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12 恩怨

如今的龙姜,对龙媚儿只有怨恨,又怎么会帮她复仇?

只是这些年过来,她早就练就一副心如止水的冷淡模样,心中纵然有万般言语,想要质问龙媚儿,最后都没能够说出口。

不过找一个姓元的人,这件事并非是她信口胡诌。

当年元礼大败蛊女龙嬷嬷,九方十三寨颜面大损,在整个苗疆都威严受损——这笔账,自然是算在了罪魁祸首元礼的身上。

每一代的蛊女都是要担负起九方十三寨的荣誉与一切的人,小的时候就会把这些东西灌输给她们,其中必然会讲到的就是元礼。

虽然知道龙嬷嬷与元礼之间的详细恩怨故事的人,只有龙姜,可龙媚儿小时候就无数次听说过这个名字,且在嬷嬷们口中,无比的憎恶讨厌——自然并不陌生。

龙媚儿亲耳听到姐姐并不是单纯为了自己而来,虽然面上不显,只是不自在地抿了抿唇,可她的心情说不出来的复杂,就好像有什么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失去了一样。

“原来是元师傅的故人,既然如此,你就更有理由放过我无辜的女儿了,不是吗?”苏中平竭力保持冷静镇定地说道。

他想要抓住每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只要可以,他便不愿意放弃,这样小萌也多了一丝生的希望!

龙姜瞥了他一眼:“龙媚儿在你的女儿身上,下了共生蛊,是吧?”

苏中平点点头,双目紧紧盯着龙姜,心中忐忑紧张:“是的。”

龙姜眉毛一挑,又转过身去,看向缩在角落的龙媚儿:“你看,你费尽全力走出的九方十三寨,最后,却还是要用九方十三寨给你的东西,来换取这个男人可笑的怜悯,值得?”

龙媚儿低着头,乌黑的发丝遮住了洁白的脸庞,看不清楚表情,只是闷着不肯出声。

龙姜也不强迫她,只是说:“我刚才也听到了,这个男人,并不期待你怀中的这个孩子,你现在还要继续之前的路?”

龙媚儿突然笑了起来,却笑得凄厉,眼角有泪,好似泣血:“你就这么希望我去死吗?”

说到底,她对苏萌用了共生蛊,并不是真正想要害她的性命。

她还有儿子,怎么能够轻松放下一切,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呢?

她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想要和自己的男人,自己的儿子,过着幸福美满的未来生活,而作下的铺垫。

说白了,就是一个威胁作用。

只是,现在一切都只是虚妄。

而龙姜的话说出来,不过就是在逼自己死而已。

“当然。”龙姜漠然道,“这样就可以成全我当年的付出,免得让我像是笑话,痴痴傻傻地等了这么多年!”

话至最末,她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了自己的真实情绪。

她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

她以为自己已经彻底恨她了。

她以为自己可以把一切都掩盖得很好。

龙媚儿没有想到龙姜会说出最后这样一句话,愣愣地看着她:“我……当年我只是因为我也很困难,所以才没有回去找你……”她下意识辩解。

龙姜本来不想提这个话题,只是听了龙媚儿的可笑解释,却是来了火气。

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人儿,瞬间被沾染上了凡尘的气息,甚至因为她的怒目,而作为对面者的龙媚儿险些喘不过气来!

龙姜缓缓道:“你不用为自己的自私狡辩。如果你想要回来,你早就回来了,那些只不过是你的借口罢了。从一开始,你就没打算要回头,你早就准备好抛弃一切。”包括我!

“我没有!我没……有。”龙媚儿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痛苦地闭上眼睛。

她也不想的!

可她不想呆在那个落后愚昧的地方!她不想将自己花儿一般美丽的青春就这样浪费在寨子中!她不想等到自己还未绽放就已经谢败了!

这样的情况下,她只能想到自己,忘记了龙姜。

龙媚儿恍恍惚惚想起,自己当年,似乎一心觉得,龙姜是喜欢九方十三寨的,而且寨子还有其他的村民,他们对龙姜很友好,龙姜留下来也没什么,说不定她还会成为九方十三寨的寨主,苗疆蛊女!

