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75章 善恶有报,赵太太的结局

那女人的目光一转,忽然年落在了孙姨的身上,她的笑容也加重了几分,甚至带出了几分的感叹和亲切来。

孙姨一愣,心底的疑惑更深,面上也就带出了几分,但看这女人似乎对她态度还算和善,心里的忐忑方才稍稍的平息了下来。

“您是……瞬”

赵太太也有些疑惑的看向孙姨:“月娥,你认识啊?”

说着,目光里却是带了几分的不悦,这该不会是孙姨来牵的线吧鱿?

纵然她如今落魄了,可也没到让一个下人来帮她地步!

孙姨却摇摇头,眼底有些迷茫:“太太,我真是不认识这位小姐……”

“孙姨,从前在赵家时,多蒙您的照顾了。”

阿香终是叹息一笑:“孙姨,你走吧,不要卷进来。”

她这两句没头没脑的话,却更是让孙姨和赵太太都迷茫起来,赵太太看看面前的女人,又去看孙姨:“月娥,这是怎么回事呀?”

孙姨的脸色却是一点一点的白了起来,在看到那女人微微有些不灵活的手腕时,她心底的那个疑惑忽然就坐实了,电光火石之间,那一张记忆中模糊的清秀稚嫩小脸,带着惊慌无助和浓浓委屈的泪痕,回头望向他们众人时的表情,瞬间要她全然明白了过来。

“阿香,你是阿香!”

孙姨又惊又喜,却又觉得感慨,世事无常,还真是风水轮流转,谁能想到昔日那个柔弱瘦小的小女孩儿,被欺凌成那样,如今却是改头换面了一般呢?

“孙姨,阿香早已死了,这世上,也早也没有叫阿香那个人了,我是郑蔷,孙姨叫我一声阿蔷就好。”

她说话的语调很淡然,仿佛那早已是上辈子那样久远的往事。

孙姨他们并不知晓当年阿香被打断了双手赶出赵家之后发生的那些事,也并不知道,这些年,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方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阿香又是谁?”赵太太却已经想不起来了,她是贵人,哪里会记得住自己当年随口一句话就改变了命运的小佣人呢?

孙姨面上有些尴尬,郑蔷却是对着赵太太笑了一笑,她点了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眉目之间满是风情的睨着她:“赵太太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在赵家伺候了那么多年,最后因着少夫人的缘故,被您让人打断了双手赶出赵家去……”

郑蔷说着,缓缓抬起自己明显有些弯曲的手腕举在眼前,她眯着眼睛看了看腕上淡去的那些疤痕,笑容却是更加的璀璨夺目起来。

等了这么多年,忍了这么多年,她终于等到这一天。

是了,阿香早已死去了,就在那个寒冷的冬夜,她被人拖进肮脏的小巷子里玷污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彻底的死了。

如今活着的那个人,叫做郑蔷,一心只为了报仇而存活着的郑蔷。

孙姨的面色渐渐有些发白起来,她心知不妙,这个阿香此番举动必定是来者不善,太太怕是会有麻烦,忍不住就试着劝道:“阿香,不不,阿蔷,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你也别太怨怪太太了……”

“孙姨,您心善,我都知道,在赵家时,您对我很好,也很照顾,我都记在心里了。”

郑蔷却不听她这些话,只是示意身边的人将孙姨好生的请出去。

孙姨哪里肯走?赵太太也觉出不对味来,更是攀着孙姨不让她出去:“要走我们一起走,房子我不卖了还不行嘛!”

她心里还觉得委屈呢,一个昔日的下人,现在倒成了她家别墅的买主了,传出去,她岂不是要丢死人了!

不卖,她不卖了!

郑蔷的眸色却是陡地一沉,脸上原本带着的那点笑,也骤然的消失无踪,她缓缓坐直身子,脸上表情阴鹫扭曲盯着赵太太,声音不阴不阳的响起来:“赵太太,您急什么啊,咱们的账还没算清楚,您怎么能走呢!”

赵太太只觉得心里发毛,更是紧紧抓着孙姨手臂不放,她心里害怕,却还要虚张声势,张狂的嚷嚷道:“什么账?算什么算?你当年自己做了错事,我不过是小施惩戒罢了,你还真是小肚鸡肠,记恨到了现在!”

