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九章 战争令人疯狂

就在他们快要跑到天台的大门时,一道闪光从他们头顶向着直升机飞去。

这时直升机刚好调头离开。

没有巨响,没有爆破,不过杨光他们可不认为那是颗流星。

火箭弹是要碰撞才会爆炸,如果刚才靳成锐为确保安全等他到地面再下去,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白林惊震,被破门声吓了一跳。

“快快快,离开这里!”韩冬打开天台的门,确认里面没有暴徒挥手摧赶他们。

杨光跟着厉剑迅速往下冲,看到拿着枪出来的俄人直接一枪爆头。

后面徐骅和刘猛虎夹着林白。

杨光顺着楼梯一路往下,一连击毙了五个人。她冲到三层的时候慢下速度,枪口紧紧的对着半合的门,在它微动的刹那扣下板机。

他们的武器上都有装消音器,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来到这层,还没有被大批暴徒包围的原因。

隔着门把暴徒击毙,杨光踢开门和厉剑进去搜索,其他战友则继续往下攻进。

这是栋居民楼,杨光进去的这个房间不大,她和厉剑背靠背转了圈确认这里安全,就把枪挂脖子上,把背上的包解下来轻轻放到地上,拉开拉链。

拉链一开,豆豆迫不及待的从里面钻出来。

杨光看它摇头罢尾的摸了摸它脑袋,从密封袋里拿出块布放它鼻下。

豆豆嗅了嗅就唰的往外跑,杨光和厉剑立即跟上。

楼下韩冬他们已到了第一层,他们打死了三个暴徒,后门大开,没有发现迪姆。

杨光和厉剑跟着如箭穿梭般的豆豆往下跑,跳过一具尸体落到一层地面,在零碎的枪声中冲出房间,看到血刺的队员,在他们的掩护下一直朝南跑去。

主楼内围外围都清理干净,血刺和战狼汇合。

“迪姆跑了,我们先去救人。”韩疼带着厉剑他们出去,向血刺的指挥官说了声就去追杨光他们。

陆龙看他们的方向,带着人走了另个方向。

杨光和厉剑紧跟着豆豆靠墙移动,眼睛紧盯四周,两人一个负责前方一个负责右则。

紧握着枪,杨光穿过两条巷子,跟着豆豆跑进一条看似比较偏僻的地方,这里杂草丛生,路边堆满了垃圾。

在绿色的视野里,她看到一个冒出垃圾堆的人,举枪将他干掉,然后继续前进。

移动是世界上最难打中的目标,所以她不能停,甚至连瞄准的时间也没有,靠的全是训练时成千上万发子弹打出来的感觉。

穿过那条满是垃圾的街道后,豆豆停在一个三叉路口不动,它停在原地侧过头看杨光。

厉剑看到停下来的豆豆,问杨光。“它这是什么意思?”

杨光看着它,低声讲:“前面有危险。”

“我们没有时间耽搁了。”

“我知道,但是前面有危险。”杨光不想冒险。“豆豆回来。”

豆豆看看前面,又看看召唤它的主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向她跑回去。

可能是见他们不上当,远处的黑暗里传来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豆豆快跑!”伴随着杨光的呐喊,黑暗里瞬间绽放起火光。

在子弹“突突突”的扫射中,杨光奋力往前奔跑,抱住豆豆扑倒地上。

无数的子弹朝她飞过来,匍匐地上和豆豆一同往前爬的杨光,感到碎石击在身上、射进土里和墙壁的有力子弹溅起粉尘,她闻到一股带着焇烟的尘土味。

厉剑躲在一辆报废的车后,不断朝那个方向射击。他在掩护杨光撤退的同时大喊:“这里是青狼,我们遭到伏击,需要支援!需要支援!”

“狼头收到,报告你们的位置。”

“不知道在哪里!”几颗子弹当当打在他的车板上,厉剑迅速收回头喘息,回忆的讲:“我们刚才走过了一条垃圾街!”吼完他又转身出去继续射击。

“明白,一分钟内赶到。”

