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七章:贱人就是矫情!

嫩得能掐出水般的芊芊玉手,染满艳红蔻丹的十指更是将这只手衬得越发的娇嫩白皙。那翘起的兰花指如拈花般拿起唯一还没有被魅月打开的锦盒。

‘啪——’

一声轻响,那只正欲从二人面前拿过的玉手手腕便是被轩辕天音出手给扣住了。

轩辕天音缓缓侧头,看向被自己扣住的玉手主人,一张冷艳的小脸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道:“姑娘眼睛或许是白内障?没瞧见这里还有人吗?”扣住那纤细手腕的手微微一使力,在女子脸色瞬变之时,继续道:“先来后到懂不懂?即便你看上了这胭脂,也得等我们先看完再说。”

“你——!”

瞧得这娇媚的美人变脸,轩辕天音扣住人家手腕的手却丝毫没有放松,这个时候轩辕天音才仔细打量起这突然出现的‘程咬金’。

女子身形虽然娇小,不过这身材可是很有料的,前凸后翘不说,即便是那张快要发怒的脸,也是如一朵花儿似的,当真是含苞待放的花儿啊,还是一朵能撩人心肺的花儿。

轩辕天音狭长的双眸微眯,微勾的唇角依然噙了抹似笑非笑,不过心中的却是慢慢警惕起来。这女人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跟魅月身边的,她居然没有察觉到!

而且这个女人的一身气息极为的古怪,好像她的身上有着什么能掩盖自身气息的东西,虽然轩辕天音能微微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的气息古怪,可是却察觉不出来是什么气息。

再则……

轩辕天音的目光紧紧盯着面前的女人,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这个女人绝不是偶然出现的。

轩辕天音有预感,这个女人绝对是故意冲着她们来的,或者说…是故意冲着自己来的!

“你要干什么?还不快放开我!”女子瞪着轩辕天音微怒出口。虽然轩辕天音的目光看起来带着一丝慵懒之意,不过只有被她盯住的这个女人才知道这目光是多么具有压迫力。

然而面对微怒的女子,轩辕天音却并没有松开手,而是眉梢一挑,看着她似笑非笑地道:“放开啊?可以啊…先将你手中的胭脂盒放下来。”

“你……!”似乎被轩辕天音脸上的这股痞气给噎了一下,女子气极,连说话都说得不怎么连贯了,“这盒胭脂我买了,我凭什么要放下来!”

瞧得女子脸上不知道是真愤怒还是假的愤怒,轩辕天音眸光微微一闪,捏住女子手腕的手再次一个用力一捏,然后在女子的痛呼声中,快速收手便迅速自女子手中截过了锦盒后,才不慌不忙地道:“就凭我们比你先来,就凭这盒胭脂我们要了。”话落,将胭脂锦盒轻巧地打开,淡淡地瞥了一眼盒中的胭脂,然后侧头看向身边的魅月,将锦盒递给了她,笑问:“这个颜色喜欢吗?”

魅月闻言立刻点头,一双狐狸眼儿泛着点点星光,一眨不眨地看着轩辕天音。其实这小狐狸早就被刚刚轩辕天音那带着痞气的一笑给笑得晕了头,至于那锦盒中的胭脂是个什么鬼,早就被她抛到脑子后面去了,哪怕现在轩辕天音就算是捧着一坨牛粪问她喜欢不喜欢,魅月都一定是点着头说喜欢的。

接过轩辕天音递给自己的胭脂,魅月咧嘴笑得有点傻气,心中却是在道:天音大人刚刚好…好什么来着?那个字怎么说的…啊,对…帅气!

天音大人刚刚好帅好强势霸道啊……

这二人一个含笑低头询问,一个咧嘴傻笑,虽然都是两个难得的美人,可是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诡异呢?

当然此时留香斋中估摸也没人去注意到这点点诡异的画面了,手中胭脂被轩辕天音拿走,这娇媚的女子顿时怒了,“把胭脂还给我!”

