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五章 长官出手

在飞虎队准备撤退前六十分钟,杨光他们各自去找宿舍,放好行李开始接手北极村。

他们现在所在的楼非常大,是政府的大楼,前边是广场,背朝俄罗斯。

由于是政府大楼,自然就没有上下床铺,也没有集体宿舍。杨光跟着韩冬他们一起去看房,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并且房间都很好,这比起以前任务中的风餐露宿,这可真是五星级住宅。

“我就要这间了。”在看到第三间时,杨光走进去打量了圈,侦察过四周环境后,决定不走了。

“那好,杨光你住三号房。”韩冬看了下房间,退出对徐骅、厉剑他们讲:“为节省时间,你们各自挑选自己的房间,记住,只能是这一排的。”

“是。”

他们这一排总共有十二个房间,而飞虎队的人早已打包好行李,到时间拿起包就走,所以战狼的几个人完全有得挑。

杨光看时间还有二十五分钟,她缷下背囊,找出衣服拿上脸盘毛巾,最后又把长官送的那把兰博刀带上,就去找洗澡的地方。她刚才上来的时候,已经留意了下,现在她去找应该不成问题。

关上门,杨光走到一号房,跟韩冬说了声:“队长,我去找澡堂,五分钟回来。”

从出来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洗过澡,虽然说天气冷,但是背着几十公斤的装备汗还是出了不少的,连韩冬都觉得不舒服,因此他没有阻止,提醒她:“注意安全。”

杨光应下,端着洗漱用品下楼。

下面几层楼很安静,可能是没有人的原因。

杨光看到地面站岗的两个兵哥,往二楼最左边走去。

现在是凌晨十六分,前边院子里静悄悄的,亮起的路灯把若大的广场照成橘黄色,朦朦胧胧的却一点不温馨,反而让人感到股冰冷而绝望的气息。

寒冷的风从背上刮过,吹得路边的樟子松左右摇晃,静谧的空气仿佛层层包裹着身体,让你无乎呼吸。

杨光走在走廊上,除了风声她就只听到自己的腿步声。她停下望了望四周,继续走。

“嗒嗒。”作战军靴踩在地上细微的声响,在此时显得无比清晰。

杨光放慢脚步,这下连她都听不到自己的脚步声了。

没有这扰人的声音,杨光走到路的尽头,握住最后一扇门的手柄,打开独立的单人洗漱间。

就在她准备打开里面的灯时,她有些不放心的撑着阳台,把前院又仔细打量了一遍。

还是没有人,空荡荡的像座鬼城,唯一庆幸的是这里的水和电供应正常。

在她低头往下打探时,房子左侧的大樟树里,一个黑影缓缓往树里靠了些,黑暗中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阳台上的大兵。

杨光没看到人,啪的打开洗漱间里的灯,关上门。

看到她进去,樟树里的人开始往外爬,敏捷的攀着树,轻巧的翻到阳台上,看了下窗户里正在洗澡的人影,他左右看了下就准备往前边走。

“嗨,怎么来了都不打声招呼。”杨光打开门冲他笑着说,在他反过头要掏枪时,端起脸盘水就用力泼向他,在他被水洨个透心凉时,一个高跳高踢将比自己高了不少的人扫倒,下一刻兰博刀瞬时抵在他脖子上。

“阳光!红狼!”听到下面的动静,韩冬和厉剑他们全拿着枪飞速跑下来。

看到被她制服的人,韩冬搜走他身上的枪,把他拉起来扔给刘猛虎,转头看杨光。“有没有受伤?”

扬光摇头,走近被刘猛虎死死的制服双手还在顽固挣扎反抗的人,一把扯掉快遮住他半张脸的帽子。

“女的?”

看到挂着凌乱湿发的脸,还有深邃漂亮的蓝色眼睛,几个人震愕。

韩冬没有手软和犹豫,有条不紊的吩咐。“把她带走,黄鼠狼去叫狼头。”

“是!”

