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25 封禅之地

元晞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席景鹤。

当初离开的时候,她没有对席景鹤多说一句话,并不是因为她从未在意过,而仅仅是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罢了。

忽略离开时,那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丝心情,元晞以为,是再也见不到他了。

何曾想。

她本就五识敏锐,从医院门口出来之后,就感觉自己好像被锁定了似的。

只是她以为是错觉,没有在意。可走了很远,这种感觉还没有散去,她便转头了。

于是,隔着人群,她一眼就看到了身后不远处,那辆车的驾驶座上的席景鹤。

他似乎很痛苦,紧握着方向盘伏在上面,看不清楚脸,但元晞却仍然能够感觉到他此刻的心情。

却是不知,到底是为何纠结。

她怔愣了片刻,恰好席景鹤也抬起头来,猝不及防地对上她还来不及收回的目光。

两人在那瞬间对视。

越过时间。

越过空间。

片刻之后。

元晞抿了抿唇,正准备抬起脚走过去。

毕竟都已经看到对方,再装下去也没有意义,还不如大大方方打个招呼,还更靠谱一些。

没想到,她才走出两步,席景鹤竟然一打方向盘,毫不留恋地踩下油门,车子呼啸离开,没有丝毫的停滞和犹豫!

元晞的脚步停在了那里。

她摸了摸头发,无奈苦笑。

可元晞又何曾知道席景鹤此刻的心情?

虽然脚下的油门一直没有松开,但是席景鹤的心情却是焦虑的,不断地打量着周围,却是没有注意到路况,险些撞上前面的一辆车,还好及时刹住了。

红灯的等待,却给了他喘息的机会。

席景鹤抓了抓头发。

果然还是她,只有她才能让自己陷入这样的狼狈之境,连席子易都做不到,她却轻轻松松,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做到了。

席景鹤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选择落荒而逃,只是下意识的行径。

也不知道,在元晞的眼中,自己的行为是不是看起来很傻?

席景鹤竟然有些忐忑起来。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红灯已经变成了代表通行的绿灯,而他的车还停在原地,身后响起了无数刺耳喇叭声,可惜这辆迈巴赫的隔音效果太好,席景鹤完全听不到。

他只是沉默思索,无言以对。

“真是狼狈啊。”

许久之后,他才自嘲地对自己这样说了一句。

……

元晞很快就将遇见席景鹤的事情抛诸脑后,因为她有了更加重要的事情。

只是第二天,她希望盛家准备的事情,便一切就绪了。

盛老爷子的情况本就拖沓不得,按照老太太的说法,就是尽早开始越好。

并且她也放话了,不管元晞有什么要求,她盛家都会无条件地竭尽全力达成!

元晞没有丝毫谦逊,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泰山之巅!

泰山,是什么样的地方?

气势雄伟的五岳之首,素有天下第一山的美誉,更有“泰山安,天下安”的说法。

而泰山这个地方,无论是旺季还是淡季,节假日还是工作日,游人旅客都络绎不绝的地方。

在风水学上来说,泰山位处东方,而东方则为万物生长、初春开始之地。又有名之以“泰”,也为“太”,为高大通畅,大稳而安。

泰山更有特殊的地位,它是权力的象征。古代受命于天的帝王们,便在泰山上进行祭祀封禅,以此来接近神灵,从而达到巩固自己权力地位的目的。

由此,更是让泰山增添了几分政治色彩,变得越发地受追捧。

泰山地位特殊,元晞的要求,却是要以泰山为她用,为期一天,但旁边不得有人打扰。

这个要求,几乎难倒了整个盛家!

饶是盛家手眼通天,也不可能直接封了整个泰山,就算只封一天,可带来的那些后续效应,游人旅客的抱怨投诉,轻飘飘地便可以摧毁一个庞大的家族,盛家也不例外。

这可不是简单能用权力解决的问题,而应该称作是民怨了。

水能载舟,亦可覆舟,这种民怨,无人可挡。

盛家老大想都没想,便驳斥了这个要求的荒谬。

老爷子如今正是弥留之际,若是去了,那盛家便是风雨飘零,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稳住局面,才能够顺利打开后面的局势。

若是这件事做了,根本不用什么打开局面,整个盛家就已经毁了!

