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79章 他往南来。

他盯着那个名字看,仿佛目光快要把薄薄的纸张给戳出两个洞来。

宋月出没有打扰他,只是静默的坐着,她知道他心中难过,可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

赵景予忽然抬起头来,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依旧带着一点淡淡的疏离,只是将那离婚协议轻轻折好,放在了自己口袋里:“东西先放在我这里。”

“景予……你打算怎么办?鱿”

赵景予微微挑眉,伸手摸了一支烟出来,他蹙眉点上,深深吸了一口,却是薄唇微勾,有荡人心魄的笑缓缓溢出:“我不会签字的。”

宋月出知道他会这样,心里却还是有点难过。

“那你要赶紧出来才好,不然她万一和别的男人……”

“她不会。”

赵景予这三个字说的斩钉截铁,倒是让宋月出微微一愣:“景予,你怎么知道?”

他却再不肯说一个字。

他发现的那一个秘密,他要等到见到她那一天,亲自去问她。

探视时间到了,宋月出只得离开,她每次来看他,都会带很多东西给他。

许是狱警也知道这人来头不小,也不敢怎么克扣他的东西。

赵景予手头散漫,监狱里的囚犯得了他的好处,都对他言听计从,这倒是免除了不少的麻烦。

他若要早点出去,又不愿让哥们儿或者宋月出帮忙,那就只有一条路,立功,减刑。

这是最正当的办法,他就是提前出狱了,也没人能诟病一个字。

但若是走后门出狱,那又何必进来一趟矫揉做作?

若非她还这么怨恨他,他是并不愿这么快出来的,只是,想到小小的她,一个人在千里之外,他就牵肠挂肚的放不下。

半个月后,监狱有囚犯预谋纵火越狱,最紧要关头,赵景予所在的监狱里那个头头儿不知从哪个门道得到了这个消息,他本要自己去举报,但最后,却还是把这个机会给了赵景予。

他还要蹲十几年,就算是减刑个一两年,也没什么区别,但赵景予不同,他才五年,原本因为表现好,已经减刑到了四年,这一次立了大功的话,最少也要减刑两年,那就快出去了。

这人也不傻,知道赵景予绝对不是他们这样的普通人,立功机会,以后还有,说不定等他出去了,还能在赵景予这里讨一口饭吃。

出狱的囚犯,有几个能混上正道的?还不是重蹈覆辙?他却不想这样,家里还有孩子妻子等着他,他希望能让一家人过的更好。

而眼前,这正是个好机会。

“你出去了,别忘了兄弟,将来给兄弟一口饭吃,拉拔兄弟一把就行了!”

头头儿十分豪爽的拍了拍赵景予的肩。

“你这份情义我赵景予记在心里了。”他向来不爱多说话,但说出来的话,却都是一个字千斤重。

那头头儿就心满意足的笑了。

赵景予却并未曾急着去举报,只在半夜,众人都睡死的时候,他却依旧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当有一丝异动传来时,他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叫了狱警……

如果他早早就去举报,那些人还未开始动手脚,那么他的举报,就没什么分量可言。

但他就偏偏等着那些人开始动手的一刻,让狱警去抓一个现行,不让他们感觉到危险近在咫尺,又怎么能体会到他举报的重要性?

赵景予一辈子玩弄权术,做这样的事,实在是驾轻就熟。

而似乎上天终于偏爱了他一次。

减刑的文件刚下来不出半个月,赵景予忽然觉得身子不适,狱医看过之后,立刻就申请他去市医院做全面的检查。

常年的酗酒,抽烟,生活作息不规律,他的肺部和胃部都严重受损,尤其是这一次发病的肺部,拍片看到了一片不小的阴影……

赵成得知消息之后,立刻拜托徐长河和高崇元,想办法给赵景予办理了保外就医。

这一次,赵景予并没有阻止。

他自己的身体他知道,也正因此,心中更有隐忧。

多的是

平日强壮如牛的人,忽然得了大病或者急病没过多久就死了。

肺部有不小的阴影,疑似癌症,还要更进一步做检查和化验……

如果这一切到最后确诊,他哪里还有时间去挽回她?