“你的?”轩辕天音挑眉。

“我先说要买的。”女子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估摸知道自己在轩辕天音的手上拿不过去,立马扭头瞪向一旁留香斋的侍女,怒道:“那盒胭脂我买了,你立刻给本姑娘拿过来。”

其实这侍女也是有点懵了,这还是她第一次遇见因为一盒胭脂而闹起来的事情,不过侍女的目光看了看轩辕天音跟魅月二人,有点为难地对着那女子笑了笑,道:“姑娘…要不你再看看我们店里其他的胭脂吧,这二位姑娘的确是先来看的,既然她们要了那盒胭脂,我这……”虽然后面的话没说完,不过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人家先来,那盒胭脂自然就是人家二人的。

听得这侍女的话,女子的脸色更是难看了不少,此时因为她的怒喝声,留香斋的店门口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再加上在轩辕天音出手的时候,在店门口当门神的月笙几人也因为里面的动静走了进来。

本来店面就不算很大的留香斋因为突然聚集过来的人群,更是显得有点拥挤了,而被这么多人围着如看猴子似的,女子一张脸简直可以跟锅底媲美了。

努力压下心中的怒火,女子冷冷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随即僵硬地一笑道:“那就把你们店里其他的胭脂拿来给我瞧瞧吧,刚刚眼花了没瞧清楚,现在我才发现那盒胭脂的颜色原来竟是那般的俗气,如此俗气的颜色,自然是入不了我的眼的,只是嘛……”突然又是轻声一笑,这次的笑容和语气倒是比之前更为的自然不少,“也只有俗不可耐的人才将那种同样俗不可耐的胭脂当个宝……”

“放你娘的狗屁!”

就在女子话音一落,月笙顿时神色一沉,立刻爆了粗口。他可不管对方是不是女人,敢说他的阿音俗气,他就一巴掌拍死丫的。

“月笙!”

在月笙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轩辕天音却是突然开口叫住了他,将胭脂钱放在柜台上之后,轩辕天音一手拉过魅月,再一手拽过月笙,才用教育般的口吻道:“作为一个大男人,不要为了这么点小事就爆粗口,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

话音顿了顿,轩辕天音拉着二人跟女子擦肩而过,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看那女子一眼,而却在三人经过女子身边时,轩辕天音才凉凉地继续道:“贱人…就是矫情!”

‘噗——’

轩辕天音的一句话总是能莫名戳中很多人的笑点,所以当她这句‘贱人就是矫情’脱口而出之后,不仅是身边几只喷笑出了声,连带着在店门口围观的人群也是发出了哄堂大笑声,而看着店里那女子一张煞青煞白的脸,人们的目光也是变得戏谑起来。

佣兵城内最多的就是佣兵了,而佣兵的性子绝大多数都是直爽不做作的,是以在轩辕天音一行人从留香斋走出来后,不少围在门口的佣兵都主动给他们让了路,并抬手伸出大拇指,朝着轩辕天音大声道:“姑娘,厉害,解气啊!”

对于这些直爽的汉子,轩辕天音也是对着他们友好一笑,便带着一群人离开了留香斋,在轩辕天音走后,人群自然也跟着散了,只留下留香斋中一脸愤恨模样的女子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留香斋侍女。

然而,待人群走后,女子娇媚脸上的愤恨模样却是骤然一收,神色恢复了正常,只不过那双看向外面的目光微微阴沉,闪烁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位…姑娘,胭脂你还要吗?”侍女出声弱弱地问道。

闻言,女子收回目光淡淡地瞥了一眼她,染着艳红蔻丹的玉手轻轻拢了拢臂弯间的薄纱,语气淡然带着一丝不屑地道:“这种货色我会要?”话落,再不看侍女一眼,便直接抬步走了。

店门外的大街上,人群来往,但是却奇异的没有任何一人关注到这个女子,她就像整个人被什么东西给屏蔽了一般,在人群中快速地闪过,然后一眨眼便离开了大街,快得让任何人都没有察觉。

寂静无人的小巷中,女子低头匆忙而行,却在走到巷子一半时,猛然顿住,抬头警惕地看着前方,厉声喝道:“什么人在那里?给我出来!”

