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08 黎芸

苏中平为了女儿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到处求人帮忙。

虽然他之前认识过几个所谓的风水师,还为此砸了点钱,可是到了关键时刻才知道,这些风水师都是江湖骗子,而自己就是那个冤大头!

别的不说,小萌那个精神萎靡的样子,自己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人看来,都觉得有问题,可他认识的那几个风水师呢?张口闭口就是福缘深厚,贵人之相——压根儿就没有看出来小萌中了蛊术一事!

意识到目前的现状,苏中平心都凉了半截。

越是这样,他越是发现了小萌那个同学的不凡。

尤其是她的药!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萌莫名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到现在过了一个星期,甚至已经发展到不喝那药,便不会清醒的地步了!

不过苏中平也将那药拿去给有名的老中医看了,那老中医觉得极妙,却又说不上来道理,最后只能自愧弗如,但也口口声声打了包票说这个方子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可以放心服用。

种种情况,都让苏中平意识到了后悔。

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苏中平已经不敢再去顾念自己所谓的面子了,他已经决定再过两天就回去找小萌那个同学,就算对方对他冷嘲热讽,提出再过分的要求,他都认了!

什么东西,能比得过女儿的命重要?

苏中平忙着解决女儿身上的蛊毒一事,而妻子黎芸,已经调查出了幕后凶手的端倪。

黎芸并不是简单的家庭妇女。

苏中平虽然说是白手起家,但绝对少不了贵人相助,这个贵人,就是他的老丈人,黎芸的父亲,苏萌的外公。

苏萌外公位高权重,退下多年,也在江州积威深厚,若不是这位老丈人,苏中平也不会发展得如此迅速。他的起家过程,有了这么一尊大佛保驾护航,自然是万事顺利,顺风顺水。

而作为名门大小姐,黎芸却并没有骄纵的脾气,她与苏中平自由恋爱,得到了父母的首肯之后,她嫁与苏中平为妻,帮着丈夫打理家事,成了一个贤内助。

要说苏中平完全是靠着黎家起来的,可黎芸却没有任何高高在上的看法,反而处事得体,把苏中平把握得牢牢的。

就算苏中平忍不住男人的劣根性犯了错误,她也没有乱闹,反而靠着自己的手段,斩杀一片小三,稳坐正室宝座。

而且这么多年,苏中平也没有对这个渐渐老去的发妻产生任何的厌恶之心,反而因为自己的过错对妻子更好,名下的财产也大部分划在了黎芸和女儿的名下,对外面的女人则是抱着纯粹玩玩儿的态度。

抛却那些糟心事儿,苏中平已经算得上是一个爱妻子爱女儿的好男人了。

这其中,却是少不了黎芸的手段。

可以说,黎芸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智慧大气的女人。

也许家庭掩盖了她的手段,但是在处理女儿这件事情上,她却瞬间表现出了自己的强悍能力。

短短几天时间内,就已经锁定了可疑人物。

黎芸坐在咖啡厅里,看着手上的一系列资料,还有最近几天偷拍的照片,顿时气笑了,一把将资料摔在桌上——

“这个女人!难道还以为能以这种方式争取地位不成?”她眯起眼睛,光芒危险。

作为一个母亲,她能够使出一切手段来保护自己的女儿!

“继续跟踪这个女人!明天把她给我带到面前来!”黎芸双手抱胸,气闲神定道。

而苏中平方面。

他还不知道,自己过往的某个女人已经被挖了出来,这个女人为自己生了一个儿子,而且还就是这个女人一手害了自己的女儿!

苏中平经过一个朋友无意中的提醒,想起了江州上层人人皆知的高僧弘延大师,高僧佛法弘扬,诸邪退避,想来小小一个共生蛊应该不成问题。

他便一心想要求上慈岩寺,可惜弘延大师多年不见客,除了一些故友,一般人想要去见他,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苏中平努力了一天还是没有效果之后,只得去找了老丈人。

其实苏萌外公是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苏中平和黎芸都有心隐瞒,不想让老人因为苏萌担心。

可当事实说出来之后,苏中平只遭到了无尽的指责。

老人家心疼外孙女儿,亲自出门求见了弘延大师。

弘延大师与苏萌外公虽然算不上是深交好友,却也有过几面之缘,偶尔到了慈岩寺法会的时候,苏萌外公还会亲自来与弘延大师会面。

有了苏萌外公出面,苏中平终于如愿见到了弘延大师。

跟弘延大师说起共生蛊一事,寻求解决办法,弘延大师却迟疑了——

“老衲懂佛法,却不懂蛊术,檀越恐怕是求错人了。”

苏萌外公就在旁边,当即作了一礼:“大师,我那外孙女儿才二十岁的花季年龄,可不能就这样凋零,请大师相助!”

