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23 惊闻

这个异象,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化学现象来解释了!

盛家众人惊了一下,还未反应过来,就眼见沉沉昏迷中的老爷子,幽幽转醒,皱了皱眉,原本平和严肃的面容,便带出了几分凌厉,目光锐利到没有丝毫浑浊,仿佛这些天昏昏睡睡,极少时间清醒过来的人,不是他一样!

盛老爷子几乎没有思维停顿的时间,目光在病房内扫了一圈儿——亏得这是VIP病房,面积够大,才容下了盛家这么多的人。

“你们……”盛老爷子中气十足地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瓮瓮的,这才注意到自己还戴了氧气罩,干净利落地伸手一把扯下。

盛佩茹紧张地跑到盛老爷子身边:“爸,你扯氧气罩干嘛……爸,你身体好些了吗?”她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老父亲的突变。

昨天老爷子还气若游丝,虚弱到眼睛都睁不开,清醒的时间极少,但是想现在却怎么突然?回光返照?

盛佩茹直觉不可能,只因为刚才元晞丢了一张符纸,盛老爷子的变化,也由此开始。

盛老太太也没有想到元晞的手段这般逆天过人,随便动动手就可以了,顿时惊喜地看向她。

“只是一时的效果,若说续命一事,还需再做准备。”元晞沉吟道,对自己刚才符箓的使用也比较满意。

沉淀历练一年,虽然这一年元晞没有画过任何符纸,但是前些天她继续开始接触画符的时候,境界却突飞猛进,一口气学会了“祛病符”“引气符”“镇山符”三种品级不低的符。

而且,跟以前要通过百般练习不同,这三种符箓,元晞画了几次,便顺利地学会了,也算是这一年来的一大收获了。

而她刚刚用的,正是祛病符,小病痊愈,大病缓解,神奇程度也是有限的。

比如说老爷子现在的状况,元晞的一张祛病符,也顶多能让他保持短暂时间的清醒,暂时驱散痛苦而已。

仅仅如此,对于盛老爷子来说,已经是难得了。

元晞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她离老爷子近,落入盛老爷子耳中,闻言便忍不住看过来。

“你是……?”他隐约有了猜测。

“晚辈,元晞。”元晞欠了欠身。

“元?”他睁大了眼睛,苦笑道,“还是去找了你爷爷吧。”

“是我的外公。”元晞加了一句解释。

盛老爷子讶然:“那你的母亲就是圆圆了?”

元晞没有想到方妈还有这样一个稚气的外外号,忍不住弯了眼:“嗯。”

“难怪……多少年都没见着那个丫头了,哎。”盛老爷子叹气道,又有些怀念当初那个乖巧听话的小女孩儿。

虽然是好友的女儿,但自己和妻子养着圆圆的那几个月,都是把圆圆当成自己的亲女儿的。

旁边盛家的人,却从简单的对话中,听出了一丝的端倪——

“原来这位,是老爷子的旧识?”

这会儿,老爷子的目光已经少了过来。

“爸,就算是认识许久的朋友,但风水之说,只是封建迷信……”

“好了。”盛老爷子打断了他们的话,“你们不必多言,这件事情我自己会有决定,生死由我,死马当活马医吧。”

若是在没有见过元礼之前,他也不相信所谓的风水命理。可是见证了元礼的神奇,亲眼见过一件件神奇的事情之后,老爷子已经不再怀疑风水之说的真假,至少他是相信元晞的。

盛家的人全部都不说话了。

的确,就算没有元晞这么一折腾,盛老爷子这次也是真的挺不过去了。

也许,还可以抱着一丝的希望?

这时,盛老爷子淡淡道:“丫头,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有求于你,但你不必为了我一个糟老头子的性命而耽搁自己,若是付出的代价太大,那续命一事也就罢了。我活了这么多年,该见过的东西都见过,没什么遗憾。”

盛老太太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赞同了丈夫的话。

虽然她强烈地希望元晞此举能够成功,但是,她没有资格让元晞付出大代价来留住一个年迈老人的性命!

他们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一报还一报的说法。

元晞在这件事情也没有多言,因为她的想法还只是一个构想,若是成功,便是双赢,她也能够从中获利,若是失败了……

最后,这件事情就这样敲定下了。

有了盛家最高两位BOSS的发话,下面的小辈儿们自然不敢说什么,只是他们对待元晞的态度很怪异,有的不屑,有的勉强尊重,但都看得出来,他们对元晞的不信任,只是敬畏老太太和老爷子,才不得不做点表面功夫。

连老太太和老爷子的面子也都不给的,自然表面功夫也不会做了。

不过,还是有两个人除外。

一个毫无疑问是吴清影,心情沉重的她,总算是轻松安心了不少。

还有一个人,却是盛明东。

站在人少偏僻处的时候,盛明东走过来,对她说道:“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场合再次遇见你。”

“我也没有想到。”

盛明东挑眉:“你还记得我?”

