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17 观相看缘

京城,潘家园。

潘家园作为全国最大的古玩市场,聚集着许多古玩贩子和来往游客,还有一些一心想要捡漏的常客,构成了这个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地方。

当然,在这样人来人往,又充满了历史文化气息的地方,也少不了一种人——算命先生。

挂着诸如“一卦千金,铁口直断”的牌子,穿着麻衣道袍的老者看起来仙风道骨,面前摆着一个小桌子,测字算命看风水,一样不缺。

只是,稍微对玄门风水界有一点了解的人都知道,真正的高人,是不可能坐在街边算命。更何况,这广告也打得太离谱了,所谓术业有专攻,风水师向来专攻一向,哪有人测字算命风水等等都全部了解的?

只不过这些算命先生,看起来还是很糊弄人的,就算是一些年轻中年人来坐这一行,也会特意打扮一下自己,中国的老规矩便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只要外表能够欺骗人,那么总会有一些肥羊捧着钱上来等着被宰。

只是,今天潘家园,聚集最多算命先生的一条路,出现了一个让人格外意外的算命先生。

来往的人都是兴致勃勃地观察打量对方,可惜不愿意停下来算一卦。

只见一个简陋的算命摊后面,坐着一女子。

女子穿着一身简单的青布麻衣,乌发如云披散,面容惊艳秀美,气质悠远,如高山仰止,又神秘而深邃。并且,她的身周,好似围绕着一团团的迷雾,让她身在闹市,给人的感觉也是离得很远很远。

只见她面前的一个木质小算命摊,别的没有,只有“观相,看缘”四个字。不说其他,倒是有几分噱头,引得好几个人跃跃欲试。

虽然女的算命先生,还这么年轻,让他们都生不起相信的心来,但是一些年轻男子看到这样一个惊艳的美女,就算人家也许是个骗子,抱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态,也想要上去接触一下。

只是旁观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大家面面相觑,真的上前的人,等了老半天,结果一个都没有。

可那女子也不着急,风淡云轻地坐着,巍然不动,任它清风流言,蜚语纷纷,心静如镜,无外物纷扰,更是生出几分缭缭仙气,好似身在云端,俯瞰世人喜怒。

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拨开众人,走了过来。

翩然落坐,中年男子脸上带笑,摸出一百元,放在算命摊的小桌上,悠悠道:“小姑娘,你说你好手好脚的,不是可以找个工作养活自己?何必呆在这种地方,伤了父母的心?”

男子在说这种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类似于父亲般的慈爱光环,好似站在一个高点,微笑着点评着对方的行为。

女子抬起眼皮,清清淡淡地开口:“本就身在其中,如何跳出物外?”

中年男子一愣,有些无法理解她的话。

女子轻轻一笑,道:“正如你,已然大祸临头,却仍不自知。”

女子说话的语气本来是极为平静清淡的,又好似随意拂过的风,不带一丝刻意,可是对于男子来说,却是戳中了痛处,平淡的言语,也变得犀利刺耳起来。

中年男子的脸色有些难看,皱眉道:“危言耸听,呵,以为我会信?你们这些江湖骗子,不就是喜欢说这些话?接下来是不是要让我出钱化灾解难了?”

这话一出,到底是有些破功了,儒雅风度的表情出现了一丝破裂,一时之间有些口不择言。

女子却不生气,弯了弯唇,净白的脸上一片柔软:“话已至此,决定在你。”

男子好似生了气似的,摸出钱包,掐了一沓一百元,估摸着有小两千的样子。

“那你今天就好好跟我说道说道,我等着!”男子眯起眼睛,眼中带了几分凌厉。

周围旁观的那些人却是有些跟不上这画风转变的节奏了,刚刚不还是苦口婆心劝人向上的正能量事件,这会儿怎么就算起命来了?

他们百思不得其解,旁边的那些算命先生们,却是有些眼红了。

想他们累死累活一天,了不起挣个几百块钱,都还要冒着被人殴打的危险,就怕一个不小心说错了,那撞上一些恶人,就是吃不完的亏。可谁曾想,这么一个清清秀秀、水水灵灵的小姑娘一坐,居然就有人捧着小两千上门?

亏得他们为了装成老人的模样,又是化妆,又是伪装的,还比不上人家一个年轻又漂亮的,果然颜狗横行的时代!

