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07章 我也有了赵景予的孩子呢

岑母却拉着她的手拍了拍:“小宝啊,你年纪也不小了,以后,不要任性了,好好和景予过日子,知道吗?”

母亲如今还蒙在鼓里呢,以为赵景予这个女婿天下无双的好褴。

岑安也乐得母亲永远都不知道,若是母亲知道了实情,怎么受得了呢?

过了新年,母亲就要回去,家里还有爸爸和弟弟呢。

送母亲去机场的时候,母亲拉了赵景予单独说话。

“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人啊,总是要往前看的,这个道理,妈也是清楚的。鲎”

老人家上了年纪,添了很多的华发,其实这些年,她又怎么会不为自己的女儿牵肠挂肚呢?

母女连心,她若是连女儿女婿之间不和睦都看不出来,又怎么可能。

“小宝啊,一直都不成熟,像是个孩子一样,只是,她骨子里也倔强的很,妈知道你很好,这么多年,包容她,容忍她,一定也很委屈……”

“妈,我没有,是我对她不够好,让她受委屈了。”

岑母似乎很安慰的样子,轻轻摇摇头:“你是个好孩子,妈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很好,我们小宝任性,以后,还是要你包涵了……”

赵景予看着老人家殷切的目光,莫名的喉头紧了。

这才是父母对孩子最真切的爱,不求多么发达,也不求富贵荣华,要的就是有一个好的归宿,夫妻和顺。

如果他,也有这样普通却慈爱的父母,是不是他的人生,也不会变成这样子?

可不管怎样,庆幸的是他遇到了岑安。

而她,彻底的改变了他。

从前的赵景予,没有软肋,没有弱点,没有心,没有温度,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为所欲为,从不知什么叫付出和真心。

而如今的他,有了软肋,有了弱点,再不是无坚不摧,却是第一次知道,真真切切活着,是什么滋味儿。

“您放心吧妈,我会待她好的。”

他不爱说那些好听的话,但只是这样简单一句,却让岑母欣慰的连连点头颔首:“好好,只要你们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赵景予这样的男人,肉眼一看,就和凡人不一样,他和自己的女儿,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女儿简单,一眼看到底,赵景予却城府深,心思缜密。

只是,他肯说出这样的承诺的话语,就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岑母心满意足的离开,女儿被照顾的很好,她这样老迈的身体,留下来也是负累,孙姨反而还要照顾她了。

更何况家中还有个老头子,和快结婚的儿子,她心里也放不下呢。

岑安没有来机场送,一则是下雪路滑,二则,母亲和赵景予都不允许她出来。

她其实很想母亲再留一段时间的,但是也知道,爸爸一日都离不开她的,也只能要母亲回去。

岑安只是想,如果到她老了,也和爸妈一样相濡以沫的幸福着,那就好了。

赵景予在一次宴会上,带了岑安出席。

也是那个时候,整个郾城的人方才知晓,这个让人瞩目的郾城新贵,竟然已经有了妻子,而且,妻子还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了。

从前他瞒的滴水不漏,不知多少人在他发达后还想着攀附个裙带关系的,可孰料,人家已经有妻有子了。

只可惜,无数人熄了飞黄腾达的美梦,可那个蠢的可笑的女人,却还在梦着自己有一天会飞上枝头变凤凰。

安母急匆匆的赶来安然这里的时候,安然还一无所知,见到母亲时,还一副开怀的样子,“妈,你来的正好,给我煲汤喝,我只想吃酸的呢……”

若在往日,安母自然无有不应,但今日,她却直接在沙发上坐下来,一张脸,冷的快要结冰了。

安然送走了母亲,一个人痴痴呆呆的坐着,许久都没有动一下。

原来他真的有妻子,而他的妻子,也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了。

算起来,她的宝宝才两个月,那么,在她费尽心思绞尽脑汁想着要上位的时候,人家眼里心里根本就没有她。

安然只觉得心灰意冷,她原本还一心幻想着赵

景予待她是有几分的情意的,而这个孩子不过是锦上添花,可如今瞧来,她除了肚子里的一团肉,竟是再无依仗。

凭什么呢?凭什么她在这里受尽委屈,他却和妻子恩恩爱爱的?

