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章 破釜沉舟

枪声像夜里的爆竹,炮弹像绽放的烟花,浓烈的火药味和物体燃烧的刺鼻味充斥着这条巷子,而倒下的尸体和流出的鲜血,则像是人间炼狱。

陆朔被子弹追着打得跳进绿化丛里,树枝绊住了她的狙击步枪。在她扯拉间,透过树枝看到拿着M3冲锋枪向她这带扫射的俄人,她放弃步枪掏出大腿上的手枪把他击毙。

在楼上掩护他们的杨光,在射杀掉一个俄人后看到绿化带里的她,和向她开枪的俄人,迅速瞄准正要开枪就见十字图标里的目标倒地,再次移动枪口,看到她已经扯断了枝叶把步枪拿了起来。

陆朔拿着枪跑出绿化带,弯腰向左侧移动,在她快要跑到小巷子里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着长袍的女人跑出来。

反射性抬枪的陆朔看到是个惊慌失摸的女人,便放下枪准备走开。

在她转身的时候,女人拿出背后的M3冲锋枪。

转身的陆朔感到一道劲风从头上急射而过,听到后面的倒地声,她反头看到女人拿着枪倒在地上。

她望向对面,看到窗户里的杨光,向她坚了下大拇指,便据枪重新加入战入圈。

而杨光的持续射击,在她打死那个女人后,她这个位置不再安全,有暴徒发现了她,了弹一瞬间嗖嗖朝她飞来,打碎了玻璃,有些打到钢管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杨光蹲下来,弯腰跑到房间外边的阳台上,趴在那里继续打。

很快她打完一个弹夹,秒速换上又瞄准下个目标。

底下的暴徒死了又出来一些,死了又出来一些,不知道这个小村子里到底藏着多少人。

杨光干掉几个后,又招来许多子弹。她抱头紧趴在水泥板上,感到子弹打穿护栏上的木头,击碎混泥土制作的石板,激起尘土飞杨。

这里是呆不下去了,再被他们这样打下去,这八厘米厚的水泥板迟早会被他们打穿。

杨光拿起枪往回缩,抬头看到阳台上一片粉尘飞舞。

她顾不得头盔上像雨幕般滑落的木屑和尘土,掉头就往另边跑,跟他们打起了游击,直到长官他们的出现。

把一颗子弹送给一个俄人,杨光枪口一转看到前边出来的韩冬他们,心想:你们这群乌合之众,等着被我们这群超级战士给消灭吧!

靳成锐击毙一个暴徒,接通了血刺指挥官的频道。

“这里是狼头,利刺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利刺收到,无人伤亡。你们呢?”

“一头狼受伤,还能战斗。”

“这些人是从九点钟方向过来的,那边应该就是他们的大本营,我们过不去。”

“明白,你们小心点。”靳成锐开始接手这次战役的指挥,他和陆龙通完信后带着韩冬、徐骅、刘猛虎往后绕,留下陈航和厉剑支援血刺小分队。

有了战狼两人的加入,杨光踢开一扇锁住的房门,跑到窗户口架起枪就对厉剑讲:“青狼,十二点方向。”

厉剑和陈航是在一家五金店的旁边,他们躲在一个不锈钢圆柱形水箱后面进行射击。

他听到杨光的话立即移动枪口,瞬间锁定十二点方位的俄人,然后没有迟疑的扣下板机。

那个俄人毫无悬念的倒地死亡。

听到身后倒下的声音,血刺那个看起来有点儿高冷的队员反头看了眼尸体,弯腰迅速转移位置的时候,把从路对面冲出来的俄人击毙,又击毙近处一个躲在垃圾堆后面的俄人。

而楼上的杨光则继续当厉剑的眼睛,为战区中心地带的血刺战友提供有力的掩护。

在部队与部队,战友与战友之间的默契配合下,他们很快取得胜利。

看到不断倒下的俄人,杨光站在高处清扫路面,看是否还有活着的暴徒,同时下面的血刺队员和厉剑、陈航他们也在做这样的事。

等白林跑来时,只看到战争余留下的焇烟、满目疮痍的战场,以及随处可见的尸体。

看到脚边被炸飞的断手,他镇定的寻找战狼的人。

厉剑和陈航已经快要和血刺的队员汇合,与白林隔着大概有四百米。

白林重重的喘了两口气,忍着剧烈跳窜的心跳跑向他们,可他不知是因为着急还是被这样的场面吓得,他一脚踩到个被炸出的坑里摔了跤。

他的这个位置离血刺他们还有点远,所以正在清扫的血刺和战狼队员并没有发现他。

杨光看他无事的自己爬起来,笑了下便收回枪,想这个白林比他们想像中的要勇敢。单他能面对这样场景没疯狂的大叫,已经很了不得了。

白林这一下摔得不轻,主要是磕着下巴了,他吐了口带血的痰,准备爬起来的时候看着前面的杂物堆后面,一个人影正困难的往上爬,费力的从口袋里掏出个东西。

手雷!