人,终究还是扛不过天命。

赵景予纵然再强势,再霸道,又如何?他争得过上天,争得过命运吗?

“赵先生,您的整个肺部几乎都是黑的,您必须要戒烟了!”

医生将片子放在赵景予的面前,态度十分的严肃。

他虽然逃过一劫,可病情也不容小觑,支气管感染的厉害,这也是为什么他夜间犯了咳疾,咳嗽这么厉害的缘故。

“还有您的肝功能,也有些受损,若再继续恶化下去,肝部,肺部发生癌变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赵成听的心惊肉跳的,就连一向跳脱的高崇元都闭口不言,一脸的担忧。

“少爷,您以后可千万不能再抽烟了!”

赵成立刻就把他身上口袋里的烟和打火机全收了。

赵景予倒是被他紧张的样子给逗笑了:“我这不是好好儿的吗?赵成你也别太紧张了……”

“三哥,我看赵成做的对,您也不能这样掉以轻心了,那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

徐长河忌讳说癌症两个字,听着都让人觉得心惊胆颤。

“行了,我都知道了,你们就放心吧。”

这么多年了,抽烟早已是刻在骨子里的习惯,他无论如何都改不掉的,唯一能做的,也只是比从前少抽一点罢了。

赵成却有些半信半疑的看着他:“少爷,我知道您烟瘾很大,但是这一次,您必须得听医生的话……”

“赵成你也太啰嗦了,我都知道了!”

赵景予面上有了不悦的情绪,赵成心里担忧,却也不敢多劝,只能寄希望少爷自己能克制住。

赵景予病情稍稳定之后,就提出要去江南一趟。

赵成知道他的脾性,连阻拦的话都没有说,直接就开始给他准备东西。

赵景予却制止了他,他想要一个人去,以赵景予这个人的身份去,而不是以赵家的三公子的身份。

而今的他,就是一个一无所有的普通人,再不是昔日翻手云覆手雨的豪门贵胄。

“三哥,有需要我的地方,您只管开口。”

徐长河却阻止赵成说下去,上前一步,认真说道。

“还有我,三哥,您需要了,说一声,刀山火海我都去!”

高崇元梗着脖子,瓮声瓮气的说着,那一张不甚英俊的脸,似乎看起来也顺眼了不少。

赵景予心中感慨,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两人的肩:“好兄弟,等我回来,我们大醉一场!”

“少爷您不能喝酒了!”

姜墨可算插上了嘴,管家婆的样子,却是逗的大家都笑起来。

江南。

新年过去,春天就要到来,距离宋月出带走离婚协议,也已经过去了几个月的时间。

但是遥远的北京,依旧是毫无任何音讯传来。

岑安也知道,他那么骄傲又自负的人,如今身陷囹圄,她却又决绝的提出离婚,他一定咽不下这口气,说不定,正因为如此,他才不会这么轻易的签字。

不过也没关系,如今赵家倒了,他也不能和从前那样为所欲为了,她也不用怕他了!

过元宵节的时候,岑安在出租屋里自己包了汤圆,煮好后送到了医院给梁宸和徐珊。

他们过完节就要出国了,宋月出倒是信守承诺,果然给梁宸联系了最好的医院和医生,一切准备就绪,师兄就要离开了。

岑安心里很放不下,但想到有无微不至的徐珊在,她也就放下心来,徐珊真的对师兄很好,没有一丁点的怨言,似乎,只要让她守着师兄,照顾师兄,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题外话——保外就医其实并不是自由身,赵也不能想去哪就去哪,但是剧情需要,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们慕安出去

了别人说他是赵先生的孙子啊,所以……你们会懂的哈!

马上要见面了,快把票票交出来吧!磨人的小妖精,永远都是要要要要,不停的要,你们吃得消吗?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