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二章 我这就脱

杨光离开控制室没有马上回宿舍,她去了陈航的房间。

看到前不久还活蹦乱跳的战友,现在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杨光心里异常的酸涩和难过。她本来可以早点发现的,在这次的战役中,她没有担任好一个军医的角色,才会让陈航变成现在这样。

检查输液瓶里的容量后,杨光把微微敞开的窗户关起来,打算回去洗个澡再过来。此时她的情况比豆豆好不到哪里去,身上都是敌人和战友的血。

在她打开门出去,韩冬和刘猛虎他们刚好要进来。

他们都洗了个战斗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看起来有个人样了。

杨光向他们点头,疲惫让她没有了跟他们调侃的力气,向他们招呼下就出去了。

“杨光,你还好吗?”韩冬不放心的问。

杨光没有回头。“我很好队长。”

韩冬皱眉,没有多问。

刘猛虎安慰的讲:“队长你放心吧,她肯定是累了,你知道她今天有多帅么?卧操,那至少有三个连的人,几乎全被她扫平了。”

“嗯,你说的也是,我们要不要叫血刺的军医帮她看看?”

“队长,我们是来看航航的,你别担心杨光,她是军医,有事她早让人看了,还要我们来说?”

刘猛虎说的不是没有道理,韩冬想了想放弃了。他们跟她战友这么久,还不知道她要强的性格,现在他们把血刺的军医叫过去,说不定还让她尴尬下不了台。

还别说,刘猛虎这糙性子,居然还真让他猜中了。

杨光确实不会想让血刺的人给她看,因为她受的不是外伤,是“内伤”。

感到胸口一片麻木的疼痛,和酥软几乎无法握拢的手,杨光为自己能完成陈航的手术而感到惊讶。

杨光看没有被血覆盖而露青色皮肤的手,说了句:“你辛苦了。”

“汪汪。”

“超级战士你回来啦!”

杨光一打开门就听到豆豆的叫声,还有男孩惊喜的声音。

看到他们两个,杨光重重的叹了口气。看来今晚别想睡了。

杨光忽悠了男孩一通,然后把他带去二楼的洗漱间,打算把他给洗干净。现在他就像是在灰里打了个滚,不过看衣服倒像是富贵人家的孩子,所以还是对他好点,已免他回俄方后记恨他们。

想到自己骗他的话……杨光看了眼男孩不再想这么多。以后的事谁知道呢,现在她要做的就是把他洗干净。

给男孩洗澡,杨光还是大姑娘上桥头一次,不过以她在军营混这么多年来讲,也不是什么不可完成的任务,因为他非常乖,他还主动脱衣服,似乎也不介意旁边有个怪姐姐看着。

杨光把他从头洗到脚,伺候什么似的把他给洗好,给他穿衣服的时候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布朗。”

“多大了?”

“四岁半。”

“你父亲是谁?”

布朗转着宝石般的眼珠想了想。“我不知道,但他是位将军,也是位超级战士。”

乖乖,果然捡着个人物了,可千万得伺候好,可不能因为小时候这点屁事,影响以后的两国安邦。

“嗯,布朗少爷我们回去吧。”把自己的衣服给他当裙子穿,杨光身上脏所以没抱他,和他回宿舍让他老实在床上呆着,就带着豆豆去洗澡。

豆豆这位“少爷”比布朗还难伺候,打战似的给它洗完澡,还要用吹风机把它的毛吹干,然后才有时间料理自己。

等杨光洗完澡洗完衣服,启明星都出来了。

走过静瞧瞧的走廊,杨光拿着脸盘回到房间发现布朗已经睡着了,豆豆蹲在床边等她,看到她回来就走向她,围着她的腿打转。

杨光脱了脚把它轻轻踹开。“去睡觉,那么粘人,以为自己是宠物啊。”

豆豆低呜的叫,然后跑到床边趴了下来,脑袋搁在前腿上,褐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杨光。

杨光无奈,只得关灯上床。

把布朗往里面移了移,杨光钻进暖和的被窝想今晚照顾得值,至少有点回报了。

坚难的平躺下来,浑身酸疼的杨光想睡两个小时,然后去找白林问下情况。

杨光一手抱着布朗,一手碰着睡在地上的豆豆的脑袋,很快便睡了过去。

而在他们都入睡后,靳成锐和陆龙两位指挥官却没有时间去休息,他们两个算是这次战役里保存最好的两人,没有受伤也没有那么狼狈。

“这些暴徒的武器是从哪里来的?”陆龙看着从部下头上、枪上的摄像头拍回来的视频,提出疑问。

靳成锐坐在他旁边,同样望着电脑里暴炸的画面。“我想是一个叫阿尔法的军火商,也有可能是谢尔盖·亚当提供的。”

“谢尔盖·亚当不会这么好心。那个阿尔法是什么来历?”

