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89章 终于如愿以偿的赵景予(第一更)

半年,嗬,说不定用不了半年,她的肚子就大起来了。

对于自己那方面的能力,赵景予向来是自信到自负的!

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干脆利落的答应,好像自己傻乎乎的又掉到了陷阱里头一样,但话已经说出口,又是自己提出来的,岑安只能硬着头皮点头褴。

“有车子过来了。”

不远处车灯亮起,有出租车过来,他自然而然的牵住了她的手,岑安想要挣开,他睨她一眼:“我们不是在恋爱吗安安?鲎”

岑安只得低了头,任他牵着自己乖乖上了车子。

回到公寓,岑安换了鞋子去洗澡,洗完澡出来却发现他人已经坐在她卧室的椅子上了。

岑安的目光挪向卧室里的双人床,果不其然,他的被子和枕头已经待在了她的床上。

“我去洗澡。”

他见她出来,直接去柜子里拿了自己的干净衣服就进了浴室。

岑安到了嘴边的话,就这样硬生生憋了回去。

发梢上的水滴从脖子里往下淌,钻入薄薄的睡衣里去,湿漉漉的不舒服,岑安收回心神,拿了干净的毛巾,开始擦拭头发。

头发吹到半干的时候,浴室门打开来,他一惯都是那样子,再冷的天气洗完澡出来,也只是松垮的系着一条浴巾,头发也没擦,湿漉漉的往下滴水。

岑安回头看了一眼,飞快的转过身去,他瘦了很多,比起总前瞧着就怕人的结实身材,其实现在这样子挺招女孩子喜欢的。

“你这几天身子不舒服,我去外面打地铺吧。”

岑安关掉吹风机,也不看他,自顾自的说着就要抱自己的被子出去。

赵景予也未曾理会她,只是长腿一迈,就到了卧室门那里,他伸手扭了门锁,直接把房门给反锁了。

“你也知道我不舒服,还不好好照顾我,要是我又昏倒了怎么办?”

他说的义正言辞,她倒是没法反驳了,嘴唇嗫嚅了几次,也说不出什么来:“我就在外面,你有事了叫我就行……”

“既然我们在交往,那就要各尽其职。”

赵景予好容易走到这一步,难道会让到嘴的鸭子飞了不成?

岑安真是后悔的恨不得一头撞到墙上去,她压根就不该心软!

这人惯是会得寸进尺!

岑安瞧着他直接坐在了床上,赶紧拿毛巾丢给他:“你也擦擦,别把被子弄湿了。”

赵景予伸手接过来,胡乱揉了几下就随手丢在一边,岑安瞧着就忍不住磨牙,又拿了一条干净毛巾过去,亲自给他擦头发上的水。

从前都是这样,洗完澡出来不管不顾的就要往床上躺,逼的她每次都要亲自给他揉头发。

这般折腾了一番,已经是凌晨两三点,赵景予到底身子还是有些不舒服,就安分守己的躺在自己被子里,也没动手动脚。

岑安被他逼着睡在一张床上,却固执的另外叠了一个被窝,两人倒也是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岑安听得耳边响起他渐渐平缓的呼吸声时,困意也不自觉的侵袭而来,想着他已经睡着了,定然是不会再胡来,她方才放下心来,这般心弦一松,立时就沉沉睡了过去。

岑安上午是被胸口沉甸甸压制的重量憋的快要无法呼吸方才惊醒的。

一睁开眼,入目的就是赵景予那一张在她面前拉近放大的俊容,岑安一怔,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想要把他给推开,可他睡的正香,一条结实的手臂从她的胸前横压过去,将她紧紧的桎梏在怀中,而那肌肉发达的大腿更是霸道的跨在她的腰腹上——

两个人不知什么时候滚到了一个被窝里去,岑安还好,穿着睡衣,赵景予这一夜折腾,腰上的浴巾早没见了,只穿一条内裤和她肉贴肉的挨在一起,岑安直气的当下脸就红了!

“赵景予!”

他个子那么大,又肌肉发达,她哪里会推得动,偏生他又睡的熟,任凭她这样细胳膊细腿的折腾半天,他依旧是纹丝不动。

岑安都要气死了!

