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96章 分手

岑安一双眸子亮闪闪的,冲着苏岩眨了眨:“没干嘛,就是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

苏岩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倏然的睁大:“安安你胡扯什么呢!”

她这样敏感,岑安笑的更厉害了:“我还什么都没说呢阿岩……褴”

苏岩脸色诡异的微微红了一下,接着却是立时高高扬起了下颌:“就你鬼主意多,再给我胡思乱想乱说话,小嘴给你缝起来!鲎”

“阿岩你别对嫂子这么凶啊……”

高崇元刚插了一句嘴,苏岩一下子掐住了腰怒目瞪向他:“你叫我什么呢!”

“阿,阿岩啊……”

“谁准你这么叫我了!”

苏岩气的瞪大眼,岑安笑的前仰后合的,高崇元还一副憨憨的样子:“大家不都这样叫你的嘛……”

“不准你这样叫!”

这么亲热的叫她,别人会误会的好嘛!

“那好吧岩岩……”

苏岩:“高崇元!”

“我在!”

“从今天开始,你还是叫我苏小姐的好!”

“咱们不是朋友了吗?叫苏小姐太见外了吧?”

苏岩红唇如火,双眸圆睁:“对,还是见外一点比较好!”

高崇元抓抓头发,有点懊丧起来:“那好吧。”

苏岩女王一样转过身,往车子那里走:“都走吧,还傻愣着干什么?”

高崇元立刻乖乖上车,亲自给苏岩开了车门。

岑安笑的嘴巴都要合不上了,苏岩就去掐她:“你别给我胡思乱想!”

“我没胡思乱想!”

岑安憋笑的艰难,苏岩又去洽谈:“你笑的这么鬼干什么!”

岑安被她掐的求饶,两个人闹成了一团,高崇元开着车,嘴巴却忍不住的咧开了老大。

他们家阿岩,还是有可爱的小姑娘一面的。

赵景予在郾城新成立了公司,依旧是他最拿手的房地产业,赵家落魄了,倒并未波及太深,赵景予受到的牵连并不大。

因为并不是政治漩涡中心的家族,所以盯着他的眼睛就少了很多。

赵景予素来又是个心狠能吃苦豁得出去的,这在郾城的局面,眼瞅着就要打开了。

新公司正在奋斗争取第一单大业务,如果能拿下来,就算站稳了脚跟了。

赵景予为了这件事,不得不破了戒,每晚回来,都是一身烟酒味。

却不愿让岑安担心他,总是先洗了澡才回家的。

他在郾城安定下来,岑安也随着他来了郾城,赵景予现如今和岑安是不能分开太久的,他的极限就是三天,超过三天,他就开始浑身上下不舒服。

岑安去郾城后,甄艾就和陆锦川一起带着孩子回去了宛城,他们的大女儿还在家里,夫妻两个都想女儿想的不行了。

苏岩暂时留在北京,她找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原本就工作能力超级强的苏岩,自然是做的如鱼得水。

高崇元每日接送她上下班,两个人明显比从前相处的好了很多。

但是苏岩却还是不曾松过口,她目前,对于高崇元也只是有了一点好感而已,但要提到男女感情,那是真的没有的。

赵景予应酬完,已经快凌晨一点了。

他今晚实在喝的太多了一点,与客户握手言别的时候还能保持镇定,但一出门,立时就吐了。

赵成紧咬了牙,眼圈都红了。

赵景予酒量十分不错,赵成在他身边这么多年,都不曾见他吐过,这,还是第一次。

“少爷,下次,我和姜墨替您喝,您别喝了,您身子不好……”

赵景予吐完,依旧难受的厉害,一边漱口,一边却是摆了摆手。

他如今没有昔日风光无限的背景,一切全都要靠自己来,如果酒桌上再敷衍,对方更不会轻易答应合作。

熬过去这一段就好了,他当初毫无经验的时候,也不是没碰过壁,如今,不过是重来一次罢了。

“少夫人知道了,还不知道要多生气!”

赵成见劝不住,只好搬出了岑安,赵景予听他说起岑安,低头一看时间,立时就要回家去。

郾城的房子大,岑安一个人晚上总是会害怕,虽然孙姨也跟了过来,但岑安一个人在楼上,还是害怕的很。

好几次他回来的晚,岑安都开着卧室的灯睡在沙发上,小小的个子蜷成一团,不知道多可怜。

姜墨开车送他回去,赵景予惯例先去了一层的浴室。

岑安就是属小狗的,鼻子不知道多灵,要是知道他现在抽烟喝酒,肯定又要摔东西。

赵景予压根都没想到,他这个小女人发起脾气来,还是挺吓人的。

可谁知道,刚一进门,开了灯就要去浴室,却发现岑安正在沙发上坐着。

她那样子,显然已经等了他很久似的,赵景予没来由的心口咯噔一声,整个人竟是有些紧张了起来。

“安安……”

岑安站起身,也不多说话,只是抬眸看了他一眼。

她目光很沉静,双瞳就像是黑玉一样,目光微沉,却是绷紧了唇角,微蹙着眉尖。

“这次的客户很重要……”

“赵景予,你别说了。”

岑安直接打断了他:“在江南时咱们说好了的,你戒烟戒酒,我就和你在一起,如今你既然食言了,那咱们就分手吧。”

赵景予只觉得当下酒就醒了,岑安这样安静冷漠不吵不闹的样子,却比发脾气摔东西,更要让人觉得害怕。

可是他的难处,又该怎么对她说?

如今的赵景予,不是昔日的赵公子,谁买他的账?

他只能自己拼,哪里有资格去矫情?

难不成客户要他喝酒时,他苦着脸说自己胃不好?

想要签下那一单,想要给她更好的生活,他只能拼。

可这些事,他并不愿意说给她知道。

男人在外面流血流汗,为的不就是在意的人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过程不重要,吃多少苦也无所谓,不用特意拿回来讲给自己的女人知道。

赵景予一向大男子主义,但这方面,却是比许多男人觉悟高的多了。

“岑安,你给我一段时间,最多两个月……”

岑安没有说话,转过身回了房间,赵景予正要跟过去,岑安却已经拖了箱子出来。

她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拼,可他却不知道,她并不需要他拿自己的命来换她并不在意的好生活。

就算住了别墅开了豪车又怎样?如果他真的倒下了,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她气他不在意自己的样子,她气他总是不把自己身体当一回事儿。

他又不是神!这世上比他厉害的人多了去了,到头来,能斗得过命运的又有几个?

岑安不需要什么锦衣玉食的生活,她住别墅也能活,租房子也能活,日日大餐也未必开心,去吃路边摊,也未必就会觉得委屈。

她和苏岩,甄艾,酒后吐露心声,也想要真的和他重新开始一次,毕竟,他现在和从前,真的不一样了。

可他这样……

他以为他洗了澡,她就不知道了吗?

留在浴室里的脏衣服,孙姨会处理,可她也不是瞎子一无所知。

一次两次,她忍了,可每周有三四天都是如此,岑安是真的害怕了。

“安安……”

赵景予脸色有点微微的发白,想要去拉她的手,岑安却是躲开了。

“赵景予,你是男人,男人说话就要一言九鼎,你食言在先,不要怪我。”

“安安,你给我一点时间……”

“赵景予,人心是得不到满足的,你签下这一单,后面还会想着签更大

的单,赚更多的钱……”

岑安轻轻摇头:“你们男人有野心,我懂,我拦不住你,我也不想拦着你了,就让我眼不见为净吧。”——

题外话——安安和赵禽兽,还会彻底的分手一次,小剧场透露过了,然后,就是甜甜甜了,其实,我还是喜欢写虐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