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05章 他和岑安的孩子(第三更,万字加更完)

他开车载着她走了约有十来分钟,在郾城繁华的市中心位置,车速慢慢停了下来,然后车子驶进了一处极为豪华的住宅区,在其中一栋前面停了下来。

其实他并不太爱住公寓房,但是现如今条件有限,这是他能力范围之下能买到的最好的精装房了褴。

好在是复式的房子,面积也大,足有两百多个平方,装修的又极其不错,虽然比不上从前赵家那样的大别墅,但也勉强能住了。

岑安在他将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已经猜到了什么,可在出了电梯,他握住她的手,方才门口的指纹感应锁上时,她的心却仍是飞快的跳动了一下。

他将她的指纹设置好,忽然有点像是小孩子显摆一样望着她:“好了,今后,我们就暂时先住在这里,等以后,我再给你换大别墅……鲎”

岑安想笑的,可不知怎么的,眼圈却是红了。

她从来不想住什么豪宅,也不需要多么奢侈的生活,她想,有一个爱自己的自己也爱着的丈夫,有可爱的孩子,有一个家,就是最好的生活,不是么?

“怎么了?”

见她只是低着头,不说话,脸上也没有喜色,赵景予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他越是这样温声的询问,她就越是难受。

她和赵景予之间的隔阂太多了,而且他们完全是不同的两类人,他不知道她最想要的是什么,只是一股脑的要把自己想要付出的都给她。

而她呢,明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却又没有办法委屈自己认同他的想法。

他们之间的矛盾这么深,这么巨大,什么时候才能跨过去?

更何况,她还有一桩心事,几乎都要沤成心病了。

那个一面之缘的女孩子,到底是谁?

她那样似是而非的话语,看着自己别有深意的笑,明显都不正常。

可岑安却毫无头绪,她也在默默等着,等着那个女孩再出现,可是直到现在,却还是没有再见过。

有时候她会忍不住的想,是不是根本就没有见过那样一个女孩儿,也根本就没有过那样的一件事,是她的记忆出现了偏差?

可是同事们也不会都和她一样记错了吧?

这些心事,她不知道怎么说出口,这一辈子,她没有正儿八经的爱过一个人,她压根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

更何况,赵景予和她之间,又不像是普通的情侣那样,什么话都可以敞开来谈。

她总觉得,他们之间一直都隔着什么,她也总觉得,没有办法做到对他全然的信任。

或许,因为他们的开始太离奇,所以总是没有办法如常人一样,很快的就交出心来。

“进去看看好吗?”

岑安却摇头了,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她也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而对于未知的一切,她感到害怕和惶恐,不知如何去面对。

“赵景予,我们已经分手了……”

“岑安,我们从来都没有分手,我们是夫妻,你是我的妻子!”

赵景予再也忍耐不住,紧紧按住她的肩膀将她箍入怀中:“我知道我之前让你难过了,可是岑安,我只是想要给你更好的生活,现在,我已经开始戒烟戒酒了,也在按时去看医生,所以,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他不擅长道歉,就连向她求和也带着强势一如往昔,可她还是掉了眼泪,“赵景予,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很害怕……”

“你害怕什么呢安安?”

赵景予看着她眼底迷茫的情绪,不由得有些心疼,她自来都是倔强乐观的性子,他真的从来没见过她的脸上有这样的情绪。

不知所措,茫然,似乎是迷了路找不到家的孩子。

“我没有做好准备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我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我有很多的不确定,也有很多的不信任,赵景予,说实话,你不要生气,我没有把握,我可以和你顺顺当当的过完这一生,我也没有把握,你是我值得信赖和依靠的那个人。”

岑安说完,深深的低了头:“对不起,赵景予,我想,我们还是暂时分开吧。”

她转过身,

按了电梯,眼泪却是簌簌的掉了下来,手心无意识的拂在小腹上,心却疼的更厉害了。

她自来不是这样多愁善感的人,这是怎么了,因为肚子里孩子的缘故吗?

“岑安,为什么这么懦弱,为什么不敢去试一试?你不勇敢一次,你怎么知道选择我就是错的?”

赵景予按住她的肩,不许她走。

他自来都是强势的,想要的,绝不会放开手,尤其是她。

“如果试过之后,发现还是错的,怎么办?人这一辈子有几次一错再错的机会?”

她已经快三十岁了,她也熬不起了啊。

只是想到孩子,还是觉得锥心的疼。

要孩子,也因为她的胆怯和懦弱,失去拥有一个圆满家庭的权利吗?

“可是不试一次,也许就错过了这一辈子唯一对的选择!”

赵景予将她的肩膀扳过来,要她抬头看着自己:“岑安,相信你自己,也相信我,好不好?”

