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00章 他身上的味道(第一更)

岑安想要拒绝的,可赵景予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时间,就挂断了电话。

总是这么强势,岑安拿着手机,轻轻叹了一声,她这分手分的,和没分,还有什么区别吗?

岑安想,她真和苏岩说的一样,就是个耳根子软,心也软的大笨蛋褴。

照这样的态势发展下去,赵景予还会将她说的话当一回事吗鲎?

再往深处去想,天长地久的,赵景予,又会把她这个人当一回事吗?

她用分手来胁迫,他尚且不会在意,在他眼里,又有什么东西能比他的汲汲钻营更重要?

岑安一向容易心软,尤其面对别人对自己的好,更是恨不得掏心掏肺的回报回去。

赵景予如今的改变,要她心思动摇,她承认她做不到苏岩那样干脆利落,可是这一次,她想,她总不能事事都被赵景予牵着鼻子走。

她也得拿出点魄力来,让他看清楚她的决心。

圣诞夜要来找她是么?

岑安想,她这一次绝不会见他的。

对方客户点名这一次谈判时要安然作陪,赵景予自然不会拒绝。

酒过三巡,对方却还是不肯松口,赵景予的耐心快要被磨干净,借口去洗手间,连着抽了几支烟,才压下心头的火气。

从前这顺风顺水的三十多年,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就算当初陆锦川拿着岑安的事打压他,他也很快找到了对策摆脱了被动的局面。

但是这一次,赵景予内心深处实在是憋闷的厉害。

他并不是那种不能伸不能屈的人,他这一次姿态已经放的足够低,价码也开的几乎都是友情价,对方显然内心深处是愿意和他合作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故意刁难似的,不肯松口。

赵景予平息了一下躁动的情绪,复又折转回来想要拿手机给赵成打电话。

安然已经坐到了对面客户的身边,两人正在推杯换盏,赵景予迟疑了一下,放在门扶手上的手指略顿了一下,却到底还是撤了回来。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总有肮脏的黑暗一面。

他赵景予从来都不是圣父,也不会矫情的刻意做一个好人。

从前这样的事情他没少做,今后,他还是会继续这样做。

牺牲一个安然,拿下这个单子,换取公司的稳步发展,他觉得很值得。

更何况,安然工作能力再强,也没有能重要过这个单子。

赵景予站在走廊的尽头,连着抽完了半盒烟,方才听到包厢里说话声音又大了起来。

他这才折转回去。

安然已经坐回了原来的位子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头发微微凌乱了一点,眼圈也有点发红。

那客户却十分得意洋洋的样子,又略坐了一会儿,终于松了口,答应圣诞节后就签约。

赵景予送走了客户,折身回来时,安然正伏在桌子上轻声啜泣。

他沉默了一下,方才开口询问:“刚才……”

安然却是坐起身子,轻轻摇了摇头,她哭的眼睛有些微肿了:“赵总,我没事儿,他,他在这里,也没能怎么样我,就是占点便宜……”

安然想到刚才那个让人作呕的中年男人将手伸进她的内衣里去的场景,就忍不住的觉得恶心,她垂下头,眼泪又掉了下来。

赵景予抬手在她肩上拍了拍:“好了,你今晚受的委屈,我都记在心里,公司不会亏待你的。”

安然抬起头,含泪的瞳仁亮闪闪的望着赵景予,里面却有着他并不陌生的痴迷。

赵景予心内一冷,手已经收了回来:“先回去吧。”

他的声音冷了下来,安然只觉得心里一痛,忍不住的更是委屈起来。

为什么他总是不能看到自己的好?

是因为他手机上那个女孩子吗?

她也算不上什么漂亮的女人啊,甚至,还没有她长的漂亮,只是看着比较可爱而已……

安然想不通,赵景予

这样厉害的男人,怎么会喜欢那样幼稚的女孩子。

可越是如此,她就越是对那个女人好奇起来。

竟然会和赵景予这样的男人闹别扭,还闹这么久……

怎么会这么的蠢,她难道不知道,这个男人多么的优秀,多么的,让人容易心动啊……

难道,她就不害怕,别人会把她的男人给抢走?

反正,如果她是赵景予的女朋友,她一定会把他握在掌心握的紧紧的,她绝不会,给任何女人可趁之机。

赵景予拿手机打了赵成的电话,要他送安然回去。

安然听着他讲电话的声音,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向外走。

他的个子生的极高,宽肩窄腰的,高级西装包裹着的身躯,是肉眼都看得到的性感和强壮,安然的一颗心砰砰直跳,喝多了酒,本来就有些头晕,踩在脚下柔软深陷的绒毯里,高跟鞋鞋跟一歪,整个人‘呀’的一声低呼着,就向前扑去……

赵景予闻声转身,下意识的伸手扶了一下,可安然这一跤跌的很重,整个人根本站不住,就那样直接扑在了赵景予怀中。

他微怔,却还是扶了她一把,待到她能站稳了,方才松开手。

安然只觉得他身上的气息那样好闻,不同于她结实到任何一个男人。

虽有烟酒的气息,却仍是干净清冽,只让人觉得舒服,她的脸埋在他胸口处,虽然只有短短一瞬就被他给礼貌推开,可却仍是要她忍不住的沉迷。

家世所累,她的交际圈子里,从来不曾出现过赵景予这样的男人。

他虽然看起来是白手起家自己创业,却又总和那些寒门出身的男人不一样。

安然心思细腻,每一个细节观察下来,她心里已经有了影影绰绰的猜测。

赵景予的出身,绝对和他们这样的普通人不一样。

也许,也许他是出身大家族,整个人身上的气度和良好的修养,难道不是最佳写照?

安然想,若是能嫁入那样的门庭,这一生,还用担心什么?

又何必这么拼命的工作,累到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还要为了一家子的衣食住行操碎了心。

若她真的嫁了赵景予,不要说父母可以过上好日子,就连哥哥嫂子那里,她也能拉拔一把,以后,这个家,岂不是都要靠着她?

“赵总……”

安然摇摇晃晃的,似乎还站不稳,可赵景予却再没有伸手扶她一把的意思。

“你忍耐一下,赵成马上就到。”

赵景予说完,拧眉看她:“还能走吗?”

安然咬了咬嘴唇,潋滟的眼瞳里有微微的水光:“好像扭到了脚。”

赵景予微微点点头,伸手指了一个侍应生:“帮忙扶一下这位小姐。”

安然眼底眸光瞬间黯淡了下来,“我自己能走!”

她倔强开口,一个人扶了墙壁,一瘸一拐的向外走。

赵景予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面上神色,却是更加冷淡疏离了几分。

这个安然,好似并不是他最初想象的那样。

安然也不等赵成过来,自己直接站在路边拦车。

赵景予看着她一边哭一边抹眼泪的样子,恍惚间,好似觉得岑安也是这样,哭鼻子的时候,看起来还是那样倔强。

还是年纪小啊,还是小孩子呢。

想到她毕竟今晚受了委屈,而且对方也是因此才松了口决定签约合作。

赵景予轻轻叹了一声:“这会儿不好打车,我送你回去吧。”

安然扭过头,不肯开口说话。

赵景予想,她若真是存了那种心思,倒也不会这样子了。

不过是个小姑娘,他也就再未把这些放在心上,更何况,签约事宜一了,他心安下来,也是该把岑安那小丫头给哄回来的时候了。

哪里还有心思关心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呢!——

题外话——三更万字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