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06章 宠孩子一样宠

“那么小!”赵景予一下睁大眼,却蹙了眉,他赵景予的儿子,现在还没黄豆大呢!

“不然呢,难道你以为现在我就能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出来吗?”

安安白了他一眼,赵景予却依旧盯着她的肚子不放,“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想吃什么?想喝什么?我让孙姨给你做……褴”

岑安摇摇头:“我这段时间都没什么胃口,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就是偶尔能吃点酸的东西……”

“酸的是吗?我去告诉孙姨……鲎”

岑安却有些不好意思了,拉了拉他的衣袖:“这月份还小着呢,你不要说出去了……”

“那怎么行?我们有孩子了,这是好事儿……”

赵景予不算是个爱张扬的性子,但此时却有一种恨不得诏告全天下的冲动来。

“别啊,我听人家说,小宝宝不满三个月不好往外说的,这时候的宝宝娇气,说了就容易留不住的。”

岑安这话一出口,赵景予立刻闭了嘴,“那好,那咱们不说,等到满了三个月再说。”

岑安瞧着他一脸紧张的样子,不知怎么的,抿着嘴儿就笑了。

赵景予看着她笑了,心头的最后一丝沉重,方才彻底的荡然无存,弯腰把她抱起来,小心放在床上,又给她脱了鞋子,盖好被子:“你先躺一会儿,我让孙姨给你做点好吃的。”

岑安‘嗯’了一声,看着他有些依依不舍的出去,嘴角的笑意,却是弥漫的更深了一些。

这一个月,赵景予虽然没有把岑安怀孕的事情说出去,却还是变着花样的让孙姨给岑安做好吃的。

她吃的不多,又经常孕吐,好在赵景予督促着她,一日五六顿的吃着,方才没有再继续的消瘦下去。

岑安有时候口味格外的奇怪,脑子里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稀奇古怪的念头,好在孙姨煲汤做饭是一把好手,她但凡能说出来点名堂的,孙姨都能给她做的齐齐整整摆在面前来。

“咱们少夫人就是太瘦了,这样吃的多一点才好呢,女孩子还是要脸上有点肉,圆圆的才有福气。”

孙姨却是一点都不嫌麻烦,反而还特别的高兴。

岑安现在真的太瘦了,尤其加上孕吐之后,更是掉了一点体重,看着那一张巴掌小脸,下巴颏都尖的让人心怜了。

“孙姨说的对,你就该再吃胖一点。”

赵景予一边点头,一边又给她夹了一大块猪蹄放在盘子里。

岑安一闻到那油腻味儿,当下又跑到洗手间吐了起来。

这一下,却是瞒不住孙姨了。

不过孙姨也不算外人,她知道了也是好事儿,汤汤水水的,做的更是殷勤了,但凡岑安哪一样饭菜多吃了一口,下一餐的饭桌上,定然就还有满满的一盘子。

晚上洗过澡,赵景予怕她滑倒了,直接把她从浴室里抱了出来。

岑安裹着毛绒绒的睡衣趴在床上玩电脑,赵景予就给她擦头发。

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孕妇不能用吹风机,说是辐射大。

其实这些日常生活中的辐射对孕妇和胎儿并没有什么影响,但他却还是紧张的不得了。

屋子里的几样电器都离卧房和岑安远远的。

用干燥柔软的毛巾一点点的把头发吸干,岑安看完了两集电视剧,头发也干的差不多了。

赵景予却还是不让她现在就睡,说是头发没有全干就睡觉的话,将来会落下头痛病的。

“你这一出一出的,都是跟谁学的呀?”

岑安打趣他,心里却是忍不住的泛甜。

赵景予又怎么肯告诉她,他为了她怀孕的事,还去泡在了那些女人扎堆的孕婴论坛上取经了呢。

“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总之你听我的就行了。”

岑安也就不再多问,由着他来收拾自己,眼皮都沉重的快要阖上了,困倦的不行,他却还拉着她说话,待到头发全然干了,方才拍着她后背哄了她睡着了。

岑安孕初期身体就不适,得了妊娠性鼻炎,总是半夜鼻子塞到把自己都给憋醒了。

刚动了一下,赵景予就醒了,立时轻轻抱了她问:“怎么了?又不舒服了?”

