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67章 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

他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温度,仿佛她根本不是他的未婚妻,而只是一个要他从骨子里都觉得厌弃无比的女人。

宋月出目光里溢出点点的惊愕,可握着他手臂的手指却不肯松开,那一双漂亮的勾魂夺魄的大眼中,流泻出让人心碎的难过和委屈:“景予,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都听说了……”

宋月出的眼泪就适时的落了下来,“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景予,我们大家都很难过……瞬”

“你说完了吗?鱿”

赵景予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手臂从宋月出的掌心抽出来,他极其冷漠的看了她一眼,而那眸子之中洞穿一切的锐利,却要她忍不住的一阵心惊肉跳。

不会的,他不会知道梁宸出事的真相的,他也查不出来。

那些人不敢说,他们家人的命都捏在她们宋家手里,他们收了她这样丰厚的报酬,不会说出任何对她不利的言辞的。

宋月出想到这些,方才稳了稳心神,只是眸子里的委屈神色却是越发加重了几分:“景予,这么久没有见你,我好想你……”

赵景予却看也未再看她一眼,直接向前走去,他一边走,一边吩咐赵成:“把那几个人带下来,让宋小姐好生瞧瞧认不认识。”

宋月出只觉得眉心一跳,强颜笑道:“景予你这说的什么意思?哪几个人啊?”

赵成已经吩咐了手底下人将那两个一身鲜血宛若两个血葫芦一样的人拖到众人跟前,瞬时间,刺鼻的血腥气已经扑入鼻端,宋月出花容失色的连连后退几步,指着来人怒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也不怕惊吓到长辈和孩子们!还不赶紧把人弄出去……”

赵太太也吓的面色惨白,躲在赵至诚身后不敢多看一眼,这两人显然被打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寸好肉,不过是苟延残喘的拖着一口气罢了……

赵太太养尊处优了一辈子,哪里见过这样的情景?只抚着心口冷汗涔涔,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景予,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瞧把你母亲和月出吓成了什么样!还不赶紧把人弄出去!”

赵至诚一脸威严的望着走过来的儿子,口中斥道。

赵景予却面无表情的扫了赵太太一眼:“父亲且息怒,等到这件事弄清楚了,我尚且还有一件惑事需要母亲来给我解惑呢。”

赵太太做贼心虚,乍然听到赵景予点了自己,不由得更是肝胆俱颤,支吾说道:“景予你这是到底要做什么?这两个人瞧着鲜血淋漓的样子好生吓人,你赶紧让赵成把他们弄出去啊……”

赵景予也不理她,只是转身看向赵成和姜墨:“泼点水,让他们清醒清醒,好把话说的利索一点。”

姜墨自去吩咐人提了冷水过来,兜头浇下去,那两张血肉模糊的脸立时变的清晰起来。

宋月出陡地瞧见那两人模样,不由得一声尖叫,但下一瞬却是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她一颗心直往下沉,渐渐沉入深不见底的幽谷之中,赵景予知道了,他全都知道了……

“怎么是他们两个?”这两人在赵景予身边也有几年了,赵至诚也是打过照面的,不由得一愣,看向自己儿子。

“我也很是好奇,怎么会是他们两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做出了背弃我的事儿来,想来那幕后主使的人,必定给了他们丰厚的酬劳,不然,他们也不敢这样大的胆子,在我赵景予眼皮子底下耍花招!”

“到底怎么回事,景予你说清楚!”

赵至诚和赵太太,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此刻听的一头雾水,更是迫不及待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想宋小姐比我更清楚吧。”

赵景予的目光,直到这一刻方才再一次落在宋月出身上。

可她却低垂着头,双手紧紧的攥住,整个人都在隐隐的颤抖,赵景予点到她名字那一刻,她明显剧烈的颤了一下,但却仍是没有抬起头来。

她只能赌最后一把,赌这些人不敢说出实情,赌赵景予如今只是猜测,还未曾有真凭实据。

“月出……怎么又和月出扯上关系了?”赵太太有些不悦的看向儿子:“你一走这么久,月出天天念着你,现在好容易回来了,你又板着一张脸,月出是哪点不好了,你摆脸色给她瞧?”

