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九章:最后的战役!

空气中有一瞬间的凝固,然后四周气流开始急速旋转,战台之上,两个手握长枪的男人同时身形一动。

‘嘭——’

血色长枪和黑色长枪在半空狠狠碰撞在一起,擦出零星火花,两个男人同时挑眉,然后手腕一挑,两道身影顿时倒飞而出。

一击之后,刑穆虎目一眯,手中长枪在半空中一挥,脚尖再次一点地面,猛地欺身上前,黑色长枪大开大合,带着横扫千军之势,直冲啸月而去。

“来得好!”

瞧见刑穆直冲而来,啸月那被术法隐藏过的双眸中有一抹血色一闪而过,随即右手一震,迎着那扑面而来的刚猛劲风,手中长枪便是刁钻的点刺了过去。

又是一阵乒乒乓乓之声,二人身形快如闪电,手上的招式也不停的变换,二人打得激烈,四周看台上的观众也看得热血沸腾,目不暇接。

而就在众人眼花缭乱之际,只见刑穆身形暴退,退出了战斗圈,站在了战台的边缘,一边喘着粗气儿,一边神色畅快地看着啸月,道:“你的枪法不错,能光凭自身的纯力量跟我拼这么久的可不多见……”

其实刑穆说得也没错,他修炼的枪法是以刚猛霸道为主,在纯力量的比拼上,即便是仙君境的强者,他都是不惧的,而啸月在刚刚的一番打斗中,也是凭着一身纯力量跟他打了这么久,在刑穆的心中说不吃惊是假的,不过吃惊归吃惊,对于啸月这种打法,他却是从心底的敬佩跟欣赏的,毕竟他在修炼的枪法上占了一个不小的便宜。

当然,前提是他还不知道啸月真实的身份,不然刑穆的心中估摸就不会升起这个他占了便宜的想法了,因为傻子都知道,人类强者跟妖兽化形的强者去比拼纯力量,这简直就是厕所里点灯笼,纯属找屎(死)的行为。

啸月闻言目光古怪地看了刑穆一眼,显然也知道他对自己是有了一个美妙的误会,不过在瞧得刑穆脸上那痛快淋漓又战意升腾的神色,啸月扯了扯嘴角,将那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美妙误会其实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更何况啸月又是卡在了快要突破的边缘,再加上刑穆眼中那浓浓的战意,显然是要放大招跟自己再比划比划了,他是傻子才会去解释这个误会……

啸月盯着刑穆的双眼中升起了一抹火热,舌尖轻轻舔了舔嘴唇,心中兴奋地道:来吧来吧,赶紧放大招,本王就差一个突破的契机了。

似乎是感受到啸月心中的兴奋,刑穆沉着嗓子一笑,长枪在半空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形,一手叉腰,一手持枪而立,道:“一招定胜负如何?”

啸月一挑眉,同样的姿势,俊美的脸上带出一抹桀骜地笑意,缓缓吐出一个字,“好!”

在啸月的‘好’字一落,刑穆畅快的大笑一声,“够爽快,老子喜欢,这一招我练了三年,刚刚掌握,若是你能接住我这一招,这一局,你赢。”

“同样,你能接住我这一招,这一局我立马退出。”啸月剑眉一挑,沉声道。

‘轰——’

随着啸月话音一落,刑穆神色一肃,一股能量波动冲天而起,狂暴的能量在半空中渐渐凝聚成形,有狂暴的能量化成的一头黑色猛虎出现在半空,漆黑的虎目闪动着嗜血的光芒,紧紧盯着啸月。

“虎噬枪——猛虎出林!”

随着刑穆一声暴喝,手中黑色长枪猛地一挥,那半空中的能量黑虎顿时发出一声震天的虎啸之声,带着狂暴的能量波动,张着血盆大口,便是朝着啸月猛扑了过去。

而使出这一招后的刑穆一张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体内的神力正在迅速抽空,显然这一招使出后,对他的消耗极为庞大,若不是有手中的长枪所支撑,只怕他连站都站不稳。

瞧着那能量黑虎带着恐怖的波动朝自己扑来,啸月眸光微凝,轻轻吐出一口气之后,双手抡起血色长枪,同时在空中一挥。

‘轰——’

血色火光顿时自啸月脚底冲天而起,他整个人站在烈火中,犹如浴火而来的战神般,一双凌厉的双眸狠狠一眯,同时一声大喝,“狼啸皓月——杀破狼!”

