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01章 去会情敌(第二更)

哪里还有心思关心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呢!

他这般想着,也就懒得再顾忌太多,“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回去吧。”

安然也知道,自己再这样拗下去,就得不偿失了,毕竟,赵景予现在大约心思还在他那个小女朋友身上,对她,还真的暂时没有其他更多的想法鲎。

安然就乖乖上了车子,一路到家,他都未曾再和她说话褴。

安然也知趣的不吭声,只是下车时道别说了晚安,顺便说了一句“路上开车小心”。

可是赵景予并没有回应,她下车上楼,他的车子已经调转了方向。

安然进了家门,爸妈却还没睡,哥哥从窗子那里探回头来,啧啧叹了几声:“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开上那样的好车子。”

“等你妹妹嫁了好人家,有你那一天呢!”

安母面上喜滋滋的,拉着女儿询问:“怎么样?你们确定关系了吗?什么时候订婚?”

安然觉得心烦,喝多了酒心里烧的慌,也就没有好生气:“说什么呢,八字还没一撇呢,再说了,他有女朋友。”

安母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哎呀,这算是什么事啊,有女朋友干嘛还要巴巴儿的送你回家来,让街坊邻居看见了,成什么事?我们家闺女可还是黄花大姑娘呢!”

“你平日不是挺聪明的吗?就不会好好想想办法把人拿下来?”

哥哥也有些怒其不争的斥责道:“我们一家子挤在这一套百十来平的房子里,以后你小侄子出生了怎么住得下?你不赶紧找个好男人,指望你的工资能干嘛?”

安然委屈的不行,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了下来:“你们以为我不想吗?可人家不喜欢我我有什么办法?我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你们还嫌东嫌西,那我干脆搬出去好了!”

说着就哭了起来。

安母赶紧瞪儿子一眼:“你妹妹够不容易了,你少说几句吧!”

“但凡她有点能耐,也不会把我气成这样,还以为咱们家好日子要来了呢!”

哥哥骂骂咧咧的回房间去了,安然委屈的哭的几乎抽过去。

安母就握着她的手劝:“你哥哥就那样,你别搭理他,妈知道你委屈,可是,这事儿就真的没戏了?既然他不喜欢你,怎么又对你这样好?”

安然只是哭。

安母蹙着眉头道:“他有女朋友又怎么了,这不是还没结婚呢吗?既然没结婚,那咱们就能公平竞争,男女之间,不就是那点子事嘛,戳破了窗户纸,一切不就好了?”

“妈您胡说什么呢,人家心里没我,难道要我去倒贴吗?”

“倒贴又怎么了,只要他肯要!”

安母一拍胸脯,压低了声音对女儿说道:“我给你说,你隔壁王叔叔的女儿,就是未婚先孕的,这不,男方不就慌忙上门提亲了?以前老说不肯娶,现在肚子里揣了一个,啥话都不敢说了不是?”

“依我说,你们生米煮成了熟饭,你肚子里要是有了他的孩子,他那女朋友又算什么?”

“这世上,哪有不偷腥的猫儿,又哪有不偷腥的男人呢?”

安母殷殷的劝着,安然只是低着头抽泣不说话,可那抽泣声,却是越来越低,显然是听进去了。

安母就扬唇一笑,这世道早就变了,乖巧文静的女孩子才不吃香了,哪个女孩儿不是算计着想要嫁的更好?

她为女儿打算,女儿将来自然会知道她的好。

有了这一份人情在,到时候要她补贴娘家,岂不是顺理成章。

安母心里盘算着,安然却也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她知道自己长的漂亮,长到二十多岁,多的是男孩子追求她,安然就不相信了,赵景予难不成真的是柳下惠?

只要他碰了她,她就有本事把她那个女朋友给挤走,到那时,再一步一步的,如妈所说的那样,如果怀了他的孩子……

难不成,他会不要自己的骨肉?

安然想着自己这个家,想着不成器的哥哥,吸血虫一样的哥嫂,她如果不想办法给自己找一条出路,她怕是真的要活生生的被这一家子给吸干了!

————————————————————————————————

安然连着三天,都去那一家杂志社附近的咖啡厅。

终于有一天黄昏,她看到了与同事一起出来吃饭的岑安。

姜墨是个心思简单的大男孩,安然因为之前的几桩事,很得赵成和姜墨的好感,几个人的关系也就近了很多。

她故作好奇的样子询问姜墨,赵景予手机上照片是谁,是不是就是他的女朋友,姜墨没有否认,却也没有和她再说这个话题。

安然知趣的没有再多问,只是偶然一次听到姜墨接赵景予的电话,似乎提起了一个女孩儿的名字,她长了一个心眼,悄悄跟着姜墨的车子,这才知道了岑安的所在。

但是,岑安好似不太爱出来,也十分的低调,安然连着守了三天,才看她出来一次。

她跟着岑安几个人去了她们吃饭的茶餐厅。

端了托盘回来自己座位的时候,安然不小心碰到了迎面而来的岑安。

“真不好意思,您没事吧……”

安然一脸的抱歉,赶紧放下托盘拿了纸巾想要给她擦衣袖上的汤水,岑安却是大大咧咧一笑,摆了摆手:“没事儿没事儿,我自己来就行。”

安然愣了一下,却很快敛住了情绪,她有些讶异的看向岑安,“你是叫岑安吧。”

岑安吃了一惊,抬头看向面前的漂亮女孩儿:“您认识我?”

安然掩嘴一笑,“我听说过你,只是你定然是不认识我的。”

岑安心底疑惑更深,可安然却已经对她意味深长的一笑,转身走了。

“刚才那女孩儿是谁啊?长的还挺漂亮呢。”

岑安坐回座位上,她的同事有点好奇的询问。

岑安摇头:“我也不认识,但是,她说她听说过我。”

同事一笑,打趣道:“哎呀,该不会是什么前女友啊,暗恋者吧。”

“胡说什么呢,我没前男友,哪来的前女友……”

岑安说着,心里却突地一跳。

郾城,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有交集的,除了这些同事,只有他。

那个女孩说,听说过她……

难道,会是从赵景予那里听说的?

可若真是如此,赵景予又为什么对她提起自己?

岑安渐渐的觉得有点食不知味,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赵景予这几天,都没有和自己联系了。

但是转而,岑安又想,他素来也不是个痴情专一的男人,她又何必对他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如果他当真如此,那么大不了也就是签字离婚,反正,她又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打算!

岑安心里存了疑惑,更是暗下决心,这个圣诞节,她绝不会和赵景予一起度过!

他如果真的有了新欢,那最好,她也可以去交新的男朋友了!

可岑安怎么都没有想到,最后等着的她的,却比她所想象的,还要她痛苦,并,难以接受。

转眼之间,已经到了圣诞节。

赵景予整个公司的员工都启程去郊外的度假山庄。

江源却没有一起去,他向来独来独往,又不爱和人交际,他不去,也没人感觉到意外。

圣诞夜大家都十分的兴奋,美酒,佳肴,应有尽有,赵景予这样的上司,算得上是出手阔绰了。

就连平日不怎么喝酒的人都多喝了几杯,更不要提安然这样酒量好的,因着她连连立功,多的是人来套近乎与她敬酒。

宴会还未接近尾声,安然就已经喝的烂醉如泥了。

几个女同事把她架回房间,刚躺到床上,安然就吐了一床,地毯上也满是她的呕吐物,这个房间,显然是住不成了——

题外话——捂脸,表骂我……第二更,还有一更,明天继续加更,求票票啊啊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