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71章 赵景予的牢狱之灾一

他忽然觉得很讽刺,他自己知道,他这个家够肮脏够冰冷,可却未曾想过,竟然会脏到这样的地步,恶心到这样的地步。

“我不会再回来,也不会再拿回来一分钱,从此以后,我赵景予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赵家,和我再无关联!瞬”

他在父母的争吵之后,平静的丢下了这句话。

赵太太和赵至诚同时都愣住了,要知道,他们如今生活完全依靠这个长子,就连国外读书工作的龙凤胎兄妹得以维持从前的生活,都是依赖赵景予,若他不管了……

“景予!胡闹!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赵至诚拿出了长辈的架子,拉了脸训斥儿子,赵太太也连声附和:“就是就是,你不认父母,传出去,别人要把你脊梁骨都捣穿的!鱿”

赵景予从前都不是个受人威胁的人,更何况如今到了这般地步,家中人的面孔一层一层被揭开,露出这样肮脏的真实来,这个家,他一丁点都不会留恋,他也不会在意这一对自私阴鹫父母的任何感受了!

“是啊,传出去,别人捣穿我的脊梁骨倒是无所谓,要是传出去,某些人连自己的亲孙女都要害死……”

赵景予看一眼那两张丑恶嘴脸,赵家倒了也好,除了爷爷奶奶太过伤心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揪着他的心之外,他却觉得这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他们日日想的都是如何飞黄腾达,现在一蹶不振过上这样潦倒落魄的生活,任是谁见了都能肆意踩上一脚,也正好让他们尝尝这冰火两重天的滋味儿到底好受不好受!

赵太太最怕的就是这件私密事,结果今日与丈夫争吵时,一时冲动讲了出来,却被儿子听个正着,当下心虚不已,低了头一个字都不敢说了。

“事情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提起做什么?若不是你不一心一意和宋家小姐在一起,我们又怎么会起了这样的心思?如今赵家倒了,咱们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你满意了是不是?”

赵至诚却是脸面都不要了,他如今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还要脸面做什么?

他知道,儿子从前在宛城经营那么久的生意,赵家倒了他手里也有的是钱,妻子的私房钱也不知道攒了多少,一家子过日子绝对没有问题,赵家老爷子老太太到底还有点脸面,赵家倒了,他们在老宅子里却没受什么牵连,赵至诚如今是无牵无挂,一颗心都放在自己小情人那里了,早已不耐烦面对赵太太这张老脸,和这一大家子的负累,干脆就借着这个机会彻底撕破脸的好!

想到这里,他更是挺了挺胸,搬出往日威严的架子说道:“父母一心一意的为你绸缪,你不知道感恩就算了,还说出这种禽兽不如的话来!我知道,赵家倒了,你也想甩掉这一堆烂摊子,我告诉你赵景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着什么如意算盘,宛城的公司,你早就做了万全准备吧,你手里有钱,赵家这一家子,你就得养着!”

“你以为我从前就不把你的话放在眼里,现在可能听你的么?”

赵景予看都不想看赵至诚一眼,他真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他怎么忍下来的,怎么忍着就这样在一个屋檐下过了这么多年!

“你们随便折腾,想怎样就怎样,我还是那句话,这个家,我不会再回来,也不会再送一分钱回来,爷爷奶奶不用你们管,我自会照顾,至于一双弟妹,谁是父母谁来管!我也不会再寄一分钱过去!”

赵太太这下再也忍不住了,那一双龙凤胎,可是她的命根子!赵景予这下撒手不管了,兄妹两人可怎么办?

刚刚工作几年的孩子,怎么可能有能力自己挣钱维持从前的优越生活?

“景予,那可是你的亲兄妹啊,你怎么能不管他们?”

“是,他们是我的亲兄妹,却也是你们的亲儿女,家中出了这样大的变故,不说回来同甘共苦,还想继续过锦衣玉食的生活,这样的少爷和千金,我赵景予供养不起!”

他说完这些,实在不愿再和两人继续纠缠下去,要赵成将自己的所有东西都收拾干净,一分钟都不再多待,立时就要离开。

赵太太却不干了,丈夫有了外心,整日不回家,全靠这个长子撑着了,如今他一走了之,以后这么多张嘴等着要吃饭可怎么办?