认清了一切,龙媚儿也知道,这些话,不过是当年自己说给自己听的安慰话罢了。

她只是太自私,一心想要离开那里,所以选择放弃了一些东西罢了。

现在,她遭报应了。

便是因果循环,天理昭昭,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但是……

“姐姐,你是我姐姐不是吗?这是你的侄儿,亲侄儿啊!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去死,你的侄儿没有母亲吗?”龙媚儿大哭起来。

龙姜带着凉气的目光落在龙媚儿身上。

她一言不发,走到龙媚儿身前,伸出手中古怪的蛇杖,蛇头在龙媚儿的额头上一点。

龙媚儿想躲,却没能躲开。

蛇杖那冰冷的金属蛇头与龙媚儿的皮肤接触的刹那,红光大涨,龙媚儿的双眸随之失去了焦距,无声地张着嘴巴,头发无风自动,飘扬飞舞。

“居然被人压制住了?”龙姜神色微动,却没有就此放弃额,若是加大了操纵力度。

苏中平直觉不是什么好事,当即大喝道:“你在做什么!”

龙姜冷笑一声:“利用一下你的女儿而已!”

苏中平拼命地挣扎想要冲上去阻止龙姜不知名的行为,但是他被绑得太紧,过分挣扎只会让他身上的绳子收缩得越发厉害,勒得他皮肉生疼,却恍若未觉。

龙姜在他身上用了独特的捆绑方式,自然不会让他轻易逃脱。

她盯着龙媚儿额头上绽放出来的红光,口中低低念词,虽然听不到说的是什么,却能够感觉到其中的威严。

好似高高在上的女王,在下达命令。

龙姜体内有王蛊,为天下蛊虫之王,共生蛊的母蛊,也必须要听其命令!

……

苏家别墅中的元晞和苏萌在房间内,悠闲地说起了学校的事情。

苏萌心底还是有恐惧,只有通过这种和元晞聊天的方式,来冲淡这份恐惧。

两人在房间里面,却是不知道楼下,黎芸已经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急到不行。

龙媚儿那个女人失踪不说,现在丈夫也找不到人了,据说还是被带走龙媚儿的那个人一起带走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你要不要喝点东西,我下去帮你拿?”元晞看到苏萌的下唇有些干燥,便主动关切地问道。

苏萌点点头,又笑得不好意思:“这里是我家,本应该我这个做主人的招待你的。”

元晞感叹一句:“你说话这么客气,我还真不习惯。”

苏萌的性格就是跳脱傲娇的,说这些客套的话,和她实在是气质不符!

苏萌被元晞的话逗笑了,翻了个白眼,又哈哈哈大笑起来。

总算是多了几分生气。

元晞稍稍安心,刚刚起身往外走,就听得身后一声痛呼,回过头去,却发现苏萌居然痛得倒在了床上,不断翻腾挣扎,好似受到了极大的折磨!

元晞迅速冲了过去抓住苏萌的手腕。

饶是镇定冷静的她,这会儿也不由得流露出几分焦急的神色。

苏萌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的脸色重新变得苍白,她满头都是冷汗,求助地望着元晞,却是话都说不出来了。

元晞迅速一番检查,才发现,被符咒镇压的安静子蛊,这会儿居然开始抗拒符咒,开始反抗了!

而符咒之力却在不断地压制它,这样下来,苏萌的身体成了两方之力争斗的战场,且胶着一时,高低难分。

如此,遭殃痛苦的,自然只有苏萌。

很明显,对方利用了其他的手段来催动逼迫母蛊,而苏萌体内的子蛊只是受到了牵连而已。

在用这个符咒之前,元晞就知道,那个符咒也许可以压制大部分的蛊虫,可这是共生蛊,是所有蛊虫中最简单,也是最神奇的一种,所谓大道至简,不外如是。

共生蛊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符咒的力量也必然是有限的。

只是元晞没有意料到,这个有限,来得如此之快!

这会儿,黎芸恰好从门外冲了进来,声音惊喜——

“元师傅!人找到了!”

她一进来,就看到女儿痛苦的模样。

“小萌!”

