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84章 他买了双人床……

他就在她楼下等着,一个人靠着电线杆子抽烟,也不顾那漫天飞舞的雪片,无遮无拦的落在他的头发和脸上……

岑安远远瞧着像他,待到走近,果然发现就是他,心头不由得突突一跳,刚要开口说话,他却又转过身,捂住嘴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怎么咳嗽的又严重了?瞬”

岑安忍不住的询问了一句,赵景予咳嗽了一阵停下来,却是板着一张脸,也不多说话,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递过去给她。

岑安愣了一下:“赵景予……鱿”

“我挣得钱,每一分都是我自己挣的,房子我也找好了,你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搬走。”

他说的简单利落,岑安却低着头,看着他那伸过来的一只手,满是皲裂的血红的伤口,冻疮密布,几乎没有一寸的好肉了,她捂住嘴,忽然就哭了出来。

“怎么了啊?”

他先是皱皱眉,转而却是伸出手,在她落了薄雪的头发上轻轻揉了揉。

“你这些天都干什么去了啊?”

岑安抬起头,眼睛红红的望着他,仿佛是一只被他抛弃在雪天的小猫一样。

“就是找了份工作先干着而已。”

他说的轻描淡写,原本也没打算和她说实情。

在他眼里,男人吃点苦根本不算什么事,当初他不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他不是什么学霸,也没出国念书镀点金,到后来做生意赚了钱,全是自己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一路上也不知道碰了多少壁。

反而到如今,他随手画下的设计图,公司里招聘来的研究生都自叹不如。

如今来到江南,赵家倒了,他又没什么唬人的学历,又是年初,想找份工作,倒是成了难事,好在他到底是真刀实枪打拼出来的,随便在一家建筑公司找了工作,没几天抓到机会露了一小手,果然就从工地被调到了办公室去。

只是他急着赚钱,没日没夜的加班,又一向不是娘们儿一样在乎自己的身体,所以才弄的自己有点狼狈。

但,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不过是跑工地跑的多才会冻伤了手而已。

“你……”

岑安却是欲言又止,想了想,却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可笑,他就算是再怎样潦倒,也不至于去工地上搬砖头吧。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去把重要的东西收拾一下。”

赵景予嘴上什么都没说,心里却忍不住泛起了甜,她就是爱口是心非,从前都是这样子的。

明明他要她的时候,她也舒服的不得了,却偏偏泪水涟涟的一口一个“不要不要了”,但他早已知道了她就是这样倔强的小性子,这不……

不过是看到他的手冻伤了而已,这小丫头立刻眼圈就红了。

明明心里,还是有他的不是?

却怎么都不肯承认。

还巴巴儿的让宋月出把离婚协议带给他,都不知道自己哭的稀里哗啦的纸上都是泪痕,也亏得他心思缜密发现了。

岑安的东西并不多,但零零碎碎的也不少,赵景予干脆出去雇了车子。

岑安却有点舍不得。

现在不比从前,大手大脚随便花,他挣点钱多难啊……

岑安想到他递给自己的一大把钱,里面还有五十二十的,就忍不住的一阵心酸。

从前的赵景予,钱包里什么时候出现过零碎的钱?

也不知道这人到底干的什么,愣是把好好儿的手弄成了这样子。

他租的新公寓并不算远,却是近几年才盖起来的新小区。

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小小格局,却是一应俱全。

最重要的,冷热水都有,卧室里还有供暖,她再也不用早上起来出去公用的洗手间冻的两只手胡萝卜一样了。

岑安拿着被子去卧室铺床的时候,却是愣了一下。

卧室里是一张双人床……

岑安抱着被子,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是人

家租的房子,人家准备什么样的床,当然是人家说了算。

她要是不想住,大可以还搬回去。

“怎么了?”他在外面收拾完,走进来,直截了当的接过了她手里的被子:“你别弄了,出去看电视去。”

岑安眼睁睁的看着他把她的被子铺在了他的大床上……

显然他压根都没有做过这种事,不免有些笨手笨脚的,但是男人到底力气大,三两下的功夫,还是将被子好好的铺在了床上。

岑安看他又去拿床单,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我来吧。”

她把他手里的床单接过去,抖开,一点一点的铺平。

干净的枕套换上,就那样亲密的挨在一起,宛若从前他们在赵家时那样。

每个晚上都抵足而眠的亲近。

岑安垂下了眼帘,觉得有点看不下去。

短暂的沉默之后,她终究还是开了口:“我看客厅还有位置,我去客厅打地铺吧。”

赵景予没有多说什么:“你睡卧室,卧室有暖气,我去打地铺。”

他说完,就向外走:“你先去洗澡吧,我还要出去一下。”

他还得回去公司,把图纸连夜修改好,明日工地上就要用。

他预支了薪水,就更要把自己手头的工作做好。

更何况,他事情做的漂亮,才能拿的薪资更高。

他总不能,要她跟着他了,还继续过苦日子。

日子就这样平缓的向前过,岑安从来都没有想过,她和赵景予,还有这样和平相处的时刻。

师兄还没去美国之前,她白日里就去医院看望师兄,他去上班。

她回来的时候,他却还在加班,总是在深夜她睡着了,方才隐约听到外面的一点声音,而等到早晨她醒来时,他又早早的离开了……

他们见面的时间变的很少,不过相处的却是还算不错,他在客厅睡地铺,也从未来***扰过她……

倒真是出乎了岑安的想象。

天气转暖的时候,徐珊陪着梁宸一起去了美国。

岑安把师兄送走之后,心头那沉甸甸的重量,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至少,美国那边传来的消息,并没有给师兄判了死刑,有希望,总归是好的。

说不定,下一次再见的时候,师兄就和从前一样了呢?

岑安也找了一份工作,她原本就是学传媒的出身,自然还是去电视台或者报纸杂志那样的行业去。

如今她在一个小小的报社做市井新闻的小记者,渐渐的,也忙碌了起来。

这样一算,她和赵景予,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竟然有一周的时间,都没有见过面了。

赵景予遇到了不大不小的一个麻烦。

他的目的不是为了往上爬,毕竟,这座小城他不会待太久。

只是想赚取更多的钱,给岑安更好一点的生活而已。

所以他有些锋芒毕露,但这样以来,倒是让原本公司里的一些人感觉到了威胁。

赵景予有能力,有手段,又能吃苦,从前的他,可是上市公司的总裁,如今在这样小小一个建筑公司里,更是游刃有余,甚至可以说,是暴殄天物的大材小用了!

他做的好,公司老总就想长长久久留住他,年薪已经开到了三十万,在这样的小城市,算是很优厚的待遇,但赵景予却并没有答应签合同。

只是,他虽然不签合同,但却还是碍了别人的眼。

他做的越好,就越显得他们没用,老板当然会想,既然赵景予一个人可以做你们三个人的工作,那还要你们三个人干什么?

所以,这一段时间以来,赵景予明显感觉到了工作上受到的刁难渐渐多了起来,他是外来人,那些却是公司的元老了,暗地里下绊子,还不是简单的很?

就在上周,他们甚至明刀真枪的将赵景予的功劳给抢了——

题外话——今天白天我会把月票550和600的小剧

场更新在评论区置顶楼和微博那里,因为这几天带孩子出门了,所以没来得及写小剧场,大家见谅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