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18 缘

“我曾经见过她为刘老看过风水,刘老很信她。”郑启泽慢慢叙述起当初自己的所见所闻来,说着说着,不由得有些出神。

那时候他还心高气傲、嚣张跋扈,见了这么一位风水师,又是惊讶又是好奇的,巴巴凑上去,在元楼故意赖了很多天。可惜自从那次之后,便再也无缘见到她。

再后来,元楼突然做起了普通的茶楼生意,又因为独特的装修环境和别具一格的风格韵味而备受江州上流社会欢迎,不少富商老板都喜欢在这里谈个生意喝个茶,据说那里的茶也是别有风味。

从那以后,郑启泽就再也没有去过元楼。

再然后,他的父亲受到了竞争对手的挤兑,不得不调到了京城来,从江州呼风唤雨的二把手,变成了京城一个闲散部门的官员,几乎处于半退隐状态,而他也再也不能过着以前那种肆无忌惮的生活,还不得不讨好李景逸这种二世祖来帮助父亲一臂之力。

李景逸李少听言,看着吊儿郎当、漫不经心的,实则眼中凛光一闪:“刘老?江州的……刘浩德刘老?”

其实这位多少和他爷爷能够扯上一点关系,最开始的时候,还做过他爷爷的下属,后来也成了一方大佬,在国内整个官场上,都是值得重视的一位大人物。

李景逸以前见过刘浩德,只可惜他见过的人太多,对他的印象也不算太深。犹记得是一个神情凌厉,不苟言笑的老人,实在是无法想象,这样一个老人居然笃信风水是什么样儿的。

至少风水什么的,他是不信的。

而那边的女人,如果真的是刘老的座上宾,又为何会成为这路边摊上的算命先生,摆出一副明显招摇撞骗的样子?

观相随缘?呵呵,这种最是模棱两可的话,就适合一些骗子放在嘴上叨叨了!

李景逸心里很是不相信,但嘴上还是调笑道:“既然是那位刘老的座上宾,那待会儿我也上去算算好了,正好最近我流年不利,要算算命,冲冲喜气!”

郑启泽无意识地张大嘴巴,实在是无法想通李景逸的这幅说辞——算命冲喜气?

可他在看了看李景逸的脸色之后,随即明白了。

这李少哪里是想要算命呢,不过是听了他的话,觉得心里不以为然,偏偏要上前去看个究竟罢了。

郑启泽甚是了解这位李少的脾性,说白了就是争强好胜,前些天已经干出一份儿用自己的兰博基尼去撞人家的保时捷的事儿,起因不过是因为他在开着一辆辉腾的时候,与那保时捷车主抢了停车位,那保时捷车主便随口轻蔑地说了一句“破大众”。他转身把车丢那儿,便开了一辆兰博基尼来,把那辆价格不过他兰博基尼的五分之一的保时捷卡宴撞得哭爹喊娘,副驾驶座上的小野模哭得眼妆都花成熊猫了。

而这种事情,不过只是李景逸辉煌“作死”生涯中的微不足道的一粒小尘埃,至于其他的那些事情,已经嚣张得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可惜人家老妈本就是大集团的股东,资产过亿,花这点儿小钱给儿子玩玩儿再寻常不过,别人想要从李景逸这里钻个空子都没法儿,李家早做得滴水不漏呢!

郑启泽心中了然,却也没说透,只是笑了笑,静静地看着那边的元晞。

这一年来的变故,给他带来最大,也是最好的变化,便是如此了。

褪去了浮躁和喧嚣,变得沉静了。

当心性沉静下来的时候,他也能够看到很多以前看不到的东西。

……

元晞面对中年男子的态度转变,却完全不为所动,仍旧风淡云轻的模样,眸光清冷如月,好似有冷霜覆盖,孤傲地在她身周划出一个万法不沾的空圈地带。

她只是说道:“我之说一句——断了不该有的,送走不该呆在身边的人。”

她的话说得模棱两可,换个人大概只会摸不着头脑。

因为这话说得实在是太模糊了,在不同人的耳中,听着便是不同的意思。

不正是应和了那些江湖骗子的行骗手法?

李景逸轻嗤了一声,继续冷眼旁观。

可是,这话落在中年男子的耳中,却是一震。

随着元晞的话,他忽然想起一个人!

