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09章 他也会难过

赵景予定定看她一眼,再回身望向安然,那一双黑曜石一般的双瞳里,却已经是满满戾气。

安然何曾被他这样瞧过?对上他这样的目光,立时吓的面色白了,瑟缩了一下再不敢靠前,却是捂住了自己的小腹,手心紧紧的贴紧。

赵成站在一侧,更是恨的紧咬了牙关褴。

当初因着公司正在起步阶段,为着少爷的名誉作想,他们忍下了这口气来,却未曾想到,还真是咬人的狗不叫,不声不响的,竟然就闹腾到了少夫人跟前去!

有了身孕…鲎…

赵成跟着赵景予多年,手上也是不干净的,不多说别的,几条人命纵是有过的。

此刻只是目光直盯着安然的肚子,心下已经盘旋了几百种法子要了她这一大一小两条命来。

“赵成。”

赵景予目光只在安然身上旋了几旋,就收回去,再不看她。

赵成却瞧到他嘴角一闪而过的笑意,他知道,少爷和他的心思一样,这也是动了杀机了。

纵然他们今不如昔,但手底下死忠的兄弟也不是没有,安然这样的小菜,不动声色的弄死了,谁也查不到他们的头上来。

“少爷,您吩咐。”

赵成恨不得将她除之后快,好容易的少爷和少夫人好了,小少爷也有了,又闹这样一出,哪个不恼!

赵景予也不多说,只是微微抬了一下手。

赵成却是心知肚明,对他微一颔首,转身就向安然走去。

安然白着一张脸眼睁睁看着赵成走过来,她就是再蠢,此时也知晓了他眼底的意味儿,当下一双腿就软的站不住了。

“安小姐,请吧。”

赵成一步上前,按住了安然的手臂。

安然眼泪突地一下就淌了下来,张嘴就要喊赵景予名字,却不知赵成做了一个怎样动作,安然整个人已经双眼一翻,软软倒在了他怀中去。

赵景予拉开车门,叫了一声岑安名字,却见她目光清凉如水望着他,那眸子深处,却满满都是失望。

她再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他第一反应竟是要杀人灭口。

可他难道不知道,就算是他杀了安然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就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了?

赵景予实则也是气的狠了,什么事只要牵扯到岑安,他的怒气原本只有五分的,也膨胀到了十分去。

方才一眼瞧到安然那哭哭啼啼的样子,再看岑安双颊雪白,唇色也淡了,他当下心头火就窜了起来,若非还存着一丝儿的理智,怕是早已亲手掐死了那贱人也未可知!

“赵景予,你这是要做什么?杀人灭口吗?”

岑安淡淡的笑了,他若不这般,她心里怕是还不信,可他这般急火火的要赵成把人带走,却不是此地无银了?

“岑安!”

赵景予哪里想到她竟会想歪了去,心急之下,伸手要握住她的肩,岑安却轻轻闪身避开:“赵景予,孩子是无辜的。”

她不是圣母,她也不可能同情小三和小三的孩子。

但这一次不一样,安然,和当年的她一样,都是受害者。

那个时候,赵景予最初也是想着要她死了一了百了的吧。

可是那时候她身后有小艾和陆锦川,赵景予没有奈何,只能娶了她。

如今,安然再无仗势,赵景予还怕什么呢?

岑安越想,越是觉得心凉,对于赵景予,她本来就做不到全然的信任,纵然是心里有了他,可却也不曾敢全然的交心。

这也是人之常情,她相貌平凡,两人又是那样一个开始,换做任何一个女人,怕是也不会百分百信了他的情意。

如今倒真是应验了,也亏得她并不曾全然信他,若不然今日,还不知心里该有多么的难受。

“岑安!”

赵景予声音都嘶哑了,他再没想到,岑安竟然也不信他!

岑安却再也不肯抬头看他一眼:“赵景予,你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今日,何苦再手上沾血,让她好生把孩子生下来吧。”

“你问都不问我一句?”

