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六章 是他们!

白林扔掉手里的土,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打量着到处都落了层灰的房子、车子,叹了口气。“少说也得二十年。”

“啊?”

“我刚才检测了土地的受辐度,已经远超人体吸收值,这种物质很难被化解,可能二三十年后就会消失吧。”

“二三十年,这里都废掉了。”杨光深感惋惜。俄方那次实验,不仅让他们自己国家付出惨痛的代价,还牵连这么多其它国家深受其害。

白林不以为然的讲:“或许不用这么久,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说不定科学院就能研究出化解核的东西,未来的事谁知道呢。”

白林说这话的时候,正好一缕透过楼房空隙的阳光照在他身上,让杨光一瞬间相信他说的话。

望着他英俊的脸和宝石般的蓝眼睛,杨光内心很复杂。

韩冬看她纠结的样子,想她什么时候也变成晨曦那样了。“有什么就说,还能吃了你不成。”

“队长,我是怕说出来白先生会生气。”

白林居高临下的瞧了她眼,无所谓的走在前面。

杨光看他自傲得不像样子,决定把它说出来。“我觉得科技发展是好事,可是如果要伴随这么大的牺牲,那这样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小鬼,没有牺牲哪来的胜利。”白林云淡风清的一句话,拨开杨光眼前的迷零,让她看到血淋淋的真像。

是啊,没有牺牲哪来的胜利?如果不是牺牲那么的多国人,如何抵御得住那些入侵者,如果不是牺牲那么多的战友,如何完成上级下达的指令?而牺牲的越大,所获得的成功也将越大,可谁也保证不了牺牲就一定会成功,但如果牺牲就不去做了,那就只能是以失败结尾。

想通了的杨光却心情低迷,她一路上鲜少说话,回到基地还是有点不在状态,然而没有多余的时间给她休息,汇报之后他们吃了点压缩食品就又继续早上的事情。

接连三天,杨光他们把这个不大也不小的城市全部走完,和厉剑他们交换。

由于白林已经检测过城市的各个角落,这次他还是跟着杨光他们。

“厉剑,山里有什么好玩的吗?”早上出发前,杨光拆出真空包装袋里的鸡腿,咬了口就问B队的。

厉剑回想的摇头。“没什么特别的。”

“噢好吧,我也告诉你,城市里也没什么好玩的,不过你们走银行那边的时候可以去玩下秋千。”

秋千?刘猛虎想到他们几个大男人站在秋千后面看她玩的场景,又想厉剑他们玩的场景……实在是太惊悚了!

吃了早餐,杨光把垃圾装进一个袋子里面,打算拿到垃圾场去扔。现在可别想会有坏卫工人来收走它们。

早餐后,他们有十分钟的准备时间。

杨光回到房间把松掉的靴带绑紧,再三清点急救包,然后把军刀插进腿上的套子里,手枪、弹夹,还有头盔。在不需要的时候,盔上的四个镜头可以往上翻,非常的方便。不过杨光还是更喜欢以前的那种帽子,因为只要一根尼龙绳就能把手电筒别在帽边上。

一切准备妥当,杨光走出房间的时候,恰好韩冬他们也出来了,跟约好的一样。

杨光扛着枪,对厉剑他们讲:“晚上见姑娘们。”

徐骅翻了个白眼。“阳光,我们现在是男孩了。”出发前指导员已经给他们升级了。

杨光贼笑。“难道你们以前就是姑娘?”

