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23】离间计

沉欢接着想去拜访了许中梁。

没想到程智却得到许中梁的消息,说是皇上居然宣召让凌凤去太庙祭拜。

沉欢一怔,“当真?”

程智点头,“真的。虽然这件事只有宗室的人知道,可传令官是宫人,宫里我们事先由大姑娘安插了眼线。但最近他们口风很紧,似乎也是出了要紧事。却不知道是何事罢了。”

沉欢沉默半响,凌凤逃出来的事情,恐怕是很多人都知道了。

“看来,皇上对凌凤并不是想杀掉。”

程智点头,“本来也是,世子身份再怎么说金贵过四皇子。”

沉欢和程智正在议论凌凤时,凌凤在一处僻静的巷子里见赤焰他们。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现在有几件事要你们去办。第一,去西北传召司马毅他们速速回京。第二,帮我物色一处宅子。”

赤焰一怔,“主子打算露面了吗?可您不打算回王府吗?”

凌凤低头整理着袖子,道:“还不路面更待何时?王府先不能回。两件事给你们十天办妥。”

沉欢叫来了鲁掌柜。

“你去看下附近有什么好宅子出售,我要买下来。”

鲁掌柜看着她,“之前世子送了您一套宅子,您不用吗?”

沉欢摇头,“他的产业,我怎么用?另外置一套吧,要四进院的,将来二舅他们一家也可以在这里住。说到二舅,我明日要去看看大舅。”

鲁掌柜笑着说,“是啊。”

燕权慎参漕帮勾结朝官同流合污从中牟利的事情,第二天就在盛京传得沸沸扬扬。皇上也如事先预料一般,接到奏本就招了睿亲王进宫问话,随即下旨让大理寺立了案,并着都察院御史兼六科给事的燕权慎检查办案。

据说睿亲王出宫时脸色十分阴沉,只是在外面露了一点脸,顿时引来许多骚动,因为这张脸就代表了他进宫没有听到好听的话。长盛不衰,战功赫赫的睿亲王居然也会被弄得如此狼狈,于是各路人马纷纷猜测。各种谣言顿时在街头巷尾疯传。

秦松涛没有出门,但外面的风声自然是听到的。

其实说起来,燕权慎参漕帮到如今这个地步,把一般人无法撼动的睿亲王都给绕了进去,还在自己嫡儿子杀了皇子之后,这样对睿亲王的挫败,对秦松涛来说应该是好事。

可晋阁老的话是对的,燕权慎在朝官中算是精明谨慎的,正因为睿亲王的地位难以撼动,他没有十足把握,便不会这样做。

而且,今天早上皇帝的处理方法,不正是说明了这点吗?可是,燕权慎从哪里来的把握或证据说漕帮与朝官勾结呢?何况他这样强硬,说不定是谁都有把握了。

秦松涛百思不得其解,心里也一阵冰凉。

“老爷,云先生约您到阳子胡同口见面。”庞清走进院子,递了张帖子给躺在藤椅上的秦松涛。

“云先生?”秦松涛闻言接过帖子,帖子上笔迹工整,一看是出自工中之人。

秦松涛去赴约的同时,沉欢正见卤大。

卤大一见她就眉飞色舞的,“上次宴请你的掌柜们,也不见你来,我还特意为你准备了好菜呢。”

沉欢笑了,“你要请我不就是随时的事情。我叫你来是有事找你。”

卤大点头,“随便吩咐,只要是你吩咐的,我照办不误。”

沉欢点头,“那就行。最近你可听说有人在参漕帮的事情?”

“当然。我们酒楼是什么地方,那是消息传播的地方。”卤大本是个十足商人,从来不关心朝廷政事,只是酒楼这种地方,消息就是多。

“对了,我听说是你的表叔参的,他胆子大啊,居然连睿亲王都敢参啊?怎么了?连累你了吗?”卤大顿时紧张。

沉欢摇头,“不是。其实是我让他参的。”

卤大目瞪口呆,“你?”他可想不到沉欢会管起朝廷的事情来了。

沉欢用笔头瞧他,“大惊小怪。我是因为发现了事情,又不高兴被人讹诈银子。”接着她将来龙去脉说了。

“事到如今,我也不相瞒你了,我的目标是我三叔。我就是想看这件事的背后究竟是谁。这件事跟他有没有关系,有多大关系。”

卤大恍然大悟。其实他认识沉欢那么久,就算她不细说,也猜到几分了。

他说道:“恩。我知道了。你要我做什么只管说就是!只是,你可千万别让我读书考举当官,我可干不来!”说着,双手猛摇。

沉欢噗嗤笑了,“让你做你能行吗?”

