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一章 长官的安慰

一名俄人在街旁边向他们发射了一枚火箭弹,可是他偏离了准心,打过头了,又或是杨光他们因为跟长官联系上,放慢了脚步,总之他们都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

被倒塌的碎石咂到背上的白林,被血刺的队长拖走,他挣扎着刚站起来些又被一颗炸弹给轰得趴下。

杨光和陈航把那个射手击毙,紧接着不知什么地方又冒出一个,他们的弹药密集而且杀伤力大,有把这一片都炸平的意思。

一时间,车子被炸飞,道路被炸出大坑,房屋倒塌,燃烧的轮胎发出刺鼻的橡胶味。

谢尔盖·亚当这一招,真是给他们一个好大的见面礼。

杨光听到血刺有人中弹的惨叫,看到一辆装甲车像小巨人般开进巷子,它顶上的重机枪“突突”扫射的子弹,像雨点般在他们头上飞过。

敌人在挺进,再这样下去他们全都要牺牲在这里。

杨光看了下四周,让陈航掩护自己就往一条勉强能通行的楼间隔里跑去。

这个间隔很窄,也就她这小身板能把自己塞进去,要是换成厉剑都不一定能行。

可能由于间隔原因,里面的垃圾非常多,积水和臭味让蚊虫和老鼠安了家,她跑进去的时候不知道惊吓了多少生命。

杨光踩到一团软棉棉的东西,它发出吱的惨烈叫声,想是一只老鼠成了她的脚下亡魂。

她没有停留去看被自己残害的生命,不顾一切往前跑,终于冲出间隔跑到房子后面。

后面的门是紧锁的,杨光尝试打开失败后就攀住窗户往上爬,幸运的是这些乡村房都有阳台。她没用几秒钟便爬到楼顶,亡命之徒似的冲到前面,直接扑倒激起尘土飞舞时迅速架好枪,瞄准装甲车上的机枪手。

装甲车在移动,喘息的杨光调整好自己的呼吸,稳稳的据起枪,透过十倍光学瞄准镜瞄准那个机枪手,然后用力扣下板机。

野狼的子弹迅猛的穿过空气,精准的射进目标人物脑袋里。

机枪手被干掉,血刺及战友有了移动的时间和空间。

得到喘息的陆朔和她的战友们重新组队,他们背靠墙壁,采取交叉式进攻。交叉式进攻就是你负责我这边,我负责你那边,这需要战友彼此之间极大的信任才能够完成。

下面局势不再是一面倒,杨光观察四周,看到在底下活动的俄方军队,记下位置就把枪背在身上,抓住天台的边沿往下翻,踩着窗户跳到阳台上又继续往下。

这是三层楼的建筑,战狼有这个徒手上下翻的训练科目,所以这对杨光来说并不难,就怕有人发现给她来一枪。

杨光不敢停滞,一落到二楼的阳台就直接跳到装甲车上,把尸体搬开调转机枪位置,对准后面巷口。

握着沾血的机枪,杨光心跳剧烈,如果这个时候她还能闲聊的话,一定会对厉剑他们讲:我现在就是在钢丝上跳芭蕾舞,你们要来看吗?

没给她多余的时间来想这些,在看到相当大规模的兵队涌进来时,脑袋什么没想,她只想着疯狂的射扫,向敌人宣泄所有的子弹,不要停,你必须阻止他们的步伐,因为赢的不仅是战役,还有战友的性命。

她现在所用的机枪是装甲车最标配的M2式勃朗宁大口径重机枪,枪口速930米/秒,平均每分钟可以打出五百发子弹,因此可以想像,无毫防范会受到这么猛烈攻击的俄方士兵,一拔拔跟保龄球瓶子似的倒下。

击毙一个俄兵的陆朔和厉剑他们,原本看到涌进来的士兵都准备往后撤退,现在听到她的咆哮和震耳欲聋的机枪声,握紧枪更加猛烈的反击起来。

他们击毙远处想朝他们发射火箭弹的俄兵,血刺队员的重火力机枪手看到开动的装甲车,向驾驶位连续射击,在强大的火力攻击下,装甲车的门被打穿,里面的士兵身中五弹死得彻底。

射击多久就尖叫多久的杨光,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这重机枪后座力太大,她这一番猛打下来感到手臂和胸口震疼,这尖叫是让她憋足气,气沉丹田,不至于让她泄了气,让敌人有反击的时间。

她打完一链子弹,大吼:“换弹链!”

