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24 执念疯魔

元晞和盛明东坐着电梯到了顶楼,又从逃生楼梯走上了天台,站在天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天台的门是锁着的。

大概是医院担心一些想不开的病人,跑上来跳楼之类的。

“怎么办……”盛明东转头看向元晞,可话还没说完。

“咔擦。”轻巧的一声。

元晞一脸坦然,随手丢开栓门的铁链,拉开天台的门:“现在开了。”

盛明东默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好歹也是人民子弟兵,眼睁睁看着这姑娘溜门撬锁的,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等到盛明东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跟着元晞走了进去。

天台空旷而开阔,初春呼啸的风吹过,带着一丝冷冽和寒冷。

盛明东抬眼便看到元晞静静地站着,孤峭如高岭上的雪莲,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气势。大风卷起她的黑发,吹乱成盛开的花,那素白秀美的脸上,覆盖着浅浅的冰雪。

“来吧。”

元晞没有退让,而是主动出击!

她挥出的一拳,褪去了以前的翩翩仙意,仿佛是经过打磨的刀剑,绽放了凛冽锐利的光芒,直来直去,气势十足!

盛明东心里一突,及时反应过来,以手格挡。

两人顿时在宽阔的天台上施展开来。

元晞身姿轻灵,翩然起落,而出手却利落干净,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目光更是沉静老辣到不像是一个二十岁的姑娘。

而盛明东的拳脚功夫带着浓重的军中气息,没有一丝多余,军方格斗术,走的便是狠辣直接的路线,一拳一腿赫赫生威,好似下山猛虎般刚烈而一去无返。大概是因为他在元晞的压迫下不得不出尽全力,不自觉便带出自己执行了各种任务之后,磨练出来的血腥杀气。

手上脚上一刻不停歇,元晞却能够冷静地分析盛明东的水平状态。

的确如盛明东所说,今天的他,比起一年多之前的他,长进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若是说,之前的盛明东,一拳一脚还有些刻板,而现在的他,就要灵活许多。而且他特有的学习天赋,让他在与元晞的对战中,也不断地汲取经验。

一开始元晞还能完美地压制他,但是到了后来,元晞不得不拿出压箱底的功夫,才能够占据上风了。

若盛明东再年轻一些,估计她会有意愿收下一个徒弟……

好吧,她有些想多了,盛明东的年龄可比她大了个六七岁!

也不知道是不是元晞的一时分神,盛明东横扫而来的一腿她竟然没有躲开,脚下被一勾,整个人仰倒。

亏得她身姿的确是灵活,才轻巧地一个后翻,稳稳落地。

“我都弱到让你心不在焉了?”盛明东沉声喝道,有些不悦。

毕竟,他是以一种无比认真的态度在对待这场对战,而元晞却在分神?

元晞没多说,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认真。

她没打算继续纠缠,而是要速战速决。

最后,盛明东还是败了。

他累得满头大汗,大口大口喘着气倒在地上,抬眼便是蔚蓝干净的天空。

他脸上眼角嘴角的地方都是淤青,嘴里还有点血腥味,身上更是到处都火辣辣地疼着,虽然没有明显的外伤,但是盛明东知道,没有十天半个月他是别想好了。

又被一个小姑娘打败了。

甚至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无奈地笑着,笑容扯着嘴角,疼得厉害。

事实上,元晞虽然还能站着,面上也一派风淡云轻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但是她身上那些看不见的地方也受了一些伤,不过只是淤青,所以还好。

她眼神复杂地看着盛明东。

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天才这种生物的。

比如盛明东,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武学天才。

元晞以内入道,算是走的捷径,自然轻松。又有元家传承做底蕴,那些先辈们留下来的可不只是风水方面的知识,武学之类也有涉猎。

但是这样的元晞,就算赢了盛明东,也仍然在他的天赋面前黯然失色。

盛明东的学习天赋是天生的,在与元晞相斗的过程中,他可以不断地在脑子里面拆解元晞的一招一式,然后汲取自己需要的部分。

他便是小说中那种描述的,战斗得越多,实力就越强大的武学天才!