‘嗡嗡嗡嗡——’

血色长枪的枪尖突然喷出红色烈火,然后在空中也是快速凝聚成型,一头血色妖狼顿时出现,在黑色猛虎扑来之际,仰天发出一声狼啸,然后周身带着熊熊烈焰,同样带着一股破军之势,朝着那扑来的黑色猛虎冲撞了过去。

‘嘭——’

一声巨响,虎啸狼吟顿时响彻整个竞技场,连带着整个地面都是为之狠狠一抖。

半空中,由两股狂暴能量凝聚的黑虎和血狼互相顶撞,四周空间都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滋滋’声,势均力敌的场面让得四周看台上的观众都是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而也正在这时,那巨大的血色巨狼突然周身红光暴涨,一股炙热的烈焰冲天而起,染红了一方天空。

‘嗷——呜——’

一声狼啸,血色巨狼两只前爪狠狠向着那黑色猛虎猛地一压,大嘴一张,直直咬向猛虎的咽喉,即便是知道这血狼和黑虎只是能量所凝聚,但是这样的残暴的画面,也让得不少胆子较小的人发出一声惊呼,便是害怕得闭上了眼睛,似乎生怕看到那被咬破咽喉的血腥一幕。

‘嘭——’

一声巨响,黑色的猛虎在血狼突然爆发的一击中,砰然炸碎。与此同时,战台之上的刑穆像是受到什么严重的攻击般,整个人身子一颤,然后一口血喷出,砰地一声,单膝跪在了地上,若不是手中还有那柄长枪作为支撑,只怕他早就身形不稳而倒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咳…”刑穆艰难地咳嗽了几声,抬头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啸月,抬手抹去唇角的鲜血,艰难地道:“你赢了……”

“哦——”

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四起,这掌声不仅是给胜出的啸月,也同时是给刑穆的,一场精彩的对战,不论输赢,二人都是强者。

司仪手中拿着扩音灵宝,脸上也带着一抹激动之色,显然刚刚那场战斗,他同样是被深深吸引,连带着说话声,都是带着一丝颤音,“第六局个人战,离火佣兵团的战队胜出,同时感谢二位能给我们大家带来如此的精彩的战斗,请二位先回备战席休息……”

“下面,有请双方的第七位成员上场,离火佣兵团和狂澜佣兵团的第七场个人战准备开始……”

“大狼干得不错。”

在啸月闪回备战席后,轩辕天音朝他微微一笑,好不吝啬地夸奖道,这句夸奖可是轩辕天音出自真心的,啸月自上台之后,一直都压制了自己的血脉之力,仅仅是靠着自身的地仙境后期生生打败了一位实力在地仙境大圆满的强者,这样的对战和精神,自然是值得自己夸赞一句的,若是啸月凭借着自己的血脉之力,只怕这场比赛不出几分钟就会宣布结束了。

而对于轩辕天音的夸赞,啸月剑眉却是微微一挑,俊脸上带着一抹属于妖狼王的骄傲和桀骜,不屑地道:“区区地仙境大圆满的实力,如何能让本王动用血脉之力。”

瞧得啸月这嘚瑟起来的模样,轩辕天音顿时嘴角一抽,这家伙,还真是不能夸,一夸就原形毕露了。

傲娇起来的妖狼王啸月轻轻哼了一声,然后微微一抬自己的下巴,道:“本王已经触碰到突破的屏障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现在本王要晋级……”话落,带着一股傲娇受的范儿,直接转身朝着备战席的角落里走去,然后旁若无人的盘膝坐下,开始凝神冲击壁障去了。

看着这个模样的啸月,别说是轩辕天音了,级别是其他几只都是嘴角抽了抽,强行忍住了那想一脚踹飞他的冲动。

“第七场就由我去吧。”

血玉淡淡收回目光,看向轩辕天音,本来第六场他就准备上的,结果被啸月给抢了一个先,所以在听到外面司仪在喊第七场准备后,血玉立刻出声道。

轩辕天音看着面无表情的血玉,和他那双眸底中剧烈翻滚的情绪,嘴角再次一抽,显然血玉这家伙也是被这里的气氛给感染了,也是忍不住想要上台打上一打啊。

无奈地点了点头,轩辕天音看着血玉,道:“行,那这场就你上……”话还未说完,就见血玉整个人身形突然一闪,直接掠上了战台,轩辕天音顿时一脸黑线。

喂!我的话还没说完啊,这么性急真的好吗?!