哪个男人心底没有一点温柔乡,哪个男人不渴望一个温柔似水的女人,尤其是他这种,从小仰仗养父鼻息过活,工作了之后仰仗领导鼻息过活,结婚了之后仰仗老丈人和妻子鼻息过活。

别人看着他风光,儒雅又有风度,只恨不得羡慕得成了他——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表面光鲜的生活下,是存在着多么多的无奈。

他也是男人,男人是天生就想要表达自己强壮的力量,这个道理从原始社会便一直有了到现在。

而当他在面对别人当面还笑着尊敬,转个头就说他吃软饭的情况之时,遇上那个女人,便什么都沦陷了。

对方只是一个大学生,还没有毕业,学校也不入流,二本大学,在京城的众多大学中都不出名。包括她的人,也不算是特别的漂亮,顶多算得上是小家碧玉型的,在别人眼中,也许还比不上他那个明艳漂亮的老婆。

可是,对方的温柔如水,让他百炼钢也化为绕指柔。

他第一次感受到女人的体贴,第一次能够把自己的心事肆无忌惮地宣之于口,第一次期待着与一个女人的见面,哪怕这个女人还只是一个女孩儿,而且年龄几乎小到可以当他的女儿了。

不过中年男人也清楚,他与对方的这段感情,便是不该有的,而她,也是不该呆在自己身边的人。

很明显,他自己的一切都是因为他那位老丈人提拔才得到的,若是他与女子的关系被妻子甚至是老丈人知晓……

元晞不说还好,一说,中年男人便顿时觉得事情有不对劲的地方。

比如最近他的妻子,有些不对劲,面对他的时候总是神情恍惚,好像有什么心事。

而且还有几次,他洗了澡出来发现妻子站在衣架旁边在翻找什么,看到自己出现还吓了一跳,口口声声说没什么,而他也没怎么在意。

现在看来,一切都不是空穴来风。

难道妻子发现了?

一想到这一点,中年男人便觉得浑身都冒起了冷汗。

老婆年近四十也仍旧明艳漂亮,别人羡慕他道不行,而老婆这样漂亮的外表下,也是一个泼辣的性格,若是他出轨的事情被老婆知道,那么……他的一切都完了!

中年男人此时突然想起自己听到同事说过的一句话,那时候本来没怎么在意的,现在却是一下子浮跃到了他的眼前——女人,看似蠢笨,实则她们比你想象中的要聪明很多。

“我知道了,谢谢您。”太尊敬了,连您都出来了。

中年男人心里隐约有猜测,不过更多的需要他调查了才行。

还有,那个女人的事情也要断了处理了才行。

事实上,什么可笑的爱情,到了现实面前,都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就像是这个中年男人,心心念念想着那个女人是他的心头好,是他的绕指柔,但是到了关键时刻,他仍然会为了自己的安逸生活选择抛弃那个女人,也不管那个女人会不会受到牵连,那个女人会有怎样的下场。

元晞看着中年男人离去,冷淡地摇摇头。

不过一丝浅薄的气运飘进她的眼中,让她干涩的眼眶一下子湿润柔和了起来,整个世界也在瞬间明亮,顿觉舒服很多。

其实在看了那个男人的面相之后,她就知道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鸟。

可惜,偏生应了一个“缘”字,为了望气术的进阶,她也不得不出口帮助这样一个渣男。

看了看周围,眼见着没有什么适合自己收纳气运的对象,元晞便开始动手收拾摊子,打算去吃点儿东西。

她看着倒是挺仙气的,可也不是真正的神仙,做不到辟谷不是?

已经在这潘家园坐了一整天,才遇上一个合适的人,元晞实在是承受不住了,打算先吃点饭,休息一下,明天再来。

嗯,也许要换个地方?

自顾自想着的元晞,压根儿就没有考虑到其他的那些围观群众不明所以的双眼。

不是说好了是托吗?

不是说好了是江湖骗子吗?

这就收拾东西走人了是什么意思啊!

难道玩儿的是欲擒故纵的那一招吗?

可是,看着元晞提着一个小包袱果然走了的时候,大家才慢慢反应过来——人家真不是找的托儿。

“切。”

围观群众一哄而散,热闹没得看了,自然是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逛街的逛街,守摊的守摊。

只是这些人中,还有郑启泽和李少李景逸没有走。

郑启泽并不想和元晞打交道,大概是心底那点可笑的自尊心在作祟,一年前,那位可是好好惊艳了自己一把,要说郑启泽心底没有一点小心思,连他自己都不信。

所谓男人就是雄孔雀,喜欢在异性面前开屏彰显优美身姿——郑启泽,至少不想让元晞看到如今自己的“狼狈样儿”。

可李景逸不这么想,几乎没有犹豫的,抬脚就跟了上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