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76章 岑安你知不知道,赵景予他爱你

孙姨被送回去之后,忐忑不安的等了整整一夜,一直到天亮,却还是不见赵太太回来。

她心知阿香可能不会放过赵太太,有心想要报警,但她实在是个太心软的人……

若是报了警,阿香又该怎么办?那是要去坐监狱的啊瞬!

孙姨又退缩了,说实话,如今的赵太太真是没有人肯沾上她,唯独她,念着这么多年的情分,任劳任怨的当着老妈子伺候着她。

可就算这样,赵太太也不领情,依旧的趾高气扬鱿。

若是换做任何一个有点脾气的,大约都不能忍了,但孙姨却是一句怨言都没有,依旧是勤勤恳恳做着自己份内的事。

赵太太的尸体是在一周后才被人给发现的。

孙姨心善,却是个没什么太多心眼的人,哪里会想到赵太太竟然被送回了赵家的别墅里去?

她一直都在赵太太如今租住的房子等着她呢。

年近六旬的昔日豪门阔太,却是这般香艳的死法,立时之间就轰动了全城。

各种各样的传言和绯闻漫天飞,却每一句每一个字都十分的不堪。

赵太太的尸体是在浴室里被人发现的。

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好多人都当场吐了,天气虽然到了秋季,但死了一周,那味道也实在太难闻。

一丝不挂的尸体,更是被好多人看在了眼中去。

尸检报告出来之后,立时满城哗然。

赵太太死前竟然还和男人发生过关系,而她身上的钱物,也尽数被一扫而空。

闲的无聊的人们,脑洞自然开的奇大无比,自然的就联想到了什么豪门阔太包养小白脸,反而被谋财害命了……

赵至诚气的脸都歪了,在床上躺了三天才能下床。

赵太太做出这样丢脸的事来,赵至诚这一次死都不肯出面去处理赵太太的后事。

连带着国外的一双儿女,更是面都未曾露一下,后来还是赵家的老爷子发了话,赵家的小辈们才匆匆把赵太太的遗体火化,随便买了块偏僻的墓地下葬了——

她如今,是连赵家的墓园都不能进了。

闹出这样大的事来,赵家昔日这一栋别墅更是无人问津,警方将别墅封了起来,而嫌犯依旧毫无下落,赵家也没人愿意出头去督促,这件凶杀案,渐渐的就成了一桩悬案。

赵成他们去探监的时候,到底还是委婉的把这件事告诉了赵景予知道。

他听说之后,长久的沉默着,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

赵成知道,少爷心里再恨太太,可如今人死如灯灭,少爷肯定还是有些难过的。

“将她好好安葬了吧。”

探视时间快到的时候,赵景予终是低低开了口。

赵成点头,赵家人现在自顾不暇,没人愿意管这些事,老爷子发了话拿出钱来,他们还磨磨唧唧,既然少爷开了口,那就由他来出面好了。

“她……现在怎么样?”

赵成不用问都知道他口中的‘她’是谁,闻言,心里不由得沉吟了片刻,方才答道:“少夫人现在挺好的。”

她经常会去医院看望梁宸,闲暇时候就去做做兼职,日子过的很平静。

赵成曾想把当初的真相告诉岑安知道,可赵景予却制止了他。

做了错事,就该付出代价,他如今这样,无怨无悔。

只是,她是他的妻子,他们还没有解除婚姻关系,要求得她的原谅把她重新追回来,也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不愿任何人来插手。

“少爷,您真的要等五年吗?”

五年,谁知道会有多少变故啊,万一少夫人再遇到什么追求者……

赵景予沉默不语,他自然不愿等这么久,自然更想现在立刻就见到她。

可他更想等到自己可以坦然面对她的时候再去。

他在赎罪,为他自己犯下的罪孽,为他家人给她带来的伤害。

他自己尚且不能原谅自己,又怎么能厚着脸皮去求她的谅解?

