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264章 在他面前,纵身一跃。

只觉得心惊肉跳,忽然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涌上心头,忍不住要伸手把她拉回来一些:“岑安,你别站的离栏杆太近……”

栏杆之外,就是云海和深谷,几不见底,万一不小心摔下去……

他简直不敢再想紧。

岑安却避开他的手,缓缓转过身来,她对着他轻慢的绽出一个笑来,那笑容,却如此刻的天幕,充斥着惨烈和浓浓悲伤。

赵景予只觉得他此刻的心头,就如那厚重云海一般,被压的几乎要喘不过气来雠。

心头不祥的感觉越来越盛,可他却又不敢贸然的靠近,只能紧张的盯着她,生怕她做出任何异样举动来。

山风猎猎,吹的他衣袂偏飞,岑安能更清楚的看清他的脸庞和五官。

风把他的头发尽数吹开,他饱满的额头和高挺的鼻梁显露的越发清晰,而俊逸的脸庞犹如刀削斧凿一般,岁月带给他沉稳和成熟气质,可更多的却是让人着迷的强烈男人气息,他的双瞳黑的摄人,而那里面,映出小小的一个她。

是了,她从来都是渺小而又普通的,所以,她不该心存着幻想。

在每一个同床共枕的夜里,她也曾小小的期盼过,如果他一直这样待她不错,如果她的婚姻不能由自己做主来结束,那么好好的经营下去,是不是有一天也能收获小小的幸福?

在每一次争吵或者对峙和冷战之后,她也曾一个人偷偷的掉过眼泪,对一切都心灰意冷起来,甚至抱定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

再后来有了孩子,她想,没有他来依靠,丈夫不能指望,婚姻是冰凉彻骨的坟墓,那就守着孩子好好的过下去,可是,孩子也死了,她甚至没能亲眼看看她的模样,听她叫一声妈妈。

她所有的希望和昔日可笑的梦,一个接一个破碎,人生到这样的地步,苟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岑安轻轻的笑,笑到最后,眼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第一次遇到他,被他撕开衣服强占的时候,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嫁给这样禽兽不如的男人。

嫁给他那一天,她从未想过会有一日,他在她的世界里,霸道强势的渐渐占据了一席之地。

离开北京的时候,她以为这就是结束。

却未曾想过,病愈,分离,却要她心头一点点的清晰了一个认知。

八年时光,早已将故事的最初雕琢的面目全非,而她所有的曾以为,都,真的变成了只是以为。

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有希冀和幻想?

因为你心里开始了在意。

为什么会在意一个曾经自己恨之入骨的男人?

岑安得不到一个解释,或许,这就是命运和上苍的安排。

但若这是命运的安排和上苍对她的惩罚,为什么这惩罚却不加诸在她自己一个人身上?

为什么要让她那么好那么善良的师兄,变成如今这般凄惨的模样?

可又为什么偏偏是他做的?

“赵景予,你要怎样才会放过我?”

她微微偏着头,这一句轻轻的询问,忽然透出了几分的孩子气,映衬着她嘴角的一丝笑,恍惚之间,竟像是婚后少有的几次,她对着他轻轻撒娇的样子。

赵景予只感觉自己被风吹的冷透的胸口里,有点点滴滴的酸楚轻轻溢出。

“岑安,我会疼你,宠你,你是我的妻子,永远都是,没人可以动摇你的位子,只要你乖乖在我身边……”

岑安的笑,忽然变的惨白而又淡渺起来:“赵景予,你总是这样,你从来都是这样,从不会有任何改变,从不会,为别人想一想……”

“岑安,你师兄的事情……”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解释,岑安却又轻轻后退了一步,她整个人都靠在那及腰的围栏上,上半身却是微微的后仰,仿佛只要再往后一点点,她就会掉下山谷……

“岑安,你别动!”

