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13 棋逢对手

话落,随之响起龙姜的轻嗤。

站在暗处,当龙姜看到怀中抱着一个女孩儿,却仍然显得气质卓越、风骨天成的元晞走进来的时候,便骤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凡。

元晞的不同,是站在人群中,一眼便会显露出来的。

这个世界是浮躁的,人心也是浮躁的,而她却显得尤为沉静,好似天池便遗世独立的那朵悠然莲花,濯濯清然,沉静傲世。她的身上,有笔墨言语都描绘不出来的独特风骨,好似九天仙神,她走向自己的时候,便是金光漫越,世间再无这般美好。

这样的她,与其他人泾渭分明地区别开来。

而在元晞的身上,龙姜也感受到了几分熟悉的味道。

跟自己很像,并不陌生的味道。

心如止水、平淡冷漠的龙姜突然觉得期待有趣起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是在妹妹龙媚儿抛弃她离开了之后吧。

那之后,她的心就褪去了少女的天真与浪漫,只剩下时光肆虐之后的沧桑,苍老得如同老妪。就连之前九方十三寨的躁动对抗,都激不起她心底的一点涟漪,她以一种难以想象的平静狠辣,处理了所有人与事,稳坐王座。

可她的心,仍然一片死寂。

而现在,她觉得自己死寂的心,似乎慢慢沸腾了。

就像是……棋逢对手,对,就是棋逢对手。

也许在某种程度上,两人很像,所以龙姜此时能够感受到元晞的心情,就算元晞没有表达出来。

于是,她没有再故弄玄虚,而是从暗处走了出来,曝露在阳光之下,照耀出来的纤细身姿,同样让元晞细眉一挑。

没错,她也有跟龙姜差不多的感觉。

龙姜开门见山,不再吞吞吐吐,一番介绍甚至洒脱到自然,好似多年不见的老友寒暄:“也许你知道,但出于礼貌,我要自我介绍一下——龙姜,九方十三寨寨主,苗疆蛊女。”

元晞微微颔首,两人的会面,好似只是一次普通朋友的见面。

“元晞,元始的元,白露未晞的晞,元家第六十九代家主。”

龙姜有些意外:“你已是家主?元礼死了?”

话说得倒是直白——“不好意思,身体康健,活得畅快,再有个二三十年没有问题。”元晞不是胡乱吹嘘,风水师虽然逆天行事,有伤天和,但也精于修行,只要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活个一百岁根本不成问题,这么算起来,她外公也算是年轻的。

“可惜。”龙姜果真露出遗憾的表情。

元晞道:“你若是成了九方十三寨的寨主,那么上一代的蛊女,哦,我外公的那位手下败将,想必已经仙逝了吧,节哀。”

龙姜并未动怒,只是沉默以对。

元晞与龙姜的第一站——嘴炮,元晞先胜一筹。

黎芸站在元晞身后,历经风浪的她,看到龙姜竟然有几分怯懦。

她连连看了苏中平好几眼,只觉得他脸色不对,便忍不住开口喊了一声“中平。”

苏中平刚刚喊了一声之后,整个人的精神便彻底萎靡下去,耷拉着眼皮,好似随时都有可能睡过去。听到黎芸的呼喊,他竭力睁开眼睛,却觉得眼前一片模糊。

黎芸脸色一变。

短短时间内,苏中平的脸色就已经迅速灰白,整个人瞬间好似老了十岁。

毫无疑问,他不是收到了莫大的打击,就是中了蛊。

而下手的人,只有可能是龙姜。

“你怀中便是这个男人的女儿?”龙姜抬了抬下巴,问道。

“是,那你能把这个女人交给我吗?”元晞目光一侧,便落在她们不远处的角落,虚弱地靠着墙壁,垂着脑袋了无动静的女人。

共生蛊,同生共死,一损俱损。

苏萌现在都晕过去了,作为母蛊寄生体的她,自然也晕过去了。

黎芸也吓了一跳,若不是元晞提醒,她几乎没有看到旁边角落里还有一个人。

这会儿猛地看见龙媚儿,新仇旧恨一起上来,怒火顿时焚烧了她的理智和作为豪门贵妇的优雅,冲上去好似一个撒泼的女人,想要揪起龙媚儿的头发。

这个女人,抢了她的男人,还想要害她的女儿!

