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10 龙姜

江州一高级公寓。

龙媚儿抱着儿子匆匆从外面进来,然后迅速反锁上门。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安心,把儿子放在沙发上之后,又从饭厅推来小饭桌,挡在门前,一口气摆了好几根椅子,几乎将整个大门都塞满了。

这样她还觉得不够,又转头在屋里转了一圈儿,把窗子全部锁得死死的,也不想这里是二十六楼,根本不可能有人从窗户爬进来。

她仅仅是为了自己安心。

今天她走在路上,就觉得有人跟踪自己。

虽然回头没有发现任何不对,表面上好像只是她想多了,但是从小作为蛊女培养的她,深信自己的感知不会出错。她知道,这一切绝对不是她想多了!

联想到前几天自己体内共生蛊的母蛊,变得懒散安静,许久都不会动弹一次,她知道,肯定是出了问题。

不敢再继续在外面乱晃,而是迅速去了幼儿园把儿子提前接回来,躲回家。

只有这样,她才稍稍安心了些。

“妈妈,你怎么了?我们在玩躲猫猫吗?”坐在沙发上的小男孩,不解地看着缩在地上,一脸恐慌的龙媚儿。

他还是不能够理解这一切的年龄,并不知道妈妈在做什么。

他以天真的孩童眼光,看着龙媚儿做的一切,便开心地以为妈妈是在跟人玩捉迷藏。

龙媚儿身子一抖,看了一眼儿子,又冲过去将他抱在怀中。

作为母亲,这一瞬间,她爆发出了极大的勇气。

没有畏惧,没有害怕。

她要保护自己的儿子。

男孩儿缩在龙媚儿怀中,不知所以。

“咚咚咚。”

有人在轻轻的敲门。

那敲门声极轻,极缓,若不是现在整个房子安静到落针可闻,恐怕龙媚儿都听不到这敲门声。

她身子一抖,把儿子搂得更紧一些。

“妈妈……”

龙媚儿连忙捂住儿子的嘴,在儿子觉得不舒服不断挣扎的时候,她满脸大汗,凑过去对儿子压低声音说道:“宝宝,现在妈妈和你玩一个看谁能够坚持更久不说话的游戏,好不好啊?”

男孩儿眼睛一亮,连忙点点头,把自己的嘴巴闭得死死的。

龙媚儿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头上的汗却更多了。

全是冷汗。

她的手还在颤抖,恐惧到脑袋一片空白。

“咔擦。”极细小的声音响起。

龙媚儿大惊,抱着儿子躲到了沙发背后的小缝隙,尽量将自己藏了起来。

大门打开了。

一个人站在门口,看着自己面前堆积如山的桌子椅子,抬手用手上的东西凌空点了点——

“轰!”

巨大的声响爆开,这些桌椅散落一地,顿时一片凌乱。

龙媚儿咬着下唇,迅速转过身将儿子塞到更里面去,自己则用身子挡在了儿子前面。

小男孩儿嘴巴一瘪就要哭出来,却被龙媚儿紧紧捂住了嘴。

“哒,哒,哒。”

轻巧的脚步声,却好似催命的追魂鼓。

龙媚儿发现自己眼前出现了一双脚。

赤着的,洁白如玉的小脚,脚踝还上套着一对银环。

她抬起脸,蓦地看见面前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人,脸上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

“你说什么!”黎芸腾地站起身,面色难看。

她看了看周围,又捂着话筒往旁边走了几步,压低声音,却也是按捺不住的怒火:“怎么会这样!我不是让你早点过去吗?怎么会让那个贱人逃了?……什么?行了,你先别说,把照片拿过来我看看。”

黎芸挂了电话,双眸快要喷出火来。

眼看着就要抓住那个女人了,谁知道她派出去的人居然告诉她——不见了?

不是说看着她躲进了公寓里面,一直在楼下守着吗?这么大一个活人,又怎么会说不见就不见?!

苏萌外公也看向她:“什么不见了?”

黎芸皱着眉:“我派过去的人,说那个女人不见了。”

她的话,音量不大,却是所有人都听见了。

元晞若有所思。

苏中平却是激动起来:“怎么会不见!龙媚儿不见了我们小萌怎么办!”

黎芸狠狠看了他一眼:“你干的好事!”

苏中平没有反驳,只是阴沉着脸,拨通了几个电话,勒令对方立马把龙媚儿找出来,就算翻遍整个江州!