盛老太太对此也无奈,只得打电话到了元晞这里,询问她的意见。

元晞没有仔细考虑这个问题,有些想当然了。

致歉之后,她考虑再三,最后拿来了泰山的地图,在上面点了一个地方,画了一个小小的圈。

比起偌大的泰山来说,这个小圈简直就只是米粒之地,不值一提。

并且,这个地方并不是游人很多的景点,毕竟泰山很打,有的地方去不了,自然很是荒凉,元晞选择的地方,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盛家做起准备来,自然是轻松写意,随随便便一个修建中的牌子,就可以将游客们拒之于外。

完全只需要一个电话的功夫。

所以,第二天,元晞让盛家准备的泰山之地,就已经就绪了。

在元晞的计划中,泰山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地方,缺其不可。

前面说到了泰山在历史和风水上的地位,而泰山有历代皇帝君王封禅于此,更是代表着神灵之名的地方,位高权重!

就算如今华夏大地,国运龙脉已断,但这泰山之上,仍然残留着不少真龙天子气!

要想让一个油灯枯尽的老人,逆天续命,元晞能做的,只有为这盏灯,添一记猛油!

而这真龙天子气,就是这猛油。

元晞做的只能有这么多,其余的,便要看上天和盛老爷子自己的意思了。

又隔了一天,元晞准备好了所有东西之后,一个电话吩咐——

准备登山!

盛家的人,大量的保镖,还有被保护在中间的老爷子与老太太,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泰山脚下。

元晞,自然也在其列。

元晞斟酌一番之后,登山的时间定在傍晚,估计一群上上到泰山之巅,都已经是夜朗星稀的时候了。

盛家不是没有人表达意见,可元晞决定的事情,就是老太太决定的事情,有谁能改变?

也许是老天相助,今天一大早的,天气还很好,晴空万里的。结果到了下午,就开始下雨,为此上山的人起码减少了三分之二,傍晚的时候,更是没有什么人上山了。

老天爷给元晞和盛家,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虽然这上山的路不好走,也耐不住人多势众,虽然多耗费了一些时间,却还是顺利登上了泰山之巅。

站在元晞选定的地方,恰好是一个山窝,背后有巨山,前方却是视野开阔,虽然环境荒凉,不如泰山其他地方的秀美昳丽,却是一个藏风聚气的好地方。

这会儿,天都已经黑了,还下着淅淅沥沥的下雨,这个平时人烟罕至的小山窝,这会儿却入目之处,密密麻麻都是伞。

进去那地方的路,原本早就被草丛盖住,还是提前到来的人,白天的时候踩出了一条小路。

在他们上山之前,早就有一批人先行上山,将一切都准备妥当,全部都按照元晞的吩咐来,白色帷帐,古朴七星灯,还有点在暗处的蜡烛,用玻璃罩挡着遮雨,同时也照亮了一方小小的天地。

这次盛家没来几个小辈,唯有盛明东和吴清影,其他的,便都是二代子孙,却也有人忍不住嘟哝了一句:“这是打算学诸葛亮七星灯续命呢?”

也不知道是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山上很寂静,无论是前面那个人说话的声音,还是失笑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

盛老太太走在中间,怒目着扫视了一圈儿。

元晞却不为所动,倒是顿了顿片刻,突然道:“把灯关了。”

她声音有些轻,老太太差点儿没听见。

“什么?”

元晞回过头,盯着某人手上的手机,还有那亮着的手机APP手电筒的光芒,淡淡说了一句:“关了。”

那人手一抖,脑子似乎僵硬了片刻,回过神来的时候,手电筒的光已经暗了下去。

心中顿时有了不满,却是碍于场合不敢表达,便撇撇嘴只得作罢。

漆黑一片的泰山之巅,还下着小雨,偏偏按照元晞的意思没有一盏电灯,一个个的都是受伤捧着蜡烛,凭借那昏黄的灯光照亮一点点天地。

元晞却没有用任何蜡烛来照亮,素白的手在黑夜中似乎在莹莹生辉,轻盈地举着一柄伞,步履沉稳地走在小路上,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快地到达了目的地。

她突然丢掉了伞,在其他人诧异的目光中,踩着奇怪的步子,在这个开阔平坦的平台上,来来回回走了很多次。

也不知道绕了多久,才停了下来。

她突然蹲下,素白干净的手一点也不嫌弃地按在了地上的某个地方,又一口气在其他几个不同的地方,一同按下。

“轰隆隆!”

地面突然震动起来,山摇地动,众人惊恐!

但是,在元晞神秘的微笑中,平台的中间,赫然冉冉升起一座古朴简陋的石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