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19 席爷

元晞才走出几步,就听到有人在身后喊了一声。

不过她并不以为是在叫自己,便不以为意,继续往前走。

李景逸快步跟上她,说了一句:“看相的,等一下。”

元晞这才停下脚步,皱眉看着追上来的这个男子。

而他旁边那个慢吞吞的,晚了好几拍才跟上来的男子,却让元晞觉得有几分熟悉。

她的记忆力一向很好,虽然叫不出名字,但是却记得他——

“哦,是你。”元晞掠过李景逸,直接冲郑启泽微微颔首,虽然态度冷淡,可在郑启泽眼中,却是受宠若惊了。

郑启泽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的少年时代,那个跟女孩儿说几句话都要脸红的时候。

现在的他,耳尖也忍不住红了起来:“你,你还记得我?”他真的没有想到,他与元晞只是几面之缘,元晞对于他来说,只是停留在记忆中,一个神秘美丽而又朦胧模糊的身影,是美好的。

而现在,这份美好跟他主动说话了,还记得他!

“你没有看到我吗?”很明显,李公子李景逸不爽了。

元晞瞥了他一眼,凉凉地扯了扯嘴角,不语。

李景逸眉头一皱本来想要说什么,却又迅速把话收了回去,难得退让道:“好吧好吧,我不应该叫你看相的,那你说说,我该叫你什么?”

元晞并不想和李景逸搭话,转身打算继续走。

郑启泽连忙在李景逸耳边说了一句:“叫元师傅。”

元师傅?这么奇怪?

李景逸没有接触过风水行当的人,对这方面不了解,只觉得对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也要称呼师傅,师傅师父的,实在是奇怪。

带着几分别扭,他再次叫住了元晞:“元……,你不是打开门做生意的吗?现在给我看看面相如何?”

他甩了甩头,撇去那几分不自然,索性不再叫元师傅,开门见山,言语中带了几分挑衅。

元晞回头上上下下扫了他一眼:“你和我,无缘,不看。”

“嘿!”李景逸气笑了。

这年头街头算命的人,谁不是赶着贴着上来想要给你算命的,哪有做算命先生的,一句没缘就把客人拒之门外的?

李景逸不解,只用普通的思维去揣测元晞,便喊了一声:“给你一万!”

一万块,对于街头摆摊算命的人来说,绝对是比大数目,就算生意好的时候,也是要好几个月才能够赚来的钱。

元晞连脚下都没有停留一下。

李景逸以为元晞是嫌钱少,又加:“一万五!”

元晞不为所动。

“两万!”

李景逸叫的价格越来越高,可元晞的脚下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很快就顺着清静的小巷,走了出去。

李景逸咬牙切齿,却又不想再追上去丢面儿。

“你说你看到那位刘老请她去看风水,拿了多少钱来着?”李景逸恍然大悟,也许人家看不上这点儿钱呢?

郑启泽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看见刘老很尊敬她的样子,还亲自上门去接她。”

“这么大牌?”李景逸眯起眼睛。

可他没有打算就这样放弃。

或者说,李景逸这个人有些固执,说难听点就是犟,而且一犟起来,绝对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尤其是他认定的事情。

比如说现在他打定主意要和元晞杠上了,他就绝对不会放弃!

元师傅是吧?期待我们的下一次见面。

没缘?没缘我也总会让你给我算命的!

“李少。”郑启泽看着李景逸的表情,就知道李景逸大概是有了不好的念头,顿时有些无奈。

他有心护着元晞,可现在的他能力有限,在李景逸面前只能说是一个小虾米,李景逸让他留在身边当跟班就已经是看得起他了,哪有他说话的份儿?

正是因为郑启泽有自知之明,所以现在只能是一脸的无奈。

元晞走后,李景逸却有些索然无味了。

“算了,我先走了,待会儿还去找个人!”李景逸不耐烦地摆摆手,抬脚就离开了。

郑启泽没有跟上去,而是站在原地,思绪复杂。

出了潘家园到了停车场,李景逸开着自己的奥迪小跑一路来到风和会所。

这会儿正是日落西山的时候,京城的各大会所酒吧,因为夜幕的降临,而开启了纸醉金迷的时间。风和会所是其中之最,这里拥有堪比明星的顶级美人儿,聚集了世界上最顶级的奢侈体验——只向拥有贵宾卡的会员开放。