此时,元晞开口道:“没事,现在我已经暂时压制了萌萌体内的蛊虫,至少三天之内没有性命之忧,只要在三天之内,把那个女人带来。”

苏萌外公点点头:“谢谢元师傅了,那小萌她……”

“过一会儿就醒了。”

……

“啪!”清脆的耳光声响彻,龙媚儿狼狈地摔在地上。

小男孩儿哇啦哇啦大哭起来,扑过去想要保住妈妈。

“这是你的儿子?”清脆空灵的声音,好似玉石玎玲,妙不可言。

龙媚儿抱着自己的儿子,匍匐在对方的脚下,大哭哀求:“我知道错了,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救救我,那个人要杀我!”

“你自己咎由自取,还想让我帮你?”语气微勾,说不出的冷漠淡然。

龙媚儿抱着她的腿,哭得涕泗横流,当年的一切她都已经忘记,现在她在意的是自己和儿子的性命!只要能够活下来,什么尊严之类的她早就已经忘记!

“当然,我会帮你,毕竟,我们是……姐妹,不是吗?”

女子俯下身,白玉般的手指轻轻抚摸过妹妹龙媚儿的脸颊,垂着眸的侧脸看起来惊人的漂亮。

两人有七八分相似,彰显了她们的姐妹身份。

龙媚儿已经算得上是漂亮了,不然也不会让遍阅群芳的苏中平为之倾倒。

可是比起她的姐姐来,龙媚儿却少了那么几分灵气,尤其是女人身上说不出来的气势,让人不禁胆寒。龙媚儿虽然也漂亮,可却少了那么几分味道。

龙媚儿的姐姐名为龙姜,两人相差,也不过两岁,可生了孩子的龙媚儿,看起来已经二十六七,可姐姐龙姜,却如同妙龄少女,肤白如玉,气质纯净。

只是她的一双眼睛,幽深好似浩瀚星空,深不可测,浩淼无边。

……

苏萌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

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脑子一片空白。

慢慢的,记忆才开始复苏。

她吃力地想要坐起身,注意到的黎芸连忙过去把苏萌扶起来,顺便在她的身后塞了一个枕头。

“小萌,你觉得怎么样?”黎芸关切问道。

苏萌眨了眨眼睛,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嘶哑得厉害:“妈妈……我睡了很久?”

黎芸眼睛一红,差点儿就要落泪。

可是在女儿面前,她又不得不强壮坚强,忍着泪笑着摇摇头:“没事了小萌,妈妈不会让你有事的。”

苏萌扯了扯嘴角,身体虚软无力地靠在枕头上,脸色苍白如纸,好似失血过多一般。

“我……”她正想要问什么。

“你醒了?”

苏萌一抬眼,看到元晞,不由得傻了眼:“晞晞?”

黎芸摸了摸女儿的发顶:“还好是元师傅在,你才能安然无恙。”

“元师傅?”苏萌不解,为什么要叫元晞作元师傅。

元晞端着一碗药到她床前,递给她,一边解释:“风水师的称呼就是师傅,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这样叫我。”

苏萌呵呵笑了起来:“元师傅,哈哈,听起来好像是武侠小说。”

元晞耸了耸肩:“来,先把药喝了吧。”

这药就是她之前给的方子,唯一不同的是,里面加了她的血。

元晞在元礼的培养下,从小吃各种天材地宝长大,在外人看来珍贵不已的大补之药,到了元礼手中,却成了元晞每天的必要饭食菜肴。

这也是元礼会选择那个偏僻的小山村作为自己居住地方的原因——正是因为偏僻,正是因为环境没有受到污染,所以这些天材地宝才能够得以保留。那个看似平凡的小山,对于元礼和元晞来说,其实是一个大大的宝库,越是偏僻难进的地方,里面保留得有好东西的可能性便越大。

所以,元晞的血在不断的酝酿之后,再加上元晞作为风水师,修习炼气,血液中自然蕴含得有一分力量。

元晞的血加在药中,可以大大提高药效,能够帮助元晞打在苏萌体内的符咒压制蛊虫。

现在,那个下蛊的女人完全没有下落,如果可以的话,自然希望能够把苏萌体内的蛊虫压制得更久,这样成功的几率也会大大提高。

苏萌这些天喝惯了这个药,也没觉得苦,一口就灌下去了。

喝了药,她觉得整个人都要精神许多了。

觉得整个人都舒服了一些之后,苏萌想起元晞之前说的话,靠在床上,忍不住问道:“晞晞不是说要找到那个人才行吗?怎么样,那个人找到了吗?”

苏萌的问题一出,黎芸顿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难道要她跟女儿解释,说一切都是你爸做的孽,在外面找的小三现在上门报复来了,而且这个小三还给你爸生了一个儿子?

