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69章 她离开之后,他忘记了笑是什么感觉(第二更)

依他说,赵景予有什么好?那陈竣之纵然相貌配不上月出,为人也有些蠢钝,但这样的人,跟他一起多踏实?更何况,这么多年的痴心不改,月出跟了他,只怕会被捧在掌心里疼,以后还不是言听计从?

宋先生心里高兴,小曲儿就哼了出来,宋太太瞧着他的样子,也不由得畅怀笑了。

他们宋家啊,这是祖宗在保佑着呢。

受了赵家这么久的闷气,临到头来又被赵景予给这般下脸面,宋太太不由得咬了咬牙关,她倒是要好生瞧一瞧,赵家又能落得个什么下场,到时候,她少不得要做个恶人,落井下石一番的好!

赵景予盯着面前的那张报纸,许久都没有说话。

他知道有宋家在,动不了宋月出分毫,但至少也要给她一个教训,让她知道自己错了。

梁宸一条性命他并不在意,他为的都是岑安鱿。

若没有她横插这一手,岑安又怎么如此决绝?

可他没有想到,宋月出竟会做出这一手动作来。

那个陈竣之,京城的人谁没听过他的名头?

四小霸王之一,却最是个混的,长相庸俗蠢笨,脑袋更是一团浆糊,但没办法,谁让人家出身摆在那里,纵然大家私底下提起他多是笑话居多,但名面上,谁不捧着巴结着人家?

他喜欢宋月出,大约和宋月出喜欢他一样的久了,但宋月出平日提起他都觉得丢脸,却不料,这女人转头就投入了陈竣之的怀抱。

赵景予脸色难看,并非因为昔日对他死心塌地的女人改投其他男人怀抱而不悦,实则是他,心里总有不祥的预感。

赵家不像宋家那样,有红色背景,多少是一道护身符,如今又因为宋月出,和宋家撕破了脸,摆明了两家再不会来往,更是结了仇,那么今后的路,自然就更难走。

赵成已经和他说过,这段时间赵太太出门交际,甚至被几个太太公然打了脸。

再联系到之前听说的那些波云诡谲的讯息,赵景予更是心脏蓦地往下一沉。

“赵成,这一段时间你和姜墨都要小心一点,也记住约束手底下的人,不要闹出什么祸端来。”

赵成心中一个激灵:“是,少爷,我知道怎么做。”

赵景予示意秘书将面前的报纸收走,方才对最心腹的两个兄弟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京城就会风云变幻,但我知道,只要一有变故,赵家免不了要被波及,赵成明天回去去宛城……公司里的财务……股票……”

他压低了声音一一叮嘱,赵成面色渐渐的凝重,他自然知道少爷对宛城的公司投入了多么巨大的心血,但现在,竟然会做出要抛售公司股份的事情来,可见……

赵成想到那些沸沸扬扬的传闻,薄先生,要回京了啊。

一朝天子一朝臣,宋家都不一定能保全,何况赵家这个依附着宋家而水涨船高的家族呢?

少爷倒是有决断,这样的时候做了这样的决定,纵然损失惨重,但至少还是保全了资本,以后若想东山再起……

有钱才有可能。

“是,少爷,这件事交给我,您放心,我今夜就回去。”

赵景予轻轻颔首:“你心细,做事又缜密果断,事情交给你我放心,至于姜墨,你明天启程去奉化,留在那边,继续找她……”

“少爷!”

姜墨立刻着急起来,他就算是再愚笨,也知道如今山雨欲来,不定什么时候赵家就会出事,此时他也想为少爷做些事,而不是去千里之外的奉化……

都这么久了,哪里还能找得到?

