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九章:鱼儿上钩,神秘男人

参天古树遮天蔽日,即便是阳光正好的下午,林中也只有星星点点的阳光能透过这些繁密的枝叶倾洒进来一些,整个林子里都透着一股清凉之意,若不是苍梧森林太过危险,这里倒是一处难得的避暑圣地。

在进入密林深处之后,轩辕天音便是将封神碑里的雪衣和小狻猊给一并放了出来,前者倒是没什么情绪变化,而后者也不知道是在封神碑空间里关久了,还是因为封神碑空间里的确是太过荒凉了一点,小狻猊在一出空间,发现自己身处于一片森林之中后,就情绪激动的跟撒了欢儿似的乱窜,若不是轩辕天音及时手疾眼快地一把给它抓了回来,还不知道这小东西这会儿跑到哪里去了呢。

或许是因为之前啸月的那一番震慑,轩辕天音他们一路行来倒是连一只妖兽都没有碰见,一行人一路往深处走去,不过越往深处走,却是发现了不少野生的药材,这可乐坏了耀光,一张脸上尽是灿烂的笑容,一看见药材就如看见了猎物的妖兽似的,那速度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瞧得耀光又找到了一株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的药材,捧在手心里都快笑得见牙不见眼了,其他几只却是一脸鄙视加不认识他的神色。

“耀光,你好歹也是光明龙皇,要不要这样丢人啊?”月笙看不下去地鄙视道,“一株药材而已,用得着露出这种表情吗?”

耀光捧着手中的药材,瞥了月笙一眼,哼道:“你个二货懂什么,这些药材都是钱呢……”说着目光小心翼翼地瞅了轩辕天音一眼,见轩辕天音没有什么反应,然后将手中的那株药材赶紧给收了起来,才继续道:“这些药材虽然你看不上,不过拿去千药坊能卖不少金币呢。”只要一想到那些金光灿灿的金币,耀光觉得他整个人都在飞了般。

然而……

“记得把卖药材的金币要分出来,咱们这里有多少人,就要分多少份儿。”轩辕天音突然出声道。

‘嘎——’

感觉要飞起来的耀光顿时被打入了谷底,耀光一脸肉疼的表情不可置信地瞪着轩辕天音,显然有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轩辕天音眉梢一挑,道:“怎么?难道你还想吃独食?”

‘噗呲——’

‘噗——’

‘哈哈哈——’

众人看着耀光一脸十分肉疼难舍的表情和轩辕天音一本正经的逗耀光的模样顿时忍不住喷笑出了声儿。

她可真是坏啊,明知道耀光最怕她说这话,而轩辕天音却是耀光最怕什么,她就说什么,这不是拿着刀子在慢慢地戳耀光的心窝子吗!

由于耀光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这一路上虽然还是在到处寻药材,不过脸上总是带着一抹悻悻的神色,这无精打采的模样,让得同行的几只都忍不住为他捧了一把伤心泪。

苍梧森林算是进入苍梧山脉前的一道天然屏障,二者之间横跨一天然瀑布,只要越过这方瀑布,便是算真正的进入了苍梧山脉。

哗啦啦啦的瀑布水声让得轩辕天音一行人还在林子里时就听见了,不过当一行人走出林子,真正看见这传出巨大声响的瀑布后,也忍不住赞叹出声。

约有二十几丈高的瀑布真的如自天际倾洒而下的银河般,沿着峭立的岩壁飞泻而下,砸进下方碧绿的河水中,声音如万马奔腾,水珠四溅,一轮七彩斑斓的彩虹在急速下坠的水帘中若隐若现。

“趟过一条河,对面就是苍梧山脉了。”众人站在满是鹅卵石的河滩边,洛七夜伸手指向对面茂密的丛林,对着轩辕天音等人道。随着洛七夜所指的方向看去,对面茂密的丛林里一片幽暗,以他们的眼力都是瞧不大清楚里面的情况,由此也更显得苍梧山脉的神秘。

“一般来说这里应该有不少佣兵和冒险者的,也不知道今日是不是咱们来的时间没对,居然在这里都没有遇见一个人。”洛七夜收回手,对着轩辕天音笑了笑,接着道:“应该是我们来晚了些,那些佣兵和冒险者们一般都会选择早上进入山脉。”