“就你贫,行了,都出发吧。”韩冬打断还要吵嘴的两人,让厉剑带队出发。

听到队长的话,两人偃旗息鼓,朝不同的方向走。

今天是杨光他们第一次上山,感觉比去城市轻松多了。

陆战队对大山有种莫名的归属感和安全感,以前听周斌讲过,他们曾经在牺牲四位战友后,他和他的长官两人,在森林里呆了五天三夜,期间还杀掉了两个连的敌人。

这不是传说,这是真实可以做到的,杨光当了这么多年兵,也曾碰到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对比城市,她更喜欢上山。

相信大多特战队员都是这样想的,可现在就有一个不这么觉得。

在走到近中午时,白林落后他们许多,俊逸的脸上布满汗水,气息混乱,鼻尖和嘴巴微微泛红。

看他剧烈运动后居然鼻子会红,杨光忍着笑,体贴的讲:“白先生,你还好吗?”“队长,不如我们现在停下来用午餐吧?”在第二天起,为了节省时间,他们都是带着干粮出去,然后晚上六点准时返回基地。

白林看了她眼,深吸浅呼的讲:“我没事,你们按计划来。”他的东西全让刘猛虎拿着,没有任何负重的他,不想再拖累他们的进度。

杨光耸肩,看向韩冬。

韩冬看时间,决定的讲:“我们再走十分钟,然后休息吃午饭。”

“是。”

身强体壮的刘猛虎,不仅拿着他那把重狙,还背着白林的东西,然后他自己还有个小背包。这个双肩包是用于短程任务的,就像他们现在这样当天来回,是用来装食物、武器等装备。

刘猛虎的东西虽然多,但都不重,他双手打横抱着自己的巴雷特重狙,在前头走得飞快,感到身后没人他才疑惑的反头。

韩冬示意他慢点,又看白林。

刘猛虎看到走在杨光旁边,不对,是杨光走在他旁边的白林,才恍然大悟。

杨光和韩冬他们没有急,一边走一边和白林聊天,让他别有压力。

“白先生,你们这些科学家是不是每天都不运动的?”刘猛虎是个直肠子,有什么就说什么。

白林抓住路边的草,踩着石头往上走,气息不稳的讲:“每个星期都有运动,不过都是室内运动,不然就是运动场。”

“怪不得体质这么差!”

白林:……

他这算好的了!他那些同事不是瘦得像根竹子就是胖得像面包。不过看脸不红气不喘的刘猛虎和比自己小比自己弱的杨光,没有反驳。

刘猛虎走在前面,看不到白林的表情,浑然不知他脸有多黑,还在自顾自的讲:“以后多跟我们爬山锻炼,说不定练出几块肌肉来更招女孩子喜欢。”

杨光心想猛虎你心操的真多,像白林这种颜值高、智商高、收入还高的三高男,还怕没女生追么?“猛虎,人家靠脸就能吃一辈子饭,更别说人家还是靠实力,你还是多为自己操操心吧。”

想到这里的房价,刘猛虎丧气起来。

看他像只大型丧家犬,杨光把前面的豆豆叫回来。“豆豆,快去安慰你同类。”

“滚,阳光你是三天不教训就上房揭瓦。”刘猛虎把前面的豆豆赶开,又恢复之前精神抖擞的模样。

杨光咧嘴露出两排白牙。

白林看她笑得比阳光还灿烂的脸,又看前面的刘猛虎和厉剑,琢磨起来。他没当过兵,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不过按理来说,这女兵有女兵部队,男兵有男兵阵营,这两者关系密切却鲜少联合作战,她现在不仅和他们一起出任务,还是同属一个部队的?

“韩队长,你们部队缺人到要招收女兵了吗?”

白林有这个疑问不意外,只是他语气有点冲,问的方式不对。

韩冬侧身看了眼仍旧笑呵呵的杨光,对他讲:“不招收女兵,她是独一无二的例外。”

“为什么?”

