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88章 我不介意直接把你抱回去(第三更,万字加更完毕)

她一个人在长廊里坐了很久,坐到天都黑了,她终于还是打开了他的手机。

赵景予的几个工友离开时,把他的手机给了岑安。

岑安翻出通讯录,找到了赵成的电话瞬。

赵成很快就接了电话,语气听起来很激动的样子:“少爷!您可算给我打电话了……鱿”

“赵成……”

却是岑安小小的声音响了起来。

赵成一惊,转而却是兴奋的不得了:“少夫人?怎么是您啊?您现在是和少爷在一起的吗?”

岑安听着他欢喜的语调,却觉得心里涩涩的味道更重了,“赵成,我有事儿想问你……”

“少夫人您说!”

赵成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少夫人用的是少爷的手机,这说明什么?还不是说明两个人就在一起,而且关系也和缓了?

“我想问你,赵景予来江南之前,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赵成整个人蓦地一惊,先时那些狂喜,却是潮水一样,瞬间退的干干净净了。

“少夫人,是出什么事了吗?少爷……少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他今天昏倒了……”

“医生说,CT报告上显示,他肺部有大片阴影……”

“只是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查……”

赵成捏着手机的掌心,顿时被冷汗湿透了。

在北京那时候,医生千叮咛万嘱咐,务必要戒烟,可少爷根本就没放在心上的样子,可如今看来,少爷不但没有将医嘱放在心上,甚至压根就没把这当一回事儿……

“少夫人,您别急,是,少爷之前之所以会提前出狱,就是因为身体出了一些问题,不过,医生也说了,暂时是没有大碍的,只是叮嘱少爷必须要戒烟……”

“少夫人,拜托您先照顾少爷几日,我和姜墨这就过去,少爷的病情不能耽搁,还是回北京住院的好。”

“好。”岑安轻声应下,心里却更是沉甸甸的难受起来。

原来他之所以这么快就出狱,却是因为这个缘故。

想来,他的病情一定不是赵成说的那样轻,不然,又怎么能保外就医呢?

岑安挂了电话,看一眼赵景予病房窗子里透出来的微光,心口那些沉甸甸的东西,渐渐又变成了气恼。

她还是不进去,转身下楼去医院的食堂。

点了清肺的汤水,一直等到师傅做好了,岑安方才拿着那汤水上楼来。

她推开门,赵景予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待看到她手里端着汤,更是唇角都有了笑纹。

岑安却自始至终都不搭理他,只是将汤盛出来放在了他的床头桌子上,就兀自坐在一边低了头。

赵景予的点滴也输完了,护士过来给他拔了针,又将床摇了起来。

“怎么了?我没事儿,医生不是说了吗,就是有点疲劳过度……”

岑安忽然抬起头来,一声冷笑凝住他:“赵景予!我说你好端端的千里迢迢跑来找我干什么,原来是知道自己得了病!”

“安安……”

岑安却是一下站了起来,她唇角微扬着,似乎在笑,可眼圈却是渐渐的红了:“你真是打的好主意,知道自己生病了,不忍心连累你的宋月出,就来祸害我!你死缠着不肯和我离婚,就是要让我当寡妇是不是!”

赵景予一头雾水:“你这是说的什么啊……”

“医生让你戒烟,你非但不戒,还抽的更凶了,在工地一天两包是吧!”

岑安气急,抓了自己的包包就去砸他:“你抽啊,你怎么不干脆抽死算了!”

赵景予被她连着几下砸在肩上,也不知道她包里装了什么,沉甸甸的,砸的他吃痛不已,一张脸也沉了下来,伸手扼住她手腕,紧紧捉住:“岑安,你发什么疯!”

“对啊,我本来就是个疯子,我发疯不是正常的很!”

岑安恶狠狠瞪住他,一双眼瞳却是红的小兔子一样,要他的那一点怒气,又渐渐的烟消云散了。

“我就是这一段时间太忙了,才会抽的厉害了一点……”

“你少给我狡辩!”

岑安凶的像一头母老虎:“你这叫厉害了一点?你怎么不干脆把烟当饭吃?”

她越是这样凶的厉害,赵景予眼底的神色却反而越是柔和了起来:“岑安,你这是在担心我吗?你怕我会死是不是?”

“你现在死了才好!你死了我也不用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摆脱你了!”

岑安发泄完,却还是觉得胸腔里憋闷的厉害,医生的话,就像是沉甸甸的大山一样,压的她根本喘不过气来。

她不想和他继续纠缠,她想和他离婚,彻底变成陌路人……

可她,却从来没有再如从前那样想过要他去死。

如果他真的死了……

岑安忽然有点害怕去想这个问题,好似,自己的潜意识里,也在抗拒去想这个问题。

“你放心好了,我比你大,肯定会死在你前面。”

赵景予说完,却忽然口气一变:“不过,就算我死了,你也不准改嫁!”

“疯子!”