“天音大人,那我们是要从这里进入山脉吗?”魅月抱着小狻猊问道,毕竟她们五日后还要参加排位大比的决赛,要在决赛开始前就回去佣兵城,只怕进入苍梧山脉的时间就不够了。

老实说,其实从一开始选择进入苍梧森林来这苍梧山脉看看的想法,轩辕天音并没有多在意,她最主要的精力都是集中在将那个留香斋里遇见的女人给钓出来,不过当她真的来到这里后,她现在倒是对苍梧山脉产生了浓郁的兴趣,因为她仅仅是站在这里,都能感觉到山脉里有着不少天地灵气的波动,像这种凝聚了这么多天地灵气的地方,一般都是伴随着天地异宝。

天地异宝这种东西,只怕是没人会不感兴趣的。

所以在对于魅月的问话时,轩辕天音也出现了一丝犹豫,因为她也知道五日的时间,是的确不够她们进入山脉中寻宝的,但是山脉就在眼前,若是这么走了,心中又是极为的不甘。

这到底是进呢?还是不进呢?

而就在轩辕天音瞪着对面的茂密丛林陷入两难的境地时,一丝细微的风声,让得轩辕天音的耳朵微微一动,随即目光一转,看向身后某处,嘴角噙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突然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有什么可躲的,又矫情了不是……”

随着轩辕天音开口,身边几只同样眸光都是一闪,然后将目光一同看了过去。

‘嗡嗡嗡嗡嗡——’

只见轩辕天音的话音一落,那处空间突然发生震动,然后四周空间如水中波纹般,那么轻轻一荡,波纹中一道娇小却妖娆的身影便是缓缓踏了出来。

当看见来人的面容后,轩辕天音嘴角勾起的幅度更是大了一些,果然是她!

此时娑罗的脸色有点不大好,轩辕天音的一句‘又矫情了不是’,让她再次想起了之前在留香斋中那句‘贱人就是矫情’的话。

“你早就知道我会来!”娑罗这句话是肯定句,虽然她因为轩辕天音那句话而心中愤怒,不过却也并不傻,从轩辕天音的话中,她如何察觉不到这个女人是故意出城引自己出来的。

闻言,轩辕天音微微一笑,承认道:“还算不蠢。”话落,目光打量着对面的女人,特别是在瞧见她眼中看着自己的嫉恨目光时,轩辕天音心中却是更为疑惑起来,她可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为何第一次见面这个女人就对着自己带着一股强烈的敌意?

是以,轩辕天音心中疑惑的同时也问出了口:“我们见过?”

见女人沉默,轩辕天音更为疑惑地挑眉,问道:“那这位大姐你干嘛用一副不共戴天的仇视目光瞪着我?”

“天生长着一副讨人厌的模样,怪谁!”娑罗冷哼一声,一双美眸如淬了毒般,特别是瞧见轩辕天音那张冷艳的脸上带着的淡然神色,她更是在心中恨毒了她。

而对于娑罗讽刺的话,轩辕天音却并没有生气,反而认同般地点点头,道:“的确,我的确天生长了一副肉包子的脸,所以到哪都容易被狗追着。”

‘噗——’

身后传来月笙等人的喷笑声,即便是雪衣那种清冷漂亮的脸蛋上,都忍不住微微扭曲了一瞬。

众人目光戏谑地盯着娑罗,心中对这个女人抱了一点同情,跟轩辕天音斗嘴的下场,从来都没人是个好下场的,瞧瞧那张快要愤怒得扭曲的脸,想必已经被轩辕天音给气得要疯了吧?!

娑罗的确是快要气疯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轩辕天音的嘴会这般的毒,“牙尖嘴利而已,真不知道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值得让人念念不忘的……”一想到那人对轩辕天音的念念不忘,娑罗就恨得咬牙,目光中更是痛恨得生出毒来,不过就是一个长得有点姿色的女人罢了,除去那张狐媚脸,她还有什么能耐,自己要捏死她,就如捏死一只蚂蚁。

轩辕天音眸光微闪,虽然娑罗的话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那句‘念念不忘’倒是让轩辕天音给抓住了,难到这女人是因爱所以才对自己生恨?