龙姜抬手,手中拿着一支蛇杖,以宝石镶嵌的蛇眼,幽光一闪,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挡在了黎芸的面前。

这虽然是在苗疆蛊女身上使出来的,但其作用原理却与风水师的手段相差无几。

元晞反应更快,脚下微动,却一闪到了龙姜身前。她抱着苏萌一时半会儿腾不开手,还好有脚可以用,直接一脚踢上龙姜的蛇杖。

苗疆蛊女的蛊术诡谲,走的是出其不意的路线,可若是论正面单打独斗,苗疆蛊女不可能比得上从小练武强身的元晞。

龙姜也没有想到元晞的速度竟然会这么快,转眼就已经到了自己的身前,她想要退开已经来不及,只得受了元晞的一脚。

元晞的一脚,力道大得吓人,龙姜的蛇杖险些踢飞,若不是她反应机敏,估计她那作为蛊女身份象征的蛇杖都要脱手了,那面子还不跌到泥里去!

不过这会儿元晞也没有打算要真的和她比个高下,苏萌在侧到底什么都不方便,所以也没有真正下狠手,便迅速退开。

龙姜被元晞踢了一下,也没能挡住黎芸,眼看着黎芸直接冲过去抓着龙媚儿的头发把她提起来。

黎芸大概都没有发现自己差点儿就被龙姜挡住了,她只觉得眼前一花,身子一滞。可盛怒中的她,哪里顾得上这些,揪着龙媚儿的头发,一下子就把皱眉晕倒的龙媚儿给扯着清醒过来。

身体的疼痛和此时的折磨,让龙媚儿发出惨叫声,黎芸却不为所动,彪悍的女人在这个时候彰显了无与伦比的战斗力,直接一脚一脚地踢在龙媚儿的腿上,头发更是一大把一大把地扯掉。

她倒是保存了最后的风度,没有破口大骂,眯起的眼睛中,闪过狠毒的光芒。

无论是市井泼妇,还是豪门贵太,只要作为一个母亲,她就会变得强大,无与伦比!

龙姜脸色难看,喊了一声够了,想要制止黎芸。

黎芸怎么会听她的话?

龙姜想要冲过去,却又被元晞挡着,便不得不对元晞说道:“何必下手如此狠辣?”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元晞不为所动,“龙媚儿这一时半会儿的疼痛算什么,她可是险些要了我朋友的命。”

龙姜语气很冲,她也没有想象中的平静:“可一切的恩怨开始不是因为你朋友的父亲?他才是作孽的根源!”

“哦,那你杀了他吧。”元晞淡淡的回应,并未说笑。

她心底也有这种想法——一报还一报,本就是苏中平作下的孽,他以命或是其他偿还,自然应该。

苏中平听到这话,竟然也不生气,只是扯出一个惨白的笑容,广博深沉的目光落在元晞怀中的苏萌身上。

若是女儿能够安然无恙,纵然他去死又如何?

做父母的,永远能够无私无畏地为子女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

“你对你的妹妹,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绝情。”元晞突然说了一句。

龙姜皱眉:“你怎么会知道。”

元晞不答,总不能说是她看出来的——气运之雾,早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龙姜也不在意,反正这事是她的过往,也不是什么说不出口的事。

“我们比一场吧。”龙姜提议,“若是你输了,就留下这个男人的命,离开。”

“若是我赢了,你便把龙媚儿和苏中平交给我。”元晞回应道,“好,成交。”

龙姜却道:“一个人和两个人,我是不是有点吃亏?”

“不,是两个人是三个人。”元晞表情清冷。

龙姜轻哼了一声:“你倒是自信。”

这会儿的功夫,黎芸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把龙媚儿吊打得趴在地上奄奄一息,而她也满头是汗,折腾得够呛,不断地喘气。

元晞直接将苏萌递给了她,又让黎芸退得远些。

“画圈为地吧,免得动静太大,扰了别人清净。”

龙姜撇了撇嘴,却还是抬手用蛇杖画了一个圈,不大,却为两人留下了差不多两米的距离。

“如此范围还满意?”