他们好了,就把她给甩到一边了?

想得美,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宝,难道她的就是草不成?

安然渐渐的又有了斗志,她总要再争一次,总归她又不是走投无路了,赵景予就是不要她,也总不能不要孩子吧?

安然想,他的老婆若是知道了,又会怎么想?

她得不到好,那个女人,也休想。

从前她还想看她的笑话,专程跑去刺人家的眼,可如今瞧来,她才是个笑话。

安然恼羞成怒,渐渐的也失了理智,寻个时机就出了门。

赵成手底下的人要拦她,她直接甩出一句:“我肚子里有赵景予的孩子,出什么事,你们谁担得起责任?”

安然瞧着面前那人目瞪口呆,冷讽一笑,转身出了小区。

她打了车,却又不知道该往何处去,她想,这一会儿赵景予八成已经知道了吧。

他知道了也好,她倒是要瞧瞧看,他到底要怎么安置她肚子里的这一块肉!

司机连着催问她去哪,安然随便报了个地址,却是岑安从前上班的杂志社。

她想,她要把消息透露给岑安知道,唯一的途径也只有这一条了。

岑安接到杂志社同事电话的时候,还有点吃惊呢,她和同事们相处的还不错,但却也未到朋友的地步,她离职走了以后,也很少和她们再联络。

“安安,有人找你,说是有很重要的事告诉你知道呢,对了,我看那女的很脸熟,好像是那天,对了,就是那天在茶餐厅碰到你的那个……”

来了,终于还是来了。

岑安心里突地一跳,却反而觉得尘埃落定的踏实。

若安然永远不来,她心头或许永远都悬着一把利剑,可她既然来了,那她就去面对好了。

临出门的时候,她还在想,要不要告诉赵景予知道。

可是安然约在茶餐厅,岑安想,那就大约不会有什么危险,人来人往的地方,她心里戒备着,总归还是没事儿的。

再者说,若是告诉了赵景予……

岑安轻轻抿了抿唇,她心里,其实,对他,并不能做到全然信任。

孙姨追出来问她去哪,她拿了苏岩当挡箭牌,孙姨知道她整日把苏岩挂在最边上的,也就没有追问,只是叮嘱司机开车慢一点。

岑安一路上都心神不定,她一遍一遍提醒自己,不要心浮气躁,可不知怎么的,却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全然的淡定。

车子停下来,岑安踏着雪,小心的往前走。

隔着玻璃,安然看到了渐渐走近的岑安。

她穿着羽绒服,戴着厚围巾和帽子,只露出了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

虽然怀孕三个月了,可她看起来依旧十分的消瘦,安然不由得再看自己,刚刚两个月,却是已经胖了十来斤了。

她整日在房子里,也不活动,安母变着法的给她做好吃的,怎么能不胖呢?

岑安走进餐厅,晃眼一看,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安然。

安然对她抿唇一笑,岑安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摘了帽子和围巾,缓缓走过去。

她拉开椅子坐下来,漆黑的眉眼平静无波,却让安然脸上的笑意也显得尴尬起来。

“安小姐。”

岑安目光定定看她一眼,微微颔首,算是招呼。

安然手指不由得绞紧,她傲什么傲?待会儿知道了她要说的是什么,看她还能笑出来不能。

“真是让人羡慕,你怀孕三个月,看起来还这么瘦,哎呀,我是不行,我这才两个月,已经胖了十来斤了。”

安然掩嘴一笑,眼眸微微眯起来看向岑安:“说起来,咱们俩还要前后脚生呢。”——

题外话——安然该打,禽兽你要拿出魄力来啦,一定要处理

的很漂亮很漂亮!!求票票,不行了,我马上就要掉到第三名了,你们这是不给我加更的动力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