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95章 他的小东西……

高崇元立刻抓住时机跳出来,苏岩吓了一大跳,看着面前一颗大脑袋晃来晃去,忍不住骂了一句:“你有病啊,吓死我了!”

“阿岩,就让高崇元送你好了!褴”

岑安早就瞧出了高崇元的意思,她其实是乐见其成的,这么久的相处下来,真的觉得高崇元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怎样被赵景予收拾都不生气,为人也仗义,长的嘛……

其实看久了也没有那么丑的…鲎…

除了眼睛小点,脑袋大点,高崇元个子高高的,壮壮的,也挺MAN的,若不是因为身边几个男人都长的太好看,把他衬托的有点寒碜,其实在普通人中,他也算不错了。

“让他送干什么?我自己有腿,能走回去!”

苏岩没好气的瞪了高崇元一眼,高崇元却摘了墨镜,笑嘻嘻的看着她:“这不是大晚上的,不好打车嘛,再说了嫂子也是担心你的安全……”

“跟你在一起才该担心安全好吧!”

苏岩嘴巴说话冲,高崇元也不在意,依旧笑嘻嘻的围着她打转:“我给你拎包吧。”

苏岩瞧着他那傻乎乎的样子,不知怎么的,忽地笑出声来。

高崇元瞧着她笑起来的样子,灿若玫瑰一样,夜色浓郁,她却是那夜色里堪堪绽放的流光溢彩。

高崇元不觉看得怔住,赵景予拉了岑安上车,岑安还傻乎乎的问他:“你拉我干什么?”

赵景予都不想给她解释了,这天底下,也只有他的这个小女人,才会笨的这么可爱。

但岑安却是飞快的明白了过来,扒在车窗上往后看着越来越远的两个人。

不知道高崇元说了什么,苏岩仿佛嘴角的笑意更灿烂了一点,她手里的包,也就顺其自然的到了高崇元的手里。

岑安缩回小脑袋,酒意氤氲之下,她也觉得头有些昏沉沉的,靠在车座上闭了眼不想说话。

“喝了多少?”

赵景予的声音有点沉,岑安头痛,也顾不得害怕了,“没喝多少,我们仨不是这么久没见了嘛,有点激动……”

到了家,却是赵成他们早就租好的公寓,复式结构,倒是也不小的样子,而且孙姨已经搬了过来。

岑安回去的时候,孙姨正在厨房里煲汤,她辅一进门,热气腾腾的汤就端了过来。

岑安不想喝,她晚上吃的挺多的,这会儿还撑着呢。

“解酒的,多少喝一点,不然半夜你又要闹。”

赵景予一边摘掉外衣,一边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

岑安脸就红了,她上次,是不是也闹了?

她压根都不知道呢。

乖乖的坐下来喝汤,孙姨显然很激动,那么久都没见她了,现下瞧着她好端端的坐在自己面前,又和少爷重归于好的样子,孙姨别提心里多安慰了。

赵婶她们与孙姨还有联络,都说,哪天少夫人回来了,她们也要回来的。

孙姨想,如果她们知道了少夫人已经回来了,定然也是和她一样的开心。

但是现在住的地方不如从前了,也安置不了这么多的人,还是暂且她来照顾岑安的好。

瞧着她把汤喝完,额上都冒了细细的汗出来,孙姨笑的慈祥无比:“少夫人,我给您放洗澡水去。”

“孙姨,您喊我安安吧。”

孙姨还想说什么,赵景予却是接了一句:“就听她的。”

孙姨这才应了下来,起身去放热水了。

热汤下肚,岑安觉得自己似乎好受了起来,赵景予站起身,摸了摸她的额头:“身子不好,还敢喝这么多。”

他的语气明显不悦,岑安歪在沙发上,一双大眼亮闪闪的,也不怕他:“也不知道谁,身子这样,还抽烟。”

赵景予倒是笑了:“能耐了啊,敢顶嘴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不能顶嘴了。”

孙姨放了水出来,见他们俩这样斗嘴,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少夫人……安安,去洗澡吧,热水放好了。”

岑安起来去浴室,赵景予也跟过去,孙姨知趣的回了自己房间。

岑安俏脸绯红,忍不住跺脚:“你又跟过来干什么?”

