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四章:震撼所有人的离火战队!

朝着铺天盖地,万剑齐发的模样,四周看台上的观众们皆是头皮开始发麻,一些胆子小的人,都已经悄悄撇开了脸,闭上了眼睛。而被这密密麻麻金色光剑作为目标的夏战却是在神色变了变之后,就立刻大喝一声,周身泛起一道青光,就如一个金钟罩般,青色光芒化为实质的晶体状,直接将夏战整个人给包裹了进去。

‘叮叮叮叮叮——’

一阵令人牙酸背寒的剑击声响起,待得万剑消失后,那包裹住夏战的青色晶体居然完好无整,连一丝裂缝也没有。四周看台上的观众顿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然后就在掌声刚刚响起,人们的喝彩声还没喊出口时,对面的轩辕天音却是眉梢一挑,抬手便是数张明黄色的符纸丢了出去。

“天道无极——雷神借法,五雷轰顶!”

‘轰隆隆隆隆——’

到嘴边的喝彩声瞬间又被卡回了嗓子眼儿里,四周看台上的人群顿时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竞技内场的上空之上,明明炎炎烈日天空,却突然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云层里,银紫色的天雷在浓云里翻腾,发出阵阵雷鸣之声。

后场休息区里,狂澜队长容昊一张刚毅的脸上划过一抹震撼,随即苦笑地摇摇头,目光看向场中那凌空而立的白衣女子,轻声道:“居然之前跟我比试时还隐藏了实力,若是当初她在跟我对战时用出这些手段,只怕我会败得更快啊,果然是个可怕的姑娘……”

可怕的轩辕天音姑娘一双美目盯着下方那青色晶体中的夏战,勾出一抹恶劣的笑容,同样轻声道:“我就不信你这乌龟壳还能坚硬得抗过天雷阵!”话音一落,眸中金光猛地一闪,那乌黑浓云里翻滚的天雷,顿时带着一股天地之威,直直朝着夏战劈去。

‘嘭——’

一声巨响,震得整个竞技场的地面都是狠狠地颤了颤,而如金刚罩般保护着夏战的青色晶体顿时砰然炸开……

爆炸声中,夏战狼狈地倒飞而出,一身衣裳凌乱,脸色惨白,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

“咳咳…咳咳咳…咳……”夏战目光阴沉地看向轩辕天音,从他此时的神色来看,显然在刚刚的天雷中,受了一点内伤。

“哦呀…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只是受了一点轻伤而已。”轩辕天音无视夏战目光中的阴沉,一脸诧异带着笑地道:“仙君境大圆满的强者果然皮糙肉厚些啊……”

闻言,夏战的眼角急促地跳了跳,抬手一把抹去嘴角的血迹,恨声道:“少他妈在那里说风凉话,你若不用这些术法的话,你连老子三尺之距都近不了!”

轩辕天音嗤笑一声,又看傻逼的目光斜睨了夏战一眼,凉凉地道:“你丫的被雷给劈傻了吗?你见过一个剑士不用剑?刀客不用刀的?”

“若是不服,你也同样用术法跟老娘打啊……”

其实夏战在自己的话一出口后,便也是觉得自己的脸皮一臊,哪怕他再无耻,也知道自己刚刚那番话有多少的可笑,轩辕天音本身就是以灵修术者,她不用术法,难道还跟自己拼武技不成。不过当他听到轩辕天音如此不客气地嘲讽自己的话后,顿时神色一沉,特别是听见轩辕天音说让自己也使用术法给她打的时候,更是忍不住心中冒火,想一口血喷出来。

让他也用术法,这不是赤果果的在打他的脸么,谁不知道以灵修术者是整个九霄大陆凤毛麟角的存在,十万年里都不知道能不能出来一个,她以为会术法的人是遍地都有的大白菜啊!

气极的夏战急促的呼吸了几下,那胸腔里发出的呼吸声就如破风箱一样,呼哧呼哧的。似也知道轩辕天音的一张嘴厉害,夏战也不跟她再多做什么口舌之争,目光怨毒地看了她一眼,便是寻思着要召唤战队中的其他成员,准备要使用战阵了。

现在的夏战可不敢再看轻轩辕天音了,他虽然狂傲,可却不是傻子,就凭刚刚轩辕天音的那两手诡异且强悍的术法,如今想要在这场比赛中获胜,就必须得动用战阵。

只不过……

当夏战的目光看向不远地混战中时,一张脸庞已经变得青黑,虽然不远处的混战很混乱,不过以他的眼力自然是能看得清楚,正是因为看得清楚,所以他的脸色才会如此难看,因为他这么一眼瞧过去便是发现了自己战队的队员被离火战队的那群人给打得似乎毫无还手之力。

不能再拖了,若是再这么打下去,他们肯定会就此止步于此了!