刚才杨光他们跑得太快,韩冬追出一条街就跟丢了,他早转了方向,收到厉剑的求救时他们还不能听到枪声,在他说到垃圾街后他们便立即往回跑。

他们没有走过那条街,但是那里的臭味隔了两条街都能闻到。

折回跑到那条街道,想到战友就在前方受到伏击,韩冬他们恨不得多生出双腿来。

而这时同样跟着他们奔跑的还有白林。

白林忍着脚痛没有落下一步,他拿着仪器甚至还跑在他们前面,因为韩冬他们要注意四周,解决不时冒出来的武装分子。

拿着探测器的白林,不假思索的往前跑,眼睛紧盯着玻璃屏幕上不断飙升的数字,心跳如雷。

现在已是中度偏高,再往上就是强度。想到前面还有战友,白林忽略胸口的涨疼,即使听到激烈的枪声还是没有停下。

负责保护他的刘猛虎和徐骅紧跟他的身后,在他跑进战区时大声喊他,可他似乎没有听见,两人只能极力的掩护他。

在白林跑上来的时候,匍匐地上的杨光压着豆豆爬到一家旧楼前,用脚踹开门就据枪瞄准里面。幸运的是这间房子已经被它的主人弃置许久了,除了落下的灰尘,其它什么都没有。

杨光带着豆豆滚进去,站起来便往楼上跑。

在红外夜视仪的绿色视野里,杨光跑到二楼,从阳台上跳到用铁皮搭建的平房顶上,趴下就架起枪瞄准等不及从黑巷子里出来的暴徒,毫不犹豫的进行了连续射击。

她弹无虚发,看到倒在地上的同伴,暴徒一时没再有人冒险,便用子弹宣泄着他们的怒火。

已经移动过一次位置的厉剑,左手托住枪刚向外探头就被子弹打得退回来。

靠在被打成筛子的车后,厉剑听到子弹打在车面上“叮当”的声音,轮胎泄了气的车被打得震动和摇晃,似乎随时会被那些暴徒用子弹推翻。

“红狼红狼,你现在在哪里。”

“红狼安全,在你十点钟方向的屋顶上。”

听到她安全的消息,厉剑微微松了口气。这样他可以等战友们来再反击,只是白先生怎么比战友们还要先来?

看到马路中间的人,厉剑大喊:“白先生!快趴下!趴下!”

对他的呐喊,白林完全没听到,他被频繁密集的枪声震得几近耳聋。

眼看他走进枪林弹雨中,厉剑冲出去把人扑倒的时候感到小腿一麻,像是有什么东西钻进他肉里。

他顾不得失去知觉的腿,拖着白林爬向路边。

蹲姿射击的徐骅和刘猛虎、陈航掩护,韩冬冲上前把他们拉到障碍物后面,对白林再三叮嘱。“呆在这别动!”

被他扑倒的白林后脑勺受到撞击,现在还有些晕呼,他听到韩冬的话立即拉住他,把检测器给他看。“辐射强度已经达到百分之七十,你们不能再前进了!”

韩冬没看他的鬼东西,用力推开他问脸色不对的厉剑。“青狼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厉剑撑着地坐起来,摇头。“小腿中了一枪,我自己能搞定。”说着他拿出胸前口袋里的急救包,把止血贴和绑带拆出来。

韩冬拍了拍他肩膀,拿起枪冲了出去。

望着不断吐出火舌的黑巷子,靳成锐冷静的讲:“虎狼,用火箭弹。”

听到无线电里的声音,刘猛虎才惊醒他还有那玩意。

他躲到一个垃圾桶后面,放下枪,解下背上的包。

在他装弹的时候,徐骅半蹲在他的不远处,给他提供掩护。

刘猛虎熟练的装好,扛在肩上半跪在地上进行校准。

这玩意很好用,不需要多长时间校准。刘猛虎将炮口朝着对面的黑巷,扣下板机,在火箭弹带着火焰尾气飞出去后,他立即捡起枪片刻不停的加入战斗。

火箭弹在前方五百多米的地方爆炸,冲天的火花照亮了巷子,燃烧了挂在巷中的黑纱布。

看到被烧着的布,杨光想肯定就是那东西在作怪,才会让他们看不见那些暴徒。

巷子被炸了,哀嚎和惨叫传了出来,他们有的被炸飞,有的被炸死,有的身上着了火在地上痛苦的打滚。

杨光透过瞄准镜对站着的暴徒进行点名,把他们一个个放倒。

在她和韩冬、厉剑、徐骅、陈航、刘猛虎六人的清扫下,那十几名幸存的暴徒没能躲过他们的子弹。

等枪声渐停,杨光给那个被烧得痛苦喊叫的暴徒一枪,结束他的生命。不过他人是死了,尸体却还在燃烧,远远的她似乎闻到了香味。

甩掉那些不合时宜的思绪,杨光收起枪顺着平房的边沿滑下去,在院子里找豆豆。

豆豆不知道去了哪里,杨光找了圈没找到,跟队长说了声她便继续找。

前面一直在交战,如果厉剑他们看到豆豆一定会告诉她,所以它一定是往后院走的。

杨光走进房子,看到落了层灰的桌上罢着几个碗,碗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已经长着老深的霉了,再从罢放整齐的筷子来看,应该是这家人正准备吃饭,就突然接到撤离通知,才匆匆忙忙的收拾东西离开。

到处查看的杨光,在找了几间房后,终于在间侧房发现豆豆的脚印。

顺着脚印杨光走到楼上,看到蹲在房间里的豆豆。

杨光松口气,详装生气的讲:“是让你找战友,你跑来这里做什么!”