白林一瞬间就想到这个。他急切的到处看,想找东西把他打晕或是惊动血刺他们,但他身边并没有木头,除了一地的弹壳就是徐骅给他的那把枪。

迅速的捡起枪,从没打过这玩意的白林有点迟疑,他不是怕杀人,是怕误伤。

没有给他多少犹豫的时间,那个黑影似乎已经拔掉引线要扔了。

白林双手握枪,对着他背部用力扣下板机。

背部的面积最大,他离那个人不到三十米的距离,应该是能打中的,而实事证明他的分析是对的,只是他背部也没打中,打中了那人的肩膀。

惨叫的俄人受痛的没能握住手雷,让它滚落地上,然后把自己给炸死了。

听到枪的杨光迅速转过身,还未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碰”的一声巨响。

看到朝燃烧物跑去的战友们,杨光又看脱力坐到地上的白林,似乎明白了什么。

杨光没多做停留,离开窗户去第一间房里找豆豆,想快点下去和他们汇合。

豆豆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坐在房中没有动,它看到回到来的杨光,朝她“哈哈”的吐着舌头。

“豆豆,走了。”杨光在门口叫了它一声,就准备走。

豆豆站起来没有跟出去,它围着床嗷呜的低叫。

杨光往后退一步,看房里咽呜叫的豆豆,握着枪戒备的进去,向豆豆招了招手。

豆豆飞快跑到她身边。

杨光缓慢移动脚步,围着床转了圈,便轻轻的蹲下来,撑着地板往床底下看。!

是个孩子!

男孩!

男孩缩成一团不住的颤抖,他眼睛瞪得大大的,极为恐惧的看着床外的黑影。

杨光看他一副快要被自己吓死的表情,才想起她戴着夜视仪能清晰看到他,而他却什么也不看见,便讲:“你不要怕,我们是来救你的军人。”

可能是杨光的声音温和又是软弱的女性,男孩似乎没有刚才那么恐惧,他哆嗦口齿不清的问她。“是俄军吗?”

得,这孩子知道的还挺多,至少他知道出现俄方的不一定就是俄军。

他说的是俄语,杨光很庆幸自己能听懂,并用俄语回他。“我们是维护世界和平的超级战士。”

“超级战士?!”男孩刚才的害怕不见了,骨碌碌转着大眼睛,满脸好奇。

杨光点头,无比童真的讲:“嗯!你想不想和超极战士一起去维护世界和平?”

“想!”“超级战士超级战士,快带我飞。”男孩马上爬出床底,拉住杨光衣服就嚷嚷着快走快走。

男孩大概五六岁,长得跟洋娃娃一样漂亮可爱,就是现在脸上有点脏。

杨光一把抱起他,又叫上豆豆,在下楼梯的时候听到陈航的呼叫,想是下面已经彻底解决完毕。

哄着孩子的杨光愉快的讲:“我找到个额外的礼物。”

“这里能有什么礼物,红狼你快出……”陈航着急的话还没说完,看到抱个孩子出来的杨光惊讶的瞪大了眼。“你生的?”

“滚,你去生个这么大的孩子出来看看。”

陈航看着男孩心焦的说不出话来。

陆龙冷静的讲:“别说这么多,我们先去找你们长官。”

“是!”

靳成锐带着韩冬和徐骅、刘猛虎绕到那片区域的后面,正好看到几个俄人拿着M3冲锋枪向血刺他们跑去。

韩冬望着那栋房子讲:“狼头,说不定那四位战友就被关在这里面。”

靳成锐没有回答,他多观察了两分钟才开始部署。“饿狼你负责后方,灰狼从上往下进入,虎狼负责前方。虎狼,不管里面出来什么人,直接击毙!”

几人分头行动,很快到达自己负责的方位。

靳成锐检查了一下枪里的子弹,走到左侧位置后看了下时间,等了三十秒左右他便用军刀打开窗户。

最左边这个房间空荡荡的什么没有,里边的房间门是关上的。

靳成锐进入屋里,打开里边的门往外走,看到从楼上先后下来的两个俄人,没给他们反应时间便将其击毙。

两个俄人从楼梯上滚下来,弄出一点声响,但比起旁边的吵嚷,这点声音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靳成锐站在楼梯的转角处,听隔壁房里他们兵慌马乱的大叫。

把这里做为根据地的迪姆,对着慌了神的部下大喊:“你们安静安静!我们不会有事的!快叫你们的人出去顶着,谢尔盖将军马上就会来帮助我们!”

“我们才不信,谢尔盖将军就是想让我们当炮灰,他们是不会管我们死活的!”

“就是就是,更别说你还搞过他女人,他肯定恨死你了!”

“如果他想要回他的东西,他就不会这么做的,相信我。”

“老朋友,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可是再不走我们就要全死在这里了!”

“迪姆我们走吧,去哪里还不是照样潇洒快活!”

“你不能因为那个心怀鬼胎的女人,让我们全部人陪葬!”

“呯!”枪声镇压了一切噪音,接着一个阴沉的声音低低的讲:“你们谁敢撤退我就杀了他!”