黎芸认为,自己尚且能够平静地接受这些事情,是因为她早就已经面对过丈夫其他的那些女人,早就已经麻木了。而且从小生长在一个复杂的环境下,她对这种事情也已经见惯不怪,一开始也算是比较能够接受了。

可女儿苏萌不一样。

苏萌完全是在一个娇惯的环境下长大,也许在外面看起来,她有些脾气不好,有些娇气,但她的本性很单纯。

比如她十分崇敬她的父亲,父亲在她眼中的形象是高大的,是完美无缺的。而若是最后她知道这些事情,打破了她的固定认知,受到打击,那怎么办?

黎芸希望女儿一直是快乐的,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受到伤害。

元晞并不知道那个女人的复杂身份,只是知道还没有抓住那个人,便解释道:“那个人不见了,不过你放心,她最后会出现的,毕竟是共生蛊。”她又顿了一下,想了想,道,“而且,你体内的子蛊与母蛊气息相连,只要用你的一滴血,我就可以推测出来她在哪儿,放心吧。”

这种办法当然不可能。

元晞已经压制住了苏萌体内的子蛊,要想通过这种方式寻到母蛊,必须要在子蛊活跃的时候,这也代表着,元晞必须解开符咒。

而没有符咒的保护,苏萌又会受到伤害。

这是一个无法两全其美的问题。

不过苏萌很相信元晞的话,这会儿停了,紧张害怕的心情缓解了很多。

黎芸也强撑着笑道:“是啊,元师傅都这么说了,你也不用担心了,好好休养就是。不过,这几天你也在床上躺了这么久了,要不要起来出去走走?”

苏萌当然求之不得,她本来就是一个有些跳脱的性子,在床上躺了这么些天,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莫大的折磨了。

……

元晞、苏萌和黎芸三人尚且不知道,如今的苏中平,已经遇到了大麻烦。

苏中平本来是想要亲自出面去找龙媚儿的,这件事情,他觉得也有必要跟龙媚儿谈谈。

妻子黎芸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无所谓,但苏中平知道,他若是敢跟龙媚儿有任何联系,她绝对表现得比任何人都要偏激。

可是龙媚儿的问题,他不能不去面对,只得借着这个机会,私底下先跟龙媚儿谈谈。

他直接去了自己买给龙媚儿的那套高级公寓。

苏中平对分手的女人一向大方,这也是为什么他以前的女人都处理得很好,从未来找过他的麻烦的原因。

她们知道这个男人的绝情,而一开始她们与这个男人也只是金钱交易罢了,大家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自己能够得到的东西拿到手就行了,她们不贪心。

而事实上,龙媚儿在怀孕,一直到生下儿子的这段时间,也都是住在这套公寓里面,到目前为止,她没去上班的所有花销,都是用的苏中平离开之前留给她的。她不算奢侈浪费,因此那一笔钱,还剩着不少。

苏中平直奔那套公寓,没有让任何人跟随。

可他落了单之后,却给了别人下手的机会。

地下停车场,他仅仅是看到一个黑影在自己面前闪过,他便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而在地下停车场的监控录像显示上,苏中平在下车之后,“神色如常”地走进了电梯,一路上没有任何不对的反应,包括电梯内的监控,同样记录着他坐着电梯到了二十六楼。

然后,转瞬不见了身影。

没有人看到,他的身边其实一直有一个掩藏在黑袍之下,属于女子的曼妙身影。

……

黎芸接到下面人的电话,皱着眉:“怎么会人不见了?手机呢?”

“打不通的状态,GPS也被干扰,无法定位。”

黎芸忍不住怒道:“那他去哪儿了?难道单独去找那个贱人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恐怕会气得发疯。

对方却表示否认:“如果是这样,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处于一个失联的状态。其实根据之前在龙媚儿公寓看见的现场看来,我们怀疑龙媚儿是被一个人带走的,而也是这个人,带走了苏先生。”

黎芸有些意外:“什么人?”

“目前这个人的身份很神秘,我们也猜测不透,但……应该是一个跟龙媚儿有关系的人。”

……

苏中平慢慢从黑暗中清醒过来。

他的脑袋还有些钝钝地疼,眨了眨眼睛,才缓缓回过神来。

“到底是谁……!”苏中平的呵斥声戛然而止。

他一眼便看见了距离自己不远的角落处,一个女人,抱着睡着的孩子,面色悲戚地望着他。

“龙……媚儿?”苏中平怔愣了片刻,便瞬间怒了。

他挣扎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现在竟敢是被人用麻绳绑在椅子上的。

“这是你做的吗?放开我!”苏中平怒道,“龙媚儿,我自认为当初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你倒好,居然下什么破蛊害我女儿?你安的什么心?你以为你这样做,就可以让你怀中那个小子得到我的一切吗?我告诉你,不可能!”