看他不服气的样,韩冬同样笑得灿烂,配上他那俊美的脸耀眼极了。“因为她爸爸将军。”

杨光听到这话没有生气,和韩冬对视一眼,笑得更开心了。

让你傲,就是要气死你。

白林眼睛在他和杨光身上来回转,闷声不吭的加快速度,超过了上面的韩冬。

杨光追上韩冬后,向他摊手,做了个很无辜的样子。

其实韩冬说的没错,她能进入战狼部队,确实是跟他爸脱不了关系,但这中间发生了太多事情,一两句也说不清楚,所以干脆让他误会好了。

中午吃了饭,白林不知道是被他们气到了还是怎么的,硬是一步不落的跟上。

他是跟着刘猛虎身后走的,而刘猛虎就是个粗手粗脚的人,别期望他会发现高傲的白林在闹别扭,以为是他休息好了所以走的快,然后他又想着早上的进度慢了点,想在下午补上来,于是白林悲剧了。

杨光和韩冬两个不好提醒,免得又伤了白大博士傲娇的心。

于是在这种奇怪的气氛下,韩冬他们提前走完预计的范围,杨光抢在刘猛虎之前开口,各种软弱的讲:“队长,我们回去吧,脚都疼死了。”

她是搭着刘猛虎的肩膀,像矫揉造作向别人撒娇的女人。

白林扫了眼比她高出将近两个头像座坚实大山的刘猛虎,眼里更是多了分轻视。

刘猛虎挠头,想问她是不是脚受伤了,就听到队长说回去,他只好放弃再多走半小时的提议。

回去的路上,杨光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痛,像是豆腐做的,可是当刘猛虎说要背她时她又拒绝。

韩冬心想他这个队长当的真不容易,一个狡猾的像狐狸,一个老实的像武大郞,真是愁死他了。

“韩冬,等厉剑他们回来通知一声,六点准时集合。”靳成锐正从二楼的空房间里出来,对回来的韩冬讲。

“是。”韩冬立定应下,心想肯定有大事,不然长官不会提醒。“白先生,杨光、刘猛虎,你们快回去收拾,还有三十分钟,抓紧时间。”

“是!”

杨光和刘猛虎,在他一声令下就飞也似的冲上楼,白林还站在那里没反应过来。

韩冬对他友好的讲:“白先生,走一天也累了,趁着B队的人还没回来,我们先去把澡洗了。”

“嗯。”白林点头,风度良好的转身上楼,步伐不紧不慢,像个优雅贵族。

韩冬摸了把脑门的汗,跟着他上楼。

做为女生,在只有一个洗漱间的时候,她自然是优先的,不过好在她动作利落,所以当白林还没进宿舍时,她就缷下装备拿着衣服风一样似的从他身边跑过。

看她步伐稳健,动如脱兔,一看就是什么事没有的那种。看到这里,白林脸更沉了,他走进房间就“碰”的关上门。

在他后面的韩冬摸摸鼻子,想她演戏怎么不演全套的?

杨光这么急是有原因的,她洗完澡还有事情干呢。

把衣服晾在外面,内衣裤晾自己房间里,杨光就翻箱倒柜的找东西,然后又跑去其它房间搜刮。

白林回到房间便靠在椅子上,双腿架在桌上休息,望着窗户上的蜘蛛网,想他这一天为什么会生那么多次气?

来这里他并没有表面表现的那么不喜欢,反正都是工作,这次只是环境不一样,可是他为什么会越来越不爽?

部队指挥官没为难他,队长对他照顾有加,就连杨光、厉剑他们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后,都收的服服帖帖,偶尔有些不伤大雅的玩笑也是生活情趣,但他为什么就是很不爽?

白林深深的皱着眉,想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之前半死不活和刚才青春飞扬的女孩,没有想出一点头绪。

“叩叩。”“白先生,你在吗?”

听到那个女孩的声音,白林睁开眼睛,放下腿站起来时又皱了下眉。他迈出一步开了门,看到外面清爽漂亮的女孩,微微不悦的问:“什么事?”

见门打开,杨光端起盘放在阳台边上的水就进去,然后又大包小包往里面搬东西。“白先生,你坐椅上把鞋脱了。”

白林惊讶。“你要做什么?”