看到匆匆跑来的陈航,靳成名知道出事了,迅速下了盼望台。

路维跟着他下去。

“报告。”陈航向他们两个敬礼,对自己的长官说:“报告长官,我们抓到一个女人,像俄方的。”

“在哪里。”靳成锐说这话时已经大步朝屋里走。

“队长把人关在二楼的一间空房间里。”陈航跑着在前面给他们带路上。

听到地方,靳成锐和路维两人几乎小跑下去的。

有俄方的人潜了进来,这证明他们的防御和警戒系统出了批漏,是极为严重的事情。

空房间里,刘猛虎刚把人绑好,就看到门被用力推开,两位长官大步流星走进来。

椅子上的女人看到他们这么多人,也不害怕,似乎不是被俘虏了。

靳成锐扫了眼非常镇定的女人,望向韩冬:“在哪里发现的她?”

“狼头,是红狼抓的人。”韩冬望着杨光。

靠在墙上的杨光站直。“外面的樟树上。”

“带路。”靳成锐在她走出房间时对路维讲:“看好她,同时叫你的人注意安全。”

“明白。”路维应着,立即在无线电里通知部下。

杨光把他们带到事发地点,指着左侧的樟树。“当时她应该是藏在树上,我不确定,故意进去洗澡引她出来的。”

樟树很大,应该有十多年了。

靳成锐查看樟树,往旁边站了些。“饿狼、灰狼,下去看看。”

“是!”

韩冬、徐骅收到命令就收起枪,爬上阳台跳到一根大树枝上。

这颗大樟树里黑漆漆没有光线,路灯和房间里的光全被茂盛的树叶摭挡,还好的是由于马上就要进行交接工作,韩冬他们都是全副武装的,红外夜视仪给他们提供很好的帮助。

顺着树枝,韩冬和徐骅两人落到地面,据枪观察周围。

确认安全,韩冬示意徐骅警戒,他握着枪到处察看,找到那个女人来的方向。他朝着痕迹的方向眺望,在无线电里向和长官报告。“狼头狼头,发现情况。”

“原地等候。”

“收到。”

韩冬蹲下来,据枪注意各个地方的动静。

杨光在厉剑、刘猛虎、陈航都跳上树下去后,也跟着爬上阳台,准备和他们一起去。

她没有头盔和枪,靳成锐想了下,还是让她跟着。

来到这里还未接手就进入战斗的战狼小分队,和他们以前无数次作战时一样,他们分散走开,但每个人之间都有一定距离。

在有红外夜视仪的帮助下,他们顺着足迹走到一条河边。

这是黑龙江源头的一条分支,想要从俄方偷渡过来,则需要渡过急湍的江水。

靳成锐眺望夜色里的俄方,低声讲:“四下搜索,十分钟反回原地。”

刚才那女人身上的衣服并没有湿透,这说明她不可能是游泳过来的。那她是怎么过来的?船?冲锋艇?是否有同伙,如果有同伙他们现在又会在哪里,这是目前最需要确定的事。

现在月上当空,没有夜视仪的杨光不至于两眼一抹黑。她跟着队长一起行动,和他顺着河边找到隐藏在篙草里的小舟。

“一叶小舟。”看到两个桨叶,杨光啧啧称奇。她可是从黑龙江的源头渡过来,要是风大一点吹翻了,她恐怕还没侦探得情报就先淹死了。

“走吧,虽然河边有很多足迹,但都是一个人的。”韩冬仔细观察过四周,往回走。

在他们几个都回到原来位置后,厉剑还没有回来。

靳成锐在到时间还没看到他,在无线电里呼叫他。

“报告长官,我看到对面江岸有人。”厉剑压着声音跟他汇报。

听到他的话,韩冬和徐骅他们立即警戒起来。

靳成锐站着没动,命令他:“迅速撤回。”

“是!”

在等到厉剑后,狼群集体返回,和飞虎队正式交接。

因为他们找到个偷渡者,一下忙碌起来的飞虎队成员,看到他们进来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仍在工作,查找漏洞。

而在他们进行文件及室里交接时,白林拿着仪器进来气愤的讲:“你们行动怎么不叫上我?如果不需要我,就请向上面的说清楚把我调走!”

“白先生,我们是临时决定,下次不会忘记你。”靳成锐向他解释,没有高冷的无视他。

听到他的话,白林看了他眼便不再说话。

见他拿着个圆形探测器在刘猛虎身上扫来扫去,杨光好奇的问:“白先生,这玩意儿是做什么的?”