但关键是轩辕天音自己都不知道,她自己何时让人念念不忘了啊……

“能把话说明白点么?”轩辕天音皱眉看着她。

娑罗冷笑一声,目光淬了毒般地盯着轩辕天音,心中发狠,道:“想要明白,等你死了后再来问我吧。”

‘轰——’

话音一落,娑罗周身突然爆发出一束黑光,而原本晴空万里的天色顿时暗沉了下来。

‘沙沙沙——’

四周树林被狂风吹得沙沙作响,而风中却是含了一股气极阴冷的气息。

轩辕天音看着四周突变发生,狭长的双眸顿时一眯,整张冷艳的小脸也阴沉了下来。

目光凌厉地看着浑身散发着黑气的娑罗,此时的娑罗哪里还有之前那娇艳的模样,白皙的脸庞上变得更为惨白一片,一双眼睛被黑色完全覆盖,没有一丝眼白,而这样熟悉的造型,轩辕天音又哪里会不识得。

“魔族!”

轩辕天音脸色阴沉,这个女人居然是魔族,难怪之前她就觉得这个女人身上的气息极为的古怪,想来是她的身上应该有什么能掩盖魔气的东西存在。

在九霄大陆上,魔族虽然存在,不过却极为隐瞒,并不是能常见到的,而轩辕天音却一语道出了自己的身份,娑罗说不吃惊是假的。

漆黑得没有一丝眼白的双眸疑惑地盯着轩辕天音,娑罗心中疑惑,这个女人不是来自昊天大陆吗?昊天大陆那种低位面的存在,应该不会认识魔族才对,为何这个女人能一眼就说出自己的身份来?

娑罗眼中疑惑一闪而过,随即目光一狠,即便认出来了又如何,只要这女人一死在这里就行了。

“你倒是有点见识。”娑罗漫不经心地瞥了轩辕天音一眼,随即娇声一笑,道:“能死在我的手中,算你运气不错了,寻常人等可是没有这个待遇的。”

闻言,月笙等人顿时一怒,别说是月笙等人,连雪衣都是目光一冷,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上也浮现了少许杀气。

轩辕天音朝着身后几人摆摆手,是以他们别动,随即淡淡一笑,道:“这倒是我近日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目光直视娑罗,轩辕天音脸上笑意一收,冷声道:“第一次有魔族中人敢这么对我说话的,你也算个例外了,既然你自己撞到我手中来的,若我不拿出点看家本事出来,只怕你们魔族还真的会忘记一些东西,变得越来越狂妄自大,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轰——’

金光冲天而起,伴随着金光出现,一股天地威压顿时自轩辕天音体内爆发而出,原本因为魔气絮绕而变得暗沉的四周也顿时明亮了许多。

‘唰——’

一声轻响,伏魔棒凭空而出。

轩辕天音抬手,伏魔棒指着娑罗,冷声道:“看清楚这是什么东西,来到九霄大陆也有一段时日了,要说我真正出手还真没有过,今日就拿你练手!”

娑罗本来在听见轩辕天音的话时,脸上还带着一抹嘲讽和不屑,可是当伏魔棒出现后,她脸上的神色顿时一僵。

目光紧紧盯着那根伏魔棒,特别是在感受到轩辕天音突然爆发的气息后,顿时瞳孔一缩。

怎么会?

怎么可能?

这个女人不是天昊大陆的人吗?为何会是……

娑罗神色大变,难得是自己搞错了?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天昊大陆中的人?

“你到底是谁?!”

轩辕天音微微挑眉,看着神色大变的娑罗,红唇微微一勾,反问道:“你来找我麻烦,难得还不知道我是谁?”

“不,不可能…你只不过是来自昊天大陆的蝼蚁而已……”娑罗抖着嘴唇道。

昊天大陆!

轩辕天音眸光一闪,看来这女人的确是秘密不少。

“说,你为何会来找我麻烦?”

“不为什么,想你死而已。”娑罗咬牙道。

闻言,轩辕天音眼中冷光一闪,“既然不想说,那也就不必说了,我其实也并不是很感兴趣。”

‘唰——’

左手轻扬,几张明黄色符纸顿时朝着娑罗扔了过去。

“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隆隆隆隆——’

随着轩辕天音话音一落,天空之上突然传来雷鸣之声,浓黑的雷云快速朝着这方聚集而来。

娑罗抬头看向天空上的雷云,神色一变,随即目光狠狠盯着轩辕天音,咬牙道:“天道无极?你果然是驱魔龙族的人!”