而盛明东走的完全是外家路线,外家路子跟内家路子不一样,内家路子是开头难,后面便是一片坦途,而外家路子却是开始简单,越到后面就越难提升。

其实盛明东好歹也是兵王一级别的人物,几乎难有敌手,这也代表着,他的外家功夫已经快要走到极致。这个年龄便能够走到极致,那也就代表着他有机会走上另一个境界!

若是他能够以外家入内,由此入道,那便代表着他能够成为真正的武学宗师,天下无人可敌!

要知道,能够迈出这一步的,古来今晚,屈指可数!

“还好不是同行。”元晞低声说了一句。

盛明东听见她说话,吃力地抬起头。

元晞对他说:“你在平时练功的时候,感受一下,以丹田为起点,不断循环的一股气,若是你能够感觉到它,也许你会有惊喜收获。”

“谢谢指点了。”盛明东咧着嘴,由心说道。

他知道,这虽然只是随口一句话,但是对于盛明东自己说来,也许会就此打开一道新的大门!

……

席景鹤走出素菜斋,没要司机跟来,而是自己拿了车钥匙开车。

在去往军区医院的路上,他的脑子几乎一片模糊空白,完全说不准自己此刻的想法,只有无尽的复杂。

思绪不由得回到一年前的那个时候。

曾经,他为了一个姑娘的无尽沉溺,丢了所有的冷静和自持,变得不是他。

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情绪都被一个人的一举一动牵动的他,实在是傻得不行。

重点是,对方还不止一次地对自己表达过明确的拒绝。

而他却总是想——其路漫兮,我心如铁。

他以为坚持就能够有好结果,元晞总会是属于他的。

但现实却给了他一棒,她毫无留恋地离开,折碎了自己的骄傲。

一开始他怨过恨过,很想找到她,质问她到底置自己于何地,才能走得这般毫无留恋,连一句音讯都没有。

于是,他固执地开始找他,也不管会不会在老狐狸父亲面前暴露自己的实力,而开始疯狂地找他。

那时候,他丢开自己的所有,满心满眼只想找到她。

他马不停蹄地足足奔波了一个月,最后还是身边一个下属看不下去了,抬手敲晕了他。

也许那段时间,现在说来有些轻描淡写,但也只有他知道,当时的他是多么的煎熬,每一分每一秒,都流逝得无比缓慢,时间好似看不到尽头,也看不见她回来的希望。

或者,这个姑娘,曾经给他黑暗的生命岁月中,带来光明与希冀的姑娘,再也不会回来了。

在昏迷中大睡了三天,醒来的席景鹤好似大彻大悟,在这个问题上彻底看通,不再继续寻找元晞,而是继续自己的大业。

什么大业?改朝换代,子替父权。

他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清醒,他的手段前所未有的狠辣。

而席子易,猝不及防。

也许席子易防备过他,但却挡不住席景鹤各方面手段的渗透,一直到最后,席子易才知道,跟了自己十几年,为数不多信任的人之一,白枭,竟然从一开始就是席景鹤,他的那个好儿子的人。

席景鹤甚至在他面前笑着说,谢谢当年他毫不留恋地送他去了训练岛,才让他能够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而事实上,白枭,还有席景鹤安插在他身边的无数人,大部分都是席景鹤在训练岛上认识的。

