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291.291如果这一次我们有了孩子,你不要打掉他…(万字加更完)

他就是个游手好闲的,学霸,女强人,美女,怎么可能看得上他。

“你没兴趣啊?”岑安笑吟吟看着他,放下了筷子:“我还想着有机会把她介绍给你呢。褴”

“人家条件这么好,介绍给他,岂不是暴殄天物。”

赵景予慢悠悠的插刀,高崇元脖子一梗:“三哥,你怎么老和我过不去!”

谁让你没事就戳你三哥的痛处呢鲎?

岑安看起来永远一副学生模样,白白嫩嫩的,大眼小脸翘鼻子,本来看着就显小,穿着打扮又不成熟,再加上本身性格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样,更是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

而赵景予呢,本来就是沉稳成熟的大叔气质,又比她大了七八岁,又历经沧桑的……

被高崇元这样一戳,也渐渐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很显老?

岑安觉得赵景予老是欺负人家高崇元,就看不过去,横他一眼:“你不要老是打击他好不好?我觉得高崇元挺好的,苏岩虽然漂亮又能干,可也不是外貌协会。”

“外貌协会……是什么协会?”

“哈哈哈哈哈三哥你真是老掉牙了,你连外貌协会都不知道,哈哈哈哈哈!”

高崇元笑的气壮山河,赵景予恨的磨磨牙,纸巾盒子丢过去砸他:“给我闭上你的嘴!”

高崇元憋的肚子疼,看着赵景予脸色臭下来他就忍不住的想笑。

被三哥欺压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有扬眉吐气的希望了啊。

“你们别吵了,我是说真的。”

岑安打断两个人,复又认真说道:“只是,我前年就和她失了联系,也不知道她如今到底又恋爱没有,当年苏岩遇到了渣男,都已经订婚了又分手,她情场失意,受创很重,和我说过以后不想嫁人了……”

高崇元听的格外认真:“是那男人对不起她,她何必因为一个贱男人苦了自己呢?”

“说的就是这个,所以,如果苏岩现在还没有男朋友,我觉得你们可以试一试,只是……”

岑安忽然笑了起来,眸光却格外的深远,她想起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多美好啊。

可是一转眼,她和苏岩,都遇到了命运开的惨痛玩笑。

没有人知道一个女孩子怀抱着多么梦幻的希望,憧憬着自己和心爱男人的未来时,却遇到那样肮脏的背叛,会是多么的绝望。

苏岩那样有着强大内心的女孩,当时都几乎崩溃,可想而知,感情的伤害多么难以愈合。

“只是什么?”

高崇元已经对岑安说的这个女孩子好奇起来。

“苏岩脾气很大,她会很凶的。”

高崇元倒是嘿嘿笑了:“要是我真有那个福气,当然不会惹她生气了,我不惹她,她怎么会凶我嘛。”

岑安越来越觉得高崇元不错,“那你等我消息。”

高崇元却只是笑了笑,在他内心潜意识里,并没有太认真,苏岩这个女孩子这么好,她大约是不会喜欢他这样游手好闲,又没有什么长处的男人的。

一行人吃了饭,赵成他们自去酒店不提,赵景予带了岑安回去公寓。

她喝了一点红酒,到家时还有些微醺。

赵景予去浴室给她放水,这里当然比不上从前家中那样舒适,热水都要好大一会儿才能放出来。

见她走路还有点摇晃,赵景予怕她洗澡时出意外,就要陪着她,岑安哪里肯,烧红的嫣然的双颊上,一双眼瞳星子一样的亮:“你出去!”

她才不要他陪,还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思?

赵景予也不恼,只是直接脱了衣服进去。

他自来不愿意说那么多的废话,有什么意思?结果还不是一样?

岑安被他脱的干干净净拎到淋浴下,热水洒下来,落在身上那样舒服,他抱住她,就在热水倾洒下来将两人笼罩的时候,强势的直接吻住了她。

他们从前又不是没有在浴室做过,可那时候有浴缸啊,哪里这样站着……

岑安羞的不行,可手脚都是绵软无力的,他含着她

的耳垂轻喃:“安安,夹着我的腰……”

高崇元说他老,岑安这丫头又在一边偷笑,他倒是要给她好好证明一下,他到底是不是老了。

哪个老男人能有他这样强悍的体力?

岑安被他抱着抵在墙上,她个子娇小,足足比他矮了一头,他只能托着她,要她双腿夹在他腰上,岑安自然是不肯,赵景予干脆就放开了抱着她的手,岑安怕掉下去,下意识的只能夹住他的窄腰……

“乖……”

他的眼底满满都是水汽,***的气息在他眼底脸庞氤氲蔓延,却性感的要人命,岑安就算是如今还抵触他,却也懵懂的察觉赵景予的魅力所在。

她也好似渐渐的明白了,为什么他对待女人和感情这么薄凉残酷,可宋月出却依旧那么的痴心。

不可否认,赵景予真的是一个很性感,荷尔蒙爆棚的男人,比起现在流行的那种画着妆娇滴滴的花美男,女人大约还是更受不了这种带着禁欲气息的成熟男人的诱惑。

试想一下,是一个脱了衣服比你还瘦还白的男人对女人更有诱惑,还是一个有着好看蜜色肌肤,肌肉结实却并不过分,又体力惊人的男人更有魅力?

