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04章 先后有孕(第二更)

圣诞夜的大火之后,他给她打过电话,说要忙很长一段时间,不过,等到忙完,他要送给她一份很大的礼物。

岑安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挂断电话的时候,到底还是叮嘱了一句,要他注意身体褴。

他只是‘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岑安转过身去向外走,出了超市,冷风吹过来,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早上没胃口,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儿却是觉得饿了,正巧超市附近很多卖小吃的,岑安就拎着袋子走了过去。

空气里满是食物浓郁诱人的味道,有一个小小的卖关东煮的摊位前,挤了很多的人。

岑安常常听同事说这一家很好吃,可是总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尝试过鲎。

她今天无事,干脆就耐着性子等。

有小盆友端着满满的一碗鱼丸满足的从岑安身边走过,岑安瞧着那一张粉嘟嘟小脸上愉悦的笑意,也不由得抿唇笑了。

当小孩子真好,只要几个好吃的鱼丸就仿佛拥有了全世界一样,哪里像他们这些成年人呢?

总有无穷无尽的,数不尽的烦恼。

岑安轻叹了一声,眼见得摊位前人少了,就走过去选自己想吃的食物。

鱼丸在汤水中散发出滚烫浓郁香气的时候,岑安却忽然觉得自己肠胃里翻滚了起来。

熟悉的,想要作呕的感觉,又一次侵袭而来,岑安捂住突突直跳的心脏,脸色一点点白了起来。

早晨起来的时候也这样过,她还以为只是昨日下班回来时受了凉的缘故,可这一会儿反应却是更强烈了几分,岑安心里莫名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呆立在了原处。

难道,她真的怀孕了……

这个念头突兀袭来,岑安最初的惊愕之后,却有控制不住的,无法自抑的喜悦,点点嘻嘻的侵袭上了心头。

原来,她也是渴盼着有一个他们的孩子的,原来,她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抗拒。

如果他知道了……

岑安刚想到这里,胃里的翻滚骤然强烈起来,她再忍不住,赶紧将纸碗放下来,对摊主说了一声‘抱歉’,就跑到一边蹲下来吐了起来。

胃里的东西吐的干干净净,到最后几乎胆汁都要吐出来了,岑安方才有气无力的撑着膝盖站起来。

回去的路上,几乎连拎着水果袋子的力气都没有了,岑安打了一辆车,回到杂志社宿舍楼下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的黑了。

同房间的女孩不在,大约是出去约会了。

岑安胃里翻滚着难受,什么都吃不下,从袋子里翻出来一只苹果,洗干净,勉强吃了一个,方才觉得胃里没有空的那么难受了。

月色很好,距离圣诞节过去,已经将近一个月了,天气早已冷的很,可是还是迟迟没有下雪。

岑安靠在床上望着窗子外面的月光,手掌却贴在依旧平坦如昔的小腹上,久久都没有挪动。

她想,明天她要去药店买几张试纸回来,如果真的有了孩子,接下来该怎么办,心里总要有自己的成算。

还有苏岩和小艾那边,阿岩那火爆脾气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又会怎么指着她脑门骂她,岑安心里想一想都觉得怵的慌。

这样想着心事,想着想着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窗子外月光犹如水洗,同样的月色之下,却照着世间百态,而这世间百态之下,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心情,是完全一样。

安然觉得自己这几天开始不知怎么的,忽然胃口变的极好,总是吃了饭没多久就又饿了。

安然最初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自己病了,叫了安母过来陪她,瞧了她的症状,和喜欢吃的口味,安母当下就做了判断,说她这定然是怀孕了。

安然听得自己妈这样说,心跳的突突的,简直快的不行!

