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77章 岑安,你的心里真的没有他了吗?

心中压抑许久的隐秘,到了嘴边,却又不敢说出来,她咬了嘴唇,一点一点,沉下心来,终是做了决定瞬。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久到空气都要凝固了,岑安听到宋月出略有些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你师兄的事……是我做的,是我,收买了他手边的人,是我,指使他们这样做的!”

说出来了,终于还是说出来了……

原本以为要藏在心里一辈子的秘密啊,就这样说出来了。

宋月出只觉得心头上那一块巨石,骤然间就被搬开了一样,她长长的舒出一口气,脸上的疲态似乎也一扫而光,“岑安,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岑安脸上的神色,渐渐由方才的愤怒和激动,变成了惊愕和不敢置信鱿。

她目瞪口呆,望着面前似乎一瞬间释然了许多的宋月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宋月出……难道是疯了?

不然,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离谱的话来?她就算是爱赵景予爱到发疯,也没道理替他来顶罪讨她的原谅吧?

岑安紧紧咬住牙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无耻的男人?自己做的事,竟然找女人来顶罪!

她转身就走,一句话都不想再和这些人多说。

赵景予自私阴毒,宋月出更是个疯子!

“我知道你不信!岑安,做了这样的事,我如今想起来,也觉得当初的自己疯了!”

“他把你送到江南,也答应了和我在一起,却迟迟不肯与我结婚,更不愿与你离婚,我那时候日夜都在这样的煎熬之中,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能拆散你们两个,如果能嫁给他,让我做什么都行!”

宋月出几步追过来挡住岑安:“你听我说完!如果我说完了这一切,你还是不信,还是恨他,那么都随你!反正他现在已经蹲监狱了,至少要五年才能出来,五年后,他也四十了,身体大约也垮了,健康没有,事业没有,家也没有,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你的仇也算是报了!”

岑安低头,只是死死咬住嘴唇不肯说话,可心底,却有了小小的动摇。

是啊,那个时候,他亲口告诉她,他派人送走了梁宸,她多少还是了解他的,说出来的话,一般都不会改变,除了……

总是对她出尔反尔。

见她沉默,表情似乎有了些许松动,宋月出方才轻轻松了一口气:“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我更迫切的想要知道你们之间那时候的关系到底怎样,赵成和姜墨,跟着他十多年,我没办法收买,只能想办法收买了他们手底下得用的人,你也知道,在这世上,并不是人人都像赵成他们那样死忠的……”

宋月出想到他最后一次来奉化,她在北京,一路得到的那些消息。

自然也包括忽然出现的梁宸,以及赵景予原本为着离婚而来,却又变了初衷和岑安纠缠不休的所有一切。

她是被嫉妒冲昏了头了,想着,只要他和岑安彻底的生分决裂了,那么她当然就可以顺顺当当的嫁给他。

可她没有想到,岑安的性子会这样的烈,她更是没有想到,一向对女人都是无所谓的赵景予,竟然真的会动心。

“送你师兄回去苏州的那个司机,收了我的钱,自导自演了那一场车祸,这也是为什么他受伤不重,而你师兄却差点丢了一条命的原因……”

“岑安,我原本以为,经过了这些事,你和赵景予因为这些天大的误会,再也没有办法走在一起,我就可以安心的嫁给他了,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会因此动了寻死的念头,我也没有想到,赵景予为了你,一夜之间白了头发。”

宋月出的语气,到了此时已经平静无比,她轻叹一声,眸光中的艳羡,却是再也遮掩不住:“岑安,事到今天,我不得不承认,我多羡慕你。”

岑安所有绷紧的情绪,和压在心底对他的怨愤,到了最后,都随着宋月出的一句‘一夜之间白了头发’,而变成了涌在喉间的淡淡酸楚。

她紧紧捏着掌心,不肯抬起头来,不想让宋月出看到她神色里的异样。

心里的滋味说不出来,也找不到词语来形容。

一直以来,因为他害了师兄,她对他怀抱着一腔的恨意和怨怼,而这一股恨意和怨怼,更是支撑着她忘掉他,在这里开始新生活的根源。

可如今,这些恨意和怨怼,也要一点点的散开了,岑安忽然觉得心头一片茫然。

她今后,要怎么办?