“测辐射仪。”白林没空跟她瞎聊,检查完刘猛虎就讲:“下一个。”

每个人都被他仔细检查了遍,连靳成锐都不例外。

靳成锐看着做记录的白林,刚毅的脸上面不改色,他耐心的等着,听取他的结果。

几十秒后白林抬头看他们。“有一点点超标,但不是很严重。”白林对视靳成锐,再三提醒。“以后不管什么行动,我希望靳准将都能把我带上。”上面本来派遣的是国家科学院里资历最老的核研究专家,在他负伤不能继续这个项目后,才临时决定让他停下手里的项目先来这里支援,可见上面对战狼有多重视,所以不管这是不是自己的本职工作,他都希望他们不要出事。

“我会的白先生。”靳成锐没有拒绝,答应了他。

杨光看长官薄唇紧抿,再三的回应他,那些轻松的玩心消失了。

这里的一切都和外面的差不多,风是冷的,光是亮的,树是绿色的,就是原本繁华的旅行胜地,现在除了他们这些驻扎战士便不见人踪,所以杨光对辐射这个词,真没怎么畏惧。

刚才白林的认真,和长官的严肃,似乎在说明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

完成室内交接,路维让专门的负责人给他们介绍外围的警报系统和监控系统。

“我们分别在中国最北一家人和北极山庄设立了岗哨,现在我们有两名队员分别在这里值班。”一个上士指着地图,把事情交待的详细。“警报系统的范围是……”

在战狼和飞虎队进行交接时,白林也和他们的核专家在另一副地图上聊,告诉他已经探索过的地方,哪些是安全区哪些是危险区。

两方人马用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交接完毕,这时也刚好是凌晨一点。

路维看时间,让部下拿好行李,准备离开。

看到他们整装待发,杨光很有感触,和长官去送他们。

这里的仪器设备都是全新的,为了抵制俄方暴徒,中方没少花钱,所以在杨光和韩冬他们都去送飞虎队的时候,陈航已经扑在这些最新仪器上面了。

最后走的徐骅看他像抱着美女大腿似的表情,想他以后肯定难讨老婆。

杨光他们没有阻止陈航乱来,不知他们是哪里来的自信,断定陈航不会把这些精密仪器搞坏,不过就是这么神奇,似乎从来只有机械到他手里变好的,从没有变坏的,这次也一样。

在他们去送飞虎队短短的三分钟里,陈航已经找出了系统的漏洞,并自信满满的讲:“长官,给我几分钟,我就能把漏洞修补起来。”

“能够坚持多久。”有漏洞就证明这套体系还不够好,早晚还会被敌方攻克。

陈航手指飞舞,在亮着光的仪表盘上,轻松自如的操作着。“至少能坚持六个小时,长官足够了,我会在这六个小时里重新写份新的防御系统。”

六个小时后就是天亮。

靳成锐沉着眉,沉默会儿后冷静决断的下命令。“徐骅去接手一号站岗点,刘猛虎接手二号站岗点,韩冬和杨光在楼外设立流动岗,厉剑负责楼顶安全,所有人每间隔五分钟报告一次。”

“是!”

杨光迅速回房,把头盔和枪带上,同时还带上了豆豆。巡逻它可是好帮手,一犬顶她和队长两人。

在楼下等她的韩冬看到豆豆,心里稍微放松了些。有豆豆陪着她,她肯定会觉得时间过得快点。

“队长,我们是两个一起,还是各自负责一个方向?”

“你往那边我往这边,保证大楼前后都有人。”

“没问题。”杨光立定敬了帅气的礼,带着豆豆往后边走。

韩冬看她走那边,他就走她的反方向。

他们是环绕大楼走,这样总会在一个地方碰见对方,如果没有碰到那么不用五分钟就能发现问题。

杨光没有给豆豆带牵引绳,现在它在前头走,她在后面跟,不时的跟它聊天。“豆豆,你说那个女人就不怕死吗?敢乘那样的小舟偷渡,真是不要命了。”

“汪汪。”豆豆跑在前头,听到她的话反头冲她吠了两句。

看到豆豆的毛被风吹得起了波浪,杨光无所谓的讲:“管她呢,等航航把系统更新了,我们就去审问那个女人。”不过他们得做好她什么也不会说的准备。“豆豆,你说我们想什么法子让她开口?严刑肯定是不行的,不如叫刘猛虎色诱好了……”

而控制室里,扬州看他们一下子就全部离开,左顾右盼的看看门又看看靳成锐,想他能做些什么。“靳准将……”

“你明天要去实地侦察,现在回去休息。”靳成锐不等他说完,打断他的话。

听到有自己的事儿,扬州连忙点头。“是!”

