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23】回归

大理寺很快派人去漕帮总舵进行调查,去豫州的吏使已经被收押。

燕权慎作为监审,自然更是尽责,一步步都紧跟着,不然任何人有机可乘。

要离间秦松涛和晋阁老,当然不是一两次小把戏就能做到的,但是一两次不行,那就三四次啊。

只要这次利用燕权慎想一举拿下功劳的心里,抓住吏使这条线将常五一流拉下马,前任总舵主就失去了有力的左膀右臂。吕玉堂已经来信告知已经联合了八个分舵舵主,其中四个是他以前的手下,都是军将出身,自然是拥护他成为总舵主的。

对此,沉欢没有一点怀疑,就算吕玉堂刚正不阿,在利益面前,他还是心里有杆秤的,否则,他就不会选择做漕帮分舵主了。

眼看这件事大事即将解决,她倒要操心下身边的事情了。

沉欢笑着问浅玉,“我想起二姑娘来了,不知道她如今嫁了没有?”

浅玉一面帮她倒茶,一边说:“自然没有嫁。要是她嫁了,吕氏肯定有动静。只是定亲没有就不知道了。”

沉欢端起茶杯低头抿。

前世,秦嫣夺了姐姐的皇妃之位,成为皇帝宠妃,今生她恐怕难入宫了吧?毕竟这个年纪选妃已经太大了。

但不知道秦松涛心目中的完美女婿是什么样子。

她和秦松涛交手,必定比不过苏氏和秦嫣。往后见面,肯定不会像从前那样装作若无其事的一起谈天论地,曾经那些虚伪的姐妹情也将会撕开面纱,露出真面目。

王府外大街坐落着睿亲王府。周边相隔半里方有其他几个望族世家的大宅院,因而往日里没有什么人来往,格外安静。

只是睿亲王府的宁静和外面有些不同,因为整个气氛显得格外凝重。因为一来凌凤失踪,至今下落不明。二来,发生了漕运的事情,睿亲王的脾气也见长,整个府里不要说欢声笑语,就是连府里的猫儿狗儿走路也要小心翼翼的溜边走。

睿亲王每天下了朝就闷在书房里,不愿意四处走动。王妃为了思念儿子,愁眉不展,茶不思饭不想。

睿亲王只有一个王妃,一个侧妃。

王妃宁氏育有一儿一女,女儿叫凌柔。侧妃韩氏有一个儿子叫凌傲。韩氏的父亲是内阁大臣礼部尚书。

府里人不多,凌傲今年十六岁,任职北衙禁军郎将,北衙禁军与羽林军分属宫廷军队,分别守护宫廷内部及宫外。他的职位需要轮值,在宫内有自己的住所,因而很少回府。府中就剩下一个小姐,府中显得格外清静了。

在门廊下背手站了好半响,睿亲王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屋内躺椅躺下,正要闭目养神,府中管事忽然飞跑进来,满脸喜色。

“王爷,王爷!世子回来了!”

睿亲王猛然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什么?凤儿回来了!”洪亮的声音顿时穿过好几层游廊。

“是啊,是啊。已经进了院子了。”管事笑得见牙不见眼。

王爷的声音太大,一下传到了内院,正在愁眉不展的宁氏正用手绢抹着眼泪,凌柔帮她揉着肩膀,劝慰着,侍女就冲了进来,“王妃,世子回来了!”

宁氏噌的站起来,“什么?在哪里?”说着,提裙就快步往外走。

才出了内院门,就看见睿亲王身边的管事兴匆匆的跑来,见到她都来不及行礼,激动得声音都发颤,“王妃,世子回来了!”

宁氏大喜,“真的?太好了。”一把抓住凌柔,两人携手快步出去。

众人赶紧跟了上去,于是就见到平日大敌当前也面不改色的护国公竟然单穿着一只鞋在游廊上飞奔,急步出了而门外。

谁也来不及计较,也顾不得给王爷拿鞋,全都纷纷往外跑,众人就在二门下,看到一个穿着极为普通,但高大英俊的男子站在垂花门下,见到睿亲王冲过来,立刻掀袍子单膝跪下,行大礼,“儿子见过父亲!”

“凤儿!”

几乎所有人都失声低叫起来。

面前这个普通衣着也掩饰不住风华的男子,可不就是他们的世子凌凤吗!

一时间,睿亲王府沸腾起来,就连溜着边走的猫儿狗儿全都撒丫子欢腾起来!

“凤儿!”宁氏眼泪一滚,展开双手就将跪在地上的凌凤揽入怀里,凌凤任由她拦着,轻轻的唤了声,“母亲。”

凌柔抹着眼泪,哽咽的叫着,“哥哥,你怎么就自己跑了,知不知道全家都担心你啊。”

下人们也都在啜泣。

如铁塔般站在一旁的睿亲王,即使单着一只鞋,也禁不住胸脯起伏。

宁氏将凌凤拉起来,“回来就好,没事就好。”

“你这个混蛋!”回过神来的睿亲王忽然吼了一声。

宁氏忙转身道:“王爷,凤儿安全回来了,你就不要责备他了!”

