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85章 每一个人爱的方式都不一样,比如他……

就在上周,他们甚至明刀真枪的将赵景予的功劳给抢了。

他是不在意这些的,但是,功劳抢了也就算了,奖金他却不愿意善罢甘休。

岑安每天出去上班要坐公交车,他实在不想她这样奔波劳累,这一笔奖金不算多,但也有几万块,加上他之前的一些,买一辆代步的车子还是可以的。

因此,赵景予直接去找了那三个人鱿。

奖金他要了回来,但是却被赶回了工地上去做负责人。

美其名曰,你赵景予不是能力出众嘛?那就去一线,好好发挥你的价值去吧!

岑安忙里偷闲有了一天假期,就想去看看赵景予做的什么工作。

小城不大,她也知道他所在建筑公司的名字。

到了那里之后,却并没有找到赵景予,他的同事说,他这些天都在工地上,岑安不由得吃了一惊,赶紧打听了工地的位置,又拦了出租车赶过去。

越走越偏远,岑安的心也不由得提了起来。

待到了尘土飞扬的工地,岑安这才发觉,几乎都到郊外了。

到处都是机器嘈杂的声音,沙尘漫天,岑安捂住口鼻,连着问了四五个人,方才找到他的所在。

远远的,只能看到一群穿着工装戴着安全帽的工人忙碌穿梭,岑安压根都找不到赵景予是哪一个。

她呆愣愣的站了好大一会儿,心窝里都凝满了酸。

怨不得,每一次匆匆一见,他好似都特别疲惫的样子,和她说话也是惜字如金,原来,他一直以来的工作环境,竟然就是这样子的……

岑安又站了一会儿,就有人过来大声的问她干什么,还说这里不安全,到处都在施工,给她扣了一顶安全帽。

岑安说了要找赵景予,来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番,方才带了她过去。

岑安穿过沙子堆,水泥搅拌车,来往运砂石的工人,在尘土飞扬之中捂住口鼻还忍不住连连的咳嗽。

那带着她过去的工人就大嗓门的笑道:“小姑娘娇滴滴的,没来过这种地方吧!”

岑安点点头,到底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赵景予在这里是做什么的啊?”

“你说赵工啊,他可是全才,什么都会!”

那人的口气里倒是十分恭敬的样子,岑安却不觉得心里松缓,依旧是堵得厉害。

是啊,他那么了不得的人物,如今却要在这里,和工人们混迹在一起。

岑安还记得,从前在赵家时,他连衬衫上都没有一丝的褶皱,可是现在呢?

“到了!小姑娘,赵工就在那里!”

岑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抹高大的身影。

赵景予也套着工装,头上戴着安全帽,手里拿着一张图纸一样的东西,正对身边围着的几个人大声讲着什么。

他手里还夹着一支烟,时不时的就要歪头狠狠抽上几口……

机器声漫天嘈杂,尘土飞扬的工地上,她待上这一会儿就觉得难受,可他却仿佛早已经习惯了了的样子。

岑安一步一步往前走过去,却是握紧了手里提着的小小保温桶。

她做了一些汤,给他带了来。

直到走到他身边了,他还没察觉到,依旧和身边的人指着图纸认真的讲着什么,还是他身边几个年轻人看到了她,不时的看过来,赵景予方才察觉到异样。

他有些生气,回头时,浓眉还在紧紧的蹙着,整个人又瘦了一点,胡子也没刮,野人一样,可那一双眼睛,却是陡然亮了起来!

“岑安!”

赵景予一愣,转而却是扔下图纸就向她走过来,可眉毛却是皱的越来越紧了:“你怎么来了?这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这里不安全?谁让你过来的!”

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斥责,岑安却也不生气,只是心头酸的更厉害,鼻腔里也酸涩起来,眼睛渐渐的红了:“赵景予……”

“你赶紧走!这不是你待的地方!看看你脸上弄的!”

他拽住她胳膊就把她往外拖,看到她原本皎洁的小白脸上,如今脏

兮兮的蒙了一层灰,更是觉得不能忍受,“以后不准你过来!”

“赵景予……”岑安鼻子抽了抽,差一点就哭出来,可却死死的忍住了,她扬了扬手里拎着的小桶:“我今天放假,给你送点吃的……”

他握住她手臂的手指蓦地一紧,那一双飞扬入鬓的长眉微微舒展了一下,转而却是忽地又紧皱起来:“谁让你给我送吃的了!你今天放假,不待在家里好好休息,跑工地来干什么!”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看看你到底干的什么……”

“现在看到了吧?那就赶紧回去!”

他脸拉的老长,凶的吓死人,从口袋里摸出来一个干净的未开封的口罩递给她:“赶紧戴上!”

这里烟尘大的厉害,她这么娇气,怎么受得了?

他来这里都过了差不多一星期才适应,可就这样,咳嗽的却也比从前厉害的多了。

岑安乖乖的接过口罩,却把小桶递给他;“你拿着……”

赵景予不接:“不用,工地上饭菜还不错,不用你给我带吃的!”

岑安一下子委屈的不行,抓起口罩就丢在了地上:“赵景予!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凶什么凶?我刚来你就赶我走,我偏不走了!”

她说完,直接一屁股在身后的砖头上坐了下来,气鼓鼓的扭过头,再也不肯搭理他。

他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可是好听的话却仍是说不出来,自己都觉得矫情。

明知道自己看到她那一刻,心里高兴的不行了,可却还是要板着脸赶她走。

这里环境太差,她待久了受不了,对身体也不好,所以他才着急的不行要赶她走。

可这小丫头,却又生气了。

赵景予沉默了一会儿,目光凝在她手里拎着的小桶上:“……里面是什么?”

岑安哼了一声,不搭理他。

赵景予又觉得有点没趣,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也没有太多时间陪她,想了想,干脆又道:“你先去我办公的地方等着我,我把手头的事处理完就过来。”

岑安不想答应的,但又好奇他办公的地方什么样,就乖乖跟着他往前走去。

不过是临时的板房而已,好在收拾的还算干净,赵景予给她指了洗手间在哪里,这才匆匆离开了。

这一走,一直到下午四五点的时候,赵景予方才松口气转回来。

推开门就叫她名字:“安安!”

办公间里却不见她的身影,赵景予一下着急了起来,赶紧走进去找她,却见她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睡着了。

赵景予一下放慢了脚步,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握了起来,却觉得一颗心渐渐软的不成样子。

他去洗干净了手脸,方才走过去叫醒她。

岑安睡的有点迷糊了,被他叫醒了,还有些懵懂的样子,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却是自然而然的嗔了他一句:“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无聊死了……”

他唇角一下就有了微微的笑:“工地上事情多,耽搁了。”

“你就在这里工作啊……”

岑安忍不住又垂下目光去看他的手,他手上的冻疮好好坏坏,到现在天气彻底暖和了,方才痊愈。

也不知道,这个冬天和春天,他究竟吃了多少苦。

“我负责工地上的事务,所以工地上就待的多一些。”

他倒没把这些当一回事,男人要养家糊口,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因为工作而抱怨。

“赵景予……”

岑安一肚子的话,却又偏偏不知该从哪里说起,叫了他的名字,就又沉默了下来,绞着手指头,低着头,好半天都没抬头看他一眼。

她想说,你不要再做这一份工作了。

可她,却又说不出口,说出来了,就好像她仍在在意他,担心他一样——

题外话——明天后天都是一万字加更哈!我要看到你们的票票和爱我的漂亮小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