‘嗡嗡嗡嗡——’

在她话音一落,空无一人的小巷突然发出一阵细微的空间震动声音,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自空间漩涡内缓缓踏出。

来人一身黑色锦袍,锦袍上用银丝绣有龙纹,无处不透着一身强势霸气,腰间的墨玉腰带在阳光下有暗光一闪,一张银色面具遮了半张脸,暗红的双眸透着一股冷冽。

而当看清这自空间漩涡中走出的男子后,原本还一脸厉色的女子顿时神色一变,想都没想就朝着男子单膝跪了下去,“帝尊!”

男子双手负于身后,暗红的双眸淡淡瞥向跪在地上女子,削薄轻抿的唇微微一开,冷冽低沉地嗓音顿时响起:“娑罗,你似乎将本帝的话当作了耳旁风,嗯?”

一个‘嗯’字异常的轻,却让得跪在地上名为娑罗的女子脸色大变,抬头紧紧看向那一身冷冽桀骜的男子,急声道:“帝尊,娑罗只是…只是想去看看……”

“住口!”

娑罗解释的话还未说完,却被男子冷沉地打断了她的话,“本帝的身边不用你跟着了,今日你就回去。”

“帝尊!”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娑罗一双美眸猛地瞪大,急声道:“帝尊您身上的伤……若是娑罗离开,万一您遇到危险怎么办?”

“本帝自有分寸。”淡淡瞥了一眼娑罗,抬手在虚空轻轻一划,然后空间再次发生一阵震动,空间漩涡也再次出现,待得空间漩涡稳定下来后,男子不再看娑罗一眼,转身踏入了空间漩涡中。

“记住本帝的话,待得无涯回来后,你便立刻离开中州返回……”

返回什么…因为男子的身影已经消失,那最后几个字也让人听不见了,不过虽然听不见,娑罗的心中却十分清楚,但就是因为清楚,所以她才不甘心!

藏着袖中的手缓缓握紧,尖利的指甲因为心中的愤恨而刺破了掌心,鲜血顺着指缝滴滴落下。娑罗缓缓起身,此时一张娇媚的脸上尽是阴毒扭曲之色。

半晌,娑罗冷笑一声,似自言自语般地轻声道:“无涯不是还没回来么,在他回来之前,我就不相信我除不掉她!”

‘嗡嗡嗡嗡——’

又是一阵空间震动之后,寂静无人的巷子里终于恢复了安静,除了地上的几滴鲜血外,仿佛根本就没人出现在这里过。

“嗯?”

被魅月拉着到处逛摊位的轩辕天音突然脚步一顿,转身看向身后远处,眉心微蹙。

“怎么了阿音?”看着突然停下来的轩辕天音,月笙等人立刻察觉。

轩辕天音眸光微动,不确定地道:“似乎刚刚有人用了虚空穿梭术。”

闻言,洛七夜一笑,道:“这里是佣兵城,有强者用虚空穿梭术也不奇怪啊。”

“不是。”轩辕天音摇摇头,神色间有一抹疑惑划过,道:“我奇怪的不是虚空穿梭术,而是那人在动用虚空穿梭术时,我好像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什么气息?”一听见轩辕天音说熟悉的气息后,几人顿时诧异地问道。

然而轩辕天音偏头努力想了想,最后才对着几人摇摇头,遗憾地道:“那道气息消失得太快,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隐隐有股熟悉的感觉而已。”说完,径直伸手拍了拍脑门,自言自语地道:“奇怪,到底是什么呢……”

“好了好了,管他是什么,既然想不起来了就不要想了。”月笙看着陷入苦思中的轩辕天音,顿时拉过她就走,边走边道:“阿音不想了,咱们逛了这么久,先去吃东西,或许等你吃饱了就想起来了呢……”

众人闻言齐齐嘴角一抽,目光鄙视地看向月笙,二货加吃货,你以为人人都是你啊。

但不管众人如何的鄙视,月笙此时是打定主意也要拉着轩辕天音却吃东西,是以在魅月还盯着摊位上的稀奇玩意儿目不转睛之时,轩辕天音就被月笙给直接抢走了。

“魅月,走了!”

“啊?啊!”魅月听见轩辕天音的喊声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身边的人都走远后,顿时抬步小跑跟了上去,“天音大人等等魅月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