“记得,手下败将。”元晞不带一丝火气说道。

盛明东面对这样挑衅的话竟然没有生气,而是轻轻一笑:“没错,我承认。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而我们都不见这么久了,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他目光灼灼,闪烁着熊熊的战意。

元晞也不甘示弱,在这方面,她并不谦逊:“是吗?那可说不准!”

“约个时间?”

“现在,天台见。”

说实话,两人之间的胜负之比,无论是谁都忍不了等着其他的时间了。

趁着其他人都没有注意的时候,两人一起上了VIP病区的顶楼天台。

战斗,一触即发。

……

李景逸拿了药,开着车直奔约定的地点。

一路上他都憋着火气,一连拨了几个电话。

他原本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二世祖,被人撞了还要原谅对方的圣父行为他做不出来,没错,他的素质就是被狗吃了,他就是得势小人,不用手中的力量做点事怎么行?

不管怎么说,今天不小心撞了李景逸的人,算是倒霉了。

他不能发泄到那个与自己八字不合的人身上,找别人撒撒气总行了吧?

若不是还约好了跟席爷与祁公子吃饭,大概这件事情也不会这样轻易了结的!

约定的地点是素菜斋,虽然李景逸自己不是很喜欢这家店的东西,总觉得过于清淡,不适合他火辣热情的口味。可是席爷却一直很钟情于这类素菜,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清心寡欲地修身养性。

李景逸到了素菜斋的时候,有些迟了,席爷与祁公子都已经到了,陪坐末席的还有小表弟周言诺。

周言诺虽然刚刚上大学,但大一课程不算紧,便整天黏着这几位哥哥一起玩儿。

李景逸推开门,满脸堆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来晚了。”

祁静然一眼就注意到了他脸上的擦痕:“小李子你怎么了?”

李景逸摸了一把头发:“嗨,我这个倒霉催的,路上差点儿被车子给撞了,反正结结实实地摔了一把,刚从医院回来。”

周言诺笑嘻嘻地添油加醋:“看来应该不是很严重吧,小李子你现在还生龙活虎呢!”

“那是小爷身体好!”李景逸咬咬牙,坐在软椅上,忍不住开始抱怨起来,“我要说,我最近倒霉根本不是因为我运气差,而是因为我遇到了一个和我八字不合的人!每次遇到她,总没好事儿!”

“谁啊,美女还是帅哥?”

“一女的,长得是挺漂亮,却是一个算命的江湖骗子。”李景逸没好气地说道,“你不记得吗?上次我还跟你提起过的!”

周言诺恍然大悟:“原来是你上次说的那人!”

“是啊,今天本来看到她,想要找她算命送生意的,是知道过个马路也差点儿被车撞了,不是她害我还是什么?”要不是为了找那女的,他怎么会过马路?“也是孽缘,我刚刚又在医院碰见了她一次!”

虽然李景逸的逻辑很奇葩,但他既然认定了这个事实,他就能表现得无比的坦然,没有一丝儿的不好意思。

祁静然难得地开了周言诺的玩笑:“既然是漂亮的姑娘,那说不定是缘分?叫什么名字,我让人帮你找找。”

祁公子都开口了,李景逸自然是不可能不卖他的面子。

“名字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姓元,我身边那个江州的小狗腿认识她,叫她什么来着?元师傅,奇怪吧。”李景逸撇嘴摇头。

“元师傅?”那声音,清冽冰冷,好似从九天之上落下的神祗声音。

“嗯,元师傅。”李景逸小心翼翼回答,不明白席爷为何会突然被这个名字吸引住。

祁静然看了一眼阿鹤,皱了皱眉:“阿鹤,你不会是说……是那个元?”

席景鹤一言不发,只是站起身来,目光看似冰冷,却是冰川之下的暗流汹涌。

“她在哪儿?”

李景逸愣住了,慢了半拍,还是说了地址:“刚刚在军区医院看到了她……”

他们三人还未反应过来,席景鹤便已经冲出了包厢。

而祁静然看着他匆忙的背影,无奈苦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