豆豆看着走近的杨光,扭动脖子看向窗外。

看到它的反应杨光慢下动作,走到窗边刚想打开窗户,就感到脚下剧烈一震。

一枚火箭弹爆炸了。

冲锋枪“突突”的声音就跟发动机似的响个不停,期间还不时夹带着手雷爆炸的声音。

难道是队长他们又碰到暴徒?趴下的杨光握紧枪,伸手将窗户的栓拉出来,然后轻轻推开一些。

这个巷子比之前的那个还要宽上一倍,她看到巷子的这头,掩蔽物后躲藏着几十个暴徒,那边跟他们对战的是血刺。

血刺的指挥官陆龙,本来是打算走另条路与战狼汇合,他们也走对了,在厉剑和杨光受到伏击时他们听到枪声,正准备赶过去时,发现暴徒不止那一伙,他简单的做了部署后,便发动进攻,打算把他们一举全灭了。

只是陆龙小看了他们,他们不仅拥有M3冲锋枪,还有火箭弹。

这枚火箭弹并没有对血刺造成伤害,在巷战中,他们这几个人从来都是分开的,各站一个位置负责自己的方位安全,刚才这枚火箭弹是直接打在了街道中间,让他们看了场免费的烟花。

靠在一根石柱后面,陆朔看了眼爆炸的地方,想这智商和技术,也只能做做暴乱分子的炮灰了。

看到对面队长的手势,陆朔蹲下来把枪架在左手臂上,然后在他的命令下,哗的转出石柱对着前边一通扫射。

同一时间两名血刺队员负责她的上方安全,另外两名则向前挺进。

瞬时之间枪声充斥着整个巷子,子弹打烂一切东西和障碍物后面的暴徒。

杨光听到下面惨烈的叫声,和像超级战士般前进的血刺队员,想这才是她心目中的血刺嘛,才不是爱说黄段子的猥琐之徒。

暴徒死掉很多,可是仿佛四面八方都有敌人。

杨光看到旁边小巷子里冒出来的俄人,左臂架起枪,毫不犹豫扣下板机。

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男人啊的大叫倒地。

听到男人的怪叫,热战中的血刺队员们发现周边还有敌人,便迅速往边上跑,靠墙的时候又寻找障碍物隐蔽。

现在是随处都可能有敌人,只有墙壁能保证他们的后背。

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朝他们跑来,杨光一边开枪一边喊:“狼头狼头,这里是红狼,B队遭到包围,需要我们的帮助。”

“狼头收到,已在前往该区。

“狼头狼头,B队在南面,你们从北面攻进。”

“明白。”

靳成锐在解决完他们这边的战争没多久便听到后边的爆炸声,在收到杨光的求救时,他正带着人前往该区,只是厉剑的腿受了伤,他们行动没有预期的快。

厉剑做为狙击手,鲜少中过弹,但这不代表他从未有过,应该说中弹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

在开始铭心刻骨的疼痛之后是麻木,他心里想的是快点站起来继续战斗,他们还没有找到被俘的战友,现在他们是在俄方领土,他们要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任务然后撤离。

他咬着绑带的这头,用力将自己的伤口绑紧,忽略它带给自己的麻烦,用完好的右腿承受大部份力量。他必须和战友们用最快的速度赶去前方支援血刺,因为哪怕是晚了那么一秒,都有可能为他们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和伤痛。

把自己给包扎好的厉剑,在战友的帮助下挣扎的起来,拿起枪忍着剧痛和他们迅速前进。

刘猛虎架起厉剑的左臂,扶持着他跑,徐骅拉起脸色苍白的白林跟上,韩冬和陈航跑在最前面,替他们清除沿途的武装暴徒。

被拉着走的白林被刚才那一幕吓呆了,他看到源源不断冒出的血,看到一向淡漠内敛的厉剑从喉咙发出的痛苦咆哮,看到他狰狞的面孔布满汗水,他以为这个时候该有医护人员把他抬走,就像球场上的球员,受伤了就会出局,可他没有,他咬着牙自己包扎完就起来,在战友的帮助下继续冲锋陷战,这让他无比震憾和为他的勇敢深深折服。

可他清醒过来便不得不阻止他们。“不能再前进了!这里的辐射值已经超过百分之八十!”

他的大喊大嚷没人理会,握住他手臂的徐骅死死的抓住他,不让他的抵抗拖慢速度。

白林拼命的挣脱出来,抓住靳成锐的衣服急躁的大吼:“前面是禁区!你们不能再前进了!”

靳成锐把他的手从衣服上掰开,看着他冷冷的讲:“前面是战区,身为战士就是前往那里,而不是远离。”说着把他推开。“你可以留在这里。”

白林被推得后趔,看到他们一个个从身边走过,挥舞着手臂大喊:“你们给我回来!”

不管他如何的呼喊,他们都越来越远。

徐骅把手枪给他,叮嘱的讲:“白先生,找个地方躲起来,回去的时候我们会来接你。”

听红狼汇报过来的情况,前面的形势不容乐观,把他留在这里更能保障他的安全。

“喂……喂!”白林本来想叫住他,劝说他不要去,可他还没说就见他像匹狼似的追上前面的战友,气得直跳脚。

看着手里的枪和探测仪上赤红的数字,白林焦躁的抓头,内心激烈挣扎了好会儿,在快要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时,低咒的追了上去。

------题外话------

香瓜公司来了个帅哥,好帅好帅啊,结果香瓜同桌的男生不高兴了,说也还不是很帅吧,然后香瓜毫没犹豫的说:你的身高是硬伤>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