“哼!”一声怒哼,娑罗浑身黑气暴涨,在银紫色的天雷当头劈下之际,那暴涨的黑气顿时化作一道保护结界,将天雷给挡在了外面。

“驱魔龙族又如何,我就不信你驱魔龙族当真能逆了天去。”

娑罗大喝一声,双手快速结印,随着她手中的手印凝结,四周的模样顿时发生了变化。

“娑罗双树——死亡之境!”

‘嗡嗡嗡——’

空间震动传出,月笙等人看着四周的变化,眉心微微一皱。

“天音大人,这是幻境!”魅月抱紧怀中的小狻猊道。

轩辕天音看向白雾茫茫的四周,此时娑罗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显然他们所有人已经陷入了幻境中。

“哈哈哈……进入了我的死亡之境,只有死人才能出来,所以你们还是在里面好好享受死亡的过程吧。”四面八方传来娑罗的大笑声。

月笙顿时神色一沉,呸了一声,道:“阿音,让我去破了这幻境!”

“别动!”轩辕天音摇摇头,喝住月笙,随即对他们笑了笑,道:“幻境而已,难得你们认为我破不了?”

话落,抬手将伏魔棒一掷,只见伏魔棒顿时如一杆标枪般,直直地立在地上,随即轩辕天音双手结‘不动明王印’,眼中金光流转间,一声冷喝脱口而出:“天道无极——乾坤列阵,不动明王破魔咒,诛邪!”

‘轰——’

随着轩辕天音‘诛邪’二字一落,插在地上的伏魔棒顿时狠狠一颤,然后一速金光自伏魔棒上冲天而起,犹如一把利剑般,带着一股破军之势,直冲天际,誓要划破这白茫茫的空间般。

‘嗡嗡嗡——’

一阵嗡鸣声,四周白茫茫的空间顿时发生颤抖,然后慢慢扭曲,只听‘咔嚓’一声轻响,整个幻境如一块脆弱的玻璃般,砰然破碎。

当幻境破碎之后,轩辕天音等人再次回到了碧绿的河边,又或者说,其实他们一直都在这里,从来没有移动过。

而施展幻境的娑罗,在幻境破碎的那一刻,顿时也被逼出了幻境。

踉跄几步,娑罗惨白的脸色更是白了几分,抬头愤恨恼怒地瞪着轩辕天音,眸中闪着不甘和不可置信。

生为魔族,对驱魔龙族的名字她自然听过不少,可是心中多多少少也有点不以为然,再是天道的血脉又如何,她们终究是人类而已。但是当跟轩辕天音真正交手之后,娑罗才明白,为何魔族的先辈们,会如此忌惮她们一族中人了,驱魔龙族的术法,真的是太过莫测也太过危险。

娑罗心中明白,今日只怕她一人是不能将这个女人如何了,虽然心中不甘,可是她却不傻,来日方长…她总有机会取这女人性命的。

再次怨毒地瞪了轩辕天音一眼,娑罗身边的空间便是狠狠一扭曲,显然是准备暂时退走。

然而轩辕天音又怎么会轻易让她就这么逃了?

在娑罗身边的空间出现变化时,轩辕天音便是知道她要逃,只见轩辕天音右手轻抬,然后一指,喝道:“天道无极——乾坤列阵,大轮金刚印,空间封锁!”

‘嗡嗡嗡嗡——’

随着轩辕天音的话音一落,这方天地间的空间顿时发出一阵嗡鸣之声,然后一片金光迅速蔓延,如一个巨大的牢笼般,将四周的空间给牢牢的笼罩住,同时也封锁了四周的空间。

娑罗身边刚刚才形成的空间漩涡顿时被彻底切断。

瞧得神色大变的娑罗,轩辕天音眼中划过一抹寒光,冷声道:“现在才想着要走,是不是晚了点?”