赵景予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仿佛是寒冬腊月的天,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冰水,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肤无不透着彻骨的冷。

他心心念念想着的人,他装在心里捧在手里的人,对他却连根本的信任都没有。

是,他知道他曾经对不住她,他罪孽深重,可他的改变,她都不瞧在眼里?

但凡她问一句,给他个解释的机会,而不是这样一开口,就给他安一个“杀人灭口”的罪名,他又哪里会这样难受?

岑安觉得身上累的很,可更累的,却是心。

他这样的人物,到哪里都是打眼的焦点,难道要她一辈子防着外面的女人想要上位?

齐大非偶,古人诚不欺我,只是可惜,她明白的太晚。

如今自己陷了进去,想要抽身而出,又谈何容易?

岑安向来都是天塌下来都不怕的性子,再大的事,她吃饱喝足睡上一觉也就抛在了脑后,可这一次,却怎么都无法提起精神来。

他的逼问,她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觉得头疼,身上也不舒服,只想回去家中躺在床上,蒙着被子睡上一觉,什么都不要去想的好。

她闭了眼不肯开口,赵景予咬着牙连连点头:“好,好好,我让她好好儿的把孩子生下来,到那时再瞧瞧,这孩子是不是我赵景予的种!”

岑安倏然的睁开眼来,面前映出他的脸,却是面色都煞白了,那一双眼却是血红的,他显然是气的狠了,整个人都似乎在隐隐颤抖,岑安心里不由得软了一下,“赵景予……”

他却惨淡一笑,转过身去,岑安瞧着他走到赵成面前,不知说了什么,赵成一副吃惊不已的神情,好半天才勉强点了点头。

他再折身回来,却没有上她坐着的这一辆车子。

岑安隔着窗子,看着他一步一步缓缓走远。

那一道挺拔的黑色身影,渐渐的融入飞雪之中,竟是瞧不到了。

她觉得脸上湿漉漉的,抬手一摸,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流了满脸的泪了。

安然再不曾想到事情竟会有转机,赵景予要她安安生生的生下孩子不提,竟然还要安母来照应她。

她那天昏了过去,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可心里想着,大约是岑安和他闹了吧,不然,他怎么会转了心意呢?

说不定,他以后还会过来……

安然心里突突跳了几下,若是他能来几次,那就好了,两人做不得正头夫妻,但也长长久久的在一处,再有个儿子……

安然心里想的都是好事儿,可自那一日见过赵景予之后,她却再也未曾和他见过面。

岑安也连着有小半个月没有见过赵景予了。

她住在家里,他就住在公司,只是,人没有露面,可吃的穿的用的,补品,小孩子物品,却是源源不断的往家里送。

他不送还好,送了岑安反而更难过。

心里也是有点后悔的,若是那天问他一句……

可,怎么问呢?

他人一来,急火火的就要把安然给弄死,她心里真是凉的透了,他又可曾给她一句解释呢?

他那样的做法,要她不想歪都不行。

他不回来,她也不会去见他,瞧着他那天脸色,她心里也犹疑,这事儿八成还有蹊跷,可万一是真的呢,万一他是被算计了呢?

安然总是真实存在的,孩子也是真切在肚子里的,她又怎么能自己过去这一道坎儿呢?

不回来也好,大家都静一静,她正是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

是要继续走下去,还是回头呢?

岑安心里也没个决断,只是晚上躺在床上,一闭上眼,就想到安然念着景予景予的样子,心里酸的就想哭。

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矫情了呢?

连她自己都讨厌自己动不动就掉眼泪的样子——

题外话——安然孩子生下来是好事儿啊,反正不是赵禽兽的,到时候安然脸色就精彩了,过去这一次,咱们安安就该相信禽兽对她是真

爱了,谁让禽兽不会说甜言蜜语呢,小禽兽慕安快出来了!安安的故事,也要结局了,怎么说着说着,就感觉心酸了呢。

有始有终吧,希望安安的有个好的开始,也有个好的结束,八月最后几天,大家有票的不要忘记支持安安和禽兽,下个月,可能就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