杨光眉头一皱,严厉讲:“让你脱你就脱,还怕我把你吃了不成。”还不快点没时间了。

白林犹豫了下,坐到椅上有些困难的把鞋子脱掉。“我先说明,我没有香港脚。”

“走一天的路还能是香的不成,你又不是含香公主。”杨光在他脱袜子时阻止他。“你放开,让我来。”

从药箱里拿了剪刀,杨光把他的脚抓过来,一边把袜子剪碎一边讲:“知道要去山里还穿皮鞋,山上又没美女欣赏你的伸士风度。”

白林赧然,抿着嘴不说话。他就只带了套衣服,根本没带鞋子。

杨光还不知道这些贵公子的通病,一身轻松走,什么都到了再买,结果这里什么都没得卖。她也不点破,把他袜子剪掉,沾在肉里的没有硬来。

把双氧水倒在水盆里,杨光没有提示,抓住他双腿便按进水里,在他疼得抽搐要收回去时讲:“我给你找了双运动鞋,明天你跟着厉剑他们走,去商场看看有没有好一点的,你要是觉得白拿不好,等这里重建的时候就来捐点款。”

她低着头,用力按住他的脚,白林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光洁饱满的额头,和刚刚洗了头微湿的头发,连她的眼睛都看不到。可白林听了她的话后莫名平静下来,先前的烦躁和不爽全没了,反而对她越加的好奇。“韩队长说你父亲是将军?”

“就是每次开大会,那个严肃的帅哥。”杨光没看他,继续手上的事。

开大会,帅哥?白林觉得她在耍自己。开大会去的没有一个是帅哥,就算有帅哥也生不出她这么大个女儿。“是杨烈将军吧。”五位将军,只有一个姓杨。

“看来我老爸还挺有名的。”

白林:……

“你把药给我,我自己来。”确认她的身份,白林有些坐立难安。

在山上的时候,韩冬说她是因为她爸爸关系才进的战狼部队,他并不怎么信,可当时的处境让他选择相信,想她是靠关系进来的,她可以坚持,他也可以坚持,后面在她喊累喊疼时,便更加不爽,想这是一次高度危险的任务,不应该这么儿戏,直到回来看她活蹦乱跳才知道自己被耍了,却也没想像中的那么生气,可能是他潜意识里,觉得她并不是个一无事处的*,而现在看她纡尊降贵的给他洗脚上药,可能她不觉得有什么,他自己心里却过意不去,可能是在英国生活几年的他,阶级观念比一般的人要严重。

这次杨光抬头扫了他眼,理所当然的讲:“你是伤员我是军医,这没什么,以前我还跟厉剑他们讲,什么都可以看,就是泌尿科不给看。”说着笑起来。“好了,也给你找了双拖鞋,不出去时你可以穿着它,透风对伤口好。”“还……”

“杨光,杨光。”

在杨光还要叮嘱注意事项时,楼下传来徐骅的喊声,杨光看时间扔下句:“白先生,这些东西我晚点来收。”便跑了。

看她匆匆忙忙的跑出去,一路高吭的回应战友,白林想明白他刚才困惑的事了。

他们都对自己不错,但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有溶入进去,像白天韩冬说杨光是靠关系进来,像她后面各种软弱,这些都是他们心照不宣、心知肚明的事,只有他被耍得团团转。

这不怪他们,自己也没错,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团队,他们也不需要成为一个团队,只要各自把自己的事情干好就行了。

而杨光风风火火跑下楼,差点撞到也下来的长官身上,才崩紧皮老实的滚回队伍里。

站好队后,杨光睁着无辜的眼睛瞅着长官,心想这次集合会是什么大事件?防御系统已经完善,巡山进展顺利,俄方的暴徒也没犯我边境坏我国威,那会是什么事呢?

在她冥思苦想时,一架武直19嗡嗡的飞向他们,停在他们头上,风卷起地上的垃圾到处飞,杨光的发型各种凌乱。

没有命令不得撤退的杨光吐出嘴里的沙子,伸长脖子瞧缓缓停在不远的直升机,在看到下来的人后,惊讶的睁大了眼,心情十分复杂。

是他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