他的眼睛似乎有魔力,那样漆黑的一片牢牢锁住她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卷入了那漩涡中去。

岑安感觉脑子里混混沌沌的,那一个‘好’字,她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可却已经从口中说了出来。

她一惊,而他眼底已经是一片狂喜,随即,她整个人就被他那样粗鲁的按在墙上,他的手臂和胸腔围成最温暖坚固的港湾,而她就是终于停靠的那一艘小船。

他吻她,那吻是铺天盖地的,几乎密不透风的要她不能喘气,她渐渐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双颊也是一片的嫣然绯红,潋滟双眸仿佛含了水,娇怯的看着他的时候,将他所有的神志都给吞没。

赵景予直接将她扛了起来,转身就要回去房子里。

岑安却是吓的一张脸上霎时雪白一片,连连捶打着他的肩低低的叫:“赵景予你快放我下来,快点……”

精虫上脑的男人怎么肯听女人这时候说的话?赵景予开了房门,也不顾及闻声出来的孙姨,直接扛着岑安上了楼。

孙姨吓了一跳,待到看清楚是岑安时,喜的捂着嘴直笑,岑安脸红的更厉害了,可被他这样扛着,她只能拼命的踢腾小腿,捶他的后背……

但她这一点拳脚功夫,对于赵景予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直接进去了卧室,岑安整个人都被他往床上一抛,随即他就脱掉西装,解开领带,甩掉衬衫,然后解开皮带扣……

岑安吓的大气都不敢出,被他这一番折腾,只感觉自己又要吐了,死命的认,才堪堪的忍住,可瞧着赵景予这会儿的样子,大约是不肯放过她的,她心里忍不住的紧张起来,怎么办,到底怎么办?

赵景予瞧着她缩在床角的样子,那样楚楚可怜的望着他,却更是让他心中痒痒。

栖身压下去,手掌就想往她的毛衣里钻,岑安赶紧按住他的手,情急之下,那原本不想说的话,也脱口而出了:“赵景予,今天不行,不,以后也都不行了……”

“为什么?”

男人的表情当下就不好看了,他已经忍了很久了好吗?为什么和好了还不让他碰?

“你会伤到……孩子,我们的孩子的……”

岑安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她不敢看他什么表情,只能低着头,垂下长长的睫毛。

“你说什么?”

他显然都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是呆滞的,却还知道先起身站起来不继续压着她,耳边一直都是嗡嗡的响,整个人似乎失去了全部的意识,只能牢牢的盯着她,一眼都不肯错过。

“不理你!”

岑安羞的不能自已,也暗恨自己竟是这样沉不住气,这样重要的事情就这样说了出来……

她原本,都根本不想告诉他的好吗!

看却也知道,如果她不搬出这一个理由,今天根本就逃不过去的好吗!

“岑安!”

赵景予一把捉住她的手臂,却在她微微蹙眉那一刻,立时又松开了掌心。

他上上下下的看她,仿佛在看着易碎的水晶一样。

岑安被他看的不自在,扭了扭身子挣开他:“赵景予,你干什么呀!”

“岑安,你说……”

他到这一会儿,还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魂不守舍的状态,连话都说不通顺了。

孩子,她说,她肚子里有了孩子了。

是他的孩子,他和岑安的孩子!

“我的孩子?”

他有点口干舌燥,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却是一双眸子死盯着岑安,一丝一毫都不肯错过她脸上的表情。

“不是你的,那你以为是谁的!”

岑安都要气死了,一把把他推到一边去,可赵景予却已经伸臂把她牢牢抱在了怀中,岑安的头被他按在胸口,他抱她抱的那么紧,紧到她能清楚听到他砰砰的心跳声。

她的心也一点点的软了下来,知道他一定会很兴奋,却没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傻。

“岑安,我很高兴,你知道吗?我很高兴。”

赵景予低头,轻轻吻她的发顶,这个消息带来的狂喜褪去,却是更深浓的触动和感慨涌上心头。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岑安,我还想谢谢你,谢谢你没有对我隐瞒孩子的存在,谢谢你,让我第一时刻就享受到了成为父亲的喜悦。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个傻子。”

岑安咕哝一声,轻轻推他:“我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赵景予赶紧松开手,目光却又好奇的望向她小腹那里:“安安,这里面,真的有一个孩子吗?”

他们有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彼此之间的关系还是淡漠的,他对那个孩子的感情,也是在岑安肚子大起来他第一次感觉到孩子的胎动的时候,方才产生的。

而最初岑安没有显怀的时候,他是没什么触动的。

可这一次不一样,这个孩子,是在他心里有她之后到来的,也是在他的期盼和奢望中到来的一个意外的惊喜,赵景予对这孩子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关于他的一切讯息,哪怕此刻,他还只是小小的一个胚胎。

岑安也低头,看着赵景予小心到几乎害怕的样子,轻柔的触碰她的小腹,她忍不住笑了:“当然啊,只是他现在还很小,大约,大约只有黄豆那么大吧。”

“那么小!”赵景予一下睁大眼,却蹙了眉,他赵景予的儿子,现在还没黄豆大呢!——

题外话——你们好疼我啊,不想我绞尽脑汁的写小剧场是吗,月票一直都不动,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愁啊,都是一群坏孩纸,开虐!!不过情人节礼物是小禽兽的到来,怎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