“他回来北京就宣布和我解除了婚约,而你大约也知道,不久之后,京城风起云涌,宋家受了牵连,却因为我和陈竣之在一起而得以暂时保全,赵家却树倒猢狲散,一无所有了。”

宋月出喃喃说着,目光却是渐渐投远,她望着这独属于江南的云和阳光,似乎整个人也变的柔软了下来。

得不到的,宁愿毁掉也不要拱手让给别人。

那是从前的宋月出。

而如今的她,大约应是脱胎换骨,犹如重生了吧。

“你不知道,赵家所有人都恨他,包括他远在国外的一对兄妹,自始至终不肯回国,他的父亲恨他,母亲也恨他,也是因为如此,我才能动动手指,就从赵太太的口中知道了你们当年成婚的辛秘。”

宋月出回过身来,望着早已面色惨白眼中含泪的岑安:“我最后的孤注一掷,是希冀着用那件事来逼迫他和我在一起,哪怕只是说一句,曾经喜欢过我,可是你知道吗?他坐牢之后,我去看他,他却对我说,他是心甘情愿的,他心甘情愿坐牢,赎罪,因为他对不起你。”

岑安的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

八年前,在陆锦川招待赵景予的宴会上,他酒醉强行占有了她,那是她一辈子的噩梦,一辈子都无法解开的心结。

她曾经以为,她会恨他一辈子,一辈子都不原谅他。

可却怎么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一天,那样冷漠残忍的男人,那样自私决绝的男人,也会低下高傲的头颅,只为她。

“你也知道,赵家倒了,但是赵景予还有几个铁哥们儿,也不是没点手段的,他免除牢狱之灾,不算什么难事,可他却发了狠话,谁都不许把他救出去,就算是救他出去了,他还是要继续自首回来。”

宋月出轻轻摇头,眼圈一点点红了起来:“岑安,我跟他,比你和他久的多了,我怎么都从来不知道,他这人还有这样的一面,如果他对我,有对你一分,不,哪怕是半分的心思,我死也心甘了……”

“你别再说了……”

岑安心乱如麻,脑子里更是乱糟糟的一团,原本认定的事,忽然被人揭开了真相,而那真相,更是让人惊愕无比几乎不能相信的,任是谁,大约都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

“我早已经发过誓了,赵景予这个人,和我再也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了……”

岑安胡乱的摇头,是了,最初他逼着她嫁过来的时候,他想的是为自己的前途和名声,她想的,却不过是到底怎样才能彻底摆脱他。

如今,他为了自己犯下的罪孽去了监狱,她也彻底的和他一刀两断,这不就是她曾经渴望的结局吗?

“岑安,你的心里,难道真的没有他吗?你敢承认吗?你敢发誓吗?”

宋月出的咄咄逼问,要岑安只能摇着头一步一步向后退:“宋小姐,我还有事,请你赶紧回去吧,以后,也不要再来对我说这些,我现在过的挺好的,我也不想再和过去的人有任何的关联了……”

“岑安,难道你真的要看着他蹲五年的监狱!”

岑安失笑,眸子却湿润晶亮:“宋小姐,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做了错事,如今法律还了我公道,这不是天经地义吗?”

“好,好一个天经地义!”

宋月出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千里而来,岑安却会是这样的反应。

她到底有没有心?赵景予这样待她……

她的心里,就没有一丁点的触动?——

题外话——木有票票不开森,好吧,我也可以歇一歇,不用拼命想小剧场了!

我觉得宋月出这女二还不赖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