张嘴就往他臂上咬去,睡梦中,男人却是“嘶”的倒抽了一口冷气,惺忪的睁开了眼……

“你过去!”

岑安死命推他,却没料到这一番动作,要睡衣的下摆都卷了起来,露出两条白生生的大腿来,甚至连浅粉色的内裤边缘都清晰露了出来。

赵景予素了那么久,又是在早上,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当下某处就支起了帐篷来。

被她咬过的臂上还有点火辣辣的疼,更是要一肚子的火气迫切的想要发泄出来,见她怒目瞪着他,却偏生俏眼含春,唇色嫣然的样子,赵景予只觉得脑子里轰地一声炸开,什么都不想了,先把她拆吃入腹再说!

滚烫的手掌立时就向着自己最渴慕的一处探了过去,岑安未提防到他一大早就耍流氓,竟是直接被他摸在了自己臀上,而那小巧挺翘的臀,更是被他的大掌攥住了臀肉,狠狠的揉了几下。

“赵景予你混蛋!”

岑安当下就要动怒,赵景予哪里还肯给她机会反抗,直接就把她压在了身子底下。

岑安立时就感觉到了他吓人的某处,她又不是不知道他天赋异禀有多厉害,可这一次却也被他那里过分的反应吓的目瞪口呆!

*的,又烫的吓人,简直就像是一根烧热的铁棒在杵着她的身子!

“你下去,你放开我,赵景予你混蛋……”

“安安,随便骂,敞开了骂,我就是混蛋,我就爱对你做这样的混蛋事……”

赵景予低头撩开她的睡衣,心急的去寻自己朝思暮想的一处,知道她最不喜欢睡觉时穿内衣,果不其然,这小女人定然是睡的半梦半醒的时候,觉得不舒服,自己把胸衣给扯掉了,也不知顺手扔在了哪里。

现在他一撩开她的衣摆,就直接攥住了那两团娇软温香,赵景予只觉得喉咙发紧,下腹绷的几乎要炸开了一样,而那*戳在她小腹上的某处,更是立时涨大了一圈。

岑安只感觉自己肚子被他那里抵住,戳的都开始发疼了,不由得扭了扭腰,想要躲开,却不料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眸色一变,喘息又促急了几分,而那里,竟是又有变大的趋势……

岑安吓坏了,立刻不敢再乱动,赵景予瞧着她乖乖的样子,更是受不了,直恨不得把她一口给吞吃了才好。

这么久没碰她了,他想她这白白嫩嫩的身体,想的都要发疯了,有时候夜里想起来,又无法纾解,只能一遍遍去洗冷水澡,再不然也是用手自渎,现在真好,她就实实在在的在他怀里,瞪着两只小鹿一样受了惊吓的眼睛看着他,更要他男人的自负心理无限大的膨胀起来……

“乖乖的,一会儿,就让你舒服……”

男人暗哑却又性感的嗓音,贴着她的耳廓哑哑的响起,岑安只觉得被他呼吸中的热气呵到的那一小片肌肤,酥痒的厉害,忍不住咬了嘴唇偏过脸去,却正巧把自己两片嫣然香甜的唇,送到他的嘴边去……

赵景予来者不拒,立时吮住那娇嫩的柔软,而两手更是不会闲着,已经揉面团一样揉起了她胸前那两处,岑安脸颊上立刻烧起了通红的火焰,可她被他压的死死的,动动手指头都难,又哪里能躲得开他的魔掌?

“赵景予……”

被他吮吻住的唇间,发出含混不清的呢喃,赵景予此刻哪里有心思顾及其他,敷衍的应了一声,卷起她的睡衣就脱了个干净,低头在她早已硬如石子的艳红顶端轻轻咬了一口,另一手,已经沿着她平坦洁白的小腹,一路往下探去……

岑安惊的瞠大双瞳,死命扭动想要挣扎,可双膝被他一分,接着狠狠压住,就再也动弹不得了。

浅绿色的格子床单,是她自己挑选的,而此时,晨光璀璨,单层的窗帘遮不住阳光,屋子里渐渐亮堂起来,将这一切旖旎的景致,都映照的清清楚楚——

题外话——求不河蟹,猪哥我容易嘛,容易嘛!如果被抓走了,你们一定要救我,快投票安抚我吧,害怕的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