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13章 生子

而她脑子里想到他方才在自己耳边说的那一句“你是没她们好看,但我就喜欢睡你一个人……”

心跳的立时更快了,竟是要晕过去一样,眼前一片片的白光闪烁,到最后,甚至都胸闷气短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了。

岑安这一胎怀相不好,前期吐的昏天暗地,又得了妊辰性鼻炎,晚上总是睡不好不说,中后期心跳的格外快,时不时的就胸闷气短,她又苦夏,却又不敢多吹空调,真是不知道受了多少罪。

赵景予瞧着她不对劲儿,赶紧的松开手,什么绮思都没了,把她抱起来放在腿上,轻轻抚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鲎。

岑安好半天才觉得那胸闷气短的症状好了一点,待到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被他抱坐在腿上,立时又要炸毛,赵景予却捉了她的小手,低头亲她微嘟的小嘴:“好了,你只要记住,我以后只有你一个,就行了。”

岑安多少脾气,都消的无影无踪了,乖顺的趴在他胸前,小猫一样,动也不动。

她知道,她以后定然是不会再猜忌他了,她也定然是书上说的那一种最傻最笨全然相信自己老公的女人了。

既然她没有手段,那么一切,自然都是要看他自己是否自觉。

但是岑安想,她是愿意相信他的。

越到预产期,赵景予的精神就绷的越是紧。

岑安之前小产过一次,后来又发生那样的事情,她身体受损很严重,这一胎怀的又艰难,他怎么不心急?

可在岑安面前,却又是一丝一毫都不肯表露出来的。

到最后一个月时,岑安双脚已经肿的几乎穿不上鞋子了,而胸闷气短的症状更是严重起来,几乎不能下床走动,稍走动一会儿,就头晕目眩,前几日,还差点跌倒了。

赵景予当场脸色都发白了,抱着她好久都没能说出话来。

安安不舒服的很,却又怕他心里压力太大,还要强颜欢笑的安慰他:“没事儿,马上就到预产期了,就快熬过去了。”

赵景予瞧着她那一张依然有点瘦的脸,却怎么都没办法给她一个安心的笑。

别人怀孕,都养的珠圆玉润的,偏偏是她,从后身看,压根都看不出是个待产的孕妇样子。

可那肚子倒是很大,更要他看的心里紧张害怕,仿佛那小小的身子,怎么都撑不起这样一个大肚子似的。

“不管男孩女孩,咱们以后都不生了。”

赵景予从前最是大男子主义,如果不是遇到岑安,或者就顺理成章的和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结婚了,那大约那妻子的作用也就只有一个,就是生孩子了。

但是如今到了岑安这里,他却舍不得了。

瞧着她被折磨的小脸尖瘦,连想出去走走都不行,他心里就揪着疼。

岑安就笑吟吟看他:“真的不生了?”

赵景予脸色凝重:“不生了,有一个也就够了。”

若是个男孩子,那就该自小调教,若是个女孩子,就如珠似宝的捧在手心里,等将来她长大要嫁人了,他就亲自把关挑一个好的,入赘进来,女儿下半身也有靠了。

赵景予是怎么都没想到的,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像是个老妈子一样,盘算起几十年后孩子们的大事了。

“要是个女孩子的话,我还想再生一个。”

女孩子娇弱,等将来她和赵景予都不在了,女儿连个靠山都没了,万一被欺负了怎么办?

“我赵景予的女儿,谁敢欺负?”赵景予却不在意这些,哄着她再睡一会儿:“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你昨晚又大半夜没睡,这会儿赶紧再睡一觉。”

岑安也真是有点困了,他的怀抱十分舒服,而他身上的味道也格外的好闻,她喜欢这样干净清新的他,再没了从前的烟味儿和酒味儿,显得格外健康性感。

她也知道他这段时间多难熬,她怀孕到后期,是要完全戒掉房事的,他又不放心她,每天晚上都陪着她睡,她知道他那方面索求向来强烈,这对他来说,还真不是什么舒心的事儿。

可他却都熬了过来,一个字的怨言都没有。

岑安有时候半夜鼻子堵的憋醒过来,心里也会惶然生出这是在做梦的错觉来。

从前那样坏的人,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贴心和温柔的样子呢?