龙媚儿身子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她抬手捂住睡觉的儿子的耳朵。

“中平,中平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一直在等你啊!”她能够一路支撑下来,把儿子养这么打,就是因为想着苏中平,想着以后可以和他在一起。

可现在,他居然这么说!

“等我做什么,我们之间不是已经两清了吗?”苏中平一脸漠然,舒展脊背,靠在椅子上,不为所动。

龙媚儿表情痛苦而难过:“那宝宝呢?他呢?他是你的儿子啊!”

苏中平仍然冷漠:“不,他只是你的儿子。”

“你曾经不是说过,希望有一个儿子吗?”龙媚儿难以接受,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不是我希望的儿子,不是我女儿的弟弟,我不需要。”

龙媚儿瘫软在地,就算是之前猜测苏中平妻子派了人跟踪自己的时候,她也没有这么绝望过。

苏中平随后道:“龙媚儿,如果你还念着旧情的话,就请把我女儿身上的蛊虫取走,放过她,你有怨气,冲着我来。”

龙媚儿的脑袋靠在墙壁上,神情木然,不见情绪。

黑暗中,一个冷淡轻灵的声音响起——

“媚儿,你看,这就是你期待了许久的爱情,到最后,却让你遍体鳞伤。”那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惋惜。

随之而踏出来的,是一个妙龄女子,她眉眼如画,身材姣好,一股空灵气质更是与众不同,还有她那一身典型的苗族装扮,虽然褪去了繁琐的银饰,但仍然能够看得出来,她身上衣物浓厚的民族气息。还有她那空灵缥缈气质以外的,神秘和诡谲。

苏中平看到这个女子的长相,便瞬间明白过来。

“带走龙媚儿的人就是你吧?你是龙媚儿的妹妹?”

女子龙姜表情冰冷:“不,我是她的姐姐,苗疆蛊女,九方十三寨寨主,龙姜。”

龙乃是苗疆尊贵的姓氏,龙姜与龙媚儿,从出生起,就被选为蛊女的候选人,一直培养。

只是妹妹龙媚儿期待山外的生活,对蛊术从不上心,到现在,也就只会几种简单的蛊术,从苗寨离开之后,还丢掉了所有的蛊虫,只剩下体内从小便带着的共生蛊。

可姐姐龙姜,却潜心修炼蛊术,打败另外几名蛊女候选人,一举成为苗疆蛊女,九方十三寨的寨主,在苗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两姐妹的命运,天差地别。

“你是龙媚儿的姐姐?”苏中平皱了皱眉,只以为龙姜是在为她的妹妹报仇,便道,“如果你想要为你的妹妹撒气,朝着我来,我的确不是一个好男人,一切的错误也是由我开始,但我,我恳求你,放过我的女儿,她还小,她还芳华正茂,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

他想着,心里便悲痛不已。

如果女儿能够活下去,就算要他的命,他也心甘情愿。

可这话听在龙媚儿耳中却更加是沉重的打击——

原来,对于他来说,自己不是不一样的。他珍惜的,是他的女儿,他的妻子,而自己以为的爱情,不过是自己的以为,从来都不会天长地久,也从来都不会有结果。

龙媚儿紧紧搂着儿子,仿佛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唯一寄托,轻声哭了起来。

她不敢哭大声了,害怕吵醒儿子。

她只能将自己缩成一团,竭力不想让姐姐看到自己的狼狈。

就算这是她的选择,但她也不想在曾经被她抛弃,如今却掌控了一切的姐姐面前,表现出这样狼狈不堪的一面。

可她没有想到的是,龙姜并未看她一眼,只是挑了挑眉,对苏中平道:“你以为我是为龙媚儿报仇的?不,你想多了。”

苏中平不解。

龙姜随之说道:“我只是要找一个人而已,她姓元。”

“元师傅?”苏中平困惑不已,不知道为什么龙媚儿的姐姐,会提到元师傅!

抽噎的龙媚儿也流露出古怪的神情,她喃喃道——

“难怪,竟然是……那个元!”

哪个元?

自然是曾经击败且重创了苗疆蛊女,她们九方十三寨寨主,龙氏家族族长的那个元礼的元!

------题外话------

今天出了一些事情,很复杂,所以没能够码完一万……我只想说,女人之间的友谊,真是复杂,心累,哎。

等会儿继续码字,明天早上更一个四千的章节补完今天的一万,而明天晚上照常更新,我们的口号是——脱离三千党!(明晚更新的章节当然也不会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