“我不但要骂他,还要打他!”睿亲王气鼓鼓的伸手就是一拳,凌凤承受着,咧嘴一笑,“打是亲骂是爱,父亲这是心疼儿子。”

睿亲王闻言,想踹一脚的,脚抬起来,却踢不出去。

宁氏见状,忙扶着睿亲王,“王爷息怒,凤儿回来了,肯定有很多话要说,要不你们爷儿两去聊聊,为妻去安排吃的。”

说着,眼圈红了,看着凌凤道,“你看你,瘦了好大一圈,一定受了不少罪。母亲这就去帮你做好吃的。你陪父王说下话。”

凌凤笑着点头,“好的,多谢母亲。”

凌凤随着睿亲王走进书房,大部分人都陪着王妃去大厨房,王爷身边的人则留在外面候着。

凌凤进了门,道:“儿子不孝,私自离开了大理寺,没有和父王联系。以为儿子去查一些事情,不得不隐瞒身份。其实父王想必也知道,在大理寺看守儿子的还有两拨人。但问题在于,儿子逃离大理寺,连我的暗卫都没有惊动,这两拨人都不可能知道,否则,在大理寺一定有一场恶斗。但是,偏偏在儿子到达豫州后,出现一批高手,将儿子绑架,欲以拳击杀死。”

“什么!拳击方式杀死?”睿亲王瞪大眼睛,“我征战沙场那么多年,我的儿子谁敢这样动手!”

凌凤摇头,“其实我还没查到。本来儿子打算麻痹他们,想顺着摸去老巢,好一网打尽。可惜,中途遇到好心人,将儿子救下,儿子就没法进行下去了。”

睿亲王定定的看着这个跟着他打了7年仗的大儿子,心里一阵疼惜。在战场上,他一向是最勇猛的一个,可居然被人暗算。

凌凤见他半响不说话,就说,“父亲,我回来皇上一定会知道。我想索性您进言皇上让我在父亲麾下谋个小差事,戴罪立功。”

睿亲王一怔,“谋个小差事?多小?你战功赫赫,杀了不要脸的人算个什么!”

凌凤笑着道:“我失手杀人,皇上要惩罚我天经地义。我若是想恢复之前的官职,我用什么来让天下人服?”

睿亲王想了想,点头,“也是,饭是一口一口吃。难得你能沉得住气。好,是我的好儿子!”

侧妃韩氏的院子里也得到了消息。

她惊讶的抬头看报信的侍女,“你说世子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侍女点头,“是的,人已经随王爷去了书房。”

韩氏美丽的眼睛一闪,“你速速去将二爷唤回来。”侍女应着刚要走,又被韩氏叫住,“你还是先去韩府报个信,告诉我父亲凌凤回来的事情。”

侍女走了,韩氏眸瞳一沉,握拳在桌面一击,“会来的正好,我倒要看你的世子之位保不保得住!”凌凤道:“儿子此次也是大有收获,查到漕运和朝官勾结的证据。我已经放出风声,逼褚家狗急跳墙!”

睿亲王一愣,“啊?原来燕权慎参漕帮的事情是你干的?”

凌凤目光一闪,燕权慎参漕帮?

沉欢?是她干的,一定是,她手上有那枚印。

难怪最近城里到处都在议论这件事,她居然私下安排了,都不和自己说,难道是不信任自己?

“臭小子,你胳膊肘往外拐吗!”睿亲王见他这副模样,顿时来火。

凌凤笑着抱拳,“父亲容禀。这件事的确是我做的,可父亲可听见城里议论的漕帮不是父亲的责任,而是有人暗中陷害的。”

睿亲王怒气消了些,“风声也是你放的?”

凌凤只好点头,“正是。儿子说的也是事实。”

睿亲王脸色好看了些,“还算你聪明。”他背剪着手,踱到窗边,“漕运这潭浑水,我们不得不趟了。”

“父亲,您肯下决心了?”凌凤看着头上露出白发的父亲,心里百感交集。

父子齐上阵,杀敌无数,他们两都没有半点犹豫过,可漕运的事情,父亲反而犹豫不决,也正是他的犹豫,凌凤也没有真心去抓,也就落到被人陷害的下场。

他们父子都没有想到,他们一对英雄父子,没有在沙场倒下,反而回到朝中被小人暗算。

“那你想要什么职位?”

凌凤一笑,“就在码头任个总把头就行了。”

睿亲王猛回头,“总把头?”

凌凤点头,“是,我想我的世子之位,皇上一定会剥夺,但总把头本就是勋贵之后所任,我做也不为过。外人也不敢说什么。”

睿亲王皱着眉头沉思半响,“也好,如此一来,我们自己放低身段,皇上也无话可说。我相信你,很快你就会为自己再挣下功绩的,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回到原来的位置的!”

“谢父亲信任。”凌凤笑着点头。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魏永煜、hulijing8送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