是她在做梦,还是她真的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的时候,赵景予与医生讨论到底岑安是顺产好还是剖腹产更好。

他暂时没考虑孩子的因素,只是询问医生,那一种方法会让她少吃点苦头。

岑安骨架生的小,但孩子个头却大,医生认为顺产或许会有难度,比较倾向于剖腹产。

但是顺产生前难熬,剖腹产却是产后伤口更痛,两者还真是不好取舍。

但赵景予却是当下就做了决断。

岑安身子骨纤弱,孩子个头却大,她若是顺产肯定要吃一番苦头,更何况,生前等着宫口开,少说也要疼上一天,他哪里舍得?

可想到她要挨一刀,他更是心疼,但权衡再三,赵景予还是决定让岑安剖腹产。

万一顺产受尽了苦头到最后生不下来还要挨一刀呢?

那岂不是受了两遍罪?

可天不遂人愿,岑安这边离预产期还有十来天,却半夜里发作了。

睡梦中羊水破了,身子底下床单都湿透了,赵景予一张脸惨白,整个人都在抖,脑子里更是一片空白,连要赶紧送医院都给忘记了。

好不容易醒过神来,却连抱起岑安的力气都没了。

他从不知道他竟然也会有这样害怕的时候,这一辈子,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就算是杀人放火蹲监狱,他赵景予眼皮也不眨一下,可这会儿岑安要生孩子了,他却软的手指头都没劲儿。

最后还是孙姨扶着岑安下楼的,她破了水,但到生还要一段时间,岑安最初的害怕紧张过去之后,倒也冷静了下来。

待产包是早已准备好了的,让孙姨拿着就能走。

赵景予瞧着岑安镇定的样子,方才觉得那恐惧的感觉一点点的褪去了,岑安笑着叫他,赵景予走过来捉住她的手,岑安这才感觉到他的手指头都是冰凉的。

不由得叹了一声,她这还没生呢。

果不其然,到了医院,正赶上有产妇在产室里生产,生产前开宫口疼的撕心裂肺,产妇的惨叫断断续续的传来,赵景予脸色白的更厉害了,幸而他没选择让岑安顺生,这要是顺生的话,岑安岂不是也要这样叫?

可他若真听得岑安这样叫,哪里会受得了?

术前准备做好,岑安就要被推进手术室了。

原本赵景予是想要陪着岑安进去的,可他紧张成这样,岑安不定还要顾及他的情绪,到底还是没有让他一起进去。

剖腹产手术时间很短,可就这几十分钟,赵景予却觉得度日如年。

秋日的夜里,空气里已经有了凉意,他却脊背都被冷汗湿透了。

产室里那产妇最后叫的声音都破碎了,让人听的心里直哆嗦。

明知道岑安剖腹产是要打麻醉的,不会多痛,可他心里却还是紧张的不行,手掌心从岑安进手术室一直到出来,都攥的死紧,孩子先被抱出来的,赵景予却只是看了一眼那哇哇哭叫的小家伙,目光就又钉在了手术室的门口。

好容易等到岑安被推出来,赵景予立时站起来就想迎过去,却是腿软的差一点摔在地上。

姜墨看着这样的赵景予,忍不住的暗暗咂舌。

他当然知道自家少爷对少夫人和孩子的看重,却怎么都没想到,少爷会吓成这样字。

忍不住开始幻想自己,将来结婚生子的时候,难道也是这样吗?

“安安……”

岑安脸色白的如纸一样,瞧着他过来握住自己的手,她到底还是对着他那一脸的紧张和心疼,无力的挤出一抹笑来:“景予……”——

题外话——生了生了,安安篇最后一个小剧场,已经发在微博和评论区了,以后再写小剧场,可能就是其他人的了。

谢谢大家的月票支持,前三名已经很满足了,希望能保住啊。

以后都是甜蜜啦~~~你们说是甜蜜几天呢,还是开始下一个故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