“现在还不清楚,中情局的人还在查。”

“从暴徒的武器和谢尔盖·亚当士兵的武器来看,他们的武器来源应该是同一个地方。”陆龙把两个视频按暂停,看着两起战役不同敌军所用的武器。“都是M3。”

靳成锐不乐观的讲:“美式武器,说明是伙国际军火商。”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迪姆死了,但我们的人也伤得不轻,自由派的暴徒说不定会寻求更大的势力来庇护自己。”

而谢尔盖·亚当是不二人选。

靳成锐沉思。

陆龙也没再说话。

直到桌上的手机震动,收到一条短息,才打破控制室的沉默。

靳成锐看着短信内容,看向望着他的陆龙。“我想我们还有个筹码,逼谢尔盖·亚当退回他的老巢。”

看到关于那个男孩的资料,陆龙挑眉。“看来你的军医运气真好。”

“叩叩。”

听到敲门声,靳成锐和陆龙同时反过头,看到站在门外的白林。

“进来。”靳成锐站起来请他坐。“希望今晚的事没有给你造成不愉快的记忆。”

不愉快的记忆?噢那实在是太多了!他想这一晚是他最刻骨铭心的记忆,也是他所做的最为之疯狂的事。

白林已经换了身干净得体的衣服,看起来像个翩翩贵公子。他坐到靳成锐和陆龙的对面,略有拘谨的讲:“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

“没有,我们刚好谈完。白先生你有什么事要说吗?”

“是这样的,刚才我为自己做了检测,辐射值不出意料的严重超标,我想你和陆中将的部下也都是一样,如果你们没有意见,我今天天亮会向上面发邮件,让你们去接受袪辐治疗。”白林在说到自己专业的事时,显得非常的冷静,俊杰的面孔透着股认真和自信。

靳成锐看着他,没有立即回答。

白林有些急切的解释。“我知道你们都想完成这次任务,但是你们也应该知道了辐射的厉害,比起未知的胜利,你们应该首先保障是部下们的安全。”

“胜利不是未知的,只是时间问题。”

“现在你们就是没有时间了!”

对他的咆哮,靳成锐连眉都没动下,沉吟的问:“我们还有多久时间?”

“我没检测过他们,以我自己的情况来看,最多只有三天时间。”白林严肃的讲:“三天后身体的DNA结构会完全打断,血小板发生病变,到时即使是先进的医疗技术都救不了你们!”

“明天早上为他们集体做检查,然后把具体结果告诉我。”

“靳准将……!”

“白先生你提交完报告后,会有直升机把你送出去,我想不用我吩咐你也能受到最好的治疗。”靳成锐望着他眼睛,命令的讲:“现在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对视他阵的白林,气愤的拍桌离开。

“白先生……”

走到门口的白林停下来,望着从容平静的靳成锐,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他们最迟会在七点钟起来,现在距离七点还有两个小时。”

“我会准时到!”说着碰的关上门,气急败坏的走掉。

疯子!都是疯子!白林踢了脚墙壁,在脚趾传来剧痛后又愤愤锤了下墙壁。

他才不是怕死,他是怕那些比他还年青的士兵就这样牺牲。没有完成这个任务又能怎么样?他们活着可以完成许许多多的任务,去实现更大的价值,为什么就是这么死脑筋,偏要呆在这里?!

白林烦躁的走过陈航宿舍时,进去看他一眼,潜他检查了一遍,然后想无论如何都要把他送出去。

夜似乎才刚刚安静,可是白天却又飞快的来临。

在太阳出来时,杨光被自己的生理时钟叫醒,还未睁开眼睛便感到胸前后背一片酸痛难受,全身仿佛被拆过重装一样。

她撑着床坐起来,按了按胸口和手臂。没有明显的刺痛,应该没什么大事。

看看床上还在熟睡的少爷,和床下不知跑去哪里的豆豆,杨光动了动双臂,缓慢的拉伸两下便拿杯子去洗漱。

都是习惯这个时候起来,战狼和血刺的队员都没偷懒,除了几个伤员,现在都在洗漱门口排起了队。

看到她,陆朔调侃讲:“早上好啊,超级战士。”

“陆少校你就别拿我开涮了,那是骗小孩的。”杨光笑起来,打量他们。“睡得还好吧?”

“睡得不好阳光要怎么办呢?是不是今晚陪睡?”

杨光:……

陆朔大笑起来,似乎昨晚什么没发生过,战友也没有受伤,还像战前那样轻松愉快。“别拉着脸,开心一点,反正你笑不笑,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为什么不开心一点面对?”陆朔哥们似的拍她肩膀,对前头的战友喊:“周佳佳你等下进去,让阳光先进。”

“阳光,你还要去看陈航吧?病人最大,你这个军医比病人更大,快来。”周佳佳也是军医,清楚那挺重机枪对她会造成怎样的不适,可她还在那样的情况下完成一次危险的取弹手术,着实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所以想都没想就让出位置。

杨光想说不差这几分钟,可是他们都望着自己,她再推脱下去只会浪费更多时间,便接受他们的好意。

在里面唰牙的时候,杨光望着水龙头想:其实不管是超级战士还是猥琐大兵,她都挺喜欢他们的。

洗漱完毕,杨光去看了陈航和厉剑。

陈航已经醒了,靠坐在床边没什么精神,像枯萎的狗尾巴草。

“航航,怎么了?”杨光拿着压缩食品和两包牛奶走进去,坐到他床边的椅子上。

从他的坐姿和床边的椅子来看,刚才应该有人来过。

陈航脸上还是毫无血色,他望着杨光不吭声,哀怨懊悔的样子看起来像只被人抛弃的小狗。

隔了好会儿他才失落的讲:“阳光,我要离开这里了。”