“姜墨,你听少爷的话。”

赵成赶紧制止他,姜墨急的直跳脚,却也不敢再贸然开口,只得别别扭扭的答应了下来。

“天色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

赵景予捏了捏眉心,也觉得眼睛涩痛的厉害,赵成和姜墨一起离开了,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就安静了下来。

从前,忙完公事之后,总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

纵然那时候心里不待见她,但想到回去有个人可以欺负,倒也是一种乐趣,但如今呢。

如今的赵家,他一步都不想踏足。

父亲的震怒,母亲的哭哭啼啼,他不想面对,而更加不想面对的,却是迟早就要有的对母亲的质问。

质问她到底有没有对岑安下手,质问她,是不是真的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孙女儿。

他身为人子,纵然心里知晓了一些可能,却还是不能堪破亲缘和血缘的牵连。

如果最后真相浮出水面,这一切真的是母亲所为,他今后该怎么面对他的至亲?

所以这些时日,他宁愿胡乱在办公室里的休息房打发一夜,也不愿回去赵家。

赵景予翻出了手机。

他不是个喜欢发简讯的人,收件箱里聊聊几条,却多是岑安发来的。

要么是刚结婚那时,她想要出去,给他发简讯报备,要么就是偶尔一两次,她闯了祸,给他道歉。

多年婚姻,他们也有过短暂欢愉的时光。

那时候,岑安已经怀孕了,或许因为肚子里有了一个属于两个人血脉相连的小宝宝,他们的关系和缓了很多。

有的时候他应酬不回家,岑安偶尔还会发简讯问他要不要留饭菜。

还有的时候,她会发简讯要他回来时买什么宝宝用品。

他平生第一次逛婴儿店,几乎逛的脑袋都大了。

真是搞不清楚,那个只会吃喝拉撒睡的小东西,怎么就需要这么多的东西?

尿片,尿布,尿不湿……竟然不是同一种东西!

奶粉还要分段的……他差点买错了!

……

后来嫌烦,干脆把半个婴儿店搬回了家。

他到现在还能想起岑安看到那一车东西时,惊讶的半天合不拢嘴的样子。

晚饭后回了房间,岑安就抱怨他:“你疯了呀,你买那么多东西干吗?她怎么可能用得完?”

是了,那时候,他们已经知道了肚子里怀的是一个小姑娘,岑安特别高兴,她觉得小姑娘多好啊,到时候可以和她打扮成一个样子……一想起来,她就美滋滋的,笑的像个傻子。

再后来,孩子没了,她神志不清……

赵景予忽然关掉了手机,他静默的坐在那里,夜色总会让人心情低落想起很多。

可夜色却又总会让人觉得安心,他可以无所顾忌的想起她,想起他们多年的曾经,想起她的一颦一笑。

可更多的,却还是眼泪和痛苦。

算来算去,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她真正开心的日子,还真是少的可怜。

如果孩子没有死,该有多好?

如果孩子没有死,她就不会疯掉,他们一家三口……

一家三口!

赵景予蓦地重重一颤,只觉得喉咙里一阵一阵的发紧,眼窝里也渐渐烧灼起来,弥漫的都是酸。

他有些踉跄的站起来,几步走到盥洗室,冷水泼在脸上,他却尝到了咸涩的味道。

他抬头看着镜子里那个形容憔悴又有些狼狈的男人,他鬓边的白头发,好像又多了一些,眼睛红的厉害,酸胀的疼。

他低下头,又将冷水泼在脸上。

双手撑在洗手台上,他低着头,一动不动的站着。

其实在她跳下去之后到现在,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一件事。

如果她真的已经死了,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么他该怎么办?

是继续和从前一样,背负着那些沉重肮脏的包袱往前走,一路走到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中去,还是……

赵景予摇摇头,他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可他唯一知道的却是,他再也不会快乐的笑了。

发自肺腑的开怀大笑,是什么感觉?

仿佛从她离开北京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彻底的忘记了。

还有一更,你们想快点看到重逢,还是要继续虐赵禽兽呢?——

题外话——还有一更,你们想快点看到重逢,还是要继续虐赵禽兽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