夏战心中微微一急,想都没想就是直接闪身朝着不远处的混战圈里掠去。

然而……

“你现在的对手可是我,打扰别人的战斗是会被雷劈的。”轩辕天音在夏战身形刚动之时,九天御风步一踩,直接闪了过去,挡在了夏战的面前。

而夏战此刻哪里还有单打独斗的心思,见轩辕天音阻拦住了自己,顿时心中一急又是一怒,对着轩辕天音便是狠狠地一掌拍出,“臭娘们,给老子滚开!”

再次听见夏战出口骂自己为‘臭娘们’,轩辕天音的神色猛地一沉,然而对上仙君境大圆满强者的全力一掌,她自然不敢托大,金刚不朽身附体,体内神力急速运转,冷声咬牙道:“你们血狮的人,死就是死在那张吃屎的臭嘴上!”

话音一落,只见轩辕天音眸光一狠,同样抬手便是一掌拍出,喝道:“八荒破天决——破天掌!”

‘嘭——’

一声闷响,二人的身形同时在半空各自倒退数步,夏战抬头目光闪烁的看着轩辕天音,神色间带着一抹不可置信。

她的力量怎么会如此强?

众所周知,以灵修术的人都有一个弱点,便是自身力量很弱,修术的人跟修武的人的体质简直是天差地别,虽然以灵修术是个让人眼红的职业,不过若是他们一旦被人近身,也只有被虐死的份儿。

个人战中,在轩辕天音跟狂澜队长容昊对战时,夏战不是没看见过二人的战斗,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却是心中在嘲笑容昊,跟是对轩辕天音极为的不屑。他嘲笑容昊一个大老爷们居然比拼纯力量还打不过一个女人,更不屑轩辕天音那些武技和实力,再好的武技没有相匹配的实力,那也是扯蛋。

然而当他自己真的跟轩辕天音对上一掌之后,他在骇然地发觉,这个女人力量居然一点都不弱,而她身体的强悍度,别说是那如弱鸡般的修术者了,就连他这样实力的修武者都是绝对棘手。

夏战在心中怒骂道:这女人究竟是个什么怪胎啊,难道她是术法和武技兼修?

虽然心中在震惊,不过夏战的反应依然不弱,在二人同时倒退后,他身形顿时再次一闪,直接化作一道残影,朝着那边的混战圈而去。

轩辕天音目光一眯,在瞧见夏战的残影后,顿时脚下一动,也是再次跟着掠出。

夏战如此焦急地掠去混战圈,无疑不是想要整合血狮战队的其他成员,想要动要战阵的力量。轩辕天音在心中冷哼一声,既然你想动用战阵的力量,那便让你结阵好了,当你们战队的战阵被我们彻底碾碎之后,我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唰——’

细微的破风声响起,夏战瞬间闪入了混战圈内,目光急急在四周扫了一圈,立刻大喝一声,道:“血狮战队,结阵!”

‘唰唰唰唰唰——’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原本打得激烈的血狮战队其他九个成员顿时从自己的战斗中抽身而出,反身朝着夏战身边闪去,不过几个呼吸间,九名成员皆是归位。

而此时的轩辕天音也闪身来到了月笙等人的身边。

看着突然停手的双方战队,四周看台上的观众们顿时呼吸一紧,这个时候,哪怕是傻子都知道血狮战队的人要干什么了。

夏战目光狠狠扫过轩辕天音一行人,神色阴沉地大喊道:“血色狂狮阵——结阵!”

‘嗡嗡嗡嗡嗡——’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夏战身后的九名战队成员顿时身形一闪,然后拉开摆着一个诡异的阵型,待阵型一摆开后,战队十人的身上同时爆发出一股股惊人的势压,顿时让得四周空间狠狠一震,发出阵阵嗡鸣之声。

“离火佣兵团的,我知道你们预备参赛的人因为受伤的缘故而临时换了人,我倒要看看没有战阵的你们,要如何抵抗我们的血色狂狮阵!”夏战目光森冷地一一扫过轩辕天音一群人,随即咧嘴扯出一个阴冷的笑容,怪笑一声,道:“一群不入流的家伙也想挑衅我血狮佣兵团,哈哈哈…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然而面对着夏战张狂的大笑声,轩辕天音等人的神色却是一派淡定,反而是用着一种看跳梁小丑的目光,嘲讽般地看着他。

轩辕天音他们的淡定神色和嘲讽目光顿时让得大笑的夏战脸庞一抽,顿时也笑不下去了,哪怕是他自己,都觉得在离火佣兵团的人的这些目光中,自己就像一个跳梁小丑般的可笑。

见得夏战双目似要喷火地瞪着自己一行人,月笙突然拍了拍身边的血玉,指着夏战,大声问道:“血玉,你觉得这丫的是不是蛇精病犯了?”

