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65章 深谷千米,尸骨无寻。

赵成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少夫人好端端的叫了少爷上山,肯定不正常,事出反常必有妖,还用我多说吗?”

姜墨依旧抚着心口,像是个女人一样大喘气:“我的妈呀,我真是快吓死了,少爷要是跟着跳下去,我看咱俩也只能随着跳下去了……”

“你现在少说废话,赶紧叫人把少爷弄下山,再安排了人去山下找……紧”

姜墨往黑漆漆的山谷里看了一眼,不由得咂舌:“还找什么……这跳下去,还有命?”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必须得找。雠”

赵成心头沉的不得了,谁能想到呢,这一趟奉化之行,竟然会闹出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少夫人误会少爷太深,竟然会当着少爷的面跳下山崖,这一下可好,少爷都魔怔了,竟是要跟着跳下去……

赵成心里不由得轻叹,经此一事,少爷大约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了——

只是可惜,这明白,也来的太晚了一些。

姜墨渐渐冷静下来,心头也有些忐忑不安:“赵成,你说少爷醒了会怎样?”

想到方才少爷魔症的样子,姜墨更是觉得心惊肉跳,他跟着赵景予的时间虽没有赵成那么久,但时日也不短了,最是知道他是个什么人。

若说他们家少爷为了权势地位可以不择手段的话,姜墨第一个相信,但若说他为了一个女人要寻死觅活,姜墨就是被打死也不信!

可真是活得久了什么都能遇上,要不是今儿亲眼看到少爷要跟着往下跳,姜墨死都不信他们家少爷也是演琼瑶剧的一把好手。

赵成也不知道赵景予醒来之后会怎样。

京城波诡云谲,原本就动荡不安的局势,随着薄先生的再度回京,就更是让人猜不透如今的局面了。

但赵成却敏锐的感觉到,京城,要有大事要发生了。

原本众人都认为已经出局的薄先生,忽然再度现身,预示着什么?

预示着宋家,或许很快就要开始头疼他们是不是真的站对了队。

如果宋家失势,赵家这样坑壑一气的,是不是也要跟着倒霉?

想到赵太太自和宋家关系亲厚之后,在京城几乎要横着走的样子,赵成心里忍不住的叹气。

中国人自来都是墙倒众人推,如果真有这一天,少几个人落井下石,就该念阿弥陀佛了。

赵景予是在凌晨三点钟的时候醒来的。

姜墨已经昏昏欲睡,赵成却仍是强撑着精神在他床边守着。

他昏迷不醒中,噩梦不断,一忽儿是岑安在他面前头破血流的样子,一忽儿又是她和梁宸站在一起,冷漠看着他不发一言的样子。

而不停在梦境里交织闪烁的,却是她最后转身跃下的那一瞬。

她笑中带泪的目光,她决绝的纵身一跃。

“岑安,岑安!”

赵景予一下子坐起来,他不停的喘着气,一遍一遍念着岑安的名字。

房间里灯光开的很暗,他有些茫然的四处去找,这是什么地方?他不是和她一起跳下去了吗?

为什么他会在自己的房间里……

“少爷,您可算醒了!”

姜墨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激动的大喊大叫。

赵景予却是茫然的看着面前的赵成和姜墨:“我怎么会在这里,岑安,岑安呢……”

他翻身就要下床往外冲,赵成急急拉住他:“少爷,我安排了人在连夜下山搜救,现在还没有消息……”

赵景予几乎是跌坐在了床上,他有些怔怔的望着窗外沉沉夜色,他该早点猜到她的心思的,他更是该早一点做出防备,而不是到最后,眼睁睁的看着她在他面前跳下去。

千米的山谷,不要说她一个弱女子,就算是他,估计也难逃一死。

赵成虽然说了在搜救,可其实谁都清楚,除非出现奇迹,不然,等着他的只会有一种结果……

“只凭借我们自己,怕是搜寻困难,赵成,你去找奉化政府部门的人来帮忙,哪怕是动用警察或者部队,都在所不惜……”