“你想干什么?”娑罗瞧见轩辕天音眼底那抹寒光之后,心中顿时发寒。

而对于娑罗的问题,轩辕天音却是不置可否地一笑,道:“我想干什么?作为驱魔师,你觉得我想干什么?”用看白痴的目光盯着她,轩辕天音继续笑了笑,只是那笑意却是怎么也不达眼底的,“既然来了,你还是就不要走了。”

娑罗瞳孔一缩,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是想要来杀轩辕天音的,结果现在双方却身份互换了。

狠狠一咬牙,“既然你不让我走,那今日即便是拼得身陨,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轰——’

魔气暴涨,娑罗身形一动,迅速朝着轩辕天音掠去,右手探出,手指指甲也随之暴涨,五根手指指甲尖利如利刃,带着破风声便是朝着轩辕天音一掌挥了过去。

轩辕天音周身金光一闪,金刚不朽身顿时附体,在娑罗一掌挥来时,身形朝后一扬,避开了她尖锐的五指,然后右腿一抬,然后猛地踢出。

‘嘭——’

一声闷响,二人同时分开数丈远。

看得打起来的二人,除了月笙和洛七夜的目光稍稍带了点担心外,其他几只倒是双手抱着胸,看起了热闹来。

啸月双手抱胸,看着不远处打在一起的两个女人,顿时咧嘴一笑,女人打架最带劲,比男人打起来,其实女人更为凶狠呢。

然而啸月的目光不经意间瞥到身边的雪衣时,却是微微眉峰一挑,问道:“你怎么了?”

雪衣一张漂亮精致的脸庞上微微有些呆滞,在听到啸月的询问后,他突然回过神来,一把抓住啸月的衣袖,问道:“她是驱魔龙族的传人?”

别怪雪衣会这样问,其实从雪衣被轩辕天音从拍卖会上带回来之后,身边任何人都没有跟他说起过轩辕天音的身份,至于轩辕天音就更不会去说了,所以在听见娑罗之前说出‘驱魔龙族’四个字后,雪衣便陷入了呆滞中。

雪衣是雪羽大鹏鸟,更是来自众神之巅,驱魔龙族这四个字代表的是什么,他怎么会不知道。目光继续看向不远处打得激烈的二人,雪衣喉结微微动了动,低语道:“原来她们一族已经来到九霄大陆了啊,众神之巅的那位若是知道了,只怕该心急了吧……”

“什么是驱魔龙族?”

雪衣后面一句话的声音着实太小了,只怕除了他自己,哪怕是他身边的啸月都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不过‘驱魔龙族’四个字却是比较清晰的,所以洛七夜闻言转过头来,好奇地问道。

九霄大陆的历史太过长久,自各界被封印后,这片世界又被有心人刻意抹去了一些东西,如今除去神魔妖鬼四族族人,九霄大陆的人族已经没人知道驱魔龙族轩辕氏了。

见到洛七夜好奇的询问,其他几只却是没有回答,雪衣收了脸上的震惊之色,对着洛七夜认真道:“天音家族的名字,不过却不能对外人提起。”

洛七夜眸光一闪,看着雪衣认真的神色,点点头,沉声道:“我知道了!”

‘嘭——’

就在二人说话间,不远处的战斗圈却传来一声惊天巨响,随着两道身影各自分开。

此时娑罗看起来异常的狼狈,嘴角还挂着一抹紫色的血迹,显然在刚刚打斗中,她受了不轻的伤。

而反观轩辕天音,除了衣服上微微有些凌乱,整个人的气色看起来却是如往常一样。

“时间不早了,我还是不要再跟你玩下去了,速战速决吧。”轩辕天音抬头看了眼天色,将手中伏魔棒收入了轩辕心锁中。

闻言,娑罗抬手狠狠抹了一下唇边的血迹,怒道:“你不要太得意,想要我的命,你也不会好过!”

“啊——!”

一声长啸,娑罗周身突然魔气爆发,随着魔气释放,四周的不少花草树木顿时迅速失去生机,全部枯萎。

轩辕天音眉心一皱,看着娑罗的目光顿时杀气增了不少,她居然在吸取这些生灵的生机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万物皆有灵,即便是一些花花草草,它们也是有灵的,这样被强行抽取了生机,简直就是有违天和。

“这四周到处都是勃勃生机,但凡有一个活物,皆能成为滋养我的补品,我有源源不断的力量用之不尽,我看你如何跟我斗!”娑罗目光透着阴狠,心中对轩辕天音的杀意已决到达了顶点。

然而轩辕天音对她的杀意,同样如此!