她的私房,她的私房早已偷偷贴补着一对小儿女,几乎都所剩无几,怎么还敢随便动用?

不行,就是缠也要缠着赵景予,死活缠着他才行!

想走,

想当甩手掌柜,也行,她非得在他身上啃下来一块血肉才行!

赵太太在市井里待了还没多久,那些泼妇的陋习倒是学的很快,当下一拍大腿就躺在地上打起滚来,嘴里又哭又叫的嚷嚷起来,把家里的其他人都惊动了,街坊邻居也纷纷的跑过来看。

赵太太哭的更起劲了,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这个儿子多么不孝,她辛苦把他拉扯大了,如今倒好,要抛下一大家子不管了……

赵成气的脸色都变了,姜墨更是差点没忍住就要跳起来回嘴还击,赵景予却叫住了他:“姜墨,还傻愣着干什么,走吧。”

他没心思和哭闹不休的赵太太继续纠缠,反正他决定的事情都会去做,没人能改变他的主意。

单凭她这样哭闹不休,以为他就会改变自己的决定,那就说明,对于他这个长子,他们这一对父母了解的实在太少了一点!

眼瞅着一行人离开,赵太太的哭闹听起来就有点偃旗息鼓的架势。

赵至诚一辈子也算是个光鲜亮丽的人,哪里丢过这样的脸,当下就对着赵太太斥骂起来:“你还嫌脸丢的不够是不是?哭哭哭,就知道哭!”

赵至诚冷着脸喝骂一通,当下就回去卧室,把自己的衣服收拾了几件,拎着袋子转身就向外走!

“赵至诚!你干什么?你又要去找那个小贱人是不是?一家子的吃喝拉撒你也不管了!”

赵太太眼都红了,拼命扑上去拽着赵至诚的手臂不肯松手。

她受自己儿子的气也就罢了,现在还要再受丈夫的气,儿子的性子她多少了解一点,知道以后大约是指望不上,就更要拽住赵至诚不放了。

尤其赵太太一想到赵至诚在那个小贱人身上花了那么多钱,如今住着小别墅出入都开宝马,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想甩掉我们和那小贱人双宿双飞,你休想!”

赵太太恨的咬牙切齿,死活拽着赵至诚的手臂不肯松手。

赵至诚挣了几次没能挣脱,干脆回身一巴掌打在了赵太太脸上:“贱人,要不是你生的好儿子,我赵至诚如今能混成这样!你给我放手!泼妇!”

赵太太还想再去拉扯,却被几个小辈抱住了手臂苦劝起来,赵至诚趁势立刻夺门而出,骂骂咧咧的下楼去了。

邻居们渐渐也散了,赵太太哭的撕心裂肺好不伤心,小辈们劝了几句也无奈,回了自己房间,赵太太一个人怔怔坐在阳台上,脸上疼的厉害,赵至诚那一巴掌可真狠啊,这么多年的夫妻了……

赵太太想着想着,眼泪又突突的流了下来,她真想,真想就这样跳下去一死了之好了,可她却没有这个勇气。

一个人呆呆的坐到黄昏,小辈们也不敢过来叫她准备晚饭,几个孩子摸到厨房准备煮面吃,却又差点弄出来一场火灾,赵太太看着烧焦的厨房,只觉心灰意冷,这日子,真是没有办法再过下去了……

奉化那边依旧没有消息传来,赵景予虽然及早处理了公司的股份,但身后还有一帮子人要张嘴吃饭,总不能坐吃山空,这些日子正在筹备着预备从新开始,京城自然暂时是不能踏足了,赵景予的目光就放在了郾城,那里的城市规划和房产业正是蒸蒸日上热闹不已,他原就是房地产行业起的家,自然对这些驾轻就熟,就预备去郾城。

可就在这个关头,却惹上了一场官司,八年前他在陆锦川举行的宴会上玷污了岑安的事情,不知被谁捅了出去,赵景予还未启程去郾城,就被先一步上门的警察给带回了警局问话——

题外话——谢谢大家的月票支持啊!小剧场都已经按时发布了,感谢大家的厚爱,今天继续给大家更新一万字!我们的安安快要花样虐赵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