当扬州走掉后,无动于衷的白林,在看了会儿前面那位博士留下来的手扎,便也打着哈欠回房休息了。

现在控制室就留下陈航和靳成锐两个人。

靳成锐坐到办公桌后看了下时间,便看起了飞虎队的战地日记,听着无线电里的声音,一直到天亮。

**

黎明的曙光从地平线上升起来,金色的光辉洒满大地,杨光敢肯定,这是她几十年来看过最美的一次日出。

看她碰面的韩冬,看她一人一狗都面朝南边,那一致的模样和眼神,真是应了那句什么人养什么狗。“杨光,我们还得继续。”

“噢队长,我都走了六个小时,请让我暂时的休息一下。”杨光还没欣赏够呢。“队长,这里的太阳真漂亮。”

“这里是最北的地方,如果碰上好时候,晚上还能看到北极光。”韩冬也被她感染,停下脚步看着初升的太阳。

“我讨厌夜晚,可是如果能看到那么漂亮的景色,又似乎不是很糟糕。”

“不管你喜欢或讨厌,夜晚总是会有的。走吧杨光,我们得继续。”

在刚才那一刻,不只是杨光和韩冬两个人在看太阳,徐骅和刘猛虎,楼顶的厉剑,控制室的靳成锐,都在望着日初的方向。

紧张的六个小时过去,靳成锐看着透进玻璃的阳光,想第一个晚上平安过去了,接下来还有第二个第三个夜晚,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长官,系统已经升级成功,现在就算是一只老鼠跑进来,我们也能发现它。”熬了个通宵,又是一直用脑的陈航,青春的脸庞看不见一丝疲惫,精神饱满的像刚做了有氧运动,此时正兴奋着呢。

“嗯。”靳成锐点头,对无线电里的人讲:“五分钟后,全体人员主控室集合。”

五分钟,徐骅和刘猛虎从两个岗点赶回来,正好需要五分钟的时间。

杨光听到长官的话,想徐骅应该已经解决安全问题,就对韩冬讲:“队长,我们再看会日出吧?”

“我们去前边等徐骅和刘猛虎他们。”

杨光和豆豆都同时拉下脑袋。

韩冬忍俊不禁,笑着讲:“去前面一点,那里照样能看到阳光。”

“是队长!”

集合后,靳成锐取消原飞虎队的另外两个岗哨,曾加了每天巡山的任务,目的是熟悉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以便在战斗时能充分发挥他们所长。

巡山分为两组,一组是由韩冬带队,队员有杨光和刘猛虎。第二组是扬州带队,队员有厉剑和徐骅。陈航则留在家里,看着控制室里的监控视频。靳成锐负责审问昨晚的俄方女人。

白林看了他们两个队要去的地方后,选择跟韩冬他们一队。

“厉剑,你拿着这个。”白林不放心,把一个类似手表的东西给他。“这个能自动测量辐射指数,如果上面的数字变成红色,你们就要立即退回来。”

“是。”厉剑慎重的把它戴手上。

在他们都准备妥当后,靳成锐叮嘱他们。“不管发生什么事什么原因,你们都必须在中午的十二点前回来,明白了吗?”

“明白!”

两路人马走出大楼就分头行动,韩冬是A队,他们负责城市,B队的扬州他们负责山上。

靳成锐看他们走远,让陈航注意看着就去二楼的空房间。

被绑在椅子上的女人听到开门声,无力的转过头。

靳成锐坐到她对面,望着她无神的蓝色眼睛,运筹帷幄的讲:“给你一次说话的机会,告诉我你来这里的目的及为谁做事。”

“你不问我是怎么过来的吗?躲过你们的监控系统,进入到你们住处。”女人莫约二十*岁,外国人立挺的五官在她脸上尤显得漂亮,现在她反问他,脸上没有一点惧意,甚至还些优越感。

对她的挑衅靳成锐没有不悦,冷俊的脸上毫无情绪。“这些我不需要知道。我已经给了你一次说话的权力,如果你拒绝,我会让你后悔错过这次机会。”

他说的很平静,低沉的嗓音像陈述一个事实。

女人沉默了下,笑得美艳。“想吓唬我?我摸枪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

她比靳成锐要大一点,说这话跟白林说天天骑马去上学一样性质。

看她一副视死如归,靳成锐拿出一卷纱布,在她剧烈摇晃时绑住她嘴巴,下手一点没温柔。

粗糙的纱布将她的上下鄂隔开,因为她的挣扎和紧紧束缚的原因,她唇角被蹭破了皮,点点红色染在雪白的纱布上异常明显。

靳成锐重新回到椅子上,十指交叉放在大腿上,对眼冒火光的女人讲:“安娜斯·塔西雅,这是你的名字吧?”