轩辕天音眸光微眯,一步猛地踏出,双手迅速结印,随着那神秘晦涩的手印凝聚,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压顿时自轩辕天音体内冲天而起。

一直被轩辕天音隐藏起来的天罡伏魔经再次露出峥嵘。

“那是……”雪衣双眸猛地一瞪,天罡伏魔经的气息顿时让得他一惊,显然雪衣是认出了轩辕天音使用的是什么功法。

而认出天罡伏魔经的人又岂止是雪衣,对这股毁天灭地的气息所锁定的娑罗更是发出一声惊惧的叫声,“天罡伏魔经!这怎么可能!”

可不管她如何的震惊不相信,轩辕天音却是双手印决一凝,随即一声大喝:“无相封魔阵——镇压!”

‘轰——’

一股狂暴的能量顿时爆发,娑罗的脚下土地却是迅速现出一个极为神秘和繁杂的古老阵纹。

‘噗呲——’

一口鲜血喷出,娑罗整个人身子一晃,顿时被阵纹中的重力给压得跪趴在地上,任凭她如何动用体内的魔气,也无法自地上爬起来。

看着此时狼狈的娑罗,轩辕天音目光一狠,手中印决再次一变,“天道无极——万法归元,乾坤五行,阴阳逆转,九幽开启,红莲业火,焚身灭!”

‘轰轰轰——’

空气中的温度迅速攀升,一朵朵血色火莲自地底冒出,红莲业火带着焚尽一切的温度,迅速朝着阵纹中的娑罗蔓延而去。

‘嗡嗡嗡——’

而也就在这时,一阵细微的空间嗡鸣声却是突然传出。

轩辕天音手中印决不变,猛地转头看向空无一人的树林变音,厉声喝道:“什么人在那里,给我滚出来!”

‘唰唰——’

一个空间漩涡迅速出现,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空间漩涡,月笙等人顿时警惕并闪身出现在轩辕天音身边。

雪衣更是在一闪身到轩辕天音身边,想都没想就是直接一掌拍在轩辕天音的背上,一股柔和的力量顿时缓缓输入进轩辕天音的体内,让得她原本枯竭的灵力顿时再次恢复了起来。

“帝…主上救我!”

当看清自空间漩涡中走出来的人后,被红莲业火包围住的娑罗顿时脸上划过一抹惊喜,随即朝着来人喊道。

主上!?

轩辕天音眸光一动,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二人,特别是那一身黑色锦袍带着银色面具的神秘男人,当瞧见男人一双暗红的眼睛后,轩辕天音神色一变。

魔族族人基本都是全黑的双眼,然后这个男人却是暗红色,那么他在魔族的地位定然不低。

轩辕天音心中慢慢警惕起来,她倒是没想到今日居然还会招惹出一个大魔头,若是待会打起来,只怕要将封神碑中神龙和鲲鹏一起给叫出来了。

然而就在轩辕天音等人在心中警惕之时,那突然出现又被娑罗称为主上的男人却只是淡淡看了一眼被红莲业火包围住的娑罗便收回了目光,暗红的双眸直直看向轩辕天音,眸中却是极为复杂。

轩辕天音心中狠狠一跳,这男人的目光什么鬼?

“主上,娑罗她……”

就在二人对视间,男人身后的紫衣男子却是突然出声提醒般地道,“主上,若是再不救出娑罗,只怕娑罗会被焚烧成灰烬了。”

“那便成灰吧!”黑袍男人薄唇轻启,冷冽低沉的嗓音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不在意。

黑袍男人这句话,别说是他身后的紫衣男子,就连轩辕天音等人也是微微一惊,这是个什么状况?他不是来救人的?

暗红双眸自轩辕天音身上移开,落在雪衣身上,不知道为何,那双眸底中却升起了一股刺骨的冷意。

“娑罗违背我的命令,私自出手,既然技不如人,也是她咎由自取。”黑袍男子突然看向轩辕天音缓缓开口。

轩辕天音眸光一眯,这男人是什么意思?似乎是不管他的属下的意思啊……

既然如此,轩辕天音红唇微微一勾,“既然是阁下一只不听话的狗,那么杀了也是杀了,对吧?”

暗红双眸中微微一闪,看着轩辕天音点点头,道:“对。”

“很好!”轩辕天音突然一笑,这笑容让得对面的男人眸光微微一亮,随即这笑容却如昙花一现般,冷艳的小脸上顿时再次便成一张无表情的面瘫脸,结印的双手狠狠一握,冷声道:“诛邪!”