就算是李景逸这样一个横霸京城的二世祖,要进风和会所,也得出示自己的贵宾卡。

他抛着手中的车钥匙,吊儿郎当地走在路上,偶尔见到美女还会打个招呼,那些美女自然都是会所的“花牌”们,见到李大公子,自然是言笑晏晏,却没有巴巴凑上来,显得含蓄而又有魅力。

李景逸算是个花花公子,但却没有因为这些美女而驻足停下,他一路路过“酒池肉林”,“三生迷醉”等地,最后上了五楼——

整个风和会所占地面积极广,却一共只有五楼,五楼便是顶楼,一般来说,不会像普通会员开放的,只有极个别的会员能够入内。

李景逸畅通无阻,站在门口的守卫看到他,便颔首招呼:“李少来了,爷在里面呢。”

“这么早来了?”李景逸睁大眼睛,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对方。

守卫点点头:“是啊,祁公子也来了,也在里面。”

“呵呵,这两位都在呢。”李景逸顿时眉飞色舞,心情大好,加快脚步,拐个弯就冲进了包间。

用身子撞开门,李景逸旋着圈儿转了进去,展开双臂,热情洋溢:“好久不见啊两位,是要美女呢,还是美女呢?”

“哈哈,小李子,你是美女吗?”坐在软沙发上的年轻大男孩咧着嘴哈哈大笑。

李景逸白他一眼:“叫啥小李子呢,叫哥!没大没小的!还有,你一大学生,怎么天天儿往会所跑啊!不怕被老师发现举报私下作风不良啊!”顺带冲男孩儿挤眉弄眼。

男孩儿皱着脸,怒气巴巴地后者:“我是大学生!不是高中生?”

“是吗?都差不多啊!”李景逸哈哈一笑,躺倒在沙发上,抬手冲房间内另外两人打了招呼,“哟,两位哥哥今儿个看着气色不错啊。”

其中一隽逸男子,眉清目秀,清贵儒雅,笑起来便是百花盛放,波光潋滟。

“小李子,你今天心情很好?”他问着,细长的手指捏起茶杯,送到唇边抿了一口。

不说还好,一说李景逸的脸色就垮下来了:“什么心情好啊,今儿个可是碰了块硬石头呢!”想起今儿那个看相的,就一肚子的憋屈。

那大男孩立马逮住机会嘲笑李景逸:“小李子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

“周言诺!”李景逸一挑眉,咬牙切齿道,“很高兴是吗?”

“当然高兴!”周言诺扬着眉毛,兴奋不已。

李景逸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朝着周言诺扑了过去,两人打闹成一团。

李景逸老是说周言诺是小孩子小孩子,可实际上他也少不了幼稚,不然怎么会跟周言诺跟个孩子似的吵闹呢?

“表哥!救我!”周言诺被李景逸压在下面,发出惨叫,不得已求救。

坐在主位上的男子,垂着眼眸,淹没在黑暗中的侧脸,有着世界上最完美而惊心动魄的弧度,一身气度尊贵矜傲,捏着高脚杯喝酒的姿态也是再优雅不过,足以成为所有贵族的范本,那份浑然天成的礼仪,已经融入了他的骨子里。

“好了,别闹。”轻飘飘的四个字丢出来,却带有无与伦比的杀伤力。

此话一出,李景逸和周言诺立马坐好,正襟危坐的乖乖模样堪比小学生,完全不敢在那男子面前有丝毫的造次。

“我们两个去玩儿一局好了。”李景逸小声对周言诺说道。

周言诺比划了一下:“OK!”

两人溜了出去,那主位上的男子也没有在意。

倒是清贵男子喝着茶笑道:“没想到阿诺和景逸的关系,这么快就这么好了。”

想起当初都觉得很意外,认识李景逸也不过是这一年半载的事情,可李景逸的性格脾气却完美地融入了他们,在最短时间内,和他们成了朋友——连他自己对此都觉得不可思议!

“李景逸,脾性不错。”主位上的男子,抿了一口红酒,悠悠评价了一句。

清贵男子想了想,点头:“说来也是。”顿了顿,他又扫了扫朋友,“你才从欧洲回来,就心情不好?事情不顺利吗?”

“很顺利。”男子言简意赅。

“那……”

男子不言,平静的心湖已经生不出一丝的波澜,沉静得好似死水。

就算是已经握在手上的胜利,也无法给他带来一丝的笑容。

自从一年前。

“她……”

“别说!”男子脸色难看,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李景逸和周言诺一起出来之后,直奔球桌。

他们的玩儿一局,不是别的,正是斯诺克。

李景逸一边挑选着摆了整整齐齐一排的柃木球杆,一边小声问周言诺:“你表哥看着心情不好啊?”