那时候,席景鹤不过才几岁的稚龄,却已经冷静地布置了一盘大棋,就是为了今天。

席景鹤原本就为此准备了很多年,他想象过无数次将席子易拉下马,看他落魄的模样。但他的动作却一直稳扎稳实,没有丝毫冒进躁动。

在没有确保十足的把握之前,他从来不会动手。

可是到了最后,他却提前发动了雷霆之势的攻击。

那时候,他的血液中好似流淌着不安的毁灭因子,让他的心底在咆哮着毁掉一切。

他不是放下了,而是将那份执念,放在了最心底。

而这份执念,也让他疯魔。

最后,席景鹤只能选择用鲜血和胜利,来堆砌填满心底的空虚。

所有挡在他路上的人都被毁灭,所有渺小的石子都被无情碾压。

持续了半年的狂风暴雨,最后终于平静。

以席子易落败告终。

而在这场父子之战中,成了池鱼的席家长老会,也算是见识到了席景鹤的厉害。虽然席景鹤也有忌惮,不敢随便动他们,可他们心里却开始畏惧席景鹤,一个个地迅速放下姿态,讨好地对待席景鹤,生怕这阎王一个不高兴,顺带屠了他们。

对于席景鹤来说,这场战争,结局皆大欢喜。

他一直想象的画面实现了——

席子易被他关到了一个小岛上,了此残生。

这个岛不会缺少任何衣食,也不会少了服侍席子易的人,但那只是一座大监狱,不会允许席子易离开岛上一步。

毕竟作为人子,席景鹤还是做不出来弑父这种丧尽天伦的事情,便用了这种手段,让他的好父亲提前养老去了。

事实上,对于无比渴求权力的席子易来说,被关在岛上,像个米虫似的养着,比死亡痛苦多了。

他不畏惧死亡,却畏惧自己的雄心壮志被一点一点地磨去,最后变得颓废无能。

席景鹤了解他。

可是,就算席景鹤成了最大的赢家,从席少变成了席爷,他也并不觉得高兴,反而越发的空虚和茫然。

最后,他选择离开江州,来到了京城。

好友祁静然在元晞的离开之后,两人之间因此生出的一丝丝间隙荡然无存,仍然还是亲密无间的好友,也随着他回到了京城。

一年,说短也短,说长也长。

席景鹤的车子停在军区医院前面,看到那个许久不见的熟悉姑娘,步履轻巧地从医院大门走出,忽然有了一种时光转瞬即逝,而她却还停留在原地的感觉。

她跟以前没有太大的差别,变得好似只是他。

席景鹤想要推开车门走下去。

就算他不知道说什么,但他也想要站到她的面前……

让她看到自己。

那个时候,她的眼中会不会有一丝的愧疚和惊讶?或者说,她会不会在阔别一年再看到自己后,而流露出几分惊喜?

可到了最后,席景鹤却一直没有动。

元晞的离开折碎了他的所有骄傲,就算他在其他人面前是高高在上的席爷,但在她面前,他却永远只是弱的一方。

正如那句说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话——

谁先爱,谁爱得更多,谁就输了。

在元晞与席景鹤的战场上,席景鹤从一开始便输得一塌涂地。

……

席景鹤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正轻轻踩着油门,跟在元晞不远处的身后,而自己则像是个痴男,远远地看着她的背影。

他在心底无数次地勾勒过她的背影,现在亲眼看见,却显得平静。

他嘲笑自己的举动,却怎么也下不了决心调头离开。

呵,走啊,席景鹤,留在这里做什么?你有什么资格站在她面前?

她离开不告诉自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本来席景鹤就不是她的什么人,既不是男友,也不是朋友,顶多算是一个追求者,还是一个不屑看一眼的追求者。

“嗤。”席景鹤停住了车,紧紧捏着方向盘,闭上了眼。

他悲哀的发现,自己竟然从未恨过她,现在也是一样。

当席景鹤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元晞就站在街边不远处的地方,隔着来往的行人,遥遥地看着她,目光定定的,清明中带着淡然,好似万物都不放在心上的感觉。

可是,那双眼睛却是如此的明亮,是光芒照亮了阴霾,是温暖驱散了寒冷。

他抬眼,便与她对视。

那一瞬间,时间停止,空间静滞。

世界上好像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