姜墨听的心头微动:“少爷,这要是京里那边听到风声……”

“听到就听到。”

赵景予忽然抬头,眸色在幽暗房间里闪过一道锐利寒光,他寂寂一笑,那笑也是无声:“都到如今地步,你以为,我还会在乎那些么。”

姜墨只觉得心里有个可怕的念头几乎就要呼啸而出,他忍不住的看向赵成,却见赵成也是眸色微闪,却绷紧了唇克制着什么都没有问。

姜墨其实嘴上从不说,心里却是特别高兴他们家少爷有这样的想法。

虽然宋月出平日对他们态度还不错,但整个宋家,却总是高人一等一般,对着少爷尚且还能有几分的客气,可对着他们,却恨不得用鼻孔说话。

再者说,和岑安相处这么多年,在她身边的人,谁不喜欢她?

她被逼的京城都待不下去,一个人在遥远的奉化孤苦无依,可京里的人却还是不肯放过她,竟是这样活活要把人给逼死……

姜墨在知晓了事情来龙去脉之后,心里就窝着一把火,但少爷不开口,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只是这会儿听少爷的口气,倒像是一副要和宋家划清界限的样子……

也是,少夫人在少爷面前跳下山崖,这样的触动实在太大,若非赵成果断,兴许少爷也跟着跳下去了,可见少夫人如今在少爷心里的地位……

“赵成,回去京城,必定有一场硬仗要打,你们跟着我多年……”

赵景予语气忽然微微一顿,“京城风云变幻不定,这一次,我总有不好的预感,赵成,你和姜墨在我身边多年,我早已为你们安排妥当一切……”

“少爷,我哪里也不去。”

赵成忽而一笑轻轻打断赵景予的话:“在您身边那一刻开始,我就发过誓,您在哪我就在哪,没道理这么多年我跟着您过好日子,现在事到临头我们倒是自己躲起来了!”

“说的是,我和赵成一样,我也跟着少爷您,我哪都不去!”

姜墨说的斩钉截铁,赵景予却是忍不住的心头微酸,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难为你们了。”

姜墨胆小又没什么心机,赵景予其实并没有想过他会这样坚决的要留在自己身边。

“你们都知道,薄先生回京了,若是宋家倒了,赵家也要树倒猢狲散……”

赵景予说到此处,自嘲一笑:“说不定,我赵景予就要变成穷光蛋了!”

“少爷,当初咱们自立门户的时候,不也是一无所有?”

赵成却是乐观无比:“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有手有脚有脑子,总能东山再起。”

“你说的是。”赵景予轻轻颔首,眸光钉在窗子外的那一丝微光上,许久都没有动一下。

“谁害的她,谁害的梁宸,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就在赵成以为他会长久沉默下去的时候,他忽然一字一句缓慢开了口,赵成看到他握紧了手,而那左手无名指上,淡淡的光芒微微闪过,是他从未离过手的婚戒。

赵成忽然心头叹然,原来所有的一切,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原来有时候一个人明白自己的心意,却是在万水千山之后。

晨曦将至,终于有消息传来。

山谷之下是深达数十米的长河,河水在汛期算是有些湍急的,众人搜寻一夜,附近渔民也加入搜查队伍,他们熟悉这边的水况,知晓哪里有暗流和浅滩,因此搜寻的速度就快了很多。

下游,发现了岑安的外衣,已经被流水冲泡破碎,其余之外,再无任何收获。

有渔民说,这样高的山上掉下来,纵然落在河中有水减弱了冲击力道,但深夜水寒,暗潮汹涌,她一个弱女子,怕是难以存活,纵然他们这些深谙水性的渔民,在汛期都常常有人遇难,更何况是岑安呢?

太感谢大家了,八月刚开始,月票榜就第四名了,这样吧,以后月票涨五十张,猪哥就更新一张小剧场给大家看,同理翻倍,涨的多更得多!——

题外话——太感谢大家了,八月刚开始,月票榜就第四名了,这样吧,以后月票涨五十张,猪哥就更新一张小剧场给大家看,同理翻倍,涨的多更得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