这边不用说,女子的目光已经落在中年男子的脸上,时不时扫过他的头顶。

眼中清晰的旁人无法看见的世界,已经向她讲述了一个人的一生。

“你三岁丧母,五岁丧父,七岁过继到养父名下,一辈子活得小心翼翼。你头上紫气隐现,所以走的是仕途,且有人提携,算得上是一帆风顺。二十五岁的时候,你的命中出现了贵人,一丝缠绵姻缘,她应该是你的妻子,她让你平步青云,更上一层楼。”她的话很轻,却随风刚好落在男人的耳中。

中年男人一脸的愕然,没有想到对方随意一说,竟然说了个*不离十!

而且他很确认,对方之前是绝对不认识他的!

只见女子顿了顿,又道:“你应当是仕途有不顺之处,心中憋闷,出来散散的心吧。”

其实这句话,不是观相出来的,而是直接观察出来的。这段时间,她走南闯北,孑然一身地面对过很多人和很多事,也是由此见识过各种不同的人,这点察言观色的小本事,她还是有的。

这男人看起来风度儒雅,实则眉头紧锁,胸中烦闷。他嘴唇干裂,嘴角发红,一看便是急躁上火。再加上她看到的一些东西,她自然就完完全全地猜测出了这个男人出现的问题。

可她悠悠一句,却是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年男人彻底信服了。

其实他也是没辙了,尤其是现在这种境况——

尽管知道自己可能要大祸临头了,却怎么也抓不着头绪,但是直觉向来很准的他又不会认为自己这次是出错了,便总觉得心神不宁,自然心情烦闷,这才出门走走。

其实中年男子潜意识是有些相信这些算命风水的,不然也不会刻意走到这里来,想要寻求一丝可能的机缘,然后指明道路。

现在,他果真遇到了幸运?

至少现在,他是信了。

中年男子脸上惊讶、震撼,最后归于急切:“请大师指点迷津!”

他眼巴巴望着女子,可其他人傻眼了,一会儿又恍然大悟起来——难怪!原来是托!

他们才不会相信这么年轻的算命先生,把自己的猜测强安在其上之后,就自以为一切都解释得通了,这下子彻底抱着一种看笑话的想法,看着面前的一切。

而人群之中,一个帅气的男子显得有些鹤立鸡群,只因为他那一身昂贵的定制西装,以及细节处彰显出来的与众不同,比如领带夹,比如手表,看似低调,实则高调到一塌糊涂,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的身价不菲,也不知道是傻,还是太傻。

他这身模样,走在这潘家园,就像是恨不得挂了面“人傻钱多速来”旗帜在自己脑门上,摆明了告诉大家我就是肥羊,快点来宰我。

更何况,做古董生意的,无论是街边的小贩,还是大气有档次的古玩店中的掌柜,都是眼力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贼精。

要知道所有的古玩都是不标价的,就是为了有这样的时候,遇见这样的肥羊,往狠了里要钱!

这一路上逛过来,帅气男子已经遇到好些个把他当冤大头宰的了,可以说,他问了的这么多家店铺中,十家有九家都瞅着他这幅大金主的模样死命报价呢。可他笑呵呵的,一路过来,什么都没买。

别人都以为他是傻,不懂得财不露白,可正是因为他对自己的眼光有信心,才会这样的嚣张自在,根本不会为了别人的目光而改变自己的品味。

李少的家世很好,上有长兄又不用担心打拼,整天儿就是一个混迹浪荡的花花公子,唯一的爱好,就是这么一点了。

而此时,李少兴致勃勃地看着那个女子,用肩膀撞了撞他身边的那人:“喂,阿泽,你说那女的,到底是不是骗子啊?”

郑启泽怔怔的发呆,被李少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你傻啦?”

郑启泽摇摇头,说道:“那位,高深莫测,不同寻常。”

李少呵呵笑了:“你这是来打广告的吧?说吧,人家塞了多少钱给你,还是说,出卖了色相,你的老相好啊?”

李少肆无忌惮地开着玩笑,也没有顾忌郑启泽的感受。

郑启泽轻轻一笑,也没有生气。

去年他的父亲从江州调到京城,对于他父亲那种典型的江州派来说,就是明升暗降,而他这个在江州还可以呼风唤雨的小太子,到了京城就必须夹着尾巴做人了。

比如说面对这位李少,他只能巴结,绝对不能惹恼,这会儿又怎么可能生气?

至于那人,只因为他认识!

看到那女子的第一眼,他便想起了关于她的所有记忆,沉淀在记忆中的,那些——

她,是元晞!

------题外话------

恢复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