想到那天晚上他做的事,岑安就气恼起来。

“你觉得你醉成这样,能自己洗澡?”

“不用你管!总之你别过来。”

赵景予哪里理会她的话,直接解开了衬衫扣子,又去解皮带。

“赵景予,你,你不要脸!”

岑安只看了一眼,就赶紧转过身去。

心突突跳个不停,就那一眼,也要她脸热心跳,不能自已。

赵景予的身材好,她当然知道,他大约也是心知肚明,不然怎么老是这样没羞没耻的秀自己。

她刚才那一眼,直接就看到了他紧实性感的八块腹肌,要是再回头慢一点,还不知道要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呢。

“你都不知道摸了多少次了,还害羞什么呢。”

赵景予就是喜欢她这样动辄脸红的小模样,瞧着都让他心痒痒。

“我不和你说了!”

岑安直奔浴室而去,赵景予瞧着她脚步都踉跄了,赶紧拉住她:“你慢点,别把牙摔掉了!”

岑安没好气的瞪他,赵景予却已经一弯腰,干脆把她抱了起来。

浴室里热气蒸腾,浴缸里水温正好,岑安已经是很久没有泡过澡,整个人没入舒服的温水中时,忍不住长长叹了一口气。

赵景予给她洗头发,他动作不熟练,不小心就扯到了她的头发,岑安就娇气的瞪他,他也不恼,只是动作更轻柔了一些。

岑安舒服的都要睡着了,可耳朵却被人轻轻咬住:“小东西,不准睡。”

她迷迷糊糊的哼着,不愿意睁开眼,赵景予似乎轻笑了一声,在她羸弱的锁骨那里轻轻咬了一口,岑安吃痛,伸手推他,可他却已经跨进了浴缸里来。

浴缸不算大,他一进去,水就漫了出来,两个人肉贴肉的紧挨着,想不碰到彼此都难。

借着水的润滑,他进的很容易,岑安也不觉得和从前那样难受,轻声哼哼起来。

他低笑,轻轻吻她:“小东西……”

“赵景予,你没拿那个……”

“我不弄进去。”他咬了她的耳垂,轻声的呢喃,岑安最初还要坚持的,可没多久,就被他带的几乎魂飞魄散了,哪里还能再顾及到那些?

他结束的时候,倒是真的信守了承诺,虽然不怎么舒服,毕竟,从前他可从来没这样委屈过自己,可赵景予却还是关键时刻撤了出来。

岑安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任他换了干净水,两个人清洗了一番,他抱着她回去房间。

到底还是喝酒喝的多了,睡到半夜的时候,又难受起来,吐了几次方才又昏沉沉的睡过去。

赵景予抱了她去客房,明日这卧室里的床单被罩都要换,地毯也脏了,今晚只能先将就一晚。

岑安睡到快中午才起来,赵景予早已不在房子里。

孙姨说,他一早就起床,好像是去了郾城,大约是那边有事吧。

岑安也没有多问,胃里吐空了,正不舒服,就一口一口的乖乖喝粥。

下午也无事,给苏岩打电话,苏岩却正在忙,甄艾要照顾小宝宝,岑安没有打扰她,不过她们约好了晚上一起出去吃饭。

到了傍晚的时候,苏岩来接她,岑安却奇异的发现,她竟然是坐着高崇元的车子过来的!

看到岑安一副吃惊八卦的样子,苏岩扬了扬红唇一笑:“有人死缠烂打非要当车夫,我也没意见的。”

高崇元还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半点脾气都没有,岑安忍不住笑了起来,苏岩瞪她:“安安你笑的这么贼干嘛?”

岑安一双眸子亮闪闪的,冲着苏岩眨了眨:“没干嘛,就是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

题外话——我马上要开虐了,我保证是最后虐一次,然后我们奔向大团圆的结局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