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七章 奸情被发现

那次惊鸿一瞥让战狼小分队留下深刻印象的血刺军团,这次他们带着极北地区的沙尘,如超级战士般朝他们走来……

可他们却那么平凡的迈着甚至有些松散的步伐,脸色平常,像在和同伴们赶一次市集,倒是他们的指挥官还是那么严峻、冷酷,浑身写着生人勿近,而身后如常跟着个娇小漂亮的女人。

看到他们,韩冬和厉剑他们的心情和杨光一样,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在旋翼停止后,靳成锐迎上去,向血刺的指挥官敬礼握手。“陆中将,欢迎您的到来。”

“靳准将,我很荣幸能收到你的邀请。”陆龙回握,态度随和。

“除了你们,我想不到更适合的人。”“陆中将楼上请,我进去再谈。”

陆龙往后看了眼他的人,对他们讲:“你们听从韩少尉的安排。”

“是!”

韩冬突然接到这项任务,脑袋唰的一麻,有些不敢确定。

杨光用手肘撞了撞他。队长,这个时候可千万别漏底呀!

看到她小动作的陆朔笑眯起眼睛,对身后的冷焰讲:“看到她,让我想起亚马逊原始森林里的那只花豹子,高贵又充满野性。”

冷漠高贵的冷焰看了她眼,不置可否。

在他们打量战狼队员的同时,战狼队员也在打量他们,他们像被父母逼着出来相亲的孩子,现在都相互在评价了。

韩冬在杨光撞第二次时反应过来,走出队伍对杨光他们喊:“立正!全体都有,向左转,替新战友拿行李去宿舍!”

“是!”

陆朔看到全冲他们而来的战狼队员们,往后退了步,很快他们镇定下来,没有反抗的把装备给他们,自己就抱着枪被他们拥簇着上楼。

在这两支队伍里,分别有一名女性成员,一个十八岁,一个二十五岁,虽然年龄差距有点大,但是这不防碍女性之间的天然好感,她们就像一个相吸的磁场,那种莫名的感应同样也参带着复杂。

杨光想帮陆朔拿行李,陆朔同样也故意避开前面的厉剑想把行李给她,可就在两人对视后都迟疑起来。

这感觉有儿炫,不过肯定不是爱情,那么到底是什么呢?杨光想了半天没想明白,陆朔倒是有点儿明白。

她们不是对手,却总想把对方看成对手,这是强者之间的惺惺惜惺惺,但又想跟对方一争高下,真的是复杂得连逻辑都混乱了。

当战狼队员们都礼遇的帮新战友拿好行礼后,看到她们两个都停下来。

韩冬低声问莫默。“她们会打起来吗?”

莫默摇头。“我想不会。”

“你说她们该不会准备接吻吧?”

“那长官怎么办?”

“鬼知道。”

杨光:……

陆朔:……

“我这东西重,我自己来拿吧。”陆朔把手里的包又背回去。

“没事,我拿得动。”杨光坚持。

陆朔想了下,把包给她。

杨光:!

真的非常重!

看她崩紧的小脸,颤抖的下巴,陆朔补充句。“这里面都是机械,比一般的装备都重。”

杨光:这不是重一点,她是怎么背起来的?

刘猛虎看脸色都发青的杨光,大手一挥把她手里的包拿走。“走走走,弄完了好吃饭。”

被他这一搅和,大家便都上楼,韩冬很有条理的替他们安排了宿舍。

趴在阳台上看的白林,看他们成群结队的上楼,有说有笑的,暗想难道这就是所畏的同道中人?

来了人,晚上吃饭的时候韩冬特意组织人整理一间食堂出来,里面摆了两张桌子和椅子,便把晚餐都放桌上。

跟着帮忙的杨光,把瓶装的纯净水放到每个座位前面,问旁边的刘猛虎。“猛虎,你说这像不像家里办酒席?”

“两桌人有点少,不过也够了。”刘猛虎傻乐。“我们这是在跟血刺部队联谊吗?”

“差不多吧。”

徐骅摆好最后一张椅子,坐在上前忧愁的讲:“可惜他们只有一个美人,多几个就好了。”

杨光想揍他。“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美人。”

“我没想,是看着了。”看到进来的陆朔他们,徐骅一点没避讳。“美人,要不然今晚我们打一架,谁赢了你跟谁好不好?”

战狼队员苦笑,想他们怎么有这么个丢人显眼的战友。

血刺队员也笑了,他们是欢乐的笑。

“好啊,不过你首先要打过我们的长官。”陆朔坐到他对面,跟他深情对视。

徐骅心里那个美呀,好奇问:“为什么要打过你们长官?”

