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92章 一见钟情

这样的情况,是最有可能有孕的,而且,这几日,又并非是安全期……

岑安听得他这样说,倒是抬起头来,那一双哭的微红的眼瞳里,氤氲着的淡淡凄切情绪,却是他瞧不懂的复杂褴。

“赵景予……”

在冷水里泡了那么久的她,断了一条腿,以后每一个阴天都会疼痛发作的她,想要再有孩子,却并非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了。

“你还不知道呢,我不会这么容易就有孩子的。鲎”

岑安把眼泪擦干,长长的睫羽垂下来,覆盖住那一双漂亮的瞳仁,也许,就再也不会有了。

“所以,你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她说完,赵景予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好一会儿,他方才怔怔开口:“岑安,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她瞧着他脸色有点发白,双手都紧攥成拳了,又有点不忍:“你别担心,就是之前那件事落下的病根罢了……”

他闻言,却又是沉默,片刻之后,忽然出去找了赵成说话。

岑安不明所以,却也没有追出去,一个人愣愣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现在就走?”

赵成却有点吃惊,他原本打算的是后日启程,毕竟,这边的事总要有个了断结束的好。

可少爷却这么心急……

“孙姨现在身子怎么样了?”

自从赵太太出了那样的事之后,孙姨似乎就受不住那样的打击,一病不起了。

赵景予这也是从赵成那里得知的,他还吩咐了赵成,要找人好好照顾着孙姨。

不管怎样,赵家倒了之后,孙姨是唯一肯留在赵太太身边照应她的人,而且当年岑安在赵家时,孙姨对她更是特别的好,这些情份,赵景予都记着。

“这段时间天气暖和,孙姨也好了很多了。”

“我和少夫人回去,就让孙姨还回来照顾少夫人吧。”

赵成点头:“我会去安排的。”

“你现在就去准备回北京的事宜,越快越好。”

赵景予并不担心自个儿的身子,却不愿再让岑安继续耽搁下去,如果他早一点知道她身子落下这么严重的病根,他是绝不会在这里逗留这么久的。

“你把自己的重要物品收拾一下,其他的都不要带了,咱们说不定今天,最迟明天就要回北京。”

“怎么这么快?”岑安有些吃惊,她的工作才刚上手,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呢。

“我知道你还想工作,可是这个现在不重要,回了北京,还让孙姨照顾你,她最会做汤水,也好给你调理身子,你还年轻,就是落下了病根,也总能有办法恢复的。”

岑安心里微微软了软,可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几不可见的轻轻点了点头。

赵景予伸手,在她眼稍的疤痕上轻轻抚了抚,他没有说话,可心底却是做了决定,无论如何,他都会要她和从前一样健康,一样完美。

“早都不疼了……”

似乎是瞧着他的情绪实在太低落,岑安忍不住轻声劝了他一句。

他蹲在她身前,抬起头看她一眼,轻轻笑了:“我知道。”

她看到他笑,复又别过脸去,阳光从外面落进来,将她的脸庞映照的越发柔美,赵景予轻轻握住她的手,他想,他大约这一辈子都不会放开这一只手了。

北京,机场。

甄艾早已等在那里,迫不及待,苏岩戴了大大的墨镜坐在一边,倒是瞧不清楚脸上的情绪。

甄艾以为她还在生气,就帮岑安说话:“……你也知道她那脾气,倔强起来,谁拿她都没办法,她不愿意说的事,咱们就是逼死她也没用,我知道,她瞒着你,你心里生气,气她不把咱们当自己人,可是苏岩,你想想从前,你有事的时候,不也是自己一个人走了吗?”

说起来,她们三个倒还真是有这点相似之处。

朋友的事,她们会看的比自己的还要重要,恨不得掏心掏肺的对对方好。

但自己有了事,却都要想方设法的瞒着捂着,不肯让对方知

道为她担心。

其实更重要的,苏岩也明白,岑安只是不想让甄艾和她为她担心,打搅了她们如今的生活而已。

可她更气的就是这一点,她不说,她们找不到她,难道就不会日夜悬心了吗?