卤大嘿嘿笑着搔着脑袋,“还是你知道我。”

沉欢收了笑,正色道,“表叔参漕帮的事情,睿亲王府肯定受到了波及。可我的本意自然不是要伤害睿亲王府,何况睿亲王的世子对我有恩。我们酒楼里的每日客人多,你帮我放出防身,大概意思是说燕权慎参漕帮,是因为发现有人暗中针对睿亲王府,所以,一定要揪出这个背后蛀虫。”

“总之,我不管你怎么说,就想办法替睿亲王府说话就是。”

卤大一拍大腿,“这个好办,我们酒楼如今人气极旺,包管明日开始,整个城的风向就变了。”

沉欢点头,“这样就最好了。睿亲王府毕竟我们惹不起。”

秦松涛从朝上回了府,脸色青得可怕。

苏氏正在看媒人送来的名帖,听说秦松涛回来了,马上微笑的迎了出来,却见他脸色不好,不由收了笑,担心的问,“怎么了?”

秦松涛挥手将下人都唤退,坐在书桌后面,沉着脸好半天,才抬头说道,“你猜这次燕权慎参漕帮勾结朝官是谁在背后捣鬼?”

苏氏一怔,“是谁?”

“沉欢!”

“什么?沉欢!”

苏氏惊叫起来,“沉欢只是个闺中女子,就算她比一般的闺秀有些能耐,总不至于有能耐将手伸进朝堂里吧?是不是弄错了?”

秦松涛眯着眼睛,站起来,背负着手看着墙上的一副字。

“燕权慎手中有云先生遗失在豫州码头的私印,上次沉欢的船和吏使闹了起来,云先生正好路过,帮吏使解决了问题,谁知被人跟踪后丢了私印,难道这还能有错吗?”

“本来,我觉得此事和我关联不大,就算我曾经接触过常五,也不算什么。但是现在看来,沉欢这个丫头是冲着我来的!”

“何以见得?”

苏氏不明白,即便是沉欢怂恿的,目标不是背后这个云先生吗?

秦松涛公事上她是不过问的。可她大致知道秦松涛如今属于太子府辅臣,而他向来是和褚贵妃关系密切,要扶持的应该是二皇子,留在太子身边目的也很清楚。这个云先生被盯上,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秦松涛看着她,幽幽道:“以为沉欢很清楚,这个印的主人知道自己被盯上后,一定会查来龙去脉。查到沉欢和我的关系后,云先生一定会查到沉欢和燕权慎的关系,那就一定会来找我。”

“在公,我必须帮云先生将这件事摆平。于私,我一旦动,沉欢肯定会收到风声,她就会从这件事确定对我的怀疑。起码,我和这个印的主人是熟悉的。那她就清楚,我和这个勾结漕帮的人有没有关系了。”

苏氏听得目瞪口呆、

难以想象一个比秦嫣还小的女孩子,居然能有这样的缜密的思维,她居然能通过这件事想的那么远,要不是这话从秦松涛的嘴里说出开,她一定会觉得特别荒谬。

可是,秦松涛怎么可能说出毫无凭据的话呢?

她不由担忧的问道,“这么说,云先生今天找你,是为了这件事?”

秦松涛坐回书桌后面,半响,“她使的是离间计。沉欢以我侄女的身份让晋阁老对我不满。你可觉得,我被她缠上了?”

苏氏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沉默无语。

他忽站起来,走过去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不要操心这些事了,只要好好的管家就行。我去趟沈大人府中,不必等我吃饭。”

苏氏想拉住他,说下秦嫣的婚事,可他已经大步流星的走出去了。

凌凤在暗巷里听赤焰的回话。

“楮氏和晋阁老一党最近以为漕运的事情,有些分身乏术。所以,眼下秦松涛对姑娘没有什么动作。不过属下认为他迟早会因为豫州码头的事情怀疑到姑娘头上。秦松涛此人心胸狭隘,出于对姑娘安全的考虑,主子还是早作安排。”

凌凤沉默片刻,道:“知道了。”

卤大办事效率极高,第二天,城内的风向就变了。

许多人在议论着,究竟谁在打着睿亲王府的主意,还有人联想到世子杀皇子的事情,正因为凌凤当时接管漕运,不到三个月,就出了大事,不得已离开漕运。

而凌凤和他父王战功赫赫,因此激起很多人打包不平的声音,觉得本朝就这样一位还在位的功勋老臣,居然还有人这样处心积虑的算计他们,实在太不应该了。

于是,这段日子,大家发现睿亲王也脸色好了许多,甚至和燕权慎打起招呼来。

上一章
下一章