“赵成,这件事我自己有分寸,你只管按我说的做吧。”

赵成心知他向来心中有决断,做事说话更是说一不二,只得点头应下。

远在千里之外的岑安,却见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宋月出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岑安心中只想到一个词,阴魂不散。

她对这个女人最初真的很有好感,可后来……

“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说。”

宋月出比岑安印象里的样子,消瘦憔悴了很多。

岑安忍不住有点坏心的想,赵景予难道对她不好吗?

这样想了,又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之心,岑安就敛住了思绪,管他呢,反正他们这些人,和她都没有关系了。

“宋小姐,我不知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还有事,您还是请回吧。”

岑安却并不愿意听她说什么,反正也没什么好话就是了。

“岑安。”

宋月出摘了墨镜,望着她,忽然间惨淡一笑。

她还是当初的样子,好像岁月格外的厚爱她,不用化妆,简衣素服,看起来就是清爽干净又可人的讨人喜欢。

不像是她啊,如今不化妆,自己都没有底气走出去见人了。

从前她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赵景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女孩儿。

可后来她大约是渐渐的懂了。

岑安那么的真实,那么的鲜活,和他们这些人,一丁点都不一样。

她永远都朝气蓬勃,永远都像是杂草一样顽强坚韧,永远,都有着一颗干干净净的心。

也许,没有男人可以拒绝这样的女孩子,纵然最初不喜欢,可后来,却也是会被一点点吸引的吧。

赵景予那样冷硬如铁的心性,都化作了绕指柔。

宋月出多么的羡慕她,羡慕到心都碎了,可却再生不出怨恨来。

她所有的恨意,所有的痛楚,在赵景予说出‘对不起’三个字的时候,仿佛都烟消云散了。

总算是有一个结果,总算是,要她可以彻底的放下了。

“你还不知道吧,我没有和赵景予在一起。”

宋月出轻轻的说着,眸光中不自觉的流泻出羡慕的神采:“岑安,赵景予心里没有我……”

“宋小姐,我知道你来是要做什么了,你如果想要嫁给赵景予,很简单,我现在就可以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宋月出却轻轻的摇头:“不,岑安,我不会嫁给赵景予的……”

岑安一怔,转而却是明白过来:“是了,赵家如今这样落魄,赵景予大约也蹲了监狱,宋小姐怎么能继续耽搁自己呢?”

“岑安……如果赵景予心里有我,他再穷,再落魄,哪怕在监狱蹲十年,一辈子,我都等他,可他心里没我,他爱你!”

岑安只觉得耳边“铮”地一声巨响,她的视线恍惚起来,面前似乎有无数的光斑在不停的跳跃,她头晕的厉害,心里却又觉得可笑。

是啊,多可笑,竟然有一天,她丈夫的情人会站在她面前,认认真真的对她说,她的丈夫爱她!

岑安竟也真的笑了出来,她笑的都流泪了:“宋小姐,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没有开玩笑,赵景予他爱你,岑安,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深爱着你,为了你,他宁愿一无所有,为了你,他毫不犹豫就去蹲监狱,如果你现在说要他死,他大约也不会犹豫一下吧!”

“他蹲监狱,他罪有应得!”岑安莫名的激动起来,嘴唇都在颤抖哆嗦,她眼里有泪,眸子就格外的亮:“他做了那样禽兽不如的事,蹲监狱都是便宜他了!我师兄现在还躺在床上不能动!你知不知道!”

宋月出忽然垂下了长长的睫毛,她的手指渐渐的攥紧,在岑安明亮刺目的视线之下,她竟是不敢直视她。

心中压抑许久的隐秘,到了嘴边,却又不敢说出来,她咬了嘴唇,一点一点,沉下心来,终是做了决定——

题外话——啦啦,再虐赵先生一会儿~~~票票票票~~好像又该更新小剧场了,我也是想的脑子都要

炸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