周言诺心虚地看了看四周,又同样小声应答:“你见他什么时候心情好过?”

“说来也是。”李景逸赞同地点点头,“自打我认识他开始,就从未见他心情好笑过……难怪你哥是面瘫?”他若有所思地揣测着。

周言诺大惊,连忙压低声音冲李景逸说道:“哥你想死别拉上我啊!”

“嗨,你哥不会出来的,放心放心。”李景逸嘴上说得嘴硬,可心底还是有些发虚。

两人接下来一直没有谈论过周言诺表哥的事情,安心打球。

“Swerve!”李景逸瞪大眼睛,吃惊道,“漂亮啊小子!哥哥我都快要甘拜下风了!”

周言诺笑得灿烂,咧着嘴:“那当然,我最近才学会的,不错吧!哈哈!”得意得简直不要不要的。

他也没有想到不抱希望的一杆,结果还真的打出了难度极大的Swerve香蕉球,目标入袋,干净利落。

心情大好,周言诺开始乱扯八卦了,这次他胆子大,说起了刚才没有说完的那个话题——

“对了,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也是我最近才知道的消息。”

“什么什么?”李景逸连忙凑了过来,好奇不已。

说八卦之心,男人也一点儿不差。

周言诺嘿嘿一笑,凑到李景逸耳边:“我听说,我哥心情不好,是因为一个女人。”

“什么?因为一个女……”李景逸失声喊了出来,多亏了周言诺眼疾手快捂住他的嘴。

李景逸也发觉不妥,连忙拍了拍周言诺的手,在他松开之后呸呸两口。

“不过……你说的是真的?”李景逸眼睛晶亮,对这个秘密,实在是惊呆了。

周言诺瞪他一眼:“难道你还一直以为我哥是GAY呢!”

“嘿嘿,怎么可能嘛,我怎么可能怀疑英明神武、伟大无双的席爷呢?”李景逸笑得干巴巴的,可言语中的讪讪,连他自己也不信。

周言诺知道李景逸不敢,只是之前自家表哥表现得实在是太……唔,怎么说呢?反正就是各种不近女色,无论是什么样的美女,高贵的,优雅的,火辣的,热情的,温柔的,高冷的,清纯的……以自家表哥的那种身份和地位,世界上有无数的女人都会选择投怀送抱,可偏生自家表哥却是,坐怀不乱,不为所动!

换了另外一个人,最接近真相的猜测,也只会是——除非是……GAY!

这不就正好解释了为什么对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还整天跟好兄弟泡在一起。

这下好了,连对象都有了。

至于其他的,周言诺实在是想象不出来自家表哥会喜欢上一个女人的可能性,就自己表哥那冷面阎王?女人不被吓哭就是好的了!

糟了,好像一不小心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不过,这些想法也是在听到这个八卦之前了,在听到这个八卦之后,周言诺也是颠覆了三观,难以想象,这世界上竟然还有……

“你不知道吧,我哥以前呢,喜欢过一个女人,而且是特别喜欢过那种。可惜那女人突然有一天消息,不辞而别,这可是把我哥直接就抛弃了啊!”

“怎么可能!”李景逸才不信。

席爷那种人,会喜欢上一个女人?还被抛弃了?

“那女的也太不识相了吧,得到了这样的男人居然还不珍惜!”李景逸显得义愤填膺。

周言诺又神秘兮兮地说道:“你还不知道吧,是我哥先追的人家。”

“你哥!”李景逸想到周围的环境,及时收了声,警惕地看了看周围,“我实在是不敢相信啊!你哥那样的人,怎么会,怎么会主动去追别人!”

连他这样的“小虾米”,都有各种女人投怀送抱,更别说席爷那样的人物……好吧,他承认,他是有点好奇那位传说中的女子了。

“我听到的时候也不信啊。”周言诺摸了摸下巴,又一不小心把心底话给说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哪位女英雄……”

“……收了这位爷啊。”李景逸接得顺溜儿。

两人对视一眼。

“你有没有觉得背后冒冷汗啊。”

“其实我发现有点儿头皮发麻。”

望见对方眼中的惊恐,两人不约而同地点点头,眼珠子转了转,自以为交流良好,抓准时机,瞄准一个方向就拼命一个劲儿地冲!