郑蔷听得她这般说,心里那最后一丝丝的犹疑,也到底烟消云散。

她若是真心悔改了,依着她的本意

,也不过磋磨她一番,顶多要她也尝尝她当年的痛楚就罢了,但事到如今看来,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自私刻薄恶毒。

是啊,连亲生孙女亲儿子都能害的女人,你又何尝寄希望她能改邪归正呢?

“太太!”孙姨心里都无奈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明知道这个阿香来者不善,必定不会手软这一次,太太就不能服个软?

“怎么了?我哪里说的不对?赵家给她吃给她喝,她倒好,胳膊肘往外拐,帮着个外人,我要是不惩戒她,底下人不都要有样学样了?谁还记得赵家的女主人是谁?”

“赵太太真是好口才!”

郑蔷抚掌轻笑,忽地声音一厉:“还不将孙姨请出去!”

立时有人上前,动作也有些不客气的拽住了孙姨的手臂,赵太太像是要抓救命稻草一样想去拉住孙姨,却被人毫不客气的直接推开了!

孙姨有心无力,只得苦苦哀求郑蔷:“阿蔷,你看在孙姨的面子上,别做傻事,孙姨知道你委屈……但是事已至此……”

滥好人,也是让人头疼的存在,郑蔷不预备和孙姨多说,吩咐人将孙姨好生请出去,再一根头发丝都不少的送回家。

赵太太眼瞅着孙姨被人带走了,她心里才真的害怕起来,这个阿香,瞧着整个人都阴森森的,她该不会是想要报复她吧?

难不成……

难不成她想把她两只手也给打断?

赵太太不由得将手往袖子里缩了缩。

郑蔷靠在沙发上,纤细手指撑在眉梢,只是静默望着赵太太。

这么多年的煎熬和折磨,是多少名贵保养品和护肤品都换不回来的青春年少。

郑蔷想,如果当年她没有遇到那样的事,如果赵太太不是那样恶毒和刻薄,她如今怎会是过着这样的生活?

有了钱,有了靠山,可一颗心却是空的,空的几乎夜夜难眠。

豆蔻少女,哪一个不曾怀春?可她的所有美好和期盼,全都被打成了一片粉碎。

她恨,恨到切齿咬牙的地步。

所以,她必定,要亲手将这个女人毁的彻底!

“把她的手打断。”

郑蔷的声音透出了几分的慵懒,她缓缓的站起身来,涂着丹寇的手指掩住嘴,轻轻的打了一个呵欠转过身去。

“昔日的豪门太太,卷入一场桃色绯闻中去,却被小白脸情人骗财骗色,横死豪华别墅,你们说,这样的戏码,京城的人会不会特别爱看?”

郑蔷回眸一笑,眸光盈盈望着赵太太:“太太,这一份大礼,您可喜欢?”

赵太太宛若看着魔鬼一样望着面前的女人,忽然间一声凄厉尖叫,整个人却是软软倒在了地上。

“没用的废物!”郑蔷轻轻喃了一声,随手指了身后的几个男人:“你们,去吧,照我之前所说的去做。”

“是,小姐。”

郑蔷款款向外走去,有人殷勤将外衣给她披在身上,恭谨说道:“小姐,老爷在蔷薇园等着您呢。”

郑蔷在夜色下静静站了一会儿,她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星子。

北京的夜空真是不好看,就连星星都看的不清楚。

她多怀念家乡干净辽远的天空,和那星空下对着她轻轻微笑的羞涩少年。

可那一切,都再也触碰不到了。

“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她缓缓向前走,走上来接她的车子,车子驶出去一会儿,郑蔷轻声的吩咐司机:“待会儿转去徐记一趟,老爷爱吃那里的糕点。”

车子平稳的继续向前,渐渐的,连那细不可闻的惨叫声,也是听不到了——

题外话——哦也,赵太太要去领盒饭了,我是对她丝毫都不同情的,所以,就让阿香女侠出马吧!

小剧场已经在评论区发布了,下一次该是500张月票和550张月票的小剧场了,我已经写好了,就等着大家的票票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