听到她的话,已经暂时清除掉后面敌人的战狼和血刺队员们,在街道上蹲成一排接替她,将枪里的子弹不停歇的打出去,然后秒速更换弹夹。

按这样的打法,他们的子弹撑不了多久就会告罄。

杨光知道这是分秒必争的时候。她从武器箱里拿出重如千金的弹链,喘息困难的把它装到机枪上去。

她是“软”妹子,没想过有一天她会用这玩意儿,但在这一刻她得感谢前世她的玩劣成性。那时她和传奇在父亲的部队里什么新鲜事都摸过玩过,威风凛凛的装甲车自然也没逃过他们的手掌。

前世更换过一次弹链,再加上对武器的熟练度,让杨光还是比较迅速的完成了更换弹链,重新投入战斗。

靳成锐听到陈航的大喊后,便带着韩冬他们往那边赶,同时下达了一道命令。

“老鹰收到,小鸟正在出巢,五分钟后到达。”

这句话在无线电响起时,距离北极村两百公里的三千英尺高空,两支空勤团的歼灭机像蝙蝠一样朝伊格娜恩依诺村飞去,在黑暗里无声息的飞行。

他们非常的快,嗖的一下如流星般滑过天空,出现在俄方上空。

看到天上的歼灭机,远处观战的谢尔盖·亚当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部下,叫来副官对他讲:“快要结束了,你叫那些投靠我的人去收尾,叮嘱他们,一定要把少爷给我找回来。”

“是!”

这个收尾,在有血刺及战狼的情况下,是没那么好收的,说直白点就是让他们去当炮灰拖延时间,同时给他们一项任务让他们安心些,万一他们这群乌合之众,当中有个别翘曲完成了任务,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谢尔盖·亚当用夜视器材,再次看了下装甲车上的女孩,漠不在意的讲:“回去吧。”

“是!”

空勤团的到来,直接拦截了那些暴徒,分分钟把他们搞定。

两支歼灭机小队,能摧毁座一线城市,他们不宜在这里久留,在屁大的伊格娜恩依诺村飞了圈,没有发现巨大威胁的他们,趁着俄方防空部还没发觉前返回国境。

空勤团的走后,两架直升机停在离战区不远的空地上。

靳成锐让韩冬和刘猛虎护送后勤队员上机,便和徐骅向一片废墟中走去。

这里称之为废墟一点不为过,子弹和炮弹几乎把这一片区域都毁了。

杨光看到前面的俄兵都倒下,没再有人站起来或冲进来才停止射击,她看着堆成小山的尸体,脑袋浑浑噩噩的像在做一场惨烈并不怎么好的梦。

不仅是脑袋,她双臂和胸口感觉已经不是自己的,耳朵也出了点问题,只能偶尔听到敌军零碎的枪声,而战友的喊叫似乎离自己很遥远。

她拿着自己的枪,搞不清楚方向的爬出来,顺着装甲车滑下去就被人接住。

反应迟钝的杨光抬头,看清是谁后甩了甩脑袋,坚难的说:“长官我没事,没有中枪。”被他抱着,胸口反而更疼。

靳成锐想是发现了这点,把她放到地上就拉住她往后边撤退。

被他拖着走的杨光,沿途看到为他们提供掩护的战友,猛然想起了什么。“长官,豆豆,我去找豆豆。”

“豆豆已经到了直升机上,还有你找到的那个男孩。”靳成锐没有回头,无视子弹穿梭的街道,带着她走出满目疮痍的废墟,将喧嚣的战场留在身后。

在长官带着军医撤退的时候,刘猛虎也找到快被吓傻的白林,把他从倒塌的架子里挖出来关心的问:“白先生,你还能走吗?”