“因为她是我孩子他妈。”

听到这话,房间里的所有人都转过头,望着进来的两位长官。

他们一个成熟严峻,一个冷酷严肃,出挑的身高和同样的年青才峻,那气场真是瞬间秒杀杨光他们。

要说年青才峻,血刺的指挥官陆龙今年三十八岁,不算年青,但是他现在拥有的军衔及地位,用才峻一点不过份。

看到他们,韩冬和徐骅他们站起来,像是玩得正开心,被班主任突然闯进来一样。

走进房间的陆龙扫了眼徐骅,便看着陆朔。“还不给我过来。”

陆朔还想坚持,但是迫于他的淫威,还是听话的过去。

靳成锐在她走过来后,对他们讲:“准备吃饭。”

韩冬和厉剑、杨光、徐骅、刘猛虎、扬州、白林坐一桌,不再把两个长官当猴子看。

血刺的队员也跟着坐下。

这次血刺军团一共来了五个人,加上两位指挥官和那个女孩,刚好八个人一桌。

杨光一边啃骨头一边瞅着他们,还在想刚才陆中将的话。孩子他妈?难道他们真的有一腿?不对,他们是伴侣?如果他们也可以,那自己和长官……是不是也可以?

杨光心里一直揣着这事情,连不怎么美味的晚餐都吃得干干净净。

徐骅却有点报怨。“我们都吃四天压缩饼干和真空包装的食物了。”

刘猛虎还在啃鸡腿,听到他的话把骨头扔桌上,擦了擦手意犹未尽的讲:“我觉得还挺好吃的。”

徐骅翻白眼,不理他。

而杨光时刻注意血刺队员的反应。他们可能还是第一餐吃,并没什么不正面的情绪。

“你应该庆幸还有食物能吃。”白林用刀把压缩饼干敲碎,用筷子斯文的夹了小块放进嘴里,吃得讲究极了。

杨光看他眼里淡淡的不屑,却又吃得异常优雅的白林,想光看他吃也是种享受。

“白先生,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做饭吃?”韩冬问出大家的困惑。

“这里的菜和动物家禽,身上都含有超标的辐射,既使我们进行空投或基地送来食材,做出来不用十分钟就会变成有毒物质。”

“那我们天天呆在这里,也没觉得有中毒迹象啊。”刘猛虎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明明什么都没有,却被他们说得那么恐怖。

白林仰着头,把白纸上的饼干屑倒进嘴里,吃完了才讲:“想知道它能对人体造成多大影响吗?”

杨光重重点头,同时又从心里深深的佩服他,竟然连刚才那么粗俗的动作,他也能做的那么好看,这气质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培养出来的。

“想知道的跟上。”白林用白纸擦了下嘴,向靳成锐及陆龙点头示意了下便离开房间。

靳成锐看杨光他们一幅极想跟去的样,对陆龙讲:“陆中将,不然我们也去看看?”

“我也正有这想法。”

于是两路人都转到控制室。

陈航看到他们都进来,好奇的反头张望,看到白林打开电脑在弄什么东西。

白林打开个视频给他们看,一边解说:“人体辐射超标到一定数值后,会开始掉头发的现象,严重的血液发生病变,击断DNA链,改变DNA分子的结构,使DNA变异,从而出现各种不可抑制的疾病,而更为严重的二到三天就会死亡。”

“看过当时的直播新闻吗?直接辐射的人有些都溶化了。”白林说的平常,俊脸上没什么表情。

杨光和韩冬他们则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白先生,那我们在这里算安全的吗?”

“不算。我说过,这里到处都充满了辐射,你们最多还有十天的时间,当你们的身体出现状况后,我会立即汇报给上面,让你们撤离这里接受治疗。”

十天,这似乎是个期限,尽管没有谁给他们规定任务完成时间。

在靳成锐和陆龙他们都沉思时,一通电话让他们忙碌了起来。

接电话的是陈航,他一直守在监控旁边,听到电话响顺手就接了,在知道对方身份后唰的站起来对靳成锐讲:“长官,是基地的人。”

靳成锐接过电话。“我是狼头,有事请说。”

“是。”

“我们马上去寻找,如果有需要,我需要你们的支援。”

听到他的话,战狼和血刺的人都提起心来。还没开始就需要支援,看来这事情不会小。

靳成锐挂掉电话,对陆龙讲:“5738部队的电话,今天为我们送军需的五名士兵没有回去,沿途各个站点也表示没看到他们返程。”

那就一定是在这里出了事!

“靳准将,我们是来配合你的,有什么事尽管吩咐。”陆龙把话说在前头,没有为难人。

有他这句话,靳成锐迅速下达命令。“全体都有,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拿起你们的枪和装备,以两人为一个单位,在村里展开全面搜索!”

“是!”