可惜,他们完全理解错的对方挤眼睛的意思。

两傻子撞在了一起,然后摔了个四脚朝天。

“哎哟哎哟,好疼啊好疼啊。”李景逸假兮兮地叫嚷着,却是悄悄地往门外的方向挪动身子。

周言诺一看,立马不甘示弱,跟了上去。

“好了。”不知何时来到这里的席爷,冷冷丢下一句。

两人一个翻身坐起,动作整齐划一,跟一个军营出来似的。

席爷并未动怒,反而说:“你们刚刚说的话,没错。”

“?”

“我是被别人抛弃了,没错。”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轻,却从深处,透着一股浓浓的死寂的味道。

他以为,在母亲去世之后,就再也不会体会懂啊这种感受了呵。

周言诺和李景逸都是不可置信的模样,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更不敢相信,骄傲到踩着所有人的王者一般的尊贵男人,居然就这样轻描淡写地承认了这件事情!

“那哥你的前女友……”周言诺大着胆子,艰难开口。

席爷轻轻扯了扯嘴角:“不是前女友,只是我单方面。”是啊,多么可笑。

他气过,他怒过,他怨过。

可到最后,他却忽然明白——

他从来都不是她的谁。

总是说喜欢,却是单方面,她明确拒绝过不止一次,只是他自己信誓旦旦。

直到她离开,他才知道原来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她仍然能够走得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大概,她在离开的时候,脑子里面就没有浮现起自己这么一个人吧。

周言诺和李景逸都久久不语。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男人,在这样的事情上,居然会这般的……自卑!

没错,就是自卑。

他的话,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字,却透着一股浓浓的自我厌弃的味道,深处的冰冷,更是寒彻入骨。

席爷突然转身离开。

李景逸和周言诺都没敢上去问。

周言诺坐在地上,心思复杂——

自家这位表哥,虽然与自己关心亲近,可他仍然打心眼儿里敬畏的。

其实两人并不是嫡亲的表兄弟,自家的爷爷与表哥的外公是亲兄弟,但因为表哥家中只有他一人,而他又无意和表哥走到一起,连带着他在家中的地位也水涨船高起来。

在他眼中,这位表哥,是如此的高高在上,据说整个席家的大权,已经彻底掌握在他的手上,他成了一言九鼎,跺跺脚便会引发地震的人物,这样的人物,高不可攀,连周言诺自己有的时候想起这样厉害的人物居然是自己的表哥,都觉得不可思议。

而现在,无所不能的表哥,原来也是有脆弱的一面。

忽然之间,周言诺感觉到来自于表哥身上的亲近气息,就像是身边无数个普通人那样的,不再高高在上,却十分真实的气息。

不一会儿,祁公子走了出来。

“你们怎么提起这事儿了。”他无奈道。

周言诺缩了缩脖子,心虚不已:“我就是……就是随便说说。”谁知道竟然真的戳到了表哥的痛楚。

李景逸则是盘腿坐在地上,好奇地摇头晃脑:“那祁哥,你知道吗?那个她?”

祁公子表情一僵。

他不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

等到多少年的再见,结果又是一场离别。

若说心中苦闷,不比阿鹤少多少,只是,他习惯埋在心里,表面上一副平静。

也许是等了太多年,习惯了。

李景逸没有发现祁公子神色的古怪,自顾自地追问:“漂亮吗?”

“很漂亮。”

“有多漂亮?”周言诺插了一句。

“无人可比。”

“嘶。”李景逸倒吸了口气,“也就只有这样倾国倾城的美人儿,才配得上我们席爷不是!”

祁公子扯了扯笑:“不只是漂亮,她很……不同寻常,那种特别,看了一眼就会知道。”

她不正是人群中最亮眼的星,就算淡然天成,也掩盖不了那一身的光华。

偏生这样的人,一入世便是石沉大海,整整一年,也没能发现她的消息。

祁公子有些恍惚。

李景逸一时之间没说话。

不知为何,祁公子的几句描述,却让他的眼前不由得浮现一个人的人影——

正是今天看到的那个算命先生!

元师傅!

李景逸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但是那种特别,那种不同寻常,就是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与祁哥的描述,再合适不过。

不过他很快又觉得不可能,好笑的摇摇头。

这个世界怎么可能这么小!

——而无数的事实证明,这个世界,远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