赵太太拿出长

辈的架势,赵景予却并不理会,只是给赵成使了个眼色。

赵成一脚踢在面前两人身上:“还不快说!”

那两人显然早已被打的怕了,此刻神志恍惚的匍匐在地上,只想赶紧把该说的说完,好能喘口气喝口水睡一会儿,也好过这样生死不如的折磨。

眼瞅着两人竹筒倒豆子一样将事情的所有都说了个清楚明白,赵家众人都有些目瞪口呆的望向宋月出,而宋月出心底最深处绷着的那一根弦,终是在他们说出这一切那一刻,铮地一声崩裂开来。

她豁然抬起头,却已经是泪盈于睫:“景予,我不知道我什么得罪了他们两个,要他们说出这样异想天开的言辞来,我一直待在北京,你走之后,我忙着拍戏,在剧组整整待了二十天才得空回家一趟,他们说是我吩咐他们去害人的,我想知道,我连那个梁宸是谁都不知道,名字都没听说过,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去害他?”

她向来心思聪慧,能言善辩,这一番说辞说下来,赵家几人都有些面面相觑,但心里却都信了大半。

宋月出一个千金小姐,养尊处优娇滴滴的,怎么可能有这样歹毒的心思,再者说,宋月出忙着拍戏,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心里不由得更加信了几分她的说辞。

赵至诚更是率先说道:“景予,单凭这两人一面之词,你就恼了月出,依我说,你也太武断了一些,不要说月出不是这样的人,就算她不满岑安,但那梁宸是谁,我和你母亲都尚未曾听说,她又从哪里知晓的?”

赵太太也连连附和。

赵景予却只是淡漠一笑:“事情来龙去脉,我已经查问清楚,不管她有没有做这些的理由,我只看事实说话。”

“还有……”

他忽然转过身来望着众人,那原就沉稳内敛的男人,此刻两鬓添了微白,面容憔悴寥落至极,更是让众人心中称奇。

“我这一次去奉化,原本是为了和岑安签署离婚协议,但她遭逢不幸,生死未知,我和她还未曾解除夫妻关系,我也不想,解除和她之间的夫妻关系,所以,我和宋小姐的婚约,就此作罢……”

他话音刚落,立时满堂哗然,不要说宋月出站在那里摇摇欲坠哭的泣不成声,赵至诚也是暴跳如雷。

他靠着宋家走到今日这个位子,这几年尝了不少的甜头,哪里肯得罪宋家?

“景予!你这是在胡闹!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赵景予惨淡一笑:“是啊,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我也是到了如今方才知晓这个道理,既然我明白了这个道理,那就更要慎重,我和岑安,八年夫妻,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抹杀的事实,如今她生死不知,我更是不能做一个薄幸男人,所以,和宋小姐的婚事,怕是我不能履行了!”

“她自己要找死,岂能怪你怪我们赵家?景予,你不能糊涂!月出待你如此真心,你不能辜负她……”

“宋小姐待我一片真心,我赵景予却消受不起,若非宋小姐私底下动了这些手脚,岑安又怎么会去自寻死路?对这些孰是孰非,我心中自有考量,我的婚事,我的妻子,只有我自己能决定到底是谁,还是不劳父亲您费心了!”

赵景予说完,转身就向外走,赵成和姜墨立时让人带了那两人跟着向外走。

“我已经通知了警局,警察自然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宋小姐也无须担心,如您真的如您所说是清白的,那我相信法律也不会颠倒黑白!”

赵景予淡漠的看她一眼,唇角有菲薄冷笑,他的声音再一次轻轻响起:“你没想到吧,她这一跳,我却明白了我的心,我这辈子都不会娶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宋月出!”

月票每过五十张我就会更新小剧场,如果有时候不能及时更新,我也会补出来的,所以大家放心!还有,明天后天都是一万字加更,所以票票赶紧砸来吧!——

题外话——月票每过五十张我就会更新小剧场,如果有时候不能及时更新,我也会补出来的,所以大家放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