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

赵景予最初还是温柔的,可到后来渐渐就有些失控,窄腰下挺翘结实弧线完美的臀,宛若是装了电动马达一样,频率极快的撞击,让岑安整个人意识都有些迷离了……

这样的站姿,他也不嫌累,还抱着她来回的走了几圈,岑安喘息都快没有力气了,只能趴在他的肩上,闭着眼睛任他为所欲为。

“安安,舒不舒服……”

他对她的身体了如指掌,自然也知道她最敏感的那一点在哪,就故意恶劣的连连撞击她那一处,岑安没一会儿就泄了身子,趴在他肩上,软的犹如一滩水。

赵景予眸子里的火光更盛,只觉得她此刻柔若无骨的样子,真是***摄魄的存在,忍不住的动作又重了几分。

后来回了卧室,好像他又换了动作来了两次,岑安手指尖都不想动,身子似乎也不是自己的了,恍恍惚惚的也不知道到底好了几次,只是隐约记得,似乎到了最后,她喊的嗓子都哑了……

再这样下去,想必,她很快就会怀孕了吧……

可是,她真的还没有这个打算,她想的也只是和他试着相处半年,要他自己看清楚,他们是真的不适合……

可却在这个提议出口的那一刻,似乎一切都变了,完全都和她想象的不一样。

男女之间,一旦再一次跨过那一处***,好像就顺理成章了一样。

岑安想着想着,就昏沉沉睡了过去。

最后的模糊意识里,仿佛是他轻手轻脚给她清理身子的记忆,岑安也顾不得羞耻了,眼皮沉的直打架,再也没了意识。

赵成他们这一次来,又带了徐长河和高崇元几个人,为的就是劝赵景予回去。

他的身体不能耽搁下去,如果肺部病情持续恶化,一旦癌变,那就全都完了。

肺部又不比其他地方,一旦生癌,没几个能活的长的。

更何况他的胃也不好,从前应酬生意,为了宛城那家公司,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血,只可惜到头来,也没有保住。

但赵成却并不想那么多,只要少爷身体恢复如常,他们不过是从来一次罢了。

但若是少爷身体垮了,那才是彻底完蛋。

岑安也是这个意思,想让他回去北京系统的治疗,但赵景予却直接拒绝了。

赵成几个人苦劝,他方才口气有所松动,但却一点,不肯松口。

他回去可以,岑安也必须一起回去。

岑安是不想回去的。

两个人的关系看似近了很多,但实则谁都清楚内里的真实情境。

这话一说出口,岑安就低头沉默了。

她沉默,赵景予的脸色就渐渐有些不好看起来。

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摸桌子上的烟盒,那是高崇元刚才丢下来的。

岑安瞧到他的动作,立时抢过去,啪的丢进垃

圾桶:“不准抽!”

她凶的很,简直像是一头小小的母老虎!

高崇元哪里见过这样的她,不由得瞠大了眼睛:“……苏岩比你现在这样还凶吗?”

岑安都不搭理他:“赵景予,你当时和我说的好好的,现在这么快就忘记了?”

赵景予烟瘾大的很,这下说戒烟就戒烟,其实还是很难受的,特别是有时候烟瘾犯了,更是浑身都不舒服。

可他向来自控力很强,既然答应了她,就不会反悔。

方才,也不过是因着她的不愿,而有些烦躁而已。

“是,我答应你了,可你也答应我了,咱们说好了在一起半年,半年后再看要不要继续,那你现在不肯跟我回去,我也只能继续待在这里。”

“赵景予……”

岑安瞧着他眸子里似有失落的情绪,心窝里忍不住的又泛起酸来,他身体的情况不容再拖延下去,这是实情,又不是他刻意在逼迫她。

“我跟你回去。”

她到底还是妥协了。

可话说出口,眼圈却红了,赵成和徐长河几人悄然退了出去。

岑安低着头掉眼泪,赵景予也不知道怎么劝她,只能抱着她,一遍一遍给她擦眼泪。

“我现在还不想要孩子……”

岑安眼泪停不住:“要是半年后,我还是没办法接受你,有了孩子就是拖累,更何况,赵景予……我要是有了孩子,我就会想起前面那个没了的女儿,我心里难受,我过不去这一道坎……”

“好,你不想要,咱们现在就不要……”

赵景予听她说起女儿,心里也难受的很,岑安过不去那一道坎,他心里又何尝好受?

若非如此,又怎么会在赵太太横死的时候,他都没有掉一滴眼泪呢?

他赵景予素来是个心硬如铁的人,可这极少的柔情,却都给了岑安和那个未能谋面的孩子。

“可是岑安,我保证以后每一次都会用安全措施,可是,你也向我保证,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现在已经有孩子了,你也不许打掉她,好不好?”

赵景予的潜意识里,总觉得孩子已经在岑安的肚子里了。

他那么的想她,又那么的卖力,她的身体也并非对他没有任何反应,反而比从前还敏感了很多。

这样的情况,是最有可能有孕的,而且,这几日,又并非是安全期……——

题外话——你们说,这一次要不要有孩子呢?其他情节我掌控,但是这一次,可以参考大家的意见!

船了这么多,还连着加更两天,不给票好意思吗?我都要的不好意思了,你们也要学着老赵,一夜四次五次的给我啊……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