‘轰——’

随着轩辕天音的‘诛邪’二字一落,漫天的红莲业火顿时爆发。

“啊——”

阵纹中的娑罗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声,被红莲业火焚烧的感觉极其痛苦,让得娑罗一边惨叫,一边满地打滚,“主上,救我…娑罗知错了,主上救我!”

然而被娑罗呼唤的男人却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更别说出手救她了。

惨叫声不断,而另一边的气氛却是有点诡异。

因为这突然出现的男人一双暗红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轩辕天音,哪怕是他身后的紫衣男子都察觉到了自家主上奇怪的举动,更别说轩辕天音他们一行人了。

月笙紫眸一瞪,也不管雪衣是不是还在为轩辕天音恢复灵力,直接将轩辕天音给一把拉在自己身后,将她给牢牢挡住,然后一副警惕防狼的模样瞪着这个魔族男人,大有你再看,老子就要出手了的意思。

别说月笙了,其他几只同样是发现这个男人看着轩辕天音的目光有点不太对劲,在月笙之后,啸月几只皆是身子动了动,齐齐将轩辕天音给挡在了身后,魅月更是直接,将轩辕天音拉到后面之后,她还记得把雪衣也给拉了进来,因为还需要雪衣跟轩辕天音恢复灵力……

男人突然轻笑一声,随即再次看了被众人挡在身后的轩辕天音一眼,随即抬手划开空间,淡声道:“无涯,走了。”

“是,主上!”紫衣男子莫名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随即转身跟上了男人,踏进了空间漩涡中。

随着二人再次消失,月笙几只顿时松了一口气。

“妈的,那男人到底是谁啊,那身气息太骇人了点,只怕只有神龙大人和鲲鹏大人才是他的对手。”耀光吐出一口气,恨恨地道。

轩辕天音扒开几人从他们身后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抹若有所思,却是没有接话。

“哟,那女的被烧成灰了!”

瞧得红莲业火也慢慢消失,啸月目光扫过去一瞧,顿时乐道。此时地上的神秘阵纹也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堆白色的粉末在那里。

洛七夜抬头看了眼天色,此刻的天色已经接近黄昏,转头看向轩辕天音,道:“天音,魔族突然出现在这里,我看我们还是早些回去为好,若是你实在想去苍梧山脉,等决赛结束后,咱们再进去如何?”

“嗯!”轩辕天音点点头,今日发生的事情也确实不适合再进去苍梧山脉了,而且轩辕天音有预感,那个神秘的男人还会出现。“走吧,趁着还没天黑,我们先回去。”

“好……”

然而就在轩辕天音他们准备离开这里时,河的对面却传来了仓皇的脚步声,让得轩辕天音他们原本想要离开的脚步一顿,皆是转身看了过去。

随着脚步声的传来,空气中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味也随之蔓延开来。

‘沙沙沙——’

衣服跟树木的摩擦声传来,不过片刻,几道身影踉跄着自对面茂密的丛林里跑出,当瞧见轩辕天音一行人之后,那几人顿时一惊,接着又是一喜。

“救命啊——”

自丛林跑出来的有四人,皆是浑身狼狈,身上都是带着不轻的伤。

轩辕天音眸光一凝,看着那几人的面容,顿时眉心一皱,沉声道:“洛大哥,那几人好像是永夜佣兵团的人。”

洛七夜闻言一惊,身形如一只苍鹰般,急速掠过河面,来到河的对面,一把扶住四人中的一人,问道:“你们是永夜佣兵团的人?”

被洛七夜扶住的那人身子一颤,立刻抬头看向洛七夜,刚刚离得较远,再叫上他们都受了重伤,而且又太过惊慌没有瞧清楚,如今被这么仔细一看,几人顿时认出了洛七夜。

“洛…洛少主……”

此时轩辕天音几人也都是掠过了河,轩辕天音看着几人身上的伤势,皱眉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洛少主,救救我们团长他们吧,我们在山脉中遇见凶兽了,不仅是我们永夜,还有天狼和炽火二位团长跟成员都在里面没能出来……”

永夜、天狼、炽火!

西境佣兵团中排名前三的佣兵团,他们居然在苍梧山脉中出事了?!

一时之间,轩辕天音跟洛七夜的神色顿时沉了下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