岑安睡的迷迷糊糊的,鼻子也不通气,说话嗡嗡的像个小孩子。

赵景予把她抱坐起来,眉心却是蹙了起来:“这可怎么好,又不好吃药。”

“没事儿,医生也说了,是妊娠性的鼻炎,到时候生了孩子就好了。”

赵景予瞧着她睡眼惺忪的样子,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的面颊:“还要这么久你都睡不好,怎么办?”

“没事儿,也没那么难受。”

其实还是很不舒服的,鼻子塞的厉害,只能张着嘴呼吸,一晚上嗓子都干的发痛了。

可看着他愁眉不展的样子,却又不愿要他为她担心:“真的,不骗你,不难受的。”

“困吗?”

他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也不愿再要她为自己忧心。

岑安点点头。

赵景予轻轻拍着她,没一会儿,岑安就在他怀里睡着了。

赵景予听着她有些不顺畅的呼吸声,眉毛却皱的更紧了。

岑安怀孕满三个月的时候,赵景予瞒着她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岑父岑母打了电话。

岑安午睡起来,卧室里的桌子上已经多了一盘洗干净切好的水果。

甜香扑鼻,她当下就觉得胃口大开,下了床,赤着脚就要过去,卧室的门却被推开,赵景予正好进来,一眼看到她两只小巧白皙的脚丫正踩在地板上。

“怎么不穿鞋子!”

赵景予那好看的眉毛立刻就皱了起来,岑安两只脚丫在地毯上蹭了蹭,低了头咕哝一句:“这不是有地毯嘛……”

“那也不行,快把鞋子穿上!”

正是新年,郾城雪下的尤其大,房子里暖气很充足,可他还是怕她会着凉。

岑安就低头去穿鞋子,穿好鞋子一抬头,入目的却是一张熟悉至极,却又经年未见的容颜。

“小宝!”

岑母激动至极,热泪盈眶,那一张明显比前些年苍老了许多的脸上,已经是斑斑的泪痕。

岑安怎么都未曾想到,母亲竟然会这么远的跑来。

这些年,她过的颠沛流离,也不愿让家人为她悬心,虽有电话联络,却是未曾见过面的。

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岑安也想过告诉父母知道。

可心里总有未落到实处的踏实感觉,她的心里一直都留着一个小小的角落,那角落里,藏满了她所有的怀疑和不安。

所以,她忍了忍,还是没有告诉爸妈自己怀孕的事情。

可没有想到,赵景予却把妈妈给接来了。

“妈……”

岑安再也忍不住,扑到母亲的怀里就大哭了起来。

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为的不过是一对老父母可以安安心心的度过他们的晚年,为的,也不过是要他们,一把年纪了不用再为她这个不孝的女儿牵肠挂肚。

可所有的隐忍,却在看到母亲眼泪那一刻,都决堤而出。

岑安真是后悔了,那时候离开北京,她为什么不回家去呢?

父母这么大岁数了,过一天就少一天,她怎么就不知道多陪陪他们呢?

赵景予轻轻将门关上,把空间留给了岑安和母亲。

母女两人几年未见,不知道多少话说不完,当夜岑安就和母亲一起睡,赵景予自己一个人睡在卧室里,到半夜又如往常那样醒过来,可一摸没有岑安,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第二夜岑安又要闹着和母亲睡,岑母却不愿意了,小声打趣她:“景予都要不高兴了,你还是回去卧房睡吧。”

岑安不愿意,还要撒娇,岑母却拉着她的手拍了拍:“小宝啊,你年纪也不小了,以后,不要任性了,好好和景予过日子,知道吗?”——

题外话——七夕大家都过的快乐吗?开心吗?我在家里写字哪都不能去,不开森啊。也没有票票,更是不开森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