只是到底,想着她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罪,苏岩心里所有的气,到最后都变成了心疼和怜惜。

她们三个,她是年龄最大的,岑安月份最小,平日里撒娇卖萌,大家都纵着她……

谁能想到,却是她这样可爱活泼的姑娘,偏生受到的磨难最多。

苏岩一想到这些,就恨不得将那个叫赵景予的男人给暴揍一顿,这一次见到岑安,她和甄艾私下商议好了,无论如何,也得逼着赵景予答应签字离婚不可!

从前她们什么都没帮过岑安,现在倒是要看看那个赵景予,还有什么能耐缠着岑安不放!

“来了来了,阿岩你别再绷着那张脸了,安安看了会害怕的……”

甄艾这样一说,原本一直冷着一张脸端然不动一副女王范儿的苏岩立刻就取了墨镜,之前所有的心理建设全成空谈,她甚至比甄艾还着急,一下就站了起来,眼巴巴的盯着那出口处。

瘦了,怎么瘦成这样了!还好气色看起来还不错,虽然坐飞机有点憔悴,但看过去,还和从前差不多,孩子气十足。

苏岩的视线忽然就模糊了起来,她不想哭,一点都不想哭的,她原本打算见了这个死丫头,先上去狠狠揍她一顿,可这一会儿,她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她哭的不能自已,甄艾又好到哪里去?

靠在陆锦川怀中,早已泣不成声了。

当初岑安的‘死讯’传来,甄艾整个人几乎都崩溃了,陆锦川命人在江南一带四处寻找,直到赵景予忽然入狱,他们方才知晓岑安还活着。

可那时候她都快生了,实在没办法千里迢迢过来……

岑安一出来,就见到了自己最好的两个朋友站在那里哭的泪人一样,她最是容易被感染的性子,当下哇的一声就大哭出声,飞奔着就向甄艾和苏岩冲过去……

赵景予都没能拉住她,眼睁睁看她哭的哇哇乱叫一样向着那两个也跑向她的女人冲过去,不知怎么的,他忽然就觉得喉咙里也隐隐的有些发紧起来。

而一边的高崇元,却是立刻将目光落在了苏岩的身上。

甄艾他自然是知道的,那么,另外一个,是不是就是小嫂子说的那个‘苏岩’?

真的是——

真的是长的很漂亮啊!

其实甄艾也很漂亮,但是甄艾的那一种漂亮,又透着大家闺秀的温婉和秀丽,岑安就是活活可爱取胜,但是苏岩,就是那种很明艳的长相,走在人群里也是特别的让人瞩目。

高崇元看的有点挪不开眼,姜墨就捅捅他:“盯着人小姑娘看的眼都直了啊!”

高崇元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小眼睛眯起来,憨憨的笑,目光却还是落在苏岩脸上挪不开。

“你这个死丫头!你长能耐了啊!出这么大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从前念书时,屁大一点事就找我哭,没把人烦死,现在该你哭了,怎么不哭了?岑安我告诉你,你有本事就给我活的好好的,一点都别让人担心,那你不联系我我苏岩一个屁都不放,你瞧瞧你现在瘦成这鬼样子……”

苏岩再说不下去,原本还在狠狠捶她,到最后,却是抱着岑安哭的一塌糊涂。

“好了阿岩,你别打安安了……”

甄艾看着岑安的小身板都要被苏岩给摇晃散架了,心疼的简直不行,赶紧劝她。

苏岩狠狠瞪岑安一眼:“该!”

岑安在苏岩跟前老实的很,低着头小学生挨训一样,一句都不敢反驳。

赵景予瞧的心疼,走过来搂住岑安:“别把眼睛又哭肿了……”

苏岩看都不看赵景予一眼,直接把岑安拉过来:“跟我走,房子我和小艾找好了,你以后就跟我住。”

她话刚说完,赵景予一张脸,腾时就沉了下来——

题外话——哈哈,赵禽兽快被苏岩给气死了,话说我昨天果然被退稿了,你们还嚷着要吃肉吗?以后都和我一

起当尼姑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