杨光跟着韩冬和厉剑他们冲出去,跑进宿舍拿起装备和枪就往外跑,如蝗虫过境般的连门都没来得及关。

和战狼同样迅速的还有血刺的人,两队人不分上下同时下了楼,便自行组队向外展开搜救行动。

对于那五位不知踪影的士兵,战狼和血刺首要范围还是他们出村的方向,也就是城市内搜索。

而之前杨光他们走过遍这里,所以他们是和血刺组队,这样更有利于行动。

这次杨光毫无疑问,和血刺唯一的美人陆朔组队,她们两个负责通江街的搜索,这条路也是出村的途径之一。

戴着红外夜视仪的杨光握着枪,和她一人负责一边,迅速的找寻。

血刺的装备和战狼的一样,一百二十度视角的夜视仪,比肉眼更方便干这种事。

杨光听着无线电里战友不断汇报的消息,从一家客栈里出来就讲:“长久客栈没有。”

这个汇报不仅能说明自己安全,还能告诉其他战友这个地方找过了,避免他们再搜一次。

“你进部队多久了?”陆朔打量异常认真的女孩,好奇的问。“看你这身手,应该很小就进军营了。”

杨光一路都表现的很忙,她这么做不是想突显自己多着急或是什么,她只是想找点事做,因为她……特么的紧张了。

“我两年前进的,有点小,不过没有陆少校早。”少校!没错!就是少校!血刺这次来的人当中,军衔最低的都是中尉!所以也不怪韩冬在一开始慌了头。

陆朔点头表示明白,然后毫不怀疑的说。“你喜欢你们的长官?”

杨光一窒,惊讶的望着她。

“呵呵,别问我为什么知道的,我能感应到。”

她笑得开心,杨光有些不高兴。这个秘密她还想等着跟长官办了酒席再说,没想到却被她这个见面不到一天的人看出来,她真的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这没什么好难为情的,靳准将不仅年青才峻,还懂得照顾人,要是我天天跟他在一起,保不准也会爱上他。”

“照顾人?”

“嗯!只是你们没发现罢了,我觉得他是个有着伸士风度的骑士。”陆朔毫不保留对战狼长官赞美。他现在还那么年青,就能把战狼的队员带得这么好,一定是有多方面原因的。

“长官说过,他不需要那玩意儿。”杨光摇头。“我们还是快点找人吧。”

算算时间,后勤队的人已经失去联系八个小时,如果他们不是迷路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陆朔也没有再闲聊,和她迅速展开搜索。

她们两人往前搜进,沿途的酒店和农家乐都会进去看一遍,然后在无线电里说声。

可紧张的搜索工作进行六十分钟后,他们已经差不多把整个村子翻过来,都没看到后勤队的人和线索。

与队长他们汇合,杨光提议再往前一点搜索时,头顶突然刮起一阵大风,接着一束巨大的光照射下来。

“是武直—10,空勤团的人。”韩冬抬头看着头顶的直升机,在它飞去别的地方后立即讲:“我们再接着找!”

空勤团出动了一支飞行队,想是长官在这么久没有进展后,让基地加派了人手。

在这里失去联系,极大的可能是被俄方的那些武装暴徒劫走了,这是乐观的想法,不乐观的是被他们直接杀了,让他们连救人的机会都没有。

当外面在大规模地毯式搜索的同时,控制室里的靳成锐和陆龙在看回放的视频。

陈航把今天所有的视频都调出来,可即使缩成九宫格还是不够快,他们用了两个小时,才证实他们的猜测。

看视频上的时间,陈航懊丧的讲:“那个时候我去上了趟厕所!”

后勤队的五个士兵被暴徒劫走,让人庆幸的是他们都还活着。

靳成锐把外面的人叫回来,正要开始商议对策,他们就收到一个视频文件。

看到弹出电脑的东西,陈航僵硬的不敢打开它。

陆朔把陈航拉开,接收了视频的同时顺着端口找到了对方的具体位置。“就在黑龙江对岸的伊格娜恩依诺村,我们可以从水路空路过去。”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打开了视频。

看到视频的杨光,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视频中一个俄方暴徒正在虐待一名中方士兵的尸体,其侮辱手段惨不忍闻,可以使人神愤怒。

控制室的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把十三分钟的视频看完,看到最后一个俊帅俄方青年,用极重的鼻音凶狠的讲:“马上把她放回来,不然我把他们全杀了!”

她?血刺的人很快抓到要点,看向靳成锐。

靳成锐把他们带到二楼的空房间。

“他要的人就是她。”靳成锐让韩冬开门,走进房间看着奄奄一息的女人讲:“她是迪姆的情人。”

“看来是个不一般的情人。”陆龙望着女人问。“你打算怎么办?”

“一条命换四条,我想我们应该不亏。”

“接着呢?”

靳成锐残忍的讲:“结束这场战争。”

这个女人对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引起战争,只是靳成锐没想到会把后勤队的人给卷了进去。

“陈航,去告诉他们,明天早上九点放人,前提是我方的人必须完好无损,以及尸体也要归还。”

“是!”陆航接到命令,拔腿就往楼上冲,去回复对方。

杨光望着跑掉的陈航,抬头看靳成锐,忍着激昂的愤怒问:“长官,我们真要等到明天早上九点,跟他们做交易?”

“怎么可能?”靳成锐看她愤懑的模样,运筹帷幄的讲:“在明天的黎明前,我们要结束这场战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