杨光一顿,看来长官已经跟他说过这事了。“你伤的很重,出去能受到更好的医治。”

“我还有只手可以打枪,这不影响我的战斗!阳光,你跟长官说说,让我留下来,我保证不会拖累大家!”陈航像是想到什么,刚才无神的眼睛里充满光彩,他紧紧的接住杨光的手,非常的用力。“杨光,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这次任务对每个战士来说,都是非同小可、非比寻常的一次战役,现在他拥有这个机会,怎么能在半途退出?

望着因陷入自己的思维而高兴得手舞足蹈的战友,杨光没有说话。

渐渐的陈航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收起脸上的喜悦,慢慢松开抓住她的手。

杨光把拆开的饼干给他,反问他:“航航你告诉我,你觉得你现在还能上战场吗?”

陈航迅速张口想说他可以,可是看到她严肃的样子,将话瞥在了肚子里。

“你的伤口仅仅是因为药物而止住的血,随便一碰就会再度血崩,航航,你身体的自我修复系统已经被辐射破坏,自我造血功能也在衰退,我们也是,但我们还可以呆几天,而你和厉剑不行,再这样拖下去,你们早晚会死在这里。”

陈航低着头,咬了口压缩饼干。

杨光把牛奶包戳破倒在杯子里。

陈航去拿的时候却被她躲开,疑惑的望着她。

举着杯子的杨光瞧了瞧门外,见没人才低声讲:“我会把你和厉剑送去离这最近的大兴安岭根据站进行治疗,去那里帮我弄清楚一件事……”

早上经过白林的检测后,战狼和血刺队员及指挥官,都得到一个很好看的数字,辐射值超标百分之分九十一,如果是成绩单那肯定是非常不错的,只是可惜它不是,但他们还算幸运,和白林一样,最多还能再坚持三天。

靳成锐为三位伤员安排了直升机,战狼和血刺队员都去送自己的战友,让他们在那边好好养伤,他们很快会去接他们回基地等等。

在伤员全部被抬上机航时,靳成锐对白林讲:“白先生,你也和他们一起走吧。”

望着杨光他们的白林转过头,看身边军装笔挺的靳成锐和陆龙,便又继续望着送行的人,不容置疑的道:“我的任务是协助你们完成此次战役,是不会比你们先离开。”

“三天后我会撤退这里,你没有再留在这里的必要。”

“在战场上听你的,在专业这块听我的,靳准将,我这样说没错吧?”白林双手揣进口袋里,步伐从容的离开。

看他优雅的背影,靳成锐对陆龙讲:“或许该把他打晕扔上直升机。”

陆龙眺望着远处揶揄的问:“打坏了脑袋你赔得起吗?”

“赔不起。”

“那就听他的。”

杨光不时的提醒那个士兵慢点慢点,小心别碰到陈航的伤口,那小心翼翼的程度跟对易碎品似的,弄得士兵相当的郁闷。

好不容易把三位伤情严重的战友送上飞机,看到关上的机门,战员们整齐的敬礼,直到直升机飞上高空快要看不见才放下来。

杨光仰头望着天上的小黑点,想厉剑和陈航在一起也有个人可以相互照顾这些琐碎的事时,听到长官低沉平静的喊声,立即扔开一切的向他跑过去。

“长官,你找我有事吗?”

“跟我来。”靳成锐说了声便上楼。

杨光搞不清怎么回事,跟着他上去,在看到是去他宿舍时讶异的想:长官不会挑在这个时候对她乱来吧?

尤其是在他关上门后,杨光小心脏忍不住砰砰乱跳起来。长官,我不介意你乱来!真的不介意啊!

靳成锐她看酡红的脸蛋,一副害羞扭捏的模样忍俊不禁的问:“你脑袋里又在想什么?”

想你变成猥琐大叔会是什么样子。当然这个她是打死都不会说的。“嘿嘿,当然是在想长官叫我来有什么好事。”

“是有好事,不过不是现在。”靳成锐从抽屉拿出瓶药水,坐到椅子上向她招手。“过来,把衣服脱了。”

“又脱!”

靳成锐挑眉。

杨光讪笑,狗腿的讲:“我这就脱!”

------题外话------

香瓜压抑不住此刻的心情,没想到香瓜也会有状元、榜眼、探花、进士,香瓜本不想说,觉得这么物质,但香瓜还是想说,谢谢许大大、天下、猴子、花花以及所有的支持者,感谢你们对香瓜写作的肯定,这些也是香瓜这几年来最大的收获,有你们在,香瓜将无所畏惧。

PS1:香瓜爱你们

PS2:许大大,香瓜这个月可以在钻石榜上呆一个月,你不要再这么送了,香瓜看着好心疼,好破费呀>_<

PS3:你们不断的给香瓜惊喜,香瓜也会不断给你们惊喜的,全体么么哒=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