岑安狠狠骂他一句,可不知怎么的,却因着他那一句“肯定死在你前面”,没来由的,心里又酸胀着难受起来……

两人吵了一通,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

他似乎真的是累坏了,喝完汤很快就又睡着了。

岑安提心吊胆了这么久,等到他睡的安稳了,才觉得倦意袭来,也沉沉睡了过去。

夜半时分,岑安是被一阵压抑着的咳嗽声给吵醒的,她睡眼惺忪的坐起来,赶紧给他倒了温水递过去。

“我没事儿,就是嗓子有点发痒……”

岑安递给他水的时候,敏锐的嗅到了他身上的烟味儿,回头一看,果不其然床头一次性杯子里还有熄灭的烟头,她腾时间就恼了,抓起手里的杯子就摔在了他床上:“赵景予!”

她余下的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哗啦啦的就淌了下来。

赵景予吓了一跳,赶紧坐起来去拉她:“岑安,怎么了?”

岑安狠狠甩开他的手,胡乱拿了自己的外衣和包包就向外走。

赵景予心急之下,顾不得其他,掀开被子顾不得穿鞋就追过去:“你去哪?”

“赵景予,你别管我!”

岑安眼泪流的止都止不住,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就会哭成这样子。

“大半夜你一个人跑出去,不安全你知不知道?”

“嗬,你连自己的命都不管,还来管我安不安全干什么?”

岑安使劲甩他的手,赵景予却握着不放,她挣扎的更凶,他干脆直接从后抱住了她的细腰:“放心……”

他的呼吸就在她的耳畔,低低的拂过:“还没和你生七个八个孩子,我舍不得死。”

她身子一绷,挣的却是更加厉害了:“你滚!生孩子?我可不想孩子生下来就死了爸!”

“怎么说话呢你?”赵景予的眉毛皱了皱:“你就这么盼着我死?”

“赵景予,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戒烟,我这辈子都不会和你在一起,你也休想再找到我!”

“那你的意思是,戒了烟就和我在一起?”

赵景予直接把衣服口袋里的一盒烟拿出来,顺手从半开的窗子那里丢了出去。

“从今天开始,我不抽了,一根都不抽。”

岑安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一番举止,竟是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我说话算话,你也不许食言。”

她说什么了?

她又没说他戒烟了她就与他重归于好!

可还没等她再开口,赵景予却已经直接掐断了她的话头:“非但不许食言,而且,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要开始准备生孩子的事情……”

岑安:“……”

“陆锦川和甄艾的孩

子都几岁了?”

岑安:“……”

“总不能到时候带孩子出去,别人误会我和孩子的关系了!”

岑安:“!!!!”

“好了,我都这么久没回家了,这医院也没必要再待下去,你想走,咱们现在就回去吧。”

赵景予说着,竟是神清气爽的直接穿了外衣,拿了自己的几样东西拉着岑安就往外走。

“我不跟你回去……”

岑安有预感,跟他回去,一定没好事!

心里想着,更是死死的抱紧了门柱,就是不肯跟他向外走。

“我不介意直接抱着你出院。”

赵景予也不拉她,就那样站在走廊里,大剌剌的当着护士站几个值班护士的面,说出这样没羞没耻的话来。

岑安气的恨不得跳起来在他那张讨厌的脸上狠狠咬一口,可她也知道,这个天字第一号不要脸的男人,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

眼见得那几个小护士正在偷偷的瞄他,岑安不由得腹诽,他如今这样子,穿套工装,胡子拉碴的,竟然还有女人偷看他!

瞧她磨磨唧唧的松开手,赵景予嘴角边的一丝笑意,就又加重了几分。

半夜小城市不好打车,两个人就沿着空寂的街道往前走。

春末的夜晚,连风都是暖的,这样走着,也丝毫不觉得冷,甚至连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累不累?”

岑安摇摇头,出来一吹风,脑子就清醒了很多。

想着自己这些天来和他之间的这些事,自己也觉得太可笑。

和赵景予这个人斗,根本没有胜算可言的好不好?

而且,今日在医院发生的事,也要她自己彻底明白,她对赵景予,做不到完全放下。

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自己的心,自己这个主人,却也是没有办法完全控制的。

“赵景予,我有些话,还是先和你说清楚的好。”

“你说。”

“我可以暂时答应你,和你在一起,但是,我觉得我们需要一点时间,一个月也好,半年也好,如果到时候,还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不适合,那么,我们就和平分开好不好?”

他沉默一想,不答应她,她又要闹,那就先答应好了。

反正他相信,她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更何况,既然在一起了,那么某些福利,当然就可以尝到了。

他素了这么久,再憋下去,说不定就废了。

这可千万不行,他还没和她生儿子呢。

“行,就以半年为期吧。”

半年,嗬,说不定用不了半年,她的肚子就大起来了。

对于自己那方面的能力,赵景予向来是自信到自负的!——

题外话——所以说明天可能就有肉了……保佑我不要被退稿!!!月票快来把我砸晕吧,我看了看榜单,发现我几乎都是第二名,你们真给力!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