“真是一群嗜战的家伙。”轩辕天音不爽地嘟囔了一句。

原本轩辕天音心里一直是以为血玉是看着啸月他们的战斗后,心痒难耐也想上去活动一想的,不曾想在司仪宣布第七场开始后,战台上的血玉却是做一个连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

只见司仪拿着扩音灵宝刚刚喊出‘比赛开始’四个字后,血玉板着一张面瘫脸,对着那周身突然升腾起气势的狂澜佣兵团的成员直接抬手一挥……

一道血色能量匹练,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压便是狠狠地朝着狂澜的人席卷而去,只听‘唰’地一声,那道血色的能量匹练将人像是缠粽子般,直接给缠了个密不透风。然后血玉身形如鬼魅般地一闪,眨眼间便是出现在这个人形粽子的身边,接着长腿一撩……

‘嘭——’

一声闷响,狂澜的人直接被血玉给一脚踢了出去,直直朝着战台外面砸去。

众人:“……”

整个比赛开始还不过五分钟的时间,血玉就直接将人给踹下了战台,这彪悍的一幕,让得四周所有人都如傻子般瞪着双眼,大张着嘴巴,却是半天也发不出一个声音出来。

而将人给踢下战台的血玉却连神色都没有变一下,淡淡地扫了一眼同样呆若木鸡的司仪,然后在司仪呆滞的目光中,再次掠回了自己这方的备战席。

回来后的血玉对着同样呆滞住的轩辕天音淡淡地点了点头,便是直接退回到一旁角落里,抱胸、低头、闭眼、不说话了!

“好…好他娘帅的一脚!”

万籁俱寂的竞技场内,不知道是谁突然暴出了句浑话后,顿时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呼喊声。

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这么直接也果决的一幕,在还没人反应过来时,一场战斗便是结束了,虽然大家没有看到什么精彩的比斗,不过光是那压倒性的一招和一脚,也让得所有人知道,那酷酷的红衣男人的实力绝对不弱。

强啊……

这才是强者啊!

也就在众人欢呼之际,其实他们谁也没想到血玉之所以会那么干脆直接的结束战斗,仅仅是他想要尽快结束这无聊的对比,因为他想要看他的主人,轩辕天音上场啊……

所以什么冷酷、果决、凌厉什么的统统都是浮云啊浮云。

而似乎也因为血玉这么一出之后,接下来的几场比试中,离火佣兵团上场的人几乎都是这般果决凌厉的风格,统统都是一招制敌,压制得狂澜战队的成员根本没有任何还击之力。而离火佣兵团这边突然爆发出来的实力,也同时让得这里所有参赛的佣兵团的高层皆是目光开始凝重起来。

至于离火佣兵团跟狂澜佣兵团的对战,在耀光赢得第八场时,便已经成了稳赢的局面,而此刻战台之上,月笙若再胜出,那么狂澜佣兵团就没有任何的翻身的余地。

“队长,怎么办?”

看着台上那犹如猫戏老鼠的战斗,狂澜佣兵团这边已经神色焦急起来。

狂澜战队队长苦笑一声,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谁能想到这离火佣兵团不过是刚晋级为高级佣兵团却有着如此的实力。

目光看向战台的情况,狂澜队长低叹地一声,苦涩道:“哎…我们输了啊。”

随着他话音一落,只听战台上突然传出一声闷响,狂澜战队的人被月笙给打下了战台。

微微闭了闭眼睛,狂澜队长深深吐出一口气,随即缓缓站起,双目中划过一抹凌厉之色,沉声道:“即便是输,也要输得有尊严,这最后的一局,就让我来会会离火佣兵团的最后一人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