白林听到他声音,像是突然回到现实,慌乱的点头。“我想我还可以。”

“那我们走吧,可以回去了。”

终于……可以回去了吗?

白林从直升机上索降下来,就一直在想着什么时候回去,可是他等待的只有越来越激励的枪声,越来越频集的炮火声,他看到数不清的人倒下,看到身边为保护他的战士受伤,看到从他们身上飞溅出来的血液,以及在耳边暴炸的巨响,就像是有人扼住他的喉咙,死神趴在他耳边喘息,那种随时随地就要窒息的感觉,他想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懂得,什么是战场。

然而,白林觉得漫长如年的战役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们凌晨十二点出发,现在才凌晨二点五十分,仅是短短的三个小时。

白林没有拒绝刘猛虎的好意,被他搀扶着走,因为他是真的腿软,没法一个人走出这片千疮百孔的城市。

而坚守最后的陆朔和战友们,看到伤员都被带走,也跟着一边后退一边将零散冒出来的敌军击毙,直到上了直升机。

迅速起飞的直升机,挨了几颗子弹飞上高空后,强劲的风让三三两两的俄军没法瞄准。

陆朔左臂架着枪,在移动的直升机上把一颗子弹送给他们其中一个人。看到倒下的俄军,陆朔在直升机调转方向高飞时收起枪,坐到她的长官身边。

没有关闭的机门,深夜的冷风从外面吹进来,是一剂很好的清醒药。

大家都没有说话,小小的直升机里只有他们剧烈、急促的喘息声,他们有的坐在长凳上,有些坐在地上,静静的感受沸腾的血液和指尖的酥麻,还有那种劫后余生的幸运。

他们活着除了靠战斗技能、先进武器,还有就是靠幸运,这次他们显然也非常幸运,没有战友牺牲,但是有几个都中了弹。

杨光动了动手,本想去给他们看伤势,然后发现他们已经到中方上空,便想等到驻地了再看。

“超级战士,你们不是会飞吗?为什么还要坐飞机?”

在所有人都在享受喧嚣后的宁静时,一道清脆童真的俄语让他们都抬起了头。

杨光看着和豆豆坐在一起的男孩,想了想说:“因为超级战士累了,他们没力气飞回去,所以才要坐飞机。”

“可是你们不是超级战士吗?超级战士是不会累的。”

杨光:……

这是第二个张晏么?她头好大,他能不能过会儿再发问?

靳成锐望着男孩,问抱头的女孩。“他是哪里找到的?”

听到他的话,血刺队员不再是好奇,他们来回看着男孩和靳成锐。

杨光如实的讲:“我们第一次遇袭的地方,是豆豆带我去的那里。”杨光看向身上不知沾着哪个士兵血的豆豆,抱怨的讲:“它总是这样偏离主题。”

厉剑、韩冬他们心想:就跟它的主人一样。

“回去你负责带着他。”

“是!”

直升机在北极村政府前院停了下,便载着后勤队员的人飞往基本。

杨光带着一人一狗,想她都快要成保母了。不过通常情况下,豆豆还是照顾她比较多。

“队长,帮我看下我的狗和孩子。”

“阳光,你的孩子真帅,怎么没混点中国血?”一回到驻地,大家都放松下来,有了开玩笑的心情。

杨光不甘下风的反击回去。“我不介意你给他喂点自己的血。”

在他们吵嘴的时候,两位连长带着四个兵回来。

“陆中将、靳准将,我们是来帮忙的。”范澈和叶滨浩向他们敬礼。

正在替冷焰脱战术背心的杨光不等长官回答就喊:“快点把伤员扶进房间,我要热水,大量的热水!”

这次受伤的总共有五个人,血刺三个战狼两个,但是战狼两个都是中弹,分别是厉剑和陈航。陈航不知是反应迟钝还是对疼不太敏感,直到帮着抬人才发现自己中弹了。

听到他的大叫,和顺着手指流下来的血,杨光猛的扑过去让他松手,又用军刀把他的衣服直接割开。“我需要一个手术台,明亮的灯光和热水!”“马上!”