看到她惊讶的神情,靳成锐不急不徐的讲:“一个听说很有名的妓女。我这么说并没有污辱你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现在是跟谁在一起,迪姆?还是谢尔盖·亚当?你这样不顾性命偷渡过来,获取的情报要给谁?”

安娜斯·塔西雅愤怒的瞪着他,努力想将嘴里的纱布吐出去,却发现根本不可能做到。

靳成锐继续说。“以你的手段,迪姆肯定是把你捧在手心里疼爱,但你喜欢的却是谢尔盖·亚当,这次来偷取情报是想为自己争得筹码,让他正视你对不对?那天晚上在河对岸的人,应该是迪姆的人吧?只有那个年青人才会跑到谢尔盖·亚当的地盘做这样的傻事。”

挣扎的安娜斯·塔西雅,听到他后面的话渐渐平静下来,安静的注视着他。

和那个女孩一样,一触及到她的禁区就会什么都不说,不过比起女孩,她漂亮的蓝色眼睛却一点也影响不了靳成锐,他淡漠的声音如温水中的利刃,一点点扎进她心里,让人窒息绝望。

“迪姆在谢尔盖·亚当的领土上,迟早会被他发现,以谢尔盖·亚当的性格,他可不会容忍那只小老鼠的存在,而我一天不把你放回去,迪姆就一天不会离开那里,你说我是等谢尔盖·亚当替我杀了迪姆,我再把你放回去,然后以偷渡罪将你送给俄方的军事法庭?”

想到那个男孩的惨状,安娜斯·塔西雅她剧烈挣扎想要站起来,可刘猛虎牢固的绳结将她绑得死死的。

“或者迪姆那孩子等不及,与谢尔盖·亚当达成一致来夺回你……别想的太美,谢尔盖·亚当如果答应和迪姆联手,那是他想借助迪姆的势力来攻克我们,不过这正是我想见到的,这样我们就有了进攻的理由。”

靳成锐无视她的挣扎和来自喉咙里的咆哮,站起身整理衣服上的褶皱,用眼角扫了她眼冷沉的讲:“我说过,你放弃那次话语权会后悔,从现在起直到战争的结束,你都别想说出一个字。”

听到身后的巨响,走出房间的靳成锐仅看了眼摔倒地上的塔西雅,关门,落锁。

**

杨光和韩冬他们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看到马路中间被废弃的车子,路边建到一半的房子,酒店门前停了几排蒙尘的毫车,一时难以决定走哪个方向。他们对这里都不熟,而地图也没有那么详细,所以他们现在完全是随便走走。

韩冬打量其它三条道,对杨光讲:“不如让豆豆带路,它走哪边我们就走哪边。”

对这么随便的队长,杨光也没其它办法,解开豆豆的牵引绳朝它挥手。“豆豆去。”

豆豆嗷呜的抬头看她,看到她的手势后转向马路,在每个方向都嗅了嗅,然它坐在左边不动了。

左边是工商行政管理和银行之类的地方,背着太阳,不是杨光心里的理想道路。

韩冬看了下就讲:“我们走豆豆选的路。”

其实哪条路都一样,只是他们这群人有选择困难症罢了。

杨光和韩冬跟着豆豆走在前面,后面的白林不时看数据,偶尔还会去检测一下土壤的辐射度,而负责保护他的刘猛虎便跟着他到处跑。

杨光闲聊的问白林。“白先生,如果纷争解决,大概多久能住人?”这地方挺漂亮的,尤其是那日初,这里的原住民一定很想快点回来。

白林扔掉手里的土,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打量着到处都落了层灰的房子、车子,叹了口气。“少说也得二十年。”

------题外话------

感谢给香瓜送钻石的妹子们,香瓜昨晚努力了下,今天大更回馈大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