一阵沉默后有人喊。“迪姆我们需要想一想。”

“我也是,我先回去想一想。”

在他们两个走后,其他人也说要想想。

迪姆还知道他们想做什么?明里面顺着他,然后背地里想法子除掉他,他才不会笨到让他们都离开。

“你们要么给我呆在这里,要么扛着火箭筒出去给我战斗!”

靳成锐听到由远而近的脚步声,走到楼梯门口,在那人走进来后迅速捂住他嘴巴,枪口朝他肚子开了枪,将他甩开的时候又扭断了他的脖子。

在他干掉第一个后,第二个人刚好进来。

靳在锐用枪指着他脑袋,把吓得尿裤子的男人拖上二楼。“说,被你们抓来的中方士兵关在哪里?”

男人留着一大把胡子,看起来十分高大威武,可他现在被枪指着,顿时变成了孙子。

“大哥饶命,你放过我吧,我也是被迪姆逼迫的,啊啊大哥大哥有话好好说!”

靳成锐抽出军刀插进他脖子旁边的墙壁里,森森的讲:“我再重复一次,那些士兵被关在哪里?别给我耍花样,这里可以说话的不止你一个。”

大胡子慌了神,正要开口时看到偷偷摸摸上来的手下,嘴上还是在求饶,心里却没那么害怕了。

看他故意拖时间,靳成锐连眼都没眨,调转枪口将企图进入的武装暴徒击毙。

看到倒下的人,大胡子男人才惊骇的告诉他。“在地下一层,大哥饶命我求你……”

靳成锐抽出军刀的时候手臂一带,将喷血的大胡子丢下,往下走的时候告诉韩冬他们位置。

刘猛虎一直守在外面,偶尔看到一两个出来撒尿的俄人,就把手枪装上消音器,将其击毙后在他倒下的时候迅速冲上去把人接住往旁边拖。

这房子一边非常安静,一边非常吵闹,刘猛虎蹲在吵闹的一边听了下,估计里面大概有十七八个人。

他们似乎正焦急的等待谁的救援,不时传来电码的声音,和大喊大叫的催促声。

刘猛虎想:要有人用这样的口气跟自己求救,他才不救他。

不过想归想,他得快点把事做完。

从包里拿出定时炸弹,刘猛虎在窗口底下装了个,然后又绕到侧面。他把包里的五个炸弹都装上,确定他一按开关里面的人逃无可逃,才悄悄回到原来的位置,继续监守。

找到地下室内的靳成锐让韩冬留在上面,他和徐骅进去,一路将看管的暴徒击毙,没有停留的直接进入到牢房,看到被折磨毒打得奄奄一息的四名后勤队员。

看到他们,四名队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在他们打开牢房的门才喜极而泣的大哭,像救命稻草般紧紧的抓住靳成锐和徐骅的衣服。

靳成锐拉起一个手指被折断的,对他们讲:“快走,战斗还没有结束。”

意思是他们还在危险区,敌人还没有死。

听到他的话,两个还能走的相互搀扶另名战友。

他们四人当中两个被折了手,两个被打断了腿,身上到处都是流血的伤口。

徐骅看到靳成锐架着一个士兵想上去帮忙,被他用眼神制止,便跑在前面带路。

上面的韩冬时刻注意四周,在听到下面的脚步声时,知道是长官他们上来了。

等到汇合后,韩冬接过长官手里的伤员,然后跟着他迅速往外撤离。

靳成锐在跑进大厅的时候,看到那扇门被人推开,他狠厉一撞将人夹在墙壁与门之间,同时喂了他一颗子弹。

他这声巨响引起了迪姆他们的注意,他派人出去查看,同时拿起了桌子上的冲锋枪。

在他们出来的时候,徐骅和韩冬已经带着伤员快要跑出大门。

垫后的靳成锐在他们打开门的时候,将一个烟雾弹从门缝当中扔进去。

而在外面的刘猛虎看到跑出来的韩冬他们,紧张的盯着大门,在看到长官也出来后迅速按下开关。

大地突然一震,赶往那边的杨光他们看到黑暗里冲天的火光,都停了下来,接着更加快速的前进。

“狼头狼头,黄鼠狼呼叫狼头。”

“狼头收到。”

听到靳成锐的声音,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向前奔跑的杨光看到爆炸时,意外的没有害怕,她是紧张,紧张他们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因为她相信长官和战友。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这种信任是没有根据的,但现在她证实了,而且从长官立马答复的声音中,似乎没有什么糟糕的事。“

陈航看了眼大家,就接着讲:“狼头,我们和B队正在向你方赶去,预计三分钟到达。”然后又加了句:“无人员伤亡。”

“注意安全,谢尔盖·亚当可能就在这附近。”

“收到……”

没等陈航说完,他们前方十米不到的地方,“碰”的一声剧烈爆炸,大地颤抖,前面的房子瞬间倒塌,火光冲天。

趴倒的杨光感到一阵耳鸣,她挣扎的爬起来,拽着身边的陈航往路边爬。

她做这些时完全没知觉,全靠意识在支配她的身体及行动。

和她一起慌乱躲到车后的陈航大喊:“我们受到了攻击!我们受到了攻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