战狼听到她的话,两个跑进屋里抬来张长桌,一个把大家的强光手电筒都收集起来,用绳子绑在一起,而血刺队员的人则去摧热水。

杨光让人把陈航抬上桌就打开药箱,拿出里面的手术刀和所需药物,大喊:“麻醉剂只有一支,谁帮我去哪保健室拿过来。”

“我去!”白林看他们都在忙,转身就朝保健室跑。

杨光不敢分心,对陈航讲:“航航,你的子弹还留在体内,我必须把它取出来!”

“恩!你来吧!”陈航用力闭上眼睛,一副任你宰割的样。

取子弹,杨光做过无数次,可即使拥有无数次的经验她也不敢大意,因为战区和临时基地,往往没有血液供给,战友很有可能因为血流过多而死。

陈航这颗子弹明显是激励交战时被打中的,从伤口上来看应该是M16小口径步枪所致,他当时可能以为是飞溅的石头,所以没有发现。

她在直升机上就发现他脸有点苍白,以为是剧烈运动所致,从未想到他是中弹了,加上现在又开始血流不止,杨光真的很担心。

在给陈航麻醉的时候,杨光看向和两位连长说什么的靳成锐。“长官,陈航需要输血。”

靳成锐走到手术台前,看着毫无血色的陈航问:“什么血型。”

“B型血。”

“嗯,我去想办法,你专心手术。”

“是。”

陈航这台手术,是杨光近年来碰到最为困难的,却是她做的时间最短的一台手术。

看到他伤口源源涌出的血,忍红了白色桌布,他妈的她比谁都要害怕,可是她必须比谁都要冷静,她要用最快的速度取出子弹,然后帮他止血,只有这样才能让血少流点。

清洗干净伤口,锋利的手术刀,像切豆腐似的划开皮肤,鲜红的血泉水般涌出。

杨光冷静迅速的找到子弹位置,夹出子弹就熟练的把伤口包扎好。

短短一分钟,杨光像被残酷的训练了一天,全身都是汗。她给陈航吊了两瓶水,让队长把人抬回宿舍休养,又叮嘱注意保暖等事项。

现在是冬天,北极村的温度也在慢慢变低,伤员的抵抗力很差,要是再碰上发烧无疑是血上加霜。

杨光处理了陈航的伤,看向血刺的队员,想先帮他们看了。

陆朔对她讲:“我们有自己的军医,而且他们都是被散弹打中,并不重。”

杨光会意的点头,扶着厉剑让他躺“手术台”上,解开他腿上的绑带,为他重新处理伤口。

厉剑的子弹是直接打穿了,现在血已经止住,算是比较乐观的。

杨光携同血刺的军医,把伤员都料理好了后,她回到宿舍洗了个脸就去找长官。

靳成锐正在打电话,看到她后,对电话里的人说了声谢谢就挂断了。“现在你应该去洗个澡休息。”

“长官,我想我睡不着。”杨光望着他黑沉沉的眼睛讲:“长官,即使拿着血袋我也想把陈航送出去。”

靳成锐看着她,没有回答。

“他需要静养,而且我发现他的自我修复功能下降了,可能是辐射的原因,他真的不适合再呆在这里。”杨光也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让战友退出未完成的任务,这无疑是比中弹更大的打击,可是她必须这么做。

看她无比坚决的态度,靳成锐沉默的走了两步,对她讲:“你先回去,这事等他醒来再说。”

陈航应该明天就会醒来,而大兴安岭的根据站离这里不算太远,杨光同意了,向他敬礼后往外走。

“杨光。”

杨光反头看他。

“这里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回去好好睡觉,你会发现一切都不是很糟糕。”

听到这话,杨光笑起来。“是,谢长官的安慰。”

------题外话------

感觉热血的地方不是很多人喜欢,嗷呜嗷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