竟然就那一夜,她就怀孕了!赵景予瞧着这样高大英俊,结实强壮,原来,这方面也这般的厉害……

说起来安然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毛病,就是没事儿就爱自己胡思乱想,胡思乱想也就算了,她却是什么事都往好的方面去想。

赵景予这一次没有报警,她心里已经是由最初的犹疑猜忌,渐渐到如今已经变成了百分百

的肯定。

现在安母说她怀孕了,她心里更是忍不住自己脑补,是不是赵景予当日也有这样的顾虑?毕竟,他已经快四十岁了,这样年纪的男人,当然也是想要孩子的啊。

他留下她,也或许就是存了这样的心思吧。

安然心里这般想着,整个人立时容光焕发起来,待到安母下来过来带了验孕棒,两人悄悄的拿晨尿检验了,果然出现了两条杠,虽然有一条不是怎么明显,大约是怀孕时间太短的缘故吧,但就是如此,安然也兴奋的双颊通红。

安母更是开心,仿佛金光闪闪的好日子,已经在不远处招手等着她们了一样。

安然兴奋之下,恨不得立时就告诉赵景予知道,却还是安母更老辣,劝她暂且忍耐一番,最好等到三个月胎坐稳了再说。

其实安母也是心知肚明的,这个老板看起来并没把自己女儿当回事,要不然,也不会睡过了就丢在一边,这都一个月了,一次都没来看过女儿。

虽然吃的喝的也不缺,但也称不上精致,如今安然有了身孕,还要靠她买一些补品来补身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安母才告诫女儿,暂且先按兵不动,等到胎像稳了,也渐渐显了怀,再说出去不迟。

男人看到女人肚子鼓起来了,那感觉总是不一样的,就算只有一分情,到了那时也就变成了三分四分了。

安然有主见,但这样的事,她到底不如安母见识的多,听她说的有理,也就乖乖听从,忍耐了下来,并没有传扬出去一句。

**********

赵景予去见岑安那一天,天气是难得的好。

出了很大的太阳,甚至穿的稍微厚了都会出汗,可岑安却裹得严严实实的,脖子上也围了厚厚的围巾,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和小巧的鼻子。

她还是从前那样的脾气,不喜欢招摇,也讨厌高调,要他把车子停的远远的,她自己走过来。

赵景予的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她看,待到她走近,却是瞧出了几分的异样来。

岑安的脸色有点过分的苍白,眼下也有淡淡的两抹青黑色,似乎是没睡好的样子。

她坐上车摘掉围巾之后,赵景予更是吃了一惊,立时就握住了她的手:“怎么瘦成这样子了?”

吃什么吐什么,看到什么都没胃口,勉强逼着自己吃下去,立刻就会吐的干干净净,这样子,怎么能胖的起来呢?

赵景予有些紧张的上下看她,只感觉掌心里的手指也冰凉彻骨,不由得握的更紧:“安安,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岑安轻轻摇摇头,到了嘴边的话,却又不知怎么说出来。

分手是她自己提出来的,也数次决绝的见都不见他的面,电话也不接,可如今有了身孕,说出来,潜台词是要复合吗?

岑安没有那么厚的脸皮。

更何况,这一次的事,也让她刚刚热起来的心,又冷透了。

“着凉了而已,没什么事,我已经吃过药了。”

可他还是不放心的样子;“手凉的很,人也瘦的厉害,不行,咱们还是先去医院吧……”

他说着就要发动车子,岑安情急之下一下按住了他的手,故作轻松的问道:“赵景予,你不是说有礼物给我吗?在哪里?”

她说着,还往后座上看了看,那带着一点俏皮的动作,似乎又让她变回了从前的样子,赵景予忍不住的嘴角带了一丝笑:“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瞧着她精神好了一些,他也就暂且按捺下了带她去医院的事情,知道她是害怕打针吃药,小孩子一样,心里却还是怜惜的。

他开车载着她走了约有十来分钟,在郾城繁华的市中心位置,车速慢慢停了下来,然后车子驶进了一处极为豪华的住宅区,在其中一栋前面停了下来——

题外话——我们的慕安来了,你们欢迎吗?这几天都没票,有点郁闷呢。

但是这一段必不可少,必须要写,大家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遇到赵这样的男人,你会轻易的动心,交心吗?

有过前科的人,会造成很严重的信任危机,岑安自己或许都不知道,其实她是一点都不信任赵景予的,所以,必须要有一个导火索,把矛盾炸出来,让他们彻底的认清楚彼此的心意,然后我们的故

事才可以奔向结局。

只是不知道结局后,大家是不是也会像忘记过去那些主角们一样,把安安和禽兽也给忘记了,这或许是每个作者都要面对的尴尬吧,只是想一想,还是会有点小难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