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99章 自作多情

毕竟,工作能力强,酒量又不错,又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谈生意的时候,也多有助益。

赵景予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可公司里,却渐渐有了各种传言褴。

安然自然也听说了。

有相熟的女同事私底下问她的时候,安然却十分义正言辞的制止了她说下去。

而自那之后,她更是注意起自己的言行举止来,甚至再未和赵景予单独会面过。

这些事,自然也传到了赵成姜墨的耳中,倒是对她更加赞叹了几分鲎。

自家少爷的魅力,他们当然清楚知晓,那样红透半边天的宋月出,十几年都走不出来,何况初出茅庐的女大学生呢?

可这个安然倒算是个挺正派的女孩子了。

也因着如此,赵成也高看了她几眼。

安然经常会加班,有时候她回去的晚了,赵成还会让姜墨送送她。

公司里没人在安然面前提起之前的传闻,但好似都私底下默认了一样——

认为赵景予对安然和别人都不一样。

只是没人提起,也就传不到赵景予的耳中罢了。

那一个大单子,久攻不下,赵景予渐渐也有些沉不住气,安然喝的已经出去吐了三次,对方却还是一副东拉西扯不肯进正题的样子。

但赵景予瞧得出来,对方似乎对安然很有兴趣,总是看她。

他不是没动过这样的心思,但一则安然不是吃那碗饭的,二则,她总算是个有能力的员工,赵景予也并不太愿意让她去做那种事。

漂亮公关小姐,多的是,折损一个比较能干的员工,却有些得不偿失。

安然似乎也觉察到了,借着对方去洗手间的功夫,一咬牙,对赵景予说道:“老板,不如我……”

她是孤注一掷,只看赵景予的反应。

赵景予沉默了片刻,摆摆手:“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用不着你那样做。”

“我只是不想看到您为难,你这段时间急的上火,嘴上都要长燎泡了。”

安然一脸痛惜的望着他,眼睛红红的都快哭了。

赵景予却想的是另外一回事,他能不急吗?岑安一日不回来,他心一日就不得安宁。

可签不下这个大单子,公司站不住脚,以后总还是后患无穷,少不得总要继续应酬,他又怎么能听她的话彻底戒烟戒酒?

“如果,如果他真是对我有那种意思……”

安然缓缓低了头:“老板,我愿意为了您,为了公司……”

她真这般说,赵景予却反而不会答应了,“安然,你还年轻,我不想害了你,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赵景予说完,对方客户就回来了。

“安小姐,还能喝吗?”那中年男人笑眯眯的看着安然,又端起了酒杯。

赵景予还没说话,安然已经粲然一笑,也端起了杯子:“当然,我再敬张总一杯!”

结束的时候,安然已经喝的不省人事。

赵景予问她住在哪里,她昏沉沉的自己也说不清楚,好在赵成去过安然的家。

就给赵成打了电话,不消片刻,赵成赶过来,赵景予就吩咐赵成开车送安然回去,因着安然醉的起不来身,赵景予干脆和赵成换了车子。

安然早上起来,头痛的厉害,睁开眼,恍惚了半天,方才看清楚是在自己家的卧室里。

而昨夜的事,却是朦胧的几乎想不起来了。

安母推开门进来,面上却是喜滋滋的:“小然你醒啦,先喝点粥吧。”

“妈,我昨晚醉的什么都不知道了,谁送我回来的啊?”

安然揉着太阳穴,只觉得头疼的很,仿佛脑子里无数根银针在不停的扎着她一样。

安母给她身后垫了一个软枕,笑眯眯说道:“你回来的晚,我和你爸都睡了,是你哥开的门,对了,你哥说,送你回来的人,开的车子可贵了,总要一百多万呢……”

安然心头激灵一下子,一百多万的车子……

她自然知道是谁的,公司里只有赵景予的奔驰是一百多万的……

那么,昨晚就是他送自己回来的?

安然忍不住的心口怦怦直跳。

安母却已经喜不自禁的问道:“我听你哥说,是那人亲自抱你下车的,说话还特别客气呢……”

“那人长什么样?”

安然急忙的询问。

安母抿嘴一笑:“你哥说,个子挺高的,长的也很英俊……”

安然忍不住的嘴角也微微一翘。

安母追问道:“是你交往的男朋友吗?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起过?”

又念叨起来:“哎呀,看起来倒是挺不错,开这么贵的车子,肯定家里很有钱,你要是真嫁给这样的人,你哥哥嫂子也就不用发愁买不起房子了……”

安然微嗔的看了安母一眼:“妈您乱说什么呢,那是,那是我的老板……”

安母却是倏然眼睛一亮:“你们老板啊!那岂不是正好?我看你哥说的,对你倒是很有意思的样子,小然啊,你可加把劲儿,咱们家就你一个出息的,可全靠你了……”

安然不再多说,却叫了哥哥进来,细细问了昨夜的事情。

其实她哥哥也没和赵成说几句话,而且上一次赵成来,他也没见过,自然不知道是谁。

安然心里,就更坐实了几分。

又听哥哥说,她醉的昏迷不醒,是赵景予把她抱下车的,一张脸,更是变的通红起来。

她就知道,赵景予怎么会对她一丁点反应都没有呢?

安然下午就回去了公司。

同事们都纷纷询问她怎么上午没来公司,而且是老板亲自和她们部门经理打的招呼,并没有记安然缺勤,大家就更好奇了。

安然只是抿着嘴儿笑也不说话,被人问的急了,就说一句:“你们不要乱想了,我就是应酬客户喝多了才没来的。”

大家也是知道有时候赵景予会带她出去应酬的,并没有追问,只是瞧着她神色有异,不由得众人心内都腹诽起来,难不成昨晚发生了什么?

要不然,老板怎么会亲自给她打招呼请假呢。

恰好,赵景予又让姜墨给安然送了药过来,众人更是心里坐实了几分。

赵景予想的却是,若再拿不下来这个单子,就只能牺牲安然了,这样的事,哪个公司私底下没有?

不过,她为公司立下大功,他当然也不会亏待她的。

而现在,更是要好好的笼络人心。

所以才有了让姜墨送药这一出。

可他的思量,不能说出来,所以被人误解想偏了,当然也是在情理之中。

安然拿着药,眼底的笑意掩都掩不住。

不远处坐在角落里的江源,却是忽然起身走了出去。

他向来不合群,也没人关注他的异样,大家都在心内猜测,这两人什么时候会公开呢?

江源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忽然重重的一拳砸在了墙壁上。

安然不理会他,原来是攀上了高枝了啊。

江源望着镜子里自己惨白的脸色,忽然微微的,狰狞的,轻笑了一下。

圣诞将至的时候,公司上下都在期盼着会怎样庆祝。

赵景予当然不会扫大家的兴,他向来大手笔,就算现在公司刚起步,可对员工从来都不苛刻。

干脆全公司人都去郊外的度假山庄,狂欢之后就在那里住一夜再回来。

这消息一散出去,当下大家都欢呼起来。

安然面上高兴,心底更是雀跃无比,总有一种隐隐的预感,也许,圣诞夜,她和赵景予之间,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吧。

岑安已经几日没有见到赵景予,圣诞节前,他却给她打了电话,要她圣诞夜等着他,他处理完公事,会连夜回来找她,与她一起庆祝。

岑安想要拒绝的,可赵景予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时间,就挂断了电话——

题外话——都不敢要票了,

然后你们也真的都不给我票了……心好凉的感觉。

因为出门在外,稿子都是存稿箱发布的,小剧场该写了我知道,等我明天回去就写好吧,还有,周三周四都是一万字加更,快给票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