血玉淡淡抬眼看了夏战一眼,冷声吐出两个字:“白痴!”

“猴子派来的逗比!”啸月附和道。

“应该是傻逼!”耀光总结般地道。

“难道不是二货?”魅月弱弱地问。

好吧,这几只在轩辕天音毒舌的熏陶下,似乎也变得近墨者黑了,瞧得他们一人一句的,愣是让得对面的夏战一张脸庞给说得红了又青,青了又紫,紫了又黑,五彩缤纷,煞是好看。

别说夏战了,就是洛七夜在听到月笙他们几只的话后,都是忍不住嘴角抽搐,神色怪异了起来。目光闪烁不定地瞟向身旁的轩辕天音,洛七夜颤着声音问道:“天音妹子,月笙兄弟他们的话,都是你教的吧?”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否认道:“怎么可能……”随即又道:“只不过是耳濡目染,跟着学了点皮毛罢了,若是我专门教他们,他们岂止就这么点点程度。”

洛七夜:“……”

只是学了点皮毛就将人气得快要疯了,若是你专门教学,那这嘴还得毒到什么程度啊?!

洛七夜跟阿飞几人在心中默默地道。

快被气疯的夏战一口老血梗在嗓子眼儿里,目光森然地盯着轩辕天音等人,怒道:“老子不跟你们这群娘们兮兮的人做口舌之争,将死之人也不过是过过嘴瘾而已。”大手一挥,十人战阵上空顿时爆发出冲天煞气,一只血色巨狮顿时被凝聚而成,“离火的人,滚来送死!”

送死?

轩辕天音等人顿时齐齐冷哼一声,月笙更是摩拳擦掌地,嚷道:“阿音,我真想一巴掌扇死这个龟儿子!”

轩辕天音双手抱胸,目光冷厉地盯着夏战,冷哼一声,凉凉地道:“扇,不用客气!”

随着轩辕天音话音一落,月笙立刻双眸一亮,随即一张妖魅的俊脸上带出一抹魅惑至极的笑意,“好嘞,终于不用在隐藏了,可把我给憋死了。”一步踏出,月笙周身气息顿时暴涨,一束紫光自他体内冲天而起,让得整个竞技场皆是被这耀眼的紫光所覆盖。

四周看台上的人群顿时被这突来的紫光所惊了一下,目光带着疑惑地紧紧看向场内,生怕错过了什么般。

‘吼——’

紫光闪烁中,月笙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而就在众人疑惑那紫衣俊美的男子去了哪里时,天空之上顿时传出一声龙吟之声。

“啊——!”

“天啦,快看,那是什么?”

“我的上神呢!龙啊…那紫衣男人居然是妖兽化形的强者啊,不仅是妖兽,还是龙啊……”

“我的娘喂,看了这么多届的排位大比,只有这届的比赛让老子觉得值了,老子居然看见了一条龙,活的龙啊!”

四周看台上的人群顿时爆发出惊呼声,不仅如此,连带着内场备战席中的那些战队成员们,也是齐齐猛地跳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天空上那遮天蔽日的紫色巨龙,同时所有战队的队长都是眼中划过一抹庆幸之色,悄悄地送了一口气儿,妈的…还好不是被我们给碰上了,这离火佣兵团的怎么回事儿,之前除了一个女人是妖兽化形的就算了,怎么还有一个啊?!

然而…似乎觉得这些人还没被刺激够似的,在紫色巨龙之后,血玉也是默默地一步踏了出去,周身同样一束血色之光冲天而起。

‘吼——’

又是一声响彻天际的龙吟之声,不过这次的吼声可不是天空之上的那条紫龙发出来的,就在众人还来不及有所反应的时候,天空之上,紫龙的身边,一条同样庞大的血龙再次出现。

“靠!”

“又是一条龙,妈的!这离火佣兵团的人是捅了龙窝不成!”

“妈逼,吓死宝宝了,两条龙…这还打个屁啊,血狮的,你们赶紧认输得了,小心惹恼了这两条大家伙,被人家一口给吞了啊…。”

人群里的惊呼声如滚滚浪潮般,顿时在竞技场中掀起,然而他们的惊呼还未落下时,便瞧得离火战队中,又是一人缓缓走了出来。

众人神色一呆,不会吧…还有?