元晞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嗯,这个距离刚好。”

两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进去。

画圈为地,显然让两人之间的斗法增加了一个难度,这样近的距离,两人必须使出所有手段。而且,对于用蛊的龙姜来说,是有些吃亏的,可她也没有任何异议。

两人站在一个圆圈中,目光相对,明明两人都没有动,却仿佛能够听到空气中,目光相交,刀剑交戈的清脆颤鸣。

龙姜捏紧手中的蛇杖,想起那些嬷嬷从小给自己讲过的那些故事。

或许,战胜这个元家,已经成了九方十三寨每个人的心结。

她以为她是不以为意的,可到了这个时候,她却战意熊熊,起了一定要打败元晞的心思!

她会赢的!

龙姜眉头轻蹙。

她忽然看到,元晞的唇边,浮现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这笑容,让她瞬间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难道……”她刚刚开口,抬手便想挡!

奈何元晞出手快如闪电,完全不给她反应的机会!

龙姜眼睛一眨,忽的发现眼前被一抹黄色遮盖——

气机一动,符咒已成!

黄符之上,朱砂符文流光一闪,而龙姜却觉得自己浑身的气机都被锁定,顿时动弹不得!

元晞缓缓收回手。

她刚刚扔出的,不是别的,正是一张符咒。

定身咒。

这是她最近才开始练习的符咒,一张比较玄幻也比较奇特的符咒。

这是小定身咒,相比起更加神通广大的大定身咒来,要简单许多,不像是大定身咒,目前尚且不是元晞可以接触的东西。只是小定身咒有时限,也有范围限制,有效距离便是两米。

如此看来,似乎有些鸡肋,毕竟条件过于苛刻,不如大定身咒那么畅快。

不过用对的了地方,也是好牌一张。

比如元晞一开始就打算用定身咒,便提议画圈为地,让龙姜以为只是打算快速过招。

这也是在龙姜定了距离之后,她意味不明地说了一句“距离刚好”,的真正含义。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打算要和龙姜真正斗法。

龙姜咬了咬唇,发现自己的嘴巴仍然能动,便气急败坏地呵斥:“元晞你是不是有些太卑鄙了!”哪里还有刚才那份清淡冷漠的模样?娇目怒视,双目如火!

元晞淡淡回应了一句:“兵不厌诈。”

还是她亲手划的距离,刚好成全了这一张定身咒,怪得了谁?

龙姜怎么也想不通,便出言刺激元晞:“你身为元家家主,使出这样下作的手段,就不担心败了你元家的名声?”

元晞好心解释了一下:“这是定身咒,道家秘传。”

意思是,这可不是什么下作的手段,而是实打实的道家手段,够高大上吧。

龙姜气得不行,偏偏身上完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完全无法挣脱,只得在原地干着急。

“而且,我不会为了一场斗法,赌上我朋友的性命。”说元晞护短也罢,反正她心里就是这个想法。

苏中平无所谓,可苏萌不行。苏萌是她的朋友,元晞怎么可能会让苏萌成为赌注?

龙姜忽然明白了元晞话中的意思,眼底光芒闪过,却是沉默了。

旁边的黎芸也悄然松了口气。

刚刚她把元晞和龙姜的话听在耳中,可是担心到不行。

她并不知道两者实力高低,若是心里也没底——要是元晞输了,怎么办?真的要赔上丈夫和女儿的性命?

她不敢想象,却又对元晞说不出反驳的话,可笑自己活过这么多年,竟然会被一个小女孩儿的眼神给镇住,心底甚至是畏惧的!

她一直惴惴不安,直到元晞出手定住了龙姜,她才松了口气。而后听了元晞的解释,她更是心安,对元晞更多了几分信任。

元晞走向龙姜,随手取了她的一滴血。

苏中平身上只是普通的蛊虫,作为蛊女的龙姜,一滴血喂给他,便足够杀死那条蛊虫,解了蛊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