赵景予直看的心惊肉跳,下意识的就对她伸出手想要把她拉回来。

岑安却轻轻摇头:“赵景予,如果一切可以重来……”

她的神色有些恍惚,目光也已经变的涣散,赵景

予只觉得心头突突跳动的厉害,而那紧捏成拳的手指也隐隐颤栗起来。

“岑安,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你相信我,我虽然动过杀他的念头,可是我……”

岑安却自嘲的一笑:“赵景予,我师兄成了这样生不如死的样子,我罪孽深重……”

“岑安!”

岑安唇角的笑,却忽地消逝无踪,她抬手指向赵景予,声音一瞬间变的尖利:“赵景予,你不要过来,你再往前一步,我立刻跳下去……”

“好,我不过去,我站着不动,岑安你不要冲动,我会找最好的医生去给你师兄问诊,我会……”

赵景予见她忽而激动起来,生怕她会做出傻事,立时就站住不动,甚至为了安抚她的情绪,还小步的往后挪了几步。

岑安看着他站在离自己几步之远的地方,她整个人,又悄然不露痕迹的往后移动了一步。

山风吹的她整个后背都是一片冰凉,她的头发在风中招展飞舞,像是漆黑索命的招魂幡。

她笑,渐渐笑出声来,渐渐笑到眼泪肆意而下:“赵景予,你母亲把我推下楼梯,她亲手杀死了我的孩子,你还幻想着和我重新开始?真是可笑!”

她说到孩子那一刻,眸色骤然的温柔无比……

“孩子,我的孩子在等着我呢……”她轻声的呢喃,伸出手去想要抓住拂过她面庞的风,可那风从她的指间飞过去,她到最后,握住的也不过是一片空无。

爱情,青春,事业,亲人,婚姻,家庭,孩子……

一切的一切,全都从她的生命中破碎,她一无所有,生不如死。

“赵景予,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在最初相遇的时候,我就该选择死亡……”

她定定看着他,可双瞳却是涣散没有焦距的:“如今,大约还不算晚吧。”

岑安忽而绽出一个浓烈的笑来,她轻轻呢喃一句,就在他骤然破裂的眸光之中,她轻盈转身,纵身一跃……

而回身那最后那一眼,她看到赵景予眼眸最深处凄惶的光芒,最后一眼,她看到他拼命摇头嘶哑喊着‘不要’的模样。

最后一眼,她却要把他的样子忘掉,如果她死了,她会去喝掉孟婆汤,她要生生世世,都把他给忘记。

她要生生世世,再不遇到这个叫赵景予的男人,她要生生世世,与他天上人间,碧落黄泉,再不相见。

“不要!岑安不要——”

赵景予像是疯了,他困兽一样嘶吼着扑过去,她小小的身躯,却像是灵巧的游鱼瞬间没入了大海一样,在浓深的渐渐变成深海一样的云层之中,转瞬之间,就消失不见。

“岑安,岑安……”

赵景予失控大声叫着她的名字,忽然一拳击向木质的围栏,他神色恍惚的望着她纵身跃下消失不见的深谷,忽然像是疯了一样大笑起来……

“你死也不想和我在一起,可我不会让你如愿!死我也要缠着你!”

他忽而上前一步,整个人几乎要从那围栏残缺的地方跌下去。

“岑安,我这就去找你了……”

他的声音忽然变的温柔,那已经恍惚空洞的眼瞳里,有最绝望的破碎光芒缓缓绽出,他想也不想,纵身就要跃下,颈后却忽然被人以掌作刃重重劈下……

赵景予还来不及回头看清来人是谁,整个人就软软倒了下来。

“少爷……”

姜墨直到此时,方才觉得吊着的那一口气缓缓落下来,他瘫坐在地上,看着面色苍白却依旧沉稳的赵成,惊魂不定的询问:“你怎么知道会出事?幸好你当机立断……”

如果他们俩直接去阻止,少爷这一会儿心魂俱断之下,不一定会做出什么失控的举动,赵成干脆利落的一掌劈下去,虽然事后少爷说不定会大发雷霆,但终究,终究还是保住了一条命啊!

赵禽兽你明白自己心意太晚了,后面罚你追老婆追的头发全白!你们这些心狠的读者满意了吗哈哈?——

题外话——群么么大家,你们太给力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