接头暗号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面对歇斯底里的小何,路荣让人把他带走。“去车上再审问,现在没这么多时间。”

而杨光在等着路荣的回复时,听到细微的水声。

“哗啦”一声,很小,却没有逃过战狼的耳朵。

杨光他们看向海岸边上,在绿色的视野里一下找到那个正打算遛走的钓鱼者。

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杨光让队长掩护,和刘猛虎跑向那个人。

尤英铭看到他们两个跑去追那个钓鱼的,正想派两个队里跑得最快的去好好表现下,就见那个钓鱼的如泄了气的皮球,唰的摔在地上。

刘猛虎冲上去押住挣扎的钓鱼者,把他拖回去。

尤英铭想这个人真不走运,什么时候不摔偏偏这个时候摔,在刘猛虎把人拖回来才知道是他们了开枪。

想到他们的夜视仪和消音装备,想他娘的区别太大了!

审问这当子事杨光比较拿手,在尤英铭问过几次他不说后,就把他拖到后边的尸体堆前,指着那个被开膛破肚的人讲:“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钓鱼者脸色很难看,一副快要吐的样子。

杨光面不改色的继续讲:“是用编号OBS—MSR11756003银色弹尖击毙的,这把枪在100米可以击穿20毫米厚的钢板,在500米可以击穿16毫米厚的钢板,在1200米可以击穿8毫米厚的钢板。在五百米以内打中,破坏力散布直径是二十五厘米。你知道二十五厘米是多大的范围吗?比你的脑袋还要大。”杨光做了个暴炸的动作。“如果我们朝你的脑袋开一枪,肯定连你妈妈都认不出来你是谁。”

“呕!……”钓鱼者听到她的形容,结合同伙的死状,然后哇的一声吐出来,连哭带求的嚎。“我说我说,求你们留我全尸!”

------题外话------

惊喜完了,香瓜现在是裸奔状态,接下来会越来越少,妹子们要做好心理准备昴,香瓜希望更得少的时候大家也都还在,因为香瓜更的这些,都是写到凌晨才写好的,想得到大家的阅读和赞美与意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