那还真的是还有!

耀光一脸‘我是大爷,我走路带风’的模样,从轩辕天音身后走了出来,对着对面已经呆滞掉的夏战等人,露齿一笑后,周身立刻爆发出一束耀眼白光,就在众人以为又将是一条龙要出现在天空之后,只见那白光闪烁间,一个庞然大物扑腾地着一双巨大的双翼出现在天空之上。

额!

这是……龙?

果然是龙,不过这龙好胖啊!

众人在心中默默地补充道。

“嗷——呜——!”

就在众人感叹耀光好肥的同时,一声狼吟突然震天响起,血色红光带着熊熊烈火陡然升起,而烈火中,一只血色巨狼脚踏火焰而出,一双血色的狼眸,带着残暴嗜血之意,狠狠盯住了夏战等一群人。

“妈的!那王八蛋居然也是妖兽,还是血月妖狼族的狼王!”

一声怒骂突然在内场休息区里响起,只见狂澜战队中自队长容昊之后,魁梧的硬汉刑穆也是一脸见鬼地模样看着下面场内,此时这冷硬的汉子一想到他跟啸月还打过一场,就觉得头皮发麻!

血月妖狼族的狼王通身血色,还天生自带狼王焰,所以在啸月变回本体,狼王焰一出之后,别说是刑穆了,在场的人中,没有人会认不出啸月的身份。

极度的震撼和惊讶之下,看台之上的人群中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了,所以在魅月同时化为本体,成为一只通体火红的三尾魅狐之后,众人的脸上只是痉挛了一阵之后,便淡定了下来。

随着月笙他们一一恢复本体,此刻偌大的竞技场中却是静得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

此时无声胜有声啊……

而作为他们的对手的血狮战队,此时所有人的神色已经成呆滞变成了惊恐,谁能想到离火战队的成员居然是一只妖兽战队啊,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面对着这些庞然大物的虎视眈眈,夏战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虽然出了一身汗,却是冷汗啊。

目光惊骇地看向轩辕天音,夏战吞了吞口水,扯了扯嘴角,干涩地道:“我…我们认……”

轩辕天音目光一闪,知道他们是想要认输,然而…他们觉得认输就行了吗?

“想认输?”轩辕天音突然出声打断了夏战后面的话,冷冷一笑道:“伤了我离火的人,你们以为认输就行了?”

听着轩辕天音这充满杀意的话,夏战顿时一惊,特别是看着轩辕天音冷厉的目光后,他更是知道了轩辕天音心中的打算,顿时大急,道:“我们认……”

“动手!”

不待他的‘输’字出口,轩辕天音一声大喝,而随着她‘动手’二字一出口,原本就虎视眈眈,准备随时出手的月笙等几只立刻出手了。

月笙、血玉、耀眼三只大嘴一张,三道色彩不一的龙息顿时朝着夏战等人席卷而下,而啸月也是周身狼王焰暴涨,如一道火舌般,朝着夏战他们就扫了过去,再加上魅月一声尖细的魅惑之音,连让夏战他们惨叫的机会都没给,便直接在心神大乱间化成了灰烬。

‘哗——’

四周哗然声顿起,不少胆子小的人皆是被骇得脸色一白,这还是比赛开始以来,第一次有人死在这个竞技场中,而且还是被灭队,一个都没有留下来。

惨!

无比的惨!

不过再惨又如何,血狮战队的人又没有认输,即便是佣兵工会的人也不能说什么。

看着场中血狮战队所有人都化成了一堆白色粉末,所有人的目光皆是忌惮又敬畏地看着轩辕天音一行人,所有人都知道,离火佣兵团这次是真的崛起了啊……

待得月笙几只再次变回人形回到轩辕天音的身边后,比赛的司仪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钻了出来,带着一脸惊恐的神色,颤巍巍地拿着扩音灵宝宣布本次比试的获胜者是离火佣兵团,不过那双腿微微发抖的司仪,连宣布结果的声音都是带着一丝颤音的,显然也是被月笙他们的凶残的手段给吓得不轻。

离火佣兵团晋级成功,赢得了前往佣兵城参加决赛的资格,一队十人带着全场所有人敬畏的目光,返回了他们的备战席。

虽然这一场的结局非常凶残且骇人,不过比试却依然要继续……

------题外话------

虽然昨天晚上我已经在微博上发过了,不过在这里依然想要说一说…

为天津祈福,愿天津平安!

我不知道咱们看文的妹纸当中可有天津的妹纸,有没有正住在天津滨海新区的妹纸,望你们平安。

天津不哭,天津别怕,我们与你们同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