元晞却是伸手抱起苏萌,看似娇弱的她,身体里却格外有力气,抱着苏萌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轻若无物。

“找到了?在哪儿,快带我去。”

共生蛊特性,解铃还须系铃人,她必须要找到那个下蛊的人。

这才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

……

龙姜拉了一根椅子过来,坐下,老神在在地等待。

“快要来了。”她轻轻说了一声。

她对面的,是仍然没有放弃挣扎,额头都冒青筋的苏中平。

她的身后,则是被痛苦折磨得不成人样的龙媚儿。

而她的儿子则被龙姜弄晕关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小孩子的哭声永远是最恐怖的,饶是龙姜也被吵得心烦,索性眼不见为净!

只是龙媚儿……

龙姜意外的是,她居然能够看到龙媚儿挣扎着,爬也要爬到儿子身边的模样,这幅模样,让她觉得陌生极了。

龙姜不愿意再看她,偏过脸。

黎芸那边的人能够找到她并不是他们的能力有多强,而是龙姜故意让他们发现的。

听说,这个男人的女儿,是那姓元的女孩儿的同学?而且关系还不错?

想必,她很快就会来这里了。

而只要打败了她,龙姜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站稳这个蛊女之位,也让那些心又不轨的人彻底臣服!

龙姜抬起眼皮,不觉得眼底战火熊熊。

听了这么多年的元家,如今总算是能够见一面,她怎能不激动?

她期待这位如今的元家家主,元礼的弟子——元晞!

……

一路上,苏萌已经疼晕过三次了。

最后,还是元晞割破自己的手指,把带着的指头塞进苏萌的嘴里,她吃了几口,才稍稍觉得好一些。

“怎么会这样!”前座的黎芸回过头来,焦急心疼地问道。

元晞神情凝重:“来了一个大人物。”

不是龙媚儿那种半吊子的蛊术水平,而是真正的蛊术大成者!

如果元晞没有猜测错的话,能够这样水平的人,必定是这一代的蛊女!

她听外公说起过以前遇到过的苗疆蛊女,脾气古怪,喜怒无常,一身蛊术莫测连他都要退避三分。最后他还是靠着智慧与随机应变,打败了这个苗疆蛊女。

只是,他最后不小心伤了那蛊女的脸,还在她的脸上了一条伤疤,这对于一个年轻女孩儿来说,是何等的打击。

虽然后来元礼再也没有见过这位苗疆蛊女,但他心里一直为了当年的事情愧疚。

没错……只是愧疚而已。

若是死去的龙嬷嬷听了,估计会从坟墓中气得跳出来吧。

她心心念念了一辈子的人,结果连她的长相都差点记不得,唯一的印象,就是那一份愧疚罢了。

……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到了目的地,结果,这里仍然是龙媚儿住的公寓所在。

不过不是在这一栋,而是在另外一栋,而且还是与龙媚儿的公寓隔空相望的,另外一栋楼的二十六楼。

黎芸和苏萌外公那些人,找龙媚儿这个女人恨不得把整个江州都掀翻天了,谁能想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距离不过几十米的地方,几人居然在这里安安稳稳藏了这么些时间!

不过这里的环境跟龙媚儿装修完好的房子不太一样,只是简单的粉刷了一下墙壁,除却几根椅子,没有家具,没有摆设,空荡荡的有些幽深。

而元晞几人走进去,一眼就看到宽大的客厅中,被绑在椅子上的苏中平。

“小萌!”

“中平!”黎芸脸色一变,就要冲过去。

元晞腾出一只手来拉住她。

“不要过去。”她淡淡道,环视周围一圈,“不用故作玄虚,出来吧,蛊女。”

“你居然知道我?”声音带着好奇,从四面八方而来,更添几分神秘。

这份手段,元晞自然不以为意。

“能够让共生蛊这般震动沸腾的,除了拥有王蛊的蛊女,也就没有其他人了。”元晞淡淡回应龙姜的问题。

------题外话------

刚刚我的房间居然飞进来一只蝙蝠,我只是把窗户打开了一小条缝儿而已……太吓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