出家人有恻隐之心,弘延大师也不是铁石心肠之辈。

可他是真的没有办法。

他通晓佛门法术,风水一道也能说上一二,要让他驱煞辟邪可以,让他来对付蛊虫这种冷门偏僻的法术,他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可眼尖苏萌外公都求得这般恳切了,弘延大师只能先答应下来,去了苏家一趟。

苏萌外公自然也跟着来,看了外孙女儿。

苏萌又在睡,叫也叫不醒。

弘延大师挥手制止了苏中平想要叫醒苏萌的动作,捏着手上的佛珠,口念六字大明咒,随手扔出手中佛珠!

佛珠漂浮悬坠,光芒大作。

安静睡着的苏萌突然挣扎起来,一脸痛苦,满头是汗。

弘延大师迅速收手,不敢再继续下去。

他摇摇头,一脸无奈:“这蛊虫,老衲实在是没有办法。蛊虫是苗疆之术,传承上古秘术,对佛门法术反而有一定排斥作用,实在是抱歉了。”

苏萌外公心疼不已,看着躺着的渐渐安静下来重新陷入昏睡的苏萌,却也只能无奈叹气。

弘延大师有些过意不去,又实在是不愿意看到这样一个女孩儿受苦。

他想了想,便道:“说来,我认识一位风水师,说不定她有办法。”

“哦?是谁?麻烦大师告知!”苏萌外公惊喜不已。

弘延大师道:“我认识的这位风水师,出生风水世家,底蕴深厚,小小年纪便有了大成就,苏檀越是否听说过江水一色的那个风水大阵?”

苏萌外公一听,便眼前一亮。

江水一色的风水大阵在林远富的大肆炒作下,可是整个江州上层皆知,他也是前段时间听一个晚辈提起过,将那位风水师说得玄之又玄,心中好奇不已,可惜实在是找不到门路,却没有想到,现在居然是弘延大师提起了这一位。

弘延大师也认识这位最近声名鹊起的风水大师?

“当然听说过,最近这位大师,可谓是名声震耳!”

弘延大师点点头,带着微笑:“那位虽然年龄不大,但水平却是实打实的,若是苏檀越不介意,那我会请她来。”

“当然不介意!”怎么会介意!简直求之不得!

苏中平好奇的听着老丈人和弘延大师的交流,同样好奇这位在他们口中传得神奇不已的风水大师,却又没那个胆子问,只能静观事态。

弘延大师走到安静处,给元晞打了电话。

他之所以笃定元晞肯定有办法,就是想着元晞的出身。

元家!

那可是传承千年的大世家,而且走的是玄门一脉,可以说天下风水世家,元家为首。而包括孔家在内的千年大世家,就算历史比元家深远,但比起元家独门传承,恐怕也有所不及。

这么多年的积累,苗疆之术元家不可能没有涉及,必然有所知道,比他什么都不知道好多了。

再有一点,便是他当年还是一个小沙弥的时候,见过那位名为元礼的高人,亲眼见他随手打败了一苗疆女子,那女子正是声震苗疆的蛊女,九方十三寨的寨主,苗疆蛊术的嫡系传人!

有了这件事情,弘延大师对元晞更加相信了。

接通了电话,弘延大师刚刚说了个简单事情经过,元晞便一口答应下来,随口问了这家人的姓氏,便说立马过来。

苏萌外公看到弘延大师走了回来,立马迎了上去:“大师,那位风水大师怎么说?”

弘延大师微笑着点点头:“自然是答应了,她立马就过来。”

“那真是太好了!”苏中平忍不住开口道。

苏萌外公转头瞪了他一眼,又重新走回外孙女儿床边,叹了口气。

这时,恰好黎芸从外面回来,冲进了房间。

“苏中平!你出来!”她险些失控地大吼道。

可冲进来之后,看到一位高僧和自家父亲也在,顿时呆住了。

苏中平皱着眉:“小芸,你小声一点,发生什么事了?”

苏萌外公也站了起来,严厉地扫了女儿一眼:“好了,出去说。”

黎芸也不愿意打扰女儿,便噤了声,几人一起从苏萌的房间出来,到了楼下客厅。

有了自家父亲在侧,黎芸